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狂后驾临

更新时间:2019-02-16 22:17:37

狂后驾临 已完结

狂后驾临

来源:掌中云 作者:九轮 分类:女生 主角:阮清婷凌馨 人气:

《狂后驾临》作者:九轮,女生类型小说,主角:阮清婷凌馨,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凌馨,宫中选秀时被选入宫,不喜欢宫中的你争我斗,在宫中被皇上宠爱,遭到了其他妃子的嫉妒恨,为了生存却不得不处处与人勾心斗角。 皇上龙宇对凌馨极其宠爱,而凌馨知进退,深得人心,一次次的让陷害她的人得到教训。 宫中的人不敢在去招惹她,皇上和凌馨过着眼中只有彼此的正常夫妻生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站起身,余洁抚了抚身上的褶皱,拉上余枫的胳膊,就把他往屋外带。 余枫无奈,姐姐已经有了自己的主意,余枫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了。 走到大门处,余枫定睛,仔仔细细的看了余枫一眼,认真的说:“照顾好自己,以后若还是有机会,我还会来看你的。” “嗯,快走吧。” 余洁挥挥手,余枫已经踏上了回去的青苔小路了。 余枫踩着又滑又腻的小路,看看自己摔脏的衣服,心底忽然翻腾起一阵苦涩的海水。 吸了吸鼻子,余枫仰头看着天空,好让自己的眼泪不夺眶而出。 姐姐,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 丞相府—— 龙昊在皇宫大门处等了余枫许久也不见余枫来,后来向值班的侍卫打听,才知道余枫早早的离开了皇宫,走掉了。 龙昊来到丞相府,却被下人告知,余枫还没有回家。 这是,去了哪儿了呢? 站在丞相府大门口转了两圈,龙昊忽然想到了“艳梦院”。 看来那小子又遇到伤心的事情了。 想完,龙昊就快马加鞭的朝着艳梦院的方向去了。 艳梦院—— 余枫喝的酩酊大醉,一罐罐的空酒罐撒满一地。 余枫常呆的屋子,今日格外热闹,几个涂脂抹粉的姑娘围在余枫的身边,左一句大爷好坏,右一句公子有礼的叫着。 余枫却不理她们,坐在美女中央,余枫好像只对着手里的酒水感兴趣。 龙昊匆匆赶来,不敲门,听到屋子里面传来女子谈笑说话的声音,龙昊一脚把门踹开。 “啊!你是谁,怎么随随便便的就进来了!” 女子们被吓的一个激灵,一个女子更是吓得借机躲进了余枫的怀里,害怕的看着龙昊说道。 龙昊皱皱眉,扫视这一屋子的粉粉绿绿、莺莺燕燕的女子,忽然感到很烦。 指着她们,龙昊道:“都出去。” “凭什么,这位公子还没叫我们出去,你有什么资格赶我们!”另一个粉衣姑娘瞪着龙昊,不爽的说道。 余枫抬眸,看到龙昊就在眼前,醉醺醺的眼眸前,龙昊晃荡不定,“诶?昊兄你来啦,别光站着啊,快来坐坐,这些姑娘、姑娘们可好了!” 余枫拍拍身边的空地,嬉笑着看了一眼身旁娇柔百媚的女子。 “本王的话你们都听不懂么?滚!” 龙昊不理余枫,厉声下达着逐客令。 “我们偏不,这位公子是花了钱的,我们当然要好好伺候她了。”又一个紫衣姑娘不解风情的说道。 “哦?花了钱是么?你信不信你们若是再敢留在这里,本王让你们把命也花在这里!” 说着,龙昊缓步走到各位女子面前,身上的佩剑摇曳不停。 “你是哪里来的,口气还挺厉害!”一个女子站起身,指着龙昊的鼻尖,怒声说道。 龙昊在她的面前,站定,拿出腰牌,“本王是当今圣上的六弟,六王爷龙昊!你们若是再不离去,当心本王以目无皇脉的理由要了命你们的命!” 一声令下,龙昊宽大的手掌早已扶上了剑柄,严肃的样子好像只要有人敢违背他,他就立马让那人见血封侯。 女人们不敢再说话,看看龙昊的腰牌,确实是宫中之物。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还是保命要紧啊,大家快走”,一眨眼的功夫,女人们全都跑了出去。 嘭! 门被紧紧的关上,屋子里只剩下醉醺醺的余枫和一脸怒气的龙昊。 “余兄近日饮酒太过频繁了,说说吧,到底是为了何事?” 拉拉衣衫,龙昊席地而坐,坐在余枫的身边。 余枫一倒,头压在龙昊的肩膀上,道:“事情太多了,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 笑笑,余枫继续说:“昊兄,我们余氏一族要亡了。” “余兄何出此言?”龙昊侧头问道。 “因为好多的事情都表明了我们余氏一族气数已尽了……” 说着说着,余枫的话音越来越微弱,最后一闭眼,余枫在龙昊的肩头睡着了。 