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伊人泪红妆

更新时间:2019-02-16 22:16:00

伊人泪红妆 已完结

伊人泪红妆

来源:掌中云 作者:淡云 分类:女生 主角:秦溯皇甫 人气:

火爆新书《伊人泪红妆》是淡云所创作的一本女生风格的小说,主角秦溯皇甫,书中主要讲述了:“我说过,你只是我的妾,不是我的妻子,我尚未娶妻,你应时刻记得你的身份。”   秦溯停住脚步,皱眉说道。 肖氏一直都是最有规矩的人,今天怎么会突然如此质问?  肖氏真的不甘心,眼泪依然留下,却不能让秦溯的心软下来。  女人的眼泪他看的不多,却只有水琴的泪让他怜惜,肖氏不是水琴,就算此时痛哭失声,秦溯也不会说出什么安慰的话。   “不要傻了,我不爱你。因为心里装着另一个女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算是什么东西,你一个残花败柳的女人,根本不配惩罚我,要是太子知道了不会放过你的,你这个贱人!” 如侍妾大声的叫喊起来,她早就看水琴不顺眼,现在水琴还要惩罚她,她怎么会不生气? 一生气说出来的话也就不经过大脑了,水琴就算再不受宠爱也是太子妃,一个小小的侍妾如此侮辱太子妃,实在是大逆不道。 “够了,柳如儿,你不要太过分,这是太子妃,不是你身边的丫鬟,你还不跪下来认错?” 玲侧妃虽然不想要帮水琴说话,可她毕竟是侧妃,这个时候要是不站出来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本来她今天还想要借水琴的手好好惩罚柳如儿,现在看来只有她自己出手了。 “这位姐姐,我虽然是太子妃,但毕竟是新嫁过来的,这太子府里面的规矩我不明白,是不是侍妾可以跟太子妃大喊大叫?如果是的话我就忍了,可如果不是,要如何处理呢?” 水琴的眼泪掉了下来,从主位走到玲侧妃的身边,拉着玲侧妃的手伤心欲绝的问道。 “太子妃不要伤心,管家,还不快将如侍妾带走,打二十板子,惩罚她对太子妃的不恭敬?” 水琴的眼泪虽然在流,但是她握着玲侧妃的手可是用了全力,玲侧妃也是无奈才下了这个命令。 如果是水琴说的是没有人会听的,只有玲侧妃亲自说出来才有人听,毕竟昨天皇甫洛可是还在玲侧妃那里留宿,谁都知道现在太子府里面谁才是最受宠的。 “钟灵,你不可以这么对我,你算是什么?太子对我宠爱有加,你怎么可以下这种命令!” 柳如儿不敢相信的喊道,可是没有用,还是被管家带人将她拉了下去,二十板子今天是打定了。 柳如儿凄厉的喊声一声一声的从不远处传来,其实那些人下手已经很轻了,可是柳如儿一直养尊处优的,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待遇,就算是轻轻的打她也感觉很痛。 因为柳如儿的喊声,前殿里面的人都只是静静的喝茶,没人吭声,气氛非常尴尬,没人想到敬茶居然会出现这种事情。 二十板子很快就打完了,水琴的脸色如常没有一点变化。 她也在不久前刚刚被打了二十板子,现在背后的伤痕还没有完全好起来,她相信柳如儿今天的二十板子绝对不会有她那天承受的痛。 “你们也来过了,就都回去吧,我平时喜欢清静,如果有可能,就不要来打扰我了。” 柳如儿被人扶回去寝宫以后,水琴这才将茶杯放下,轻声的说。 她感觉很累,虽然面对这些女人不过一段时间,却感觉过了一个世纪这么长,她真的很不想要继续面对这些不友善的女人。 “那么太子妃您就好好休息吧,我们先回去了……” 玲侧妃的脸色很不好,也许是没想到今天处罚柳如儿的人是她。 这么着急的离开,一定是去找柳如儿解释今天的事情了,很有意思啊。 “公主,第一天就这样真的好吗?要是太子回来怪你的话要怎么办?” 寒雪非常担心,她一直站在水琴的身边,看着这一切发生,她以为自己会昏过去,还在还是忍住了。 只是事情要怎么解决?皇甫洛回来以后一定会追究的,难道水琴真的不担心吗? “有什么好担心的?也不是我让人惩罚柳如儿的,是钟灵开口的,跟我有什么关系?皇甫洛就算要惩罚我,也没有理由啊?不是我做的。” 水琴淡淡开口,她只是让柳如儿抄写太子府的规矩而已,是钟灵让人打柳如儿二十板子的,跟她没有关系。 看着水琴根本不在意的样子,寒雪感觉自己一直服侍的公主好像不一样了,可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同。 也许是水琴从来没有这么坚强过,才会然她感觉有些奇怪吧?这样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晚上皇甫洛回来以后就直接去了柳如儿的院落,想必是早早听说柳如儿受罚,心疼的要去看望了吧。 