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晋血

更新时间:2019-09-08 14:46:15

晋血 已完结

晋血

来源:落初 作者:斗篷客 分类:历史 主角:佩刀安静 人气:

《晋血》是斗篷客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晋血》精彩章节节选:新书《蛊灵》开张,请各位支持。  群15710378(满)  43266690(空)  我要票票,要各种各样的票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两天之后下午,何越已经到达黄河几字形的右上角,一直期待的雨天还是没有到来。而那只飞翔在天空的猎鹰却一直紧紧地跟着他,让他想趁机逃离也做不到。现在已经是最后的机会,何越十分期待天上的猎鹰能够被老天爷的晴空霹雳给击中,那样一了百了最省事,要么就是这只畜牲突然遭遇空难折翼蓝天。

一个多月被这只活动卫星所侦查,何越也慢慢地了解了猎鹰的Cao作方式。追击自己的那些追兵一共是携带了两只猎鹰随时可以进行替换,一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跟着自己。如果不是那些骑兵每个人都只有一匹战马,现在他们可能早根据猎鹰的报告追上了自己。

根据这两天的观察,何越确信那些追兵距离自己最少还有半天的时间,可能会在晚上到达这个地方。虽然时间有些紧迫,但是这样继续在草原上被他们不停地追下去,后果可能会是自己被他们活活累死,只有在这样的情况发生之前甩掉他们,才能够在这个古代继续生存下去。

用这两天的时间,何越已经将自己计划中需要的装备弄到手了,伪装的草人已经被绑在了一匹马的马腹下。就算天上飞的那只畜牲会说话也不可能看见马腹下的那个草人。另外自动抽打马股需要的树枝也都有了,还有自己渡河使用的浮游工具也已经齐备。

在黄河岸边,何越从马上大大咧咧地下来,开始争取休息的时间,因为渡河的时间还早,他必须趁着这个时间恢复体力,不然的话在黄浪翻滚的黄河中丢命也是非常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清醒过来的时候,太阳已经隐没于西山后面,趴在地上,耳朵贴近地面,隐隐的震动声传来,这表示追击自己的敌人正迅速靠近自己,然而这一切都没有令何越有半丝的不安。

将五匹战马全部赶进附近的一片树林,在战马上面摆弄好自己准备妥当的东西,等待着黑夜到来。

天空的亮光完全消没,不用再趴在地上倾听也能够听到远处传来的马蹄声。何越听了一会之后,还有些稚嫩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

马鞭狠狠地抽在两匹战马的马股上,这两匹战马从树林里率先奔跑起来带动其他的三匹战马一起从树林里跑出。看着马匹后面因为树枝而高高扬起的黄尘,何越一脸笑意。

五匹战马在跑动的时候,一根捆绑在马背上的枝条因为马身起伏的关系不停地抽打马股,这让五匹战马尽力地朝东面的草原跑去,直到战马力尽身亡的一刻。

放走战马之后,何越趁着前面黄尘大作,从树林里奔跑出来,一直朝黄河边跑去。一件草原居民穿的皮袍夹在腋下,来到黄河边。

用皮袍兜住空气,在用黄河边的黄泥在皮袍上敷上,一个简单的浮游工具就可以使用了。

跳进黄浪翻滚的黄河,何越顺着河水往东漂流了一阵之后再随着河道南下,在黄河中他可以看到远处举着火把不断朝这边策马奔来的追兵。他们几乎连看黄河一眼的时间都没有就跟着何越的那几匹放走的战马一直往东面追去。

抓着手里的气包被黄河的水流向南带了十几公里之后,何越才从西面的岸边爬了上来。

上岸之后,何越像是泄气的皮球一样瘫坐下来,终于把那些追兵给甩掉了,现在就是让他们的猎鹰知道自己的所在他们也没有办法再追击自己。想要渡过黄河,那可需要这些草原民族不熟悉的船只,估计这些骑兵可能连船都没有见过。而要在这个兵荒马乱的时候找一个有船的渔民,那种难度是显而易见的。

虽然渡过了黄河,但是在河套之内生活大部分还是这些游牧民族,何越在胆战心惊地过了几天之后,没有见追兵追来,这才把心放下。

想想也觉得这事情十分怪异,这些草原的骑兵有必要为自己这么一个人劳师动众吗?不就是杀了几个吃人的畜牲,干什么就阴魂不散地跟着自己?他们自己的族人还不是整天打生打死的,难道只准自己人杀,就不准我杀?

