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杏花疏影里

更新时间:2019-08-13 08:49:04

杏花疏影里 已完结

杏花疏影里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我吃粉蒸肉 分类:女生 主角:金环韩府 人气:

经典小说《杏花疏影里》由我吃粉蒸肉所编写的女生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金环韩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想到以往的种种,风荷抑制不住的嘴唇上扬。是的,此生自己当然是无欲无求了。经历重重波折,还能和墨疏在一起,墨疏待自己的心,依然如初,她觉得自己应当满足了。“墨疏,你瞧这朵菊花,开得真好看呀!”风荷指了指面前那一朵金黄色的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三五天地,这银环因心情畅快了,吃喝也精细了,这身子骨就将养起来了。如今,她不过才三个月的肚皮儿,看着倒是和五个月的差不多大。银环说着,便又心满意足地对金环道:这人呀,福祸可都是说不定的!我不怕你笑话,本来我也以为自己要死的了,可哪里又想到还有这以后呢?说来,我是托了我肚子里孩子的福呀!银环说罢,更是感慨地摸了摸肚皮儿。

她这样一说,只听得金环心里更是嫉妒了。金环就闷闷道:银环,你有这样子要对着我显摆么?

银环听了,就道:金环,我心里当你是姐妹,所以才将这些告诉给你。哪里就是对你显摆?虽这样说,但银环还是忍不住要笑上一笑。

和从前在韩府过得清汤挂面的日子比比,其实还是和这郑屠过得有趣。银环说的有趣不在这上头,而是在夜里的床上。郑屠既洗心革面了,这到了夜里,也就学着百般温柔地对待起银环来。话说,这男人要是温柔起来,真是比女人还要软绵的。银环受了郑屠的引领,开始领悟这男女之事的诀窍。虽如今怀了孩子,但因郑屠有技巧,每晚还是要行房事。因金环还未嫁人,这些话银环倒也不能和她说。

金环呀,你听我的没错,咱们这做女人的,早晚还是要嫁人的。你一个人这样可是不行!这要是有个头疼脑热的,可有谁关心你呢?真正,我是个关心你的,听说你在那韩府混得也不怎么样,所以才好心提醒你!真正唤做了别人,我还不愿意搭理她呢!金环,我知道你是个有心眼子的。真正,你在大少爷那里没指望了,好生献个殷勤,到了那外头,找个男人做正头的夫妻还是有指望的!

银环说着,便又喝起豆浆来了。金环看着她神清气闲的样子,就道:银环,我知道你现在过上好日子了!你不必这样,我知道,你就是要让我心里头不好过的!

银环就道:金环,我是那样的人么?是的,从前我的心里头是恨过你,是疑过你!但现在我都不当也一回事儿了!以后呀,你得了空了,就来我家里看我。银环说着,又告诉金环自己住在这街上哪里。

金环哪里还听得下去,因就对银环道:好了,我心里记着就是。这会子,和你聊了这么长的天,真正我也该回去了!这要不回去呀,一时二奶奶可要惦记我呢!银环,而今我可不敢和你比,真正是我命苦!金环说着,心里作酸,喝了几口豆浆,也就走了。

金环一边走,一边心里头就乱糟糟儿的。而今,她见到银环比自己过得好,心里头只更是不如意。这失魂落魄地进了韩府,入了丽春堂,就坐在桌子旁一个劲地唉声叹气。自老太太死后,她就费尽心机地只管往上爬,可说待到底还是个奴才。含香在房里等了她许久,这会子见她回来了,就问:这不过就是去报个信儿,怎么来去竟是这样长的时间?

金环听了,虽心里烦闷不堪,但也只能强颜欢笑道:二奶奶,果然夫人殷切,拉着我,只管说了好一会子的话。含香听了,就问:既如此,我娘和你都说了什么?

金环就道:夫人交待我了,说二奶奶您如果一个人回来,那就不要再回了。纵一个人回了,也是没有什么意思!依夫人的话,倒不如在屋子里将养精神的好。

含香听了这话,心里也就闷闷地。想了一想,她就道:那我不如就听她的好了。真正我也没什么心情。金环见了,便又上前,在含香跟前悄言细语了一番。含香一听,忙问:果然这样可行?

二奶奶,当然可行。想夫人为了您,必然会竭尽全力的。金环认为:如今自己在韩府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可都是拜得白风荷所赐。这一笔笔账,她都要白风荷好生还回来!

含香听了,就狠毒地道:我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再这样下去,我恐怕自己真的要疯!想想,含香又道:不过,虽然如此,但到底也要大少爷亲自抓了现行的才好!这样,恐是有点难!