水琴一个人坐在正殿里面喝茶,她知道皇甫洛一会一定会过来的,她得好好地等着皇甫洛,输人不输阵,她不能让自己太狼狈。 “水琴,你真是好狠的心,才第一天居然就惩罚了柳如儿,二十板子她怎么能够承受得了?你给我跪下来!” 皇甫洛气冲冲的从外面走进来,让水琴感觉有些慌神。 难道在皇甫洛的心里面真的喜欢府里面的女人吗?还是认为她挑战了皇甫洛的权威,才如此动怒? 水琴从容的走到皇甫洛的面前,顺从的跪下来,淡淡的说:“太子你不是忘记了,前一阵子我也才刚刚挨了二十板子,可我现在不还是好好地?不用这么担心的。” “你现在是因为我上一次让你挨了棒子,所以报复在柳如儿的身上吗?你怎么如此狠心,你们才第一次见面啊。” 皇甫洛气节,没想到水琴居然如此顺从的说着让他生气的话,他抬起来的手有些颤抖,甚至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落下去。 “太子误会了,我只是让柳如儿抄写太子妃的规矩,可是她不愿意,还对我大声责骂,玲侧妃也是看不下去才出口惩罚的,还请太子不要怪罪玲侧妃。” 水琴淡淡出生,这个命令不是她下的,要是皇甫洛要找人初期,应该去找钟灵才行。 这一点皇甫洛也是知道的,他了解钟灵,如果不是到万不得已,钟灵不会这么做的,看来他还是真小看了水琴,他太子府里面的女人居然对付不了这个失宠的公主,真是天大的笑话。 “好,就算不是你亲自下令的,你以后也要给我安分守己,不要以为你是和亲公主我就不敢动你,明天午后好好梳妆,跟我进宫,不要给本太子丢脸!” 皇甫洛将手收回来,拂袖而去。 明天他还要带着水琴进宫,如果现在下手打了水琴,明天见到皇帝以后一定不好交代。 不是他心软下不了手,只是不希望明天给水琴一个借题发挥的机会罢了。 他是太子,那么多的眼睛盯在他的身上,他不可以给别人自己的把柄。 皇甫洛离开以后,水琴还是静静的跪在地上,不想要起来。 说到底她还是担心的,要是皇甫洛没有这么轻易离开,她要怎么办? “人都走了,你还跪在这里是有瘾不成?” 窗户又一次被打开,独孤成从窗户走进来,不悦的说道。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傻的女人,让她跪下就跪下吗?一点尊严都没有吗? “你还真是特别,守卫森严的太子府都能进来,就不能走门吗?还是你走窗户已经习惯了?” 对于总是见到独孤成,水琴已经从一开始的震惊到现在的习惯。 她不知道这个独孤成是什么人,可能够这么轻松的从窗户进出,应该是一个擅长偷东西的小偷吧,不然好好地为什么不走门,非要走窗户呢? “你对我的态度还真是差,明明你对皇甫洛不是这样的,我们上一次才亲密接触,你就这么不念旧情?” 对于水琴的态度,独孤成非常不满意,明明水琴底皇甫洛可以那么顺从,为什么要对他冷言冷语的? “你不要太过分了,总是出现在我的身边到底有何居心?我不管你跟皇甫洛之间是什么关系,但是不要牵连我,明白了吗?” 听到独孤成提起上一次的那个吻,水琴直接从地上站起来,冷冷的说。 她不想要跟独孤成继续说什么,她甚至都不知道独孤成到底是谁,总是这样见面他很被动,不喜欢这种感觉。 “你还真是冷淡啊,不过我来不来不是你可以控制的,明天你进宫,可以试着讨好皇太后也许对你会有好处。” 独孤成说完,就直接从窗子离开。 水琴愣在原地,回味着独孤成的话。 独孤成是在提心她吗?可是为什么要这么做? 而且独孤成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事情,为什么要提醒她?她英爱相信吗? 在这个地方她唯一可以信任的就是寒雪而已,这个独孤成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只是在水琴还没有想明白这些事情以后就已经到了第二天中午以后,皇甫洛脸色铁青的带着她坐上了去皇宫的马车。 水琴一直很不明白,为什么皇甫洛一定要坚持娶她? 现在看来被折磨的人不是皇甫洛自己吗?那又何苦来娶她呢?为了以后的折磨吗? “见到父皇母后你最好表现好一点,不要给我丢脸,今天你也会见到我的很多兄弟姐妹,不要给我丢人,明白吗?” 马车上皇甫洛冷冷的告诫水琴,今天的见面很多人都会过来,这里面一大半的人都是为了看他的笑话。 水琴没有说话,她自己都自身难保,哪里还会去在意会不会让皇甫洛丢脸啊?要是真的这么担心的话就不要带她进宫就好了。 到了宫里面以后,所有人都在太后的荣喜宫闲聊,等着皇甫洛带水琴过去。 太后正跟三皇子皇甫殇相谈甚欢,虽然还有很多别的皇子公主在场,可是太后根本就不正眼看一样。 任谁都看的出来太后最喜欢的人就是这个三皇子了,对于三皇子的宠爱可是一发不可收拾,着实让好多人眼红,也包括皇甫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