沿着黄河一路往南行去,虽然是遇到过几个已经废弃的村庄,但是却从没有遇到过一个活人,好像自从自己穿越以来遇到的事情全都是这么奇怪。

用弓箭狩猎一些动物,吃一些能够找得到的野果,何越饥一顿饱一顿地朝南方走去,可是越是往南走,那些能够看见的动物就越少,而且由于没有盐分的补充,何越的身体已经开始有些不适。沿河整整走了半个月,他终于看到了一种几乎只从书上见过的东西,炊烟。

靠近这个村庄,何越发现这个村子跟前段时间见过的那些废弃的村子差不多,好像是很久没有人来过的样子,不过其中一家的烟囱此刻正往外面冒着烟。

何越暗中香了两口口水,朝那家冒着炊烟的房子后面摸去。

小个小气窗朝外面不断冒出香味,何越心里暗自祈祷,这家人可不要吃一些人手人脚才好。这么香的味道如果是那些平日里见到最多的东西,那实在是太令人作呕了。

悄悄地来到小气窗下面,里面传来两个人说话的声音,让何越激动的是这两个人说的话并不是自己这段时间已经听惯的胡语而是有点怪异的汉语。

“外面的事情都准备好了吗?”一个颇有点威严的声音从小气窗里面传来。

“都好了,大人,只要李耀一来,我就可以将他稳住,只要大人的人一到,李耀就是插翅也休想从这里飞出去。”

“那你确定李耀今天会来?”

里面的应声者爽朗地用肯定的语气回答:“李耀对清涧窥觑已久,清涧距离东面大河不到五里,想要跟河东的同党相互往来,清涧是个好地方。李耀今天必然会来。”

“李耀等流民骚扰地面,朝廷数次派兵征剿却收效甚微。若此次能够将李耀就地正法,乞活军内部为了争权必然四分五裂。那个时候就要看你章异的表现了。如果你做得好,我自然不会亏待于你。”

“多谢大人提拔。”章异连声道谢。

虽然没有看到里面的情况,不过光听他们的对话就能够想到那个叫章异的人阿谀奉承的样子。而且他们似乎要对付的是一些流民军队,也就是那些走投无路的农民组成的军队,看样子这个叫做乞活军的流民集团还是有点实力的,居然要让朝廷派出卧底。

即便是对东晋的历史不熟悉,何越也知道这两个人所说的朝廷肯定不是指东晋朝廷,而是现在占据着这个地方的政权,可能是氐族人建立的前秦或者是羌族人建立的后秦。想到这里,何越暗自后悔自己以前没有好好学习南北朝历史,不过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从屋内两个人的对话听来,这个叫章异的人应该是这个大人派到乞活军内部的卧底,或者是被收买的人,现在他们要对付的极有可能是乞活军的首领,那个叫做李耀的人。

何越躲在房子外面,脑袋里的想法快速地转动着,这两个人用汉语对话,那肯定就是汉人,至于朝廷不管是前秦还是后秦都是胡人政权。虽然自己对于少数民族建立的政权没有多少偏见,可是他们的行为在这个时期来说,绝对是汉Jian行为。

两个汉Jian在房子里继续说着要对付李耀的事情,却一点都不知道隔墙有耳,何越已经在房子外面把他们的计划听得八九不离十。当他们提到举火为号的时候,何越的脸上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

那个大人在和章异说完之后就带着自己的几个护卫离开了废弃的村子,估计是到附近去埋伏了。章异和自己带来的几个同伙也急急忙忙地出去准备用来做为暗号的草堆。

何越趁着这些人都到了外面的时候,偷偷地溜进房子,先是到了厨房,揭开锅盖一看,里面竟然是两只山鸡。何越也不怕热汤烫手,直接将这两只山鸡从锅里拎了出来。

食物到手之后,何越又从灶里把还没有完全熄灭的火种弄出来扔到柴堆上,这才大摇大摆地从房子里出来。

直到何越躲进附近的树林里之后,房子才冒出浓浓的黑烟,接着他听见不远处一阵喊杀声响起。他得意地一边啃着手里的鸡腿一边看着那个大人安排的人马向这个废弃的村庄杀来。

虽然摆了个乌龙阵,让章异跟那个大人小摔了一个跟头,但是何越不敢在此久留,带着到手的食物在树林里匆匆离开。

两只山鸡还没有被完全消灭,何越匆忙奔走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一双眼睛警戒地看着周围的树木。心中的警兆让他的瞳孔微微地皱缩起来。

一个人从前面闪身出来,拦住他的去路,一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接着周围一连冒出了六个人,这些人都是身强体壮之辈,从他们脸上的狠厉之色就可以知道他们都是好勇斗狠之徒。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