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替身宫女倾后宫:公主心计

更新时间:2019-02-16 22:21:31

替身宫女倾后宫:公主心计 已完结

替身宫女倾后宫:公主心计

来源:掌中云 作者:炼狱 分类:女生 主角:紫玉冷笑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替身宫女倾后宫:公主心计》是炼狱最新写的一本女生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紫玉冷笑,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扮作宫女,想逃过一劫,却不料他独独抓了她,充作奴婢。百般的折辱,动辄得咎,他是她眼中的恶魔。他留给她无尽的羞辱和痛苦,她是他脚下最卑贱的奴婢。他灭了她的国,害死她的父兄,最后还要拿掉她腹中的孩子他冷酷地笑:“你不配有朕的孩子,你一生都是最卑贱的罪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处树荫下,横排着一些尸体,皆是衣着锦绣,带着珍贵耀眼的首饰。这些人静静地躺在树荫下,诡异地排列,似乎已经熟睡过去。 这些人都曾经是皇族,盈国的皇子、公主、嫔妃,如今却如同路边饿殍一般,随意地被拖到一边,摆放在那里供人观赏。 其中有一具娇小玲珑的尸体,排列在几个女子之中,那几个女子,都是昔日盈国的公主。旁边的尸体,不是皇子便是嫔妃,皆是盈国的皇族中人。 那具尸体,身上穿的,赫然是庄绮蝶换下来的衣服,身上和头上的饰品一样不缺,甚至连代表皇家的玉佩,也挂在脖颈上。 只是那具尸体的脸被破坏了,被砍了几刀,难以辨认出原来的模样。 禁宫被攻破的前后,先是磐石帝命令侍卫在皇宫内大肆杀戮,其后乱军中,被杀死的宫女和嫔妃不知道有多少,因此如此惨状并不出奇。 看到此处,庄绮蝶低垂下头:“这副血淋淋模糊的模样,身上穿的是我的衣服,身材也差不多,带着仙蝶公主的标记,应该没有人会认出,这具尸体不是我吧?” 庄绮蝶换了陈旧的宫女服后,她特意找到了一个被杀死的小宫女,把自己的衣服和饰品,包括象征仙蝶公主的饰品给换了上去,让这个被杀死的小宫女冒充自己。 如此一来,她,盈国的仙蝶公主,就会变成一具尸体,她便可以用小宫女的身份,继续生存下去。 “你确定只有这些了吗?” “奴……才……” 清脆如同欢快的琴音,带着男性的魅力和些许稚嫩,仿佛毫无重量一般,有着天真的味道。 “这样啊。” 一双秀目如月夜寒江,深沉的不见底,秀逸的双眉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 姣美的脸庞上带着天真,令人有惊鸿一瞥的心动。 冰蓝色的袍服上,却是隐隐有龙纹,衣服上有龙纹,那是皇族,直系皇族才能穿的服装。 庄绮蝶也有片刻的失神,那个少年的年纪应该和她差不多,脸上带着人畜无害的笑意,仿佛是一个天真毫无心机的少年。 若不是他轻轻地一挥手,手决断地作出一个斩杀的手势,随后那个跪伏在地上回话的太监,便被侍卫一刀斩下了头,庄绮蝶几乎不敢相信,这个看上去稚嫩天真的少年,竟然有如此狠辣的心肠。 血,从腔子里喷出,宛如一朵凄美的红花,转瞬间凋谢,落在草地上。碧绿色的草,被染成鲜红。 庄绮蝶的心在剧烈地跳动着,颤抖着,此时此刻,才明白国破家亡后,他们的命尚不如草芥,如此的轻贱,和被称之为贱婢的后宫奴婢没有什么不同。 “我不能死,我的弟弟更不能死,我要保护我的弟弟,看着他长大!” 庄绮蝶紧紧地握住拳头,指甲刺入手心,抑制心中的恐慌和紧张。盯着不远处那张冠玉般美少年的脸,忽然感觉这张脸是如此可怕。 一抹天真的笑,在美少年的唇边勾勒出弧度,明亮的眸子中带着漫不经心,修长的手是死神的召唤。 旁边堆积的尸体更多,跪伏在地上的太监和宫女,都匍匐在地,浑身颤抖。 一股腥臊的味道弥漫,庄绮蝶微微蹙眉,知道一定是有人吓得尿了裤子。挺起胸膛,她虽然要用尽所有的办法活下去,但是如果别无选择,她绝不会死的如此卑微耻辱。 “小丫头,害怕了吧。” 殷红晨用兴趣十足的目光看着眼前稚嫩的庄绮蝶,这个丑陋小宫女引起他的兴趣,不由得摇摇头。从来不曾对陌生人有过如此的心情,不过是个小宫女,他为何会在意? “统领大人,他是谁?是玄国的哪位殿下?” “他不是玄国人,乃是辰国的质子,九殿下辰凤瑶。” 庄绮蝶默然,目光从那个看似人畜无害天真无邪的辰国九殿下身上收了回来,在心中告诉自己,这是个不能得罪的人。 “既然是辰国的质子,为何在此?” “皇上命他处理后宫的这些人,他一直跟随皇上征战到此,皇上是想让他多增加见识。” 殷红晨有些奇怪,平日自己也不如此善谈,如何对这个小丫头的提问,都予以回答? “多谢大人赐教。” “走吧。” 庄绮蝶再度回头看了辰风瑶一眼,此人不仅面貌姣好如女子,就连名字也颇为女性化。 “不会是女扮男装吧?” 蓦然在心底生出如此荒谬的想法,紧紧跟上殷红晨的脚步,红色的披风随风飘扬,不知道是原本就是红色,还是沾染了太多盈国将士的鲜血。 “小丫头,记住一件事,永远不要违背皇上的旨意,更不要妄想威胁皇上,和皇上讲条件。” 临近金銮殿,殷红晨回头,唇弯起,脸上似笑非笑,目中却是毫无笑意,在庄绮蝶的脸上一扫而过,抬头望着天空。 红色的披风下,红色的铠甲,火红色的战袍,衬托出殷红晨清秀飘逸的脸庞,形成极大的反差,在阳光下有慑人的魅力。 “血色之晨”,这位看上去有几分文弱,有着一张秀雅脸庞的男子,浑身却是隐隐散发出令人心寒的气息。 “多谢大人赐教,幻蝶感激不尽。” 屈膝,左腿在前,右腿在后交叠在一起。左手放于腰间,右手压左手,交叠双腿下蹲,微微躬身低头,目不斜视,是为女子之礼。 殷红晨转身,进入金銮殿单膝跪地:“臣参见皇上,回来复命。” “平身。” 庄绮蝶跪倒:“奴婢参见皇上,御玺取回来了。” “先站到一旁。” 古代女子不经常下跪,因为头上多带首饰,裙裾飘飘,下跪不便,因此若不是拜见必须跪的长辈和必须的礼仪,多是用刚才庄绮蝶的礼节。 金銮殿上,五位皇子已经退到一边,静默地跪伏在角落里,以头触地,谁也不敢妄动。一条小命捏在玄国皇帝司徒紫玉的手中,都是战战兢兢,听得庄绮蝶的声音,心中生出一线希望。 他们都盼着庄绮蝶拿出九龙紫御玺,可以换回他们的命。 不时有人进入大殿回禀,殷红晨也奉命下去处理事情,临走前,鬼使神差地,不知道为何,竟然又看了庄绮蝶一眼。 一双明亮的眸子,宛如满天的星辰已经落入她的眼中,殷红晨不由得脚步停顿,有片刻的失神。 直到庄绮蝶低下头,把目光移开,他才醒悟过来,恭谨地退出金銮殿。 庄绮蝶立在金銮殿的一角,默然偷看司徒紫玉,倾听那些人回报,把那些人的官职和姓名,暗暗地记在心中。 “臣启皇上,此乃是旧时宫中账册,虽然可能有些出入,但是可以暂时使用,待重新查点造册,再核对缺失。” 罗峰此时手中捧了不少东西,有很多帐薄,还有钥匙等物走了进来跪倒在地。 “很好,平身吧,你去带人重新查点所有财物,登记造册。” 罗峰领命,扭头看了庄绮蝶一眼,对这个陌生的小宫女,仍然有熟悉的感觉。