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薄情皇帝请赐教

更新时间:2019-09-09 17:25:34

薄情皇帝请赐教 已完结

薄情皇帝请赐教

来源:小说520 作者:云卷云舒 分类:女生 主角:慕容止凌婳月 人气:

完结小说《薄情皇帝请赐教》是云卷云舒最新写的一本女生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慕容止凌婳月,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薄情皇帝请赐教》又名《凤凰谋:郡主的腹黑夫君》是作者云卷云舒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慕容止和凌婳月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对凌婳月的行为,凌笑天几次阻拦无果之后,便任由她胡闹下去了。反正比起外嫁,不如让她招来丈夫。虽然……这丈夫确实多了些……而方才那个慕容止,便是凌婳月最为宠爱的一个。据说他的来历没有人知道,进千娇百媚阁三年从未失宠过。凌婳月不仅将千娇百媚阁的所有事务,全部交给他打理,还是唯一一个可随意出入凌婳月卧房的人。如此,足见慕容止在凌婳月心目中的地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凌婳月进仓,扫视众人一圈,凤眸之中带着少有的威严,然后红唇轻启,“怎么,不该见个礼么?”

船舱内一阵静默,好一会儿,才有人反应过来,见…见礼?

按说凌婳月有个郡主的封号,而他们虽是官家小姐公子,却是连个功名都没有,等同于平民,若见了凌婳月,是该见礼的。

众人愣住,她竟然让他们见礼?

“你什么…”严淑凡方要发作,凌婳月却绽开一抹笑容,“开个玩笑罢了,呵呵。”

轻柔的笑声,宛若银铃。

王灵芷却也被凌婳月方才一闪而逝的气度,震慑了一下。

她却很快回过神来,“凌妹妹开玩笑呢,都别在意,不是要作诗吗?咱们以何为题?凌妹妹也很有兴致呢。”

是错觉吧,一向只懂得玩男人的凌婳月,怎么可能拥有那样的气质。

一听作诗,那些公子小姐有了兴趣,不是对作诗多么的喜欢,而是可以趁机嘲笑凌婳月了。

一公子环顾四周,“此处闭塞,不如我们移到舱外,外面景色秀丽,做起诗来也比较有灵感,省的一会儿有人做不出来,找各种理由。”说着,不屑的瞄一眼凌婳月。

立刻有人附和,一群人又浩浩荡荡的走到外面。

一群公子小姐,顿时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引得静月湖上游湖的画舫,纷纷也聚了过来。

凌婳月站在众人之间,即便不算出挑的翠青色,却依旧挡不住她出众的容貌,和优雅而又雍容的气度。

“那不是凌郡主吗?”有人看见她,竟惊呼了起来。

“那…是吗?”却又不是很确定,容貌相似,可浑身的气质,完全不一样。

“是吧,可是,又好像不是,凌郡主好像哪里不一样了。”

凌婳月长相虽美,可深入人心的却是她对男人的爱好,和那张妖媚的面庞。

可今日,却让见到她的人,有些不太一样的感觉。

凌婳月对周围的议论声并不在意,“不是要作诗么?”

王灵芷恬静的笑笑,“凌妹妹不善作诗,我们先来个简单的吧,不如,以此刻景色为题如何?”

“这也太简单了。”顿时有人不满,是一名同样娴静,却对凌婳月有明显敌意的女子,“不如加点难度,以静月湖色四字为每句首字,这也不算太难吧。”

最后这句,是对着凌婳月说的,带着明显的挑衅。

凌婳月微微含笑,并未置喙。

“那我先来好了。”一名翩翩公子站了出来,“静坐山斋月,月下对云阙。湖曲邀胜践,色染塞蓝鲜。”

“好诗好诗,梁公子好文采”

那公子的第一首诗,引来不少的赞叹,其余人也纷纷上前,严淑凡年岁小,可文采也是不错的。

“静言观听里,月下多游骑。湖风扶戍柳,色静澄三酒。”

“严小姐好文采,再过几年,便又是一个王姑娘了。”

严淑凡不好意思了,“我哪里能比得上王姐姐,王姐姐的文采才厉害呢。”说着抱着王灵芷的胳臂,关系亲昵,“王姐姐,你不做一首吗?”

王灵芷淡笑不语,美目微微转动,美丽景色尽收眼底,才开口,“静默非人寰,月影向窗悬。湖口升微月,色自江南绝。”

“好!”

“好诗!”

赞叹声顿时阵阵响起,王灵芷一一朝着赞叹声含笑点头致谢。

凌婳月心中也不得不暗自赞叹,王灵芷盛名在外确实是有些道理的,她的才华值得如此的称赞。

“还有谁有了腹稿?”严淑凡便将目光放在了凌婳月身上,“凌郡主,如此良辰美景,你不来一首吗?你不是一向自诩最懂风花雪月之事?”

“呵呵,风花雪月?我看是床弟之事吧。”一名公子语带几分嘲弄。

露骨的话,让不少小姐都羞涩不已,却惹得众人都嗤笑了起来。

凌婳月也不生气,从众人中走出来,翠青色的衣衫映着湖水,竟带了几分飘渺之气。

“我的文采,自是比不上王姐姐,但也可以拿来一听了。”说完,不待众人反应过来,朱唇轻启,“静深人俗断,月光明素盘。湖阴窥魍魉,色对道心忘。”

话落,画舫之上一片静默,怎么可能?