龙昊张张嘴还想继续问些什么,却听到了余枫微弱的鼾声。 原来是睡着了。 拍拍余枫的肩膀,龙昊小声说道:“这天下虽然是我皇兄的,但是不能帮到你,我很抱歉。” “不、不用说抱歉,这些我能理解的。” 摆摆手,余枫闭着眼眸,像是呓语,又像是在与龙昊对话。 垂眸看看余枫泛红的双颊,龙昊紧绷的俊脸也放松下来了,睡吧,在梦里,也许还好过些。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雨季到了。 清芙殿,在一个电闪雷鸣交加,狂风呼啸而过的夜晚,睡梦中的凌馨噩梦不断。 在梦中,她看到了淹死的长烟,毒死的雪衫,打死的容嫔,刺死的恬容月,还有被困在冷宫里的余洁…… 一个个诡异的容颜在凌馨的眼前交织浮现,就像是永远逃不过的魔咒一般,凌馨赤脚在皇宫的御花园里奋力奔跑,她捂着耳朵,死死的把眼睛闭住,希望会听不到那怨灵又哭又笑的悲凉空洞的诉说,希望看不到那些鲜血那些狰狞那些扭曲…… “啊,不要不要,你们不要来追我……” 凌馨哭喊着,撕心裂肺的声音就像是从无敌的深洞中爆发出来的最后一次求救,憋了许久许久,凌馨终于在梦里暴露出了她的惶恐、她的害怕。 头不停的摇晃着,身上华美的棉被被凌馨尖锐的指甲划出一道道明显的痕迹。 咔—— 又是一阵惊雷,凌馨猛然从噩梦中苏醒。 迅速起身,凌馨直直的坐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呼呼呼——” 凉凉的汗水还停留在额头上,凌馨迷茫的环顾四周,窗外被风吹动的树枝,就像是一只只恶魔的双手,撕扯着平静压抑的天空。 “哇!” 忽然,一阵隐隐跳动的婴儿哭声传进凌馨的耳朵里,凄厉又悲痛。 “是梦么?” 凌馨皱皱眉,以为自己还身处在噩梦之中,没有醒来。 “哇!” 婴儿的哭声夹杂在窗外噼啪而落的雨水声中,显得并不真实,但是却惹人注意。 凌馨站起身,抹黑来到了皇子龙远睡觉的小屋。 咔! 又是一阵惊雷,惨白清冷的闪电在天际炸开,一抹深黑的人影突然出现在凌馨的面前。 “啊!” 凌馨吓得不由尖叫,只见那抹黑影直直硬硬的站在摇篮边,那人披散的长发使凌馨看不清她的容貌。 躲在门后,凌馨缓步走进,空气中似乎还弥漫着一股诡异的香味,好像是从那个人的身上飘来的。 皱皱眉,突然,凌馨睁大双眸,这后宫之中,这种香味,只有皇后才会有! 看着黑影,凌馨低声说道:“难道她是皇后?” 话音未落,只见余洁将双手放入摇篮里,把里面哭闹不止的龙远抱了出来。 “宝宝,宝宝,你不要哭。”余洁把龙远抱在怀里,柔声安慰道。 凌馨不解,正好奇着余洁为何要跑来这里的时候,突然,余洁把龙远高高的举过头顶,道:“宝宝,不要哭,也不要怕,一点都不疼的,真的!” “天啊!” 凌馨被吓得脸色瞬间苍白无比,连滚带爬的跑到余洁的面前,凌馨双膝跪地,哀求道:“皇后,请您不要伤害我的远儿,您要是有气,就撒到我的身上吧!” 凌馨来不及去想余洁为何要这样做,但是眼前的这一幕,凌馨确定余洁从冷宫里跑出来,就是为了杀死她的孩子的。 “求求你,把远儿放下吧。”凌馨悲痛的喊着,喉咙里的颤抖,让凌馨的声音听起来那么凄惨又悲凉。 余洁皱皱眉,奇怪的看着见凌馨道:“你是谁啊?为什么要跪我?” “我……”凌馨注意到余洁的眼眸深处空洞无比,就像是失去了所有记忆一般。 难道她疯了么? 想到这里,凌馨的心头一紧,更是担心龙远的安慰了。 上下打量着凌馨,余洁忽然笑了起来,“嘿嘿,我看你穿的和我一样华贵,我想你也是这皇宫里的一位娘娘吧,但是我告诉你啊,宫里所有争斗的女人都是可怜人儿呢,因为不管她们怎么争斗都是不可能得到皇上的心的,你知道这是为什么么?” 撅撅嘴,余洁不等凌馨做出反应,继续又哭又笑的说道:“因为这皇宫里的皇上他只爱一个人,那个人的名字叫凌馨,是罪臣之女,一个贱人!只要凌馨一日不被除掉,就没有任何一个人能真的的到皇上的垂青,你、我,就算是穿的再好看,脸蛋长得再没,皇上也不会多看我们一眼的,都是那个凌馨,都是那个凌馨的原因!” 余洁一边说着,一边把凌馨两个字狠狠的咬在唇齿之间,就好像只要咬住这两个字,她就可以把凌馨送到万劫不复的禁地一般。 凌馨知道余洁已经疯了,为了不让余洁在认出自己后,行为更加疯狂,凌馨只好撒谎道:“皇后娘娘说的极是,臣妾不是凌馨,臣妾是司马灵秀,和您一样痛恨凌馨啊,您能不能先把臣妾的孩子放下,然后臣妾与您一起想想对付如昭容的计划。” 余洁歪歪头,表情严谨的打量着凌馨,“司马灵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