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北宋崛起

更新时间:2019-09-20 18:08:14

北宋崛起 已完结

北宋崛起

来源:落初 作者:约翰牛 分类:历史 主角:韩望史密斯 人气:

火爆新书《北宋崛起》是约翰牛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韩望史密斯,书中主要讲述了:用光明与黑暗编织梦想,以权谋和铁血浇铸丰碑,兄弟义气,美人恩重,穿越经典,不可描述!各位亲,书友QQ群570504531欢迎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慢着!“,院外吴贵也赶了进来看此情形急忙喊停,冲蒋忠抱拳“村主稍候,且容在下与员外说得几句如何?”蒋忠也不搭腔,哼了一声算是回应。

吴贵上得厅来凑近冯文低声说“员外,县衙的公差已经到了庄外,大牛正引着过来,我先一步回来,这里情形如何?”

冯文心头一动,心想“还真是凑巧,也好,他蒋忠再厉害还能在差人面前耍横么?且先帮着韩望应付住公差,韩望那里也更好说话”当下心底稳稳的,回道

“保长,你看三林的人都打到门上来了,我冯家庄何时受此大辱啊?老夫能有什么法子?既然公差莅临,三叔那里我去稳住,三林方面保长能否周旋一二?”

吴贵点点头,“好的,我且与蒋忠分说,公差在此,不信他还能闹上天去!”然后来到蒋忠悄悄把情况简单说了下,让他少安毋躁,果然蒋忠一听公差来庄上公干,立马作忠厚老实状,入座喝茶。冯文亦安抚冯河,又和韩望知会一声后,众人迎出大门恭候公差。

不远处就见大牛引着两位骑马的公差,均是皂色衣裳腰间束着红带,一人执棍,一人挎刀,近得前来,两位公差也是翻身下马,吴贵忙引见,说“员外,这二位是胡都头与王都头“,

挎刀那位浓眉大眼身体壮实,看上去三十来岁,上前来给冯文抱拳见礼“秀才公安好,胡某与王都头此番奉县上差遣来贵庄公务,多有叨扰”冯文便知二人以此人为主,王都头应是从旁协助。

冯文见对方礼数周全,甚是高兴,忙引二位都头入内,分宾主落座,重新奉上茶点果品,此时厅上只得冯吴胡王四人,其他人均在门外远远候着,方便公差说话。胡王二人正式送上拜帖,冯文才知胡都头大名胡Chun,王都头大名王义。

胡Chun喝了口茶,看看门口人群,开玩笑的问”秀才公,贵府气象万千,如此热闹的紧,可是今日有喜事啊?”

冯文故意苦笑一声,叹气不语,胡Chun瞧向吴贵,吴贵心知冯文作态是为了让自己出面说话,当下便将来龙去脉说了个七七八八。

胡Chun听完也不说话,王义明白:看来胡Chun是不愿意节外生枝,掺合进来。于是接过话头转问冯文,“原来如此,不知秀才公作何打算?”

冯文冲天拱一拱手,说”老朽虽手无缚鸡之力,但也是读过几年圣贤书,三林此番寻衅而来欺人太甚,吾等绝不作苟且偷身之事,道不同不相与谋,正好公差际会,便为双方作个见证,可好?“

胡Chun摸了摸下巴上的胡渣,忽地问”秀才公,前番比斗三林可是打赢了一阵,如若贵庄再输就不好收拾了,莫若胡某居中斡旋一二,何如?“冯文断定蒋忠不会罢休,明知胡Chun有担心事情闹大的心思也不挑破,点头应允,待胡Chun调解失败,蒋忠必是恶了胡Chun,最后凭借韩望打败熊达,如此胡Chun定不会偏袒蒋忠。

胡Chun见冯文应允,放下心来,心想把韩望的事情先查询再说,于是问”不知韩望韩公子是怎生个情况,知县命我等查询周详,劳烦秀才公详说“冯文便将前后情况一一说与二人,其间吴贵也补充疏漏。

胡Chun听罢,心下有了计较,若韩望真是赵良嗣亲自布置的密探,询查证实倒也不难,听这情况韩望倒也没有要紧公务,无非县衙行个公文差人上报京城,十多日自然水落石出,还是先见一见本人再说。于是拜托冯文相请韩望前来。冯文不敢耽搁,唤得韩望进来见过胡王之后,连同吴贵避入后院。

韩望立在厅间,虽旧衣草鞋,大病初愈,但面貌俊朗,身形挺拔,尤其宠辱不惊的神情气度自与一般人不同,胡Chun当下以为”多半真是赵大人手下,这份镇定自若,怕是连县尉知县大人也是不如,但衙门做事素来讲究证据,于是轻咳一声,沉声问道“你是何人?因何滞留本县冯家庄?”

