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疏风醉珠帘

更新时间:2019-10-07 07:18:21

疏风醉珠帘 已完结

疏风醉珠帘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妙音清影 分类:女生 主角:朱潜梅氏 人气:

《疏风醉珠帘》是妙音清影写的一本女生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疏风醉珠帘》精彩章节节选:她,才貌双绝,杂剧独步于天下,卢挚挚爱,关汉卿之绯闻女友。 他,弱冠入仕,元曲流传于千古,铁骨柔情,一腔痴缠只为她。 他,流连青楼,开创杂剧之鼎盛,赠诗抒情,满怀豪情走天下。 是良人?是知心?良人别凄凄,知心常聚聚。人生几何,故事几多? 抒写三人的故事,展示青楼女子的凄楚人生,揭露光鲜背后不为人知的飘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臭丫头,愣着干什么呢?哦,是欣赏日出的景色的吧!哟,真有诗情画意啊!可这美景又岂能是你一个奴婢能够欣赏得了的!早上起来后不赶快给我打洗脸水,伺候我洗漱,在那儿发愣,还没忘记你的小姐身份吗?”说着,蒋翠翠走了过来,恶狠狠地踩了一下菊儿的脚,菊儿感到自己的脚趾被踩酥了骨头,哎呀,她一下子跳了起来,“你怎么踩我的脚?”她禁不住质问道。

“踩你的脚?我还想打你耳光呢?看来你还不知道作为一个奴婢从早上睁开眼开始该做些什么,看来非得用鞭子调教调教你不可。如今我们在船上,暂且先给你几天学习的机会,如若到了扬州,你还是这般愚钝,我会时刻用鞭子教导你!快去,打盆洗脸水过来。”说罢,转身走入船舱内。

菊儿拿过铜盆,倒了船家准备的水,端入舱内,蒋翠翠正在拾掇着他们的行李,听到声音,转过身来,上下打量着菊儿,好像之前不认识一样,半天才说:“菊儿,不是我对你这样的态度,主要是看到你,我就想起了我丈夫的事情,现在想想实在不应该带你出来,如果不带着你,说不定我还不会这么痛苦。”言语间,有种无奈。

“伯母,您不要难过,我已经想好了,我父亲造成的后果,我会替他偿还的,这一辈子我都伺候您,所以您就不要有什么顾虑和担忧了。”菊儿看着蒋翠翠,心里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对于她,原先她是恨的,可是现在已经淡了,只是现在只要一动,背脊处钻心地疼痛,疼得她倒抽一口口凉气时,她就想,人有时候怎么这么狠心呢?

“你不怪我就好,待会儿我们下了船以后,我要先去寻找我原先所在的戏班,我们千里迢迢来到扬州,没有亲人,更没有朋友,我原先所在的戏班可能还会收留我,这样我们的生活就有着落了,只是你也要帮人家做工了。”蒋翠翠看着菊儿,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又把话咽了下去。

“我知道,如今出门在外,什么都很艰难,所以伯母尽管吩咐,让我做什么我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做的。”菊儿想,只要蒋翠翠不再吆喝自己,打骂自己,哪怕是日夜操劳,她也毫无怨言。她哪里想到蒋翠翠心里的如意算盘是什么。

“那就好,你看,玉坤孩子读书,男孩子嘛,就应该以事业为重,就不能让他出去找活干了,所以就委屈你了。等到玉坤榜上有名时,你也有一份功劳的。”蒋翠翠转过脸去,眼睛有意无意地扫了扫菊儿。

“伯母说得对,伯母尽管放心好了,伯母让我做什么事,我会尽力做好。”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你得时刻记着这句话,别到时候反悔!”蒋翠翠似乎早等着菊儿的表白,这时候转过身来,一双眼睛逼视着菊儿,菊儿突然间心里起了一阵寒意,她觉得自己像是掉进了别人早已设计好的冰窟,浑身上下冰冷冰冷的,背脊处仍是不断腾起的丝丝痛意。

扬州城,街上人流若溪,此时的扬州已经被陷,可是被占领之后,老百姓们才发现,被外戚占领和南宋统治下的日子没什么区别,一样的生活,一样的艰难,一样的命如草芥。所以就没有了恐慌,因此没多少天,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菊儿来到扬州城后,发现这里和苏州有很多相同之处,同是水乡南国,拱桥拦水,船舫舟行,园林罗列,可扬州更多了精致和人文。这里隐隐约约中透出一种菊儿说不上来的气息,怎么这里的人看起来文绉绉的!

