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明末风流记

更新时间:2019-09-24 04:41:03

明末风流记 已完结

明末风流记

来源:落初 作者:已无期 分类:历史 主角:秦儿玉儿 人气:

已无期新书《明末风流记》由已无期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秦儿玉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小宛呢,智慧过人,你皱眉,她已知晓所想,不言而喻,这种爱,很甜蜜,但是缺了那份激情。顾秦,可以山盟海誓,可以海枯石烂,可以干柴烈火,但是缺了那份朦胧。阮燕,太过豪气,情感虽然细腻,但是从不曾表达,多的都是义气。柳如是,很豪爽,更抚媚,一起激情荡漾,很懂男人心思,夜夜不能自拔,但是一心为夫,多了些心机与城府。灵儿,地位尊崇,总般有千万的爱恋,也只有在自己内心的深处,黯然叹息。本想一辈子一夜足矣,哪知后来还是魂断大明了。苗欣,原位杀手,被马坤一时失控调戏,很自卑,也很无奈,到最后孽缘终成一股冤魂。杨宛,情意绵绵,一心为夫,但是少了很多的爱情话语。欣悦,爱的是冒辟疆,情悬的是自己,辗转纠葛,无法自拔。凤儿,被自然因素所扰,有些自以为是,很难驾驭。。。。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早上醒来,一睁眼,还是一样一成不变的情景,真希望这是一个梦,马坤不由想起自己的爸爸妈妈起来,不知道他们现在做什么呢?是不是很担心我呢?如果现在真是明末,那我是穿越了,难道真有穿越吗?还是一下子不能接受这个现实。那爸爸妈妈怎么办呢,那一定以为我失踪了。想起自己的父母,马坤从没有这样思念过他们。才发现真真突然失去才知道亲人是多么的可贵。有安心的想,反正无论怎么样,自己还好好的活着,只少父母的思念,也有个盼头。

门外面,马宝哭着向爷爷告别,可能做了一晚的思想工作,马宝也渐渐的不再拒绝起来。老人招呼着他们吃饭,还是一成不变的烧烤,不过对于马坤来,很新鲜,很享受。惬意的吃起来,马坤也是随遇而安的人,先管它在哪呢,吃好,喝好,以后的事情,以后在,想那么多做什么呢,自己也改变不了什么。真的穿越了,了解一下这个社会也不错,总比一天上那些无聊的课要好。

马坤拉过小宝,小宝背了个篓子,里面装了些食物。然后看着慈祥的老人,也为他的救命之恩,慢慢的跪了下去,磕了两个头后,想起老人不久就会死去是,马坤眼睛有点湿润,坚定的,“爷爷保重,放心,宝儿我一定会照顾好的。”

马宝又跑向爷爷身边哭着喊着“爷爷,爷爷。”

马坤走过去硬拉开他们,深深的看了一眼老人家,转过去头去,拉着马宝向武进的方向出发了。

一路走来,马宝也安静了很多,从上面看,下面还是隐隐约约看见茅屋还是星星点点有一些,穿过一片树林,马坤看看宝儿,找了个凉快的地方坐了下来,“来吃点东西把,吃饱了,我们好赶路,哎,这里也没有什么交通工具,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到那个叫什么武进的地方,还有晚上我们住哪里,这里有没有什么狼之类的。”

马宝四周看了看,“狼是没有,不过晚上还是不安全的,你放心把,各式的庙宇那么多,借宿一晚还是没有问题的。”

马坤知道了有住的地方也心安起来,抿嘴一笑,“你怕不怕,”

马宝也一笑,“怕什么啊,我们都习惯了。你遇上强盗都不怕,好厉害啊”

两人吃完食物,有继续赶起路来,天色慢慢黯淡下来,远处一个庙宇也隐隐可见,马坤兴奋起来,拉着宝儿快速的向庙宇走去。

推开门,是土墙做成的庙宇,已经破败不堪,里面供着一个好像是十八罗汉的其中一位把,马坤也不认识,走过去,见在墙角有点干草,看来平时这边住宿的人还很多。就拉过草铺了起来,宝儿也过来麻利的帮忙起来,一会儿两人铺成一个小床,马坤舒服的躺了下去,感觉有点扎人,叹息,“苍天啊,我犯了什么霉,竟这样折磨我,以前也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品也可以啊,为什么这么惩罚我啊,真希望是个梦。明天一觉醒来,还是回到学校该多好啊。”

