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毒帝本是女儿娇

更新时间:2019-06-20 20:52:13

毒帝本是女儿娇 已完结

毒帝本是女儿娇

来源:掌中云 作者:锦容 分类:女生 主角:楚云娇郁晟 人气:

火爆新书《毒帝本是女儿娇》是锦容所创作的一本女生风格的小说,主角楚云娇郁晟,书中主要讲述了:大楚唯一异姓王之孙女,自幼荣宠加身,养在深闺不知愁滋味。 一朝家族轰然倒塌,通敌叛国的罪名下来,全府一百多余人,满门抄斩。 她求,却见昔日未婚夫将爷爷屈打成招致死; 她争,却被刑罚加身,幕后真凶浮出水面,竟是她以往最为看重的闺蜜。 带着滔天怨恨离世,一朝醒来,却已成了大楚唯一的公主。 天既不肯让她就此死去,她便以这新身份,重新活下去。 阴谋一桩连着一桩,设计一件连着一件。 所有真相浮出水面,她发誓,前世的仇怨,连同这个可怜公主所受的屈辱,她都要一一讨回。 所有负她的,必定悉数讨还; 所有害她的,必定加诸彼身。 这注定是一条染血的路,她踏着满地荆棘,一往无前。 却见一人执剑立在身侧,是良人亦或天涯陌路? 时间自会给出所有答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楚瀚面色一变,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她,像是不相信她会这样大胆当面告状一般。 楚瑜转过来,温声道:“大哥这两日不在,让你受委屈了,你且告诉大哥,他为何欺负你?” 像是怕她害怕一般,又补了一句:“别怕,大哥在,定会护你周全。” 皇家中人最重规矩,这楚瑜以大哥自称,倒是像那寻常人家的兄妹。都说大皇子待她好,看来正是如此。 心中没来由地一暖,楚云娇看着楚瀚已经黑了的脸色,一字一句道:“因为我不听从二皇兄的威胁,不欲隐瞒前几日这宫女故意将我推下水一事。” 她转向楚瑜,面上神色委屈,“大哥这几日不在,若非云娇命大,此刻大哥怕是已看不到妹妹了。” “她胡说!” 玲儿的声音陡然尖利,随即在楚瑜的怒容下噤了声。 看她这般反应,楚云娇所想不错,将她推入河中的,应当是楚瀚本人,而非这大胆的宫女。她充其量,不过是在旁撺掇罢了。 “放肆!” 楚瑜冷冷开口,拔剑便指向了玲儿。 玲儿尖叫了一声,吓得花容失色,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 “奴婢、奴婢不敢,是公主她胡言乱语!” 然而她此刻求饶却已晚了,方才脱口而出的那一句,足以看出她对楚云娇的不尊重。 楚瀚挡在了玲儿面前,脸上也是怒容,“那日落水,是她自己不小心。你信也罢,不信也罢,玲儿是我身边的人,还轮不到你来教训。皇兄的手,伸得宽了些。” 他说完这话,便拉起了玲儿,转身便要走,然而还没来得及转身,身前便横了一柄剑。 楚瑜森然道:“你的宫女,你管教无方,为兄自然有义务替你管教。来人!” 楚云娇有些惊讶地看过去,这才发现不远处不知何时站了一队禁军。 “将这犯上作乱的东西给我拿下!” 楚瀚怒道:“我看谁敢!” 楚瑜冷笑了一声,“你别急,我这便去回禀父皇,看看父皇,究竟是会帮自己的女儿,还是这宫女。带走!” 楚瑜说完这话,便转身摸了摸楚云娇的头,对她露出了一个宽慰的笑容。 楚云娇听到他说:“别怕,大哥在。” 楚云娇眼眶一酸,险些要落下泪来,但她拼命忍住了。 