微微摇摇头,他怎么可能认识这个丑陋并不起眼的小宫女。 “幻蝶,你去挑几个伶俐没有异心的宫女,去给朕安排寝宫,安排好后回来。” “遵旨。” 庄绮蝶有些疑惑,本来以为回来后,司徒紫玉会立刻让她交出九龙紫御玺,却是没有想到,司徒紫玉连问也没有问一句。 几位盈国的公主,还有宫女和奴婢们,都跪在金銮殿外的空地上,忐忑不安地等待发落。 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哭泣出声,即便是哭泣,也是偷偷地无声地落泪。 就在刚才,几位皇子连同公主,还有奴婢们,便因为在金銮殿中哭泣,引起玄国皇帝不满,被拖出去斩杀。 殷红的血,还未曾干涸,那些昔日的金枝玉叶,便如被秋天被收割的麦子般,连全尸也没有得到。 庄绮蝶走到这些人面前,眼睛中闪过些许怜悯,低声叫过敏儿等三人:“敏儿、可儿、亭儿,你们起来跟我来。” 这三人本是仙蝶苑中的侍婢,也是庄绮蝶比较信任,最熟悉的几个侍婢,因此她叫了三人。 三人有些疑惑,她们在金銮殿上见过庄绮蝶,但是却没有人能认出昔日的仙蝶公主。 “皇上命我找几个人,去为皇上收拾寝宫,你们三人随我去吧。” 听得庄绮蝶如此说,其他的人抬起头,脸上满是哀肯之色,庄绮蝶扭过头,不忍心去看。这些人里,还有她的姐妹,但是她能信任的人,却只有敏儿三人。 敏儿三人急忙起身,却是一屁股坐在地上,跪的太久,腿脚早已经麻木了。 她们急忙揉着腿脚活动血脉,过了片刻才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向缓慢走向远处的庄绮蝶追了过去。 “这位姑娘,如何称呼您?” 敏儿小心翼翼地看着庄绮蝶,不知怎地,看着这个丑陋的小宫女,竟然有熟悉的感觉。 “叫我幻蝶即可,不要多问多说,好好做事。” 庄绮蝶在内心叹息,其他的人她管不了那么多,只是自己身边的人,定要想方设法保护她们周全。 庄绮蝶扭头看着敏儿三人:“那些嫔妃和宫女们,会被赏赐给有功的大将,那是幸运的,或许可以成为那些大将的小妾或者婢女。更多的会赐给军卒,充作军妓。” 刚才,她听到殷红晨如此说时,心是颤抖的,此刻对敏儿三人说出来,神色却是平静无比。 这是个必然的结局,她改变不了什么,左右不了什么,只能看着。甚至连她和弟弟的性命,也捏在玄国皇帝司徒紫玉的手中,不知道明天会是什么样。 敏儿几人脸上现出畏惧惶恐之色,身体在不停地颤抖,玄国皇帝的残酷和狠辣,还有凤城的种种传说,她们不是没有听说过。 盈国对外征战时,也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劫掠女子充作军妓。这些女子,大多用不了多久,便会被折磨而死。 “我们该如何是好?” 可儿的声音都在颤抖,如果被抓起来充做军妓,还不如死了的好。 “最重要的,是保住自己的命,讨得玄国皇帝的欢喜,才能免除充作军妓的命运。如今,我们唯一要做的,是小心侍候玄国皇帝,忘记过去的身份,小心侍候着。” “一切,听从幻蝶姑娘吩咐。” 庄绮蝶收拾完寝宫,把敏儿三人留了下来,吩咐她们准备食物和酒水,恭候司徒紫玉的到来,转身向金銮殿走去。 金銮殿中,司徒紫玉正在忙碌,处理军机要务,庄绮蝶被吩咐在金銮殿外守候。 夕阳西下,血般的夕阳,映照得皇宫涂上了一片血色。 刺目的红色,让庄绮蝶低下了头,远处还隐隐可以见到斑驳的血迹,那些公主和奴婢们,仍然跪伏在金銮殿外的空地上,身体簌簌发抖。 “好累的一天,你是哪里的宫女?” 清脆稚嫩的声音在庄绮蝶的耳边响起,冰蓝色带着隐隐龙纹的袍服,出现在庄绮蝶的眼前。