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裸替女王

更新时间:2019-08-13 08:51:02

裸替女王 已完结

裸替女王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木丞 分类:女生 主角:甘段宁 人气:

经典小说《裸替女王》由木丞所编写的女生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甘段宁,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裸替,陪酒,爸爸吸毒,妈妈更是恨不得她死!低三下四的活儿无所不干,当然她还坚持着最后那一层膜的底线。裴曜竣,强奸犯,黑道老大,最亲的奶奶被他气死!“是你爹害我冤屈七年!我要让你受尽我的折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哈哈哈哈~”看着身边的男人眯着眼睛发出大笑的男人,嘴角也不自觉的上扬。

“裴总,什么事笑得这么开心?给老哥哥说说?”

中年男子面上堆起一抹谄笑,我忽然就想起在车上时裴俊曜说我笑的难看,难道我当时就是这种笑?噢,不!

“没什么,只是家里的小野猫做了件比较有趣的事。”

中年男子看裴耀俊看起来心情不错,心想一定要趁这次机会争取裴耀俊的好感,好在下周董事会中获得裴耀俊的支持。

“哈哈,原来是这样。裴总,这位美女是?”

“这是我的助理。”裴耀俊翘起的嘴角渐渐放下。

“哈哈哈~裴总的这位助理可真是年轻有为啊!我早就想跟您推荐了,助理一定要找个有颜有才的,您看您天天对着徐助理那个男人有什么意思!哈哈~”

“朱总,您有事找我?”徐铭东不知道从哪窜出来,突然出声,真是吓我一跳。

我看了看对面的朱总,估计他也是被徐铭东吓到了,脸色顿时一僵。

“哈哈哈~我是羡慕裴总,既有你这个能将又添了这位”朱总思考了一阵,确认裴耀俊没告诉他我的姓氏只好继续说道“这位美女助理,可真是好福气啊!”

“哪里,朱总也是好福气!既有家里的贤内助,又有身旁的美女,您才是好福气!对了,这位是?”徐佑东冷冷地吐出一句话。

那个朱总听到这句话,被噎地一顿,但是很快又笑着说:

“裴总,这是Lisa!听说裴总对珠宝玉器很有见地,Lisa特地求我让我带她向您请教学习学习,可不巧,今您这佳人在侧,Lisa只能以后再找机会咯!”

我暗自看着,觉得这个朱总还算识相脸皮也够厚,也是,混社会的脸皮不厚怎么混得好!

可是,他身边的那位Lisa可能是不会如他所愿了,这女人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裴耀俊。

“是啊,裴总,我听说您在这方面很有见地,我真想向您好好请教请教,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啊!”说着,Lisa忽闪着长睫毛大眼睛,捂着嘴轻笑,我见犹怜的盯着裴耀俊看。

哎呦,这楚楚可怜的小眼神,又黑又亮,我只想问她,姑娘,戴的是哪一家的美瞳?效果不错哈。

一旁的裴耀俊面无表情,斜斜地看了我一眼。

我心里直打鼓,这什么意思啊?

想了想,便也绽开一个大大的微笑,轻轻地往靠在裴耀俊的肩膀上,眨巴着涂了长睫毛的大眼睛,戏谑地说:“哟,妹妹,我们裴总日理万机的估计是抽不出空了,这样吧,姐姐我认识一个专攻珠宝玉石的大家,改天介绍你们认识认识!对了,你有微博没?加个微呗”

“这”一旁的朱总仍是满面春光的看着我,忙说道:“哈哈,对对,裴总日理万机的哪有时间,我看Lisa你还是自己去找个大家好好学学省的麻烦大家!”

一旁的Lisa脸色顿时变成了菜色,从头绿到脚。

“这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我就不耽误裴总了”朱总身子微微一侧,说道“裴总请。”

裴耀俊颔首:“请”

根据以往听苗苗说一般的慈善拍卖会分为两场,第一场是酒宴舞会交流时间,然后第二场的时候才是义捐品拍卖。这样既做了善事又促进了各类信息的交流沟通。

可是,这次跟着裴耀俊参加的拍卖会和苗苗说的以及电视上的情节完全不同,并没有什么酒宴舞会,一来就直接入座等着拍卖会的开始,难道是他们来晚了?

不,应该不是。

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我已经看到不少出现在新闻里的人物,比如G市著名政要周文海的贴身秘书,还有白家的当家人白利荣等。

咦,那个女人,原来是罗慧云,呵,还真是有缘。

罗慧云也看到了我,她先是疑惑,当看清我身边的裴耀俊后,对着我狠狠瞪了一样。

我装作云淡风轻地扫过她看向别处,心里却想能被这个女人嫉妒,段宁看来你也不错。

环顾四周,我发现这个慈善拍卖会还真是不一般!

此时,大厅中央的巨大电子屏幕上,已经将本次义捐的物品一一拍照播出并配以详细的文字说明,以供宴会的嘉宾监督,顺便也方便各位嘉宾们了解一下是否有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以便在拍卖会开始后拍下,即使每位参加的嘉宾手中已经拿到了举办者精心准备好的拍卖手册。

晚上八点,拍卖会在主持人的介绍下正式开始。

先是白利荣的演讲,白利荣是一位大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长相儒雅,不像裴耀俊,他给人容易一种很易亲近的感觉,很是温和,而且说话很温柔不疾不徐缓缓道来却给人一种坚定的信念,不愧是白家的当家,使人不知不觉中陷到他的演讲中。

这次的演讲主题自然是关于慈善但是,老生常谈,但是白利荣选的故事不仅非常符合这次慈善的性质,而且也吸引了在场众多人的关注,让人折服于他的魅力。

当然,这不包括我。

因为,我知道,白利荣曾经在夜笙歌玩死过一个女人。

那年我刚到夜笙歌不久,一天晚上,我路过白利荣的包间,他刚好从里面出来,神色平常,还对我点头致意,我不经意从门缝中看到里间的客厅地板上躺着一个人。

一个女人。

第二天我就听说,夜笙歌曾经的头牌--容菲重病去世。

可是我清楚的记得前一夜那地上躺这的女人那侧脸分明就是容菲。

夜笙歌每个月都会安排体检,无论是谁都会被安排,容菲怎么会突发重病去世呢?

我不知道该不该将自己的疑惑说出来,最终由于害怕我还是忍了,一直就忍到现在。

看着台上的白利荣,如今的我已不再害怕。

每个人都靠着外面那层皮活着,就看谁的皮更光鲜罢了。

白利荣也不过是芸芸众生中要下地狱的那一个。

“下面是第一间商品,他有著名画家王瑜女士提供……”拍卖师开始介绍第一件拍卖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