马宝也躺下来,“我也经常做梦,梦见我去了武进,那里好繁华哦。”

马坤笑笑,“武进是怎么个繁华法,你看。”

马宝也笑笑,“我只是做梦,也没有去过,就是有很多的人把。”

忽然外面传来脚步声,马坤一下子奔了起来,慢慢移到门边看向外面,天色还不算太晚,一个潦倒,披头散发,一身灰布衣服的人很快闪了进来,看了看里面他们两个人,什么话也没有,就坐在墙角的干草上。马坤仔细打量起来这个奇怪的人,虽然看起来很潦倒,但是整个人显得很精神,微闭着双眼,好像当他们空气一般。

“小子,看够了没有。”那人还是闭着眼道

马坤想打声招呼,但是不知道怎么称呼,想来想去,武侠中都是叫前辈的,不由的,“前辈好,不知道前辈怎么也会在这个地方。”

那人刷的一下子睁开眼,马坤有点吃惊,从没有见过人的眼睛这么犀利,好像还闪着光芒一般,好深邃的眼神,一下子就能穿透人心一般。

那人忽然,“你们有没有吃的。”

马坤立马给宝儿使了个颜色,“有,有的。”宝儿拿出一个烤兔给了那位人,那人接过后狼香虎咽起来,嘴里不时的,’“好吃,嗯不错。”

有眯着眼睛问道,“有没有酒,有肉没有酒怎么吃饭。”

马坤笑了一下,“酒还真没有。”

那人摇摇头,“算了把,荒郊野外的,有吃的已经不错了,小子你是那的人,听口气不是本地人啊。”

马坤点点头,不知道自己的地方在这个年代叫什么,想了想,“我来自南开。”

“南开?没有挺过这个地方,”那人狐疑的看着马坤

“一个小地方,难道前辈知道华夏的所有地方吗?”

突然那人一下子坐了起来,向马坤抓来,速度之快令人咂舌,马坤多年的武术功底,也不是盖得,一个闪身,竟然没有躲过去,还是被那人一把在肩头踩住。马坤立即问道,“前辈这是做什么呢?”

那人一下子又松开马坤淡淡的,“不错有点底子,就是不中用,骨骼不错,是个练武的好材料。”

马坤暗暗心惊,难道传的功夫真有吗?看他刚在的那一手,自己竟然躲闪不过,想想也郁闷起来,自己10岁开始习武,整整9年了,在学校对练的时候,就是跟教练,教练也不敢随意的轻视他,还一个不注意,往往都被自己甩趴下。莫名的来这个地方,这么潦倒的一个人竟将自己随意的玩弄在手中。

那人一笑打断马坤的思路,“你还不服气啊小子,呵呵,好我就喜欢你这种脾气,很对老子的胃口。今天我受伤了,不然怎么会踩住的你的肩,我目标是你脖子。”

马坤听见那人他受伤了,受伤都这么厉害,更有点泄气了。

“你也别泄气,在我龙在天的手中,就算我受伤,也能躲开致命一击的,你也算是很不错了。”那人看透马坤一般的道。

马宝一直看着忽然,“那龙伯伯教教我哥哥啊。”

叫龙在天的,“你看你还比不上一个小孩子机灵,傻乎乎的,知道我龙在天的名字,还不求我教你几手。”

马坤心里,谁知道你叫龙在天啊,想起武侠里面都是跪下行拜师礼的,又想起明末是兵荒马乱的,不如学学这边的功夫,也好防身,别出师未捷身先死了。谦谦一笑,不好意思的跪下,“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

龙在天哈哈一笑,“徒弟我是绝不能收的,就教你几招把。’”

本来就想着,如果做徒弟了,什么门派啊,礼数的一堆,还有什么师命难违的,不做徒弟那就再好不过了。

龙在天看了看马坤,“别以后叫我前辈,前辈的,就叫我老头子行了。”

马坤笑起来,这还真不好叫出口,既然了,哪有那么多俗礼忙,“好,老头子,你教我什么功夫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