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三国定风起

更新时间:2020-10-13 09:14:17

三国定风起 连载中

三国定风起

来源:落初 作者:俗人老铁 分类:历史 主角:张铭赵青 人气:

新书《三国定风起》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俗人老铁,主角张铭赵青,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哪天我穿越回十年前,我如今就是一个金融巨鳄了!什么?金融巨鳄有什么意思?我重生外加获得异能,成为国际军火商,非洲王国的统治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时间匆匆到了2011年。

吴国的子民已经完全认同了华夏国的统治,日子也变得越來越好。

至于那些利益受到侵害的世家,在江东张家家主趁着张铭出行,派遣精锐死士三千多人行刺未果后,江东张家彻底在华夏历史之中消失了。

或许这个行为有点过激,但张铭也是打算用这个方法告诉世人:如今天下已经是朕的天下了,过去分成几个国家玩玩行刺或许还管不到你,但现在若是敢玩刺杀,要考虑一下后果才行。

有了这次威慑,全国世家都安分了,很多是很早跟着张铭,如今已经成为一方富豪的世家,他们已经基本上沒有了田产,而他们的利益也被张铭牢牢绑在身边,所以他们是张家的绝对拥护。

剩下的如被华夏统治了一定时间的州郡,他们的世家已经进入了认命的阶段,向往从龙世家的富豪生活,同时也恐惧张铭的铁血手段,因此慢慢放弃死守的土地,开始朝着实业方向发展。

而比如西域或者东吴之类的刚占领不久的地盘,他们的世家或许还略有反弹,但已经进入了安分的阶段,只要他们慢慢感悟到实业和商业创造财富的速度之后,他们很快就会进入认命阶段。

沒有了刺杀的威胁,张铭总算可以出來玩玩了,至于那些繁琐的政务,张铭无赖的递给了太子张珑,美其名曰培养太子的行政能力,省得有空下來心思就不纯洁了。

在张珑无比幽怨的眼神之中,张铭带领着在编的全部妻妾儿女举行了一次郊游,这里所谓的儿女,主要是指还沒行冠礼的子孙儿孙。

汽车如今已经有了第三代产品,张铭无非是给个建议,工匠们却是花费了无数的心血去实验,去完善,所幸基本的钢铁、机床已经基本符合要求,所以在不断攻关之下,第三代大客车顺利出厂。

这辆可以载客二十五人的客车,按说足够一个家族出行了,然而张铭多年制造的风流帐,儿女就要乘搭两辆车才够,更别说妻妾了,至少也得三辆车才行。

为什么人数会突然增加了那么多,这只能说,为了君臣的和谐,当然主要是为了将更多核心的臣子绑在张家的战场上,所以张铭在这几年里也有和不少臣子家联姻,或是自己,或是儿女。

说穿了这年头,自家人才是最可靠的,能将那么多的臣子绑在同样利益圈里面,张家的地位才能稳固。

陈留城郊皇家园林,原本是为汉帝狩猎而准备的地方,如今经过一系列的改动,那些放养的动物已经被运到了各地的动物园之中,供百姓们观赏,而此地却是成了华夏皇室聚会休闲的好去处。

“总算是到地方了……车子还是不太合格,才坐了一个小时就有点头晕了……”田豫下了车,对三代大客车点评了起來。

“也不看看这才第几代汽车,能有这样的速度和行驶能力,你已经可以偷笑了!”张铭向这个老乡一阵白眼过去。

“在聊些什么呢?”刚刚下车的赵钰來到两人面前,微笑着问道。

“沒有什么?这个立志要生下一个女儿的家伙,怀孕反应又來了而已!”张铭笑着回答道。

田豫自从有了张胜张赢两兄弟,很久沒有再提要多要几个孩子,但是自从两个小家伙开始派出去镇守一方之后,感受到家庭空荡荡的她,立志要生下一个女儿,然后给她招赘,这样,家里就不会空荡荡的了。

有了这个想法,田豫立刻将张铭拖着上了床,怪力已经基本上消失了的她,在执着于某种事情的情况下,怪力居然会奇迹地归來,而且还有提升成神力的趋势,于是张铭几乎是在沒有任何反抗余地的情况下,被逆推了。

后來呢?后來就是眼前这个大肚婆,正在抱怨车子的质量问題了。

“这车子一路颠颇,田姐姐可要小心动了胎气啊!都说最好在家休息一下了……”说话的是孙策的小女儿孙怜,她是作为安抚孙家子弟而与张铭联姻的存在。

这位小姑奶奶虽然沒有他姑姑孙尚香那么彪悍,但毕竟是公主,对正统名分什么的看法很重,自己是妾贵重不起來她也就不和那些姐姐们争了,然而对于田豫这个外室,她就沒什么好眼色。

按照她的想法,一个女子既然都和一个男子发生了夫妻之实,儿子都生了两个,肚子这又大了,为毛老是强调自由为上,死活不肯加入张家呢?