韩望自然知道胡Chun拿腔拿调是和当日吴贵一个套路,不紧不慢的回应“回都头的话,在下韩望,昔年奉赵龙图赵大人差遣,潜伏燕地,非不得已不可南返”

停顿了一下,缓缓道“不曾想,上月契丹南京道耶律大石亲军密捕我等,除韩某侥幸逃脱,余者三人悉数蒙难。”

胡Chun追问“蒙难三人姓名?”韩望当即回“曲海,贺原,汤小虎“

王义突地发问”南京道为何密捕你等?“韩望亦不慌乱,略作思索”委实不知,许是四人之中走漏了风声“

胡Chun再次发问”你说与赵龙图相识,是何时何地?近年可有联系?“

韩望经过细心编排,这样的必答题自然胸有成竹,”十年之前,燕京城下,赵大人自北南返,一直未有消息通传,原以为十年光阴可助力复燕大业,奈何功亏一篑!“

胡Chun王义互相交换了下眼神,王义接着问”那你因何流落至此?又如何这般模样?“

韩望尴尬的说”只因盘查的紧,不得已装扮僧人,且辽人索迫甚急,一时不辩南北逃入山林,夜间跌落河水,险些丢了Xing命,所幸为冯员外搭救活了条命下来。“

胡Chun又说”如此说来,韩公子是我大宋有功之臣,不知现下如何打算?“

他这是套话,如果韩望回答想去真定府,即有可能是替辽军刺探虚实,如果急迫想要去往东京,则有可能是借赵良嗣的关系探查朝廷动向,毕竟河北路已经整军备战,辽国也是心照不宣。

方才韩望所言太过理想化,在耶律大石亲军抓捕之下还能逃脱,又穿行几百里边境回到大宋境内,匪夷所思,即有可能是辽军探子,故此先看看韩望下一步怎么动向再说。

韩望想了一会,摇摇头说道”胡都头,有功之臣韩某愧不敢当,此次事情败露,皆因我等失职有负所托,亦无颜面再见赵大人,兄弟尽数蒙难燕地,再想举事已力不从心,现下韩某孤身一人,但凭都头发落。“

胡Chun明显松了口气,这韩望的意思随我安排,难道还指望我把你带去真定府,既然吴贵说他还有伤在身,且在这偏远的冯家庄拖他几日,待回去详细报与县尉大人,由他作主。

这韩望即便真的是赵大人安排燕地细作,看他行事不周败露潜逃且寸功皆无,料想赵大人也不会再重用。罢了,这几日让吴贵严加看管就是。

打定主意,胡Chun笑吟吟站起身,上前拉着韩望的手,”韩公子大可不必,待得我等回去禀报县衙上奏朝廷,定会论功行赏,不能让你等忠臣寒凉了心;且赵龙图当下圣眷正隆,若大人念着昔日故旧举荐一二,那时韩公子平步青云莫要忘了我等。

听闻韩公子伤重未愈,我且嘱咐吴保长好生安排公子在冯庄将养,留得有用之身他日报效朝廷,博个封妻荫子岂不快哉!“韩望见胡Chun如此说话,以为过关,作揖答谢。

一旁的王义忽地问”在下闻听韩公子一身好武艺,不知是何门何派,尊师名号可否见赐?“

韩望愣了一下,说”乱世当中,年少时机缘巧合,随一老卒习得几手拳脚,勉强防身而已,哪里当的起什么好武艺?“王义笑笑不再说话。韩望心想,看来这个王义还是对自己不放心,不过,胡Chun已经如此说过,王义也不会再驳他的面子,这一关应该过了。

胡Chun招呼吴贵和冯文回来,大致交代了一下韩望的事情,吴贵心里明白,这是要他监视韩望,当口答应下来。这到了晌午时分,冯文忙把两位都头、吴贵、冯河、韩望还有三林村的两位引进偏房午餐。

王义看看蒋忠和冯河怒目而视,不由心念一动,脚尖碰了一下胡Chun,胡Chun和他多年搭档,当下会意。

众人均上前给胡王敬酒,轮到熊达,胡Chun赞道”听闻兄长是西军什将,身经百战,有万夫不挡之勇!“熊达听的话音不善,诺诺不言。

不想蒋忠郁闷了一上午,此时再也憋不住了,傲然说道”胡都头,您这可是说对了,不说远日,就前日里熊家哥哥一人之力,杀得百十人四散逃窜,真乃武曲星转世。有的人胳膊还没好利索居然大言不惭,可笑可笑!“

冯文看冯河脸色不好忙按住他,冲着蒋忠冷冷道”蒋村主,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老夫奉劝一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