那个杀人不眨眼的美少年,此刻已经靠近了她,离她只有不到三尺的距离。 此刻离的近了,庄绮蝶才发现,辰凤瑶冰蓝色的袍服上,隐隐有血迹和尘土,看起来他一直忙碌到现在,连衣服也没有来得及换。 “奴婢幻蝶,拜见殿下。” 庄绮蝶屈膝深深地躬身,膝盖和身体弯曲的程度,表示敬重的程度。 深深地屈膝弯腰,她就是感觉千万不要小看此人,更不能得罪这个少年。 辰凤瑶看着行礼的这个小宫女,她低着头,看不清她的脸:“你是何人?为何在此处站立?” “回殿下,奴婢在此恭候圣上召唤。” “如此说,你如今已经侍候玄国的皇上了吗?” “是,承蒙圣上不弃。” 5 “呵呵……” 辰凤瑶没心没肺天真地笑了起来:“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幻蝶。” 庄绮蝶尽量少说话,低着头仍然保持行礼的姿势,刚才辰凤瑶给她留下的印象太深,堆积的尸体中,血色夕阳下那个绝美妖孽的少年,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何必多礼,我不过是辰国送到玄国的质子,和你同病相怜呢。以后便互相多多照应,如今你在皇上身边,也许日后我还要求你办事。” 庄绮蝶起身,垂头道:“不敢当殿下如此说。” 此时辰风瑶才发现,站立在面前的小宫女甚为丑陋,虽然身材曼妙动人,那张脸可是实在不敢恭维。 “难道司徒紫玉有什么奇怪的趣味?不然为何会看上如此丑陋的小宫女?” 他在心中如此说着,脸上的笑容更加天真纯洁起来,抬手托起了庄绮蝶的下巴。 她眸子眼波微微流动,连阳光也为之失色,漆黑幽深的眸子宛如夜空,璀璨的星辰,便在她的眼底。 这一刻,令人忘记了她的容貌、年龄、晦暗的脸庞和一切,被那幽深的眸子所吸引。 庄绮蝶退后一步,挣脱了辰凤瑶的手。 辰凤瑶人畜无害地笑了起来:“皇上为何选中让你侍候,告诉我好吗?” 他的语气中,带着天真的味道,但是庄绮蝶却是不会被面前这个美少年所迷惑,那树荫下,谈笑间挥手让盈国后宫中尸横遍野的少年,为何可以有如此天真无害的笑容,魅惑的容颜下,隐藏一颗无情的心。 “殿下询问,奴婢敢不回禀,是因为九龙紫御玺。” “哦,那东西在你手中?” “是。” 辰凤瑶的眸子转动,看着庄绮蝶,原来这个小宫女的容貌虽然不咋地,却是有一颗七窍玲珑心。 “你想用九龙紫御玺换取皇上的恩宠,留在皇上身边侍候,希望皇上封你为妃吗?” “奴婢容貌丑陋蒲柳之姿,如何能配得上皇上,奴婢只求皇上能赦免几位皇子和公主,还有所有的降臣,允许奴婢继续侍候旧主。” “你的旧主是谁呢?” 辰凤瑶的目光,从跪伏在地上和金銮殿中的皇子公主身上扫过,脸上满是天真和好奇之色。 若是不了解辰风瑶,看到他这副模样,定会以为,这位美少年是个没有心机城府的大孩子而已。 庄绮蝶缓缓地抬起头,目光凝注在辰凤瑶的眼睛上:“奴婢想请教殿下一事,还请殿下赐教。” 看着那张稚嫩天真无害的脸,她知道不该如此无礼地直视辰国的九殿下,但是她不能不如此做,因为她要看他说的话,是否有虚假。 “皇上,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皇上自然是英明神武,天纵奇才,睿智……” 望着那双明亮清澈的眼睛,辰凤瑶再说不出那样敷衍的话,她的那双眼睛会令人忘记她的年龄、容貌和身份。 “皇上明察秋毫,你尊奉皇上之意,莫要自以为是。他是皇上,你只是个卑微的奴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