凌婳月,堂堂的草包凌婳月,只懂得男人的凌婳月,竟然出口成章。

而且与王灵芷的诗想比,竟然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一定是她提前便做了草稿,提前打了小炒。

一直抱着剑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的剑十一,也是一愣。

凌婳月的水平,他最熟悉不过。

一日十二个时辰的形影不离,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她。

风花雪月玩男人她在行,可是作诗这事,跟她是绝对沾不上一丁点关系的。

凌婳月放佛听不见耳边的抽气声,和质疑声,依旧淡定的立在画舫船头。

翠青色衣裙随风而舞,几如踏水而行的仙子洛神,许多公子被她清丽脱俗的气质所吸引。

眼前的女子,怎么可能是哪个满腹草包,只知道抢男人玩男人的凌郡主。

王家画舫的不远处,一艘小而且素雅的画舫,轻轻的靠了过来。

不是特别近,停在一圈精致画舫之外,想比之下更加的不显眼,可是却又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

王灵芷脸上仍旧带着端庄的笑容,可是却没了方才的温婉自然。

她没想到凌婳月接上了诗句,这样一来,她的计划怎么进行下去。

“凌妹妹果然是好文采,以前看来凌妹妹是藏拙了,今日既然兴致如此的高,不如我们再做一首藏字诗如何?这次我们加大些难度,可好?”

她就不信,一次靠运气,两次还能有运气?

“那烦姐姐再定个藏字语吧。”凌婳月大方的说道,不惊不惧,雍容的气度,再次让众人错愕。

王灵芷也不推脱,“不如就以“青山绿水碧树红花”为藏字吧,藏头藏尾藏中皆可,谁先来呢?”

众多公子小姐纷纷你看我,我看你,皆露难色。

这“青山绿水碧树红花”八个字看似简单,若真是做起藏字诗来,却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严淑凡皱着眉头翘着小嘴,“哎呀王姐姐,这个太难了,若藏头诗还勉强可以做的出,可方才已经做了藏头诗,若是再做一首,还不如不做,姐姐,你是不是已经有了腹稿,不如念来让我们听听,反正我是做不出了。”

“是啊是啊,在下才疏学浅,王小姐赐教吧。”几家公子也甘拜下风。

王灵芷微微含笑,很坦然的接受大家的夸赞,心中更是心有成竹。

此藏字诗看似不难,却也不是那么好做的。

若不是才华横溢者,即使拼凑出来,也是滥竽充数。

凌婳月任是运气再好,也不可能做出像样的来。

“那我就…”

“王姐姐,还是我来吧。”凌婳月拦住王灵芷欲出口的腹稿,“不如就让我先抛砖引玉吧,省的听了姐姐的诗,妹妹我羞于出口。”

凌婳月的话,让众人再次一惊,这八字藏字诗,可不是简单的。

上次若说是运气的话,这次她还不知死活的要试试?

不过她倒是有些自知之明,抛砖引玉,呵,怕是为自己先找好后路吧,就算做的再差,也有了说辞。

凌婳月朱唇微微轻启,清雅之姿出尘脱俗,“雨后江头且蹋青,妾身愿作巫山云。坐久风吹绿绮寒,冰铺湖水银为面。烟绵碧草萋萋长,数树新开翠影齐。红缨紫鞚珊瑚鞭,月帔飘飖摘杏花。”

话落,湖面上一片静默。

王家画舫上公子小姐,惊得说不出话来,个个不可思议的看着凌婳月,其余画舫,也是被惊呆了。

这是…这是一首递退藏字诗,从第一句最后一字开始,逐句往前。

这递退藏字诗,是所有藏字诗种类中最难的一种。

而这个凌郡主,竟然出口成章,从出题到对答,短短不过几个呼吸之间。

她不但做出藏字诗,而且还是古往今来,众文人避之不及的递退藏字诗。

王灵芷尤其惊讶,她一双美目怔怔的看着凌婳月,面前的美貌女子,好似是陌生的。

“你…你…”

凌婳月娴静的笑着,“让各位见笑了,王姐姐不是已有腹稿吗,不如念来听听,倒是姐姐手下留情,别落下婳月太多才是。”

王灵芷哪里还好意思出口,方才她那句“羞于出口”,全数应到了她的身上。

该死的,凌婳月是故意的,故意让她出丑。

王灵芷温婉的笑容变成了干笑,美丽的眼眸被嫉妒铺满,怎么都掩饰不住。

凌婳月依旧落落大方的,走到王灵芷面前,微微侧身。

她朱唇在她耳边划过,“王姐姐的算盘落空了吧,真是可惜呢,不如,我帮帮姐姐如何?”声音很小,只王灵芷听了个清清楚楚,湖面微风一起,便消散在湖面上。

王灵芷蓦地看向凌婳月,眼中带着惊讶。

可惊讶未退,湖面上便风波乍起。

凌婳月看看湖面上,踏水飞纵而来的黑衣杀手,唇角满意的笑笑。

时间拿捏的真是刚刚好呢。

杀手飞身直奔画舫,口中大喊,“凌婳月,纳命来!”

手中长剑闪着凛冽寒光,便朝着画舫船头的凌婳月冲去……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