说实在的不仅是她,几乎所有的妻妾都有这样的想法,或者说,这个时代的女人或多或少都有这个想法,因此田豫这个‘另类’就显得特别的碍眼。

“不劳孙夫人挂心……”田豫也懒得管她,微笑一下就直接转身走人了。

“好了,难得來郊游一番,姐妹们都不要说那些有的沒的了,大家开心点啊!”赵钰作为华夏帝国的皇后,立刻出面调解。

“是……”听到赵钰发话的众女,纷纷点头应是。

谁能想到,当初一个地方小家族的族长嫡女,在管理后宫方面已经如此得心应手,众女对她都沒有不服的,毕竟她们自认若是自己当皇后,也沒办法做到她这样不妒不怨,雨露均沾,赏罚分明的境界。

众人此刻都已经下完了车,在张铭的示意下,众人将毯子铺在了草地上,今天是一个多云天气,太阳并不猛烈,而且不时还有远处吹來的威风,在这里休息可是非常舒服的。

铺好了毯子,众小屁孩也耐不住寂寞,开始玩耍起來。

有玩竹蜻蜓的,有玩排球的,有玩羽毛球的……反正难得大家聚在一起,而且周围的环境又那么的宽广,所以小屁孩们自然玩的很开心。

而若是平时,每一个未成年的孩子都会被约束在寝宫之中,最多都是有女官带领到指定的地方学习或者生活,那种束缚感是任何一个小屁孩都难以忍受的。

可话说不这样又能如何,让他们自由走动,要知道宫内还是有侍卫这种完整男性的存在的,那些小公主某天被勾引,最后发生了点什么怎么办。

当然不说这些邪恶的,只说沒有人专门照看的情况下,万一‘不小心’掉到水池里面,或者被人‘拐走’了怎么办,宫廷里面,暗地里面还是充满暗斗的。

约束他们,一方面是为了让他们更加习惯皇族的生活,一方面也是保护他们的生命安全,但这样一來,牺牲的就是他们的纯真的童趣。

所以,如今对他们而言,是记忆缺失部分的一种补充,在这里他们纯粹就是小伙伴,纯粹的兄弟姐妹。

镜头转到其他地方。

只见貂蝉、甄洛、甄姜和蔡琰四人正在一边玩斗地主,貂蝉和蔡琰两人虽说玩牌的水平不错,但甄氏两姐妹通力合作之下,两人也是苦战连连。

田豫正在给张铭的三个三岁的小儿子,以及两个四五岁的小女儿读故事书,看得懂内容的现代人会发现,这个故事书根本就格林和安徒生童话的合订版,只是作者一栏,被田豫无耻地篡夺了。

陈嘉默默坐在张铭的身边,为他捏着肩膀。

赵灵儿正在陪张奎玩耍,看着眼前这个既是自己的侄子,又是自己孙子的孩子,赵灵儿表示心情真的有点复杂。

赵钰陪着张铭说笑,而王芳在旁则偶尔符合一句。

谢氏等婢女提拔起來的妾侍,正在到处游走,一方面将跑远的儿女拉回來,一方面要看看那些‘姐姐’们需要些什么?然后给他们递过去。

至于倭国等外族的侍女,她们注定只能一辈子成为侍女或者女官,至于妻妾的身份,她们是沒可能了,不过为了生存下去,她们就算偶尔有为张铭生下孩子的,却一旦秉持侍女的身份,伺候张铭的众妻妾。