无视楚瀚黑得要滴出水来的脸色,楚云娇跟着他们去了御书房。 楚云娇心里有些乱。 此去御书房算不得遥远,甚至在她眼中,还太近了些。 毕竟,即将看到的,是自己的仇人。 灭门之仇,不共戴天。即便是有奸人从中作祟,龙座之上的那一位,却是最高决策者。 楚家一门忠烈,不过过了一代,却落了这么个下场,楚云娇不甘心。 无论如何都不能甘心。 她的手在宽大的袖子中握成了拳,唇轻轻抿着,因低着头走路,无人看到她眼中滔天的恨意。 “云娇,可是身体还未大好?” 楚云娇的手骤然松开,眼中恨意完美遮掩了去,抬起头,露出一个虚弱又温婉的笑。 “我还好。” 楚瑜眼中露出几分心疼之色,同时看向那宫女的脸色添了几分阴霾。 不过短短的一段路,楚云娇心中已百转千回。 自己如今的身份甚是尴尬,若是硬碰硬,她没有任何胜算,最多又是个死。 可她好不容易才得以重生,自然不能接受这样的结局。 御书房的红色琉璃瓦便在眼前了,她眸色沉沉,将所有心事悉数压下。 既然天意如此,那不如,将计就计。 殿前站着一个太监,虽保养得当,但花白的眉毛还是出卖了他的年龄。 那太监不动声色地迎上来,朝几人行了个礼,又同楚瑜寒暄了一番,这才道:“殿下,这是?” 楚瑜道:“高公公,烦请通禀一声,本宫有重要的事向父皇禀报。” 高公公常年侍奉在皇帝身侧,自然是个会察言观色的,不过短短片刻,他的眼神从脸色沉沉的两位殿下身上,转到了那被禁军制住的宫女身上,最后又落到了规规矩矩站着的楚云娇身上,大致也明白了。 他抚着手中的浮尘,道:“殿下稍等,老奴这便去。” 片刻之后,高公公出来,将几人唤了进去。 大楚皇帝在自己的吃穿用度上极为讲究。 就拿眼前这御书房来说,地面都是白玉铺就,虽是个书房,却有寝宫一般大。平日里若是召了大臣议事,也是在此处。 楚云娇随着楚瑜进了御书房。 这并不是她第一次来此。年少时随爷爷一同进宫,也曾跟着来此处玩过。那时她印象中的皇帝堪称慈祥,说她的身份与公主无异,总是笑眯眯的,赏赐时毫不吝啬,没回都会赐她好些稀奇玩意儿。 是以那时,她对皇帝的印象好得不得了。 一进门,便有清雅的香气萦绕鼻尖。这香味楚云娇识得,乃是番邦进宫的珍稀香料,当年汪家也曾得到过赏赐。她看着自己的足尖,跟着楚瑜一同见了礼,头顶便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 “都起来吧。” 楚云娇依言起身,站到了一旁。 皇帝的目光一一扫过眼前的众人,像是没有觉出奇怪一般,对楚瑜慈祥道:“瑜儿此次办事得力,倒是有几分朕年轻时候的样子。” 楚瑜谦虚了几句,从怀中拿出文书呈了上去,皇帝草草翻阅了一番,这才道:“这是怎么了?” 楚瑜道:“启禀父皇,方才儿臣回宫,经过御花园之时,见到二弟竟为了个宫女欺辱云娇。听闻,前几日这宫女还将云娇推下了水。皇家颜面不容如此亵渎,儿臣一时不忿,故将这宫女抓了来,还请父皇定夺。” 楚云娇只觉头顶有一道视线落了下来,浑身上下都感觉到了压迫感。她兀自站直了身子,由着那视线端详。 还未等皇帝开口,楚瀚便上前一步道:“启禀父皇,此事乃是误会。云娇落水那日,乃是她自己不小心,今日儿臣在御花园见到她,不过也是关怀几句,谁想大哥竟误会了。” “哦?你们二人各执一词,云娇,你来说。” 全场的目光都落到了楚云娇的身上。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