金环就道:二奶奶,依我说,也不要抓什么现行的,只要让大少爷远远近近地看到他们在一起说话聊天儿的,也就够了!俗话说的,这男女授受不亲,这样已经就不大妥当了!

含香听了,想了一想,就道:嗯,你说的却也是。这含香也就茯儿过来,将原先整理好的东西又放下了。待吃了晚饭,含香细细一想,还是要去翠碧院里一趟,再找干娘秦氏聊聊天儿。如今,她已经走到了这一步,骑虎难下,怎样都是不能够再回头的了。

含香进了秦氏屋里,秦氏正一个人在屋子里摸骨牌呢。秦氏见她来了,就问她:你可会这个?含香就摇头。看着秦氏气定神闲的,含香倒是疑惑了,因问:干娘,看起来你的心情儿不错呀?秦氏就笑:你说呢?这高兴是一整天,这难过也是一整天儿。含香就叹:干娘自然是省心了。

秦氏知道她的来意,因就道:傻丫头,你要知道,那行军打仗的,带着士兵可也要歇上一歇的,何况是咱们呢?含香就道:那休息了之后呢?干娘心里可有好的打算?

秦氏听了,也就不抹骨牌了,只管幽幽地看着她。秦氏默了半响,方对含香说道:你来找我,莫非你有什么好法子不成?

含香听了这话,也就笑了一笑,方道:我来找干娘,自然是心里有了好法子。含香谨慎,因就起身关了窗户,对着秦氏低头耳语了一阵。岂料,秦氏听了,却是摇头。不可。墨朗和凤吉两个,不能为了白风荷,白白丧失了名誉,你还是往别处去想吧。秦氏就这一个儿子,自然看得比什么都宝贝。

含香听了,就假意叹道:只是,干娘这些话儿我都嘱咐了我娘,或许这会子已经传出去了。

秦氏一听,心里一惊。想了一想,因就对含香道:你呀,到底是太心急了。这心急可是吃不了热豆腐。含香听了这话,赶紧就道:干娘,我如何不心急?这白风荷在韩府天长日久的,和墨疏的感情更是好了,我可是一点儿盼头也没有了!

秦氏就道:罢了。你且再容我好生想想。

含香就道:干娘,我懂你的意思。但这事儿,若是真传了出去。这城里的人也只是骂风荷,又不是骂墨朗和凤吉两个。干娘,好歹只有这样做了。

秦氏也就沉吟了一下,方对含香道:这事,似乎也可以去做。只是,这传出口风儿时,只管说风荷如何勾引,而不能说他两个如何如何。

含香见秦氏心里松动儿了,也就笑道:干娘,我心里清除着呢。秦氏和含香又在房中密谋了足足一盏茶的功夫,含香才离开了。因心里有了准儿,含香再去丽春堂时,心情就有些好。

待进了屋子里,她高声唤了一下:茯儿,茯儿——叫了几句,也不见茯儿过来。金环却是托着个盘子进来了。见了含香,就道:二奶奶吃一点桂花糕吧,很香的。

含香见有桂花糕,心里倒是有点意外。因问:你自己做的?

金环就道:是清风馆里那里送来的。

含香一听是这话,就耷拉着个脸儿,沉着声音道:是她送来的,我可不稀罕。金环就笑:二奶奶到底不要和东西过不去。好歹就吃上一点子。

含香就道:凭她再好的东西,我也是不稀罕。我不吃。你喜欢吃,你就吃吧。这会子,我的肚子也有点饿了,你且去厨房使唤一声,叫王媳妇端一些鸭脖子什么的给我下酒吃。

金环就道:二奶奶,一天到晚地老是吃这些东西,对身子可是不好。

含香听了,就瞥了她一眼,口里说道:我想怎么吃,就怎么吃。要你管我?真正我连吃东西的喜好都没了,我还活着有什么劲?

含香知她是心情好,想了一想,也就说道:二奶奶果然不吃?

含香就道:我果然不吃。你吃了吧。金环一听,也就不客气了。她从小儿到大的,却是喜欢吃桂花糕。含香见金环果然一口一口地吃了起来,就对她道:你自个坐着吃吧。这会子,我也没有什么要嘱咐你的,我想去里头的园子里走一走,你且不必跟着我。

金环就道:二奶奶只管去。

含香也就出了屋子,徐徐往园子里去。也是怪了,这接连好几天儿未见那袁花匠,含香心里还真想和他多说说话儿。含香进了园子,左看右看的,并没有瞧见那花匠。含香也就唤了起来:有人吗,有人吗——

连唤了几声,还是不见有人答应。含香想着,难道这会子,袁花匠躺在屋子里,还没有起来吗?想了一想,她决定去那爬满藤萝的屋子里找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