张铭和妻子们聊了一会,开始有点困了,于是枕在了赵钰的双膝上躺了下來,王芳很快就为张铭盖上了毛毯,而陈嘉拿起了小扇子,为张铭缓缓扇着。

“夫君,还记得我们刚刚见面那个时候吗?”蓦然间,赵钰问了问。

“嗯,还记得……”张铭沒有睁开眼睛,但依然保持着清晰的语句回答道。

“那年你不过十二岁,什么都不懂就居然将我逆推了……真是的,也不顾忌一下自己的身子!”张铭淡淡说道。

“当年夫君不也不过十二岁当龄么,只不过看起來起码语句十六岁了而已……”赵钰嘟着嘴,仿佛还是当年那个小丫头一般。

“夫君,还记得当年你为妾身唱的那首歌吗?”沒等张铭说什么?赵钰继续问道。

“记得,歌名叫做‘一生有你’”张铭回答道。

“说起來也有趣,夫君沒唱那首歌之前,妾身不过将我们的婚姻,当成普普通通的联姻,说起來,那个时候妾身也做好了,某年若是夫君飞黄腾达了,会休了钰儿另外立一个新的正妻呢?尤其在父亲犯下了那荒唐的事情之后,钰儿的心都凉了……”赵钰缓缓讲诉到,说到最后两眼都有种泪水迷蒙的感觉。

“不过,每次在房中哼唱起夫君为妾身所做的歌曲,妾身就心安了许多,因为妾身之后,自己是被爱着的,而不是一个联姻的工具!”说着,赵钰双眼,已经缓缓留下了泪水。

“难得出來玩一下,别哭了啊……”感受到泪水滴在了脸颊上,张铭安慰道。

“夫君就是那么一个奇怪的家伙,和别的男子都不一样!”王芳从旁笑着说道。

“是啊……说感情专一吧!夫君绝对算不上,然而却能将爱情平均分给每一个女人,而且每一份都是真爱,就这点而言,其他的男子就完全比不上了!”陈家附和到。

“女人嘛,最怕的不是丈夫有多少妻子,最害怕的是丈夫独宠某一个妻子,却忽略了那些已经人老色衰的老妻!”來到几人身边的蔡琰叹了口气,缓缓说道。

“当年说起來我还是被掳掠到了陈留來着,和夫君的婚姻当时我依然是迷茫,我们算是政治联姻呢?还是真心的结合……夫君对妾身的情意,让妾身直到现在还很迷惑……”蔡琰脸蛋一红,显出一番妩媚的姿态。

当年蔡琰原本已经加入卫家,但是还沒有行房,某个肺痨就一命呜呼了,蔡琰自然而然成为了扫把星,被赶出了卫家,作为一个寡妇,她本打算将自己一生奉献给书籍和艺术。

显然,一直不能将这个大龄剩女外加扫把星推出去的蔡邕,对自己这个女儿还是很担心的,刚好后來被掳掠到了陈留,一番行动之后,蔡邕顺利将这个孀居在家的女儿推销了出去,而自己也当了华夏大学的院长,结果是如此的可喜可贺。

如貂蝉、甄宓,两人一个对张铭有请,而另外一个也是有感觉的,一次意外,一次有意的逢迎,于是三人走在了一起,过程虽然少了几分浪漫,但结果还是非常喜人的。

众女因为各种原因和张铭走在了一起,不过她们的幸运的,因为她们感受到张铭对她们的爱恋,而她们也回应了张铭的爱恋,为他生下了儿女。

回想当年,张铭与众人的爱情,或误打误撞,或出于利益考虑,或是年少轻狂,或是猎艳心理作祟。

这些其实都沒什么?最重要的是大家开心,这就可以了。

“各位美女……跟我唱首歌怎么样!”张铭沒有睁开眼睛,仿佛说梦话一般对众女说道。

“什么歌,新歌吗?”众人的兴致立刻被勾了起來。

自从张铭当年对赵钰的那首‘一生有你’传出之后,再也沒有听过张铭唱过其他的歌曲,这是其他妻妾的一个遗憾。

“嗯,是新歌……名字就叫做‘月亮代表我的心’”张铭迷迷糊糊的说道。

“名字不错,夫君且唱一遍,让我们姐妹见识一下!”蔡琰立刻怂恿到。

“可以,你们听我唱啊!”张铭清了清嗓子,低声唱道:“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我的情也真,我的爱也真,月亮代表我的心……”

当张铭唱完,他沒有听到该有的鼓掌声,于是张开眼睛看了看。

结果发现众女一副娇嗒嗒的模样,有点难为情的感觉,不过眼神却是出乎预料的都集中在他的身上,两眼之中都是绵绵的情意。

或许她们都沉醉在了这首歌的意境之中吧!张铭再次闭上了眼睛,躺在赵钰的双膝上睡了起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