在蒋翠翠的带领下,他们转过一个又一个街道,来到一处繁华之所,顺着南北走向的大街,他们随着人流慢慢往前走,一直到渐渐僻静的地方,有一处高高的门栏,上面挂着红漆做成的方形招牌,招牌上书写着金色的大字:流云剧社。

“你们先站在这里,我进去问些事情。”说着将随身挂在身上的一个包裹递给了菊儿,菊儿知道这个包裹很重要,一路上蒋翠翠一直把它带着身上,拿在手上沉甸甸的。菊儿把它抱在怀里。

蒋翠翠走到剧社门口,刚想准备敲门,又回过头来,看着菊儿,“把包裹拿好了。”然后转身敲门。随着吱呀的开门声,一个满脸皱纹的老者把门开了一条缝,探出半个脑袋问:“您找谁?”

“哦,大爷,您好,我找你们剧社的小琼花。”蒋翠翠连忙陪笑道。

“小琼花?我想想,哦,她呀,现在已经不在这里了,早嫁人了。”

“那大爷,您知道她嫁到哪家了吗?”蒋翠翠一听有些不知所措。

“听说嫁给了一家姓方的富商做了四太太,其余的我就不知道了,至于她在哪里,就不是我这个老头子所能知道的事情了,人老了,能够有口饭吃,就不错了,还打听那么多事情干什么……”老者絮叨起来就没完没了。

蒋翠翠不想再听他说些什么,恍然若失地转身走下台阶,可是又突然间想起了什么,问道:“大爷,还麻烦问您一件事,这一路上我怎么没有发现祥瑞剧社呢?”

“祥瑞?祥瑞?”老者仰脸望着门楣,好半天似乎才在大脑中搜寻到这个名字,“祥瑞剧社,它呀,早不存在了,因为十多年前他们的当家花旦嫁给了一个在府衙做事的人,后来被人揭发之后,扬州官府就责令这个剧社不能再开社了,剧社的班主也被关进了大牢,后来充军了。”说起当年的事情,老者有些唏嘘,

“唉,你想想,培养一个演员多不容易啊,有些人,等到你把她捧红了,有名气了,她就傲起来了,看到你就像没看见人一样。把什么都不放在眼里,认为全剧社的人都是沾她的光才得以生活的,所以就变得任意妄为了,变得自私自利了,岂不知是谁给了她演唱的本领,又是谁让她成名的?最后,因为自己能够生活得舒服就害了一群人。”

蒋翠翠不想再听他唠叨下去,她慢慢转过身来,想起了自己,莫不是当初因为自己,使全社的人最终家破人亡,当初自己是祥瑞剧社的当家花旦,也因为自己的扮相甜美而让祥瑞剧社红极一时,

可是当她遇到马执事时,马执事已经死了三房太太了,她不想一辈子待在剧社,她知道随着时光的流逝,她的容颜最终会逝去,可是为了生活她还得唱下去,活着教那些新人,要不停地为了生计而奔波,所以她认为自己抓住了一根稻草,不管姐妹们怎么想,她嫁给了马执事,她不知道十多年前是否是因为自己的事情而造成了这样的后果,如果是那样的话,她蒋翠翠可是造孽不浅啊!想着想着她不禁为自己的身世悲凉,站在那里不停地垂泪。

菊儿看在眼里,不知道她遇到了什么难事,想上前劝阻,又不敢造次,正自着急间,忽然感觉胳膊间像是被拉了一下,感觉一松,她忙低头一看,包裹不见了,抬起头,只见一个深灰色的瘦小身影正拼命往南跑去。

“包裹!小偷!……快!”菊儿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大声叫着,往前追去,“你在这儿等着,我去追!”玉坤抓住她,然后自己一溜烟往前追赶。

转眼间,小偷和玉坤转过不远处的街角,一齐消失了。

“怎么啦?你拿着包裹好好地站在那儿,怎么会有小偷呢?”蒋翠翠听到喊声,赶忙走下台阶,来到菊儿面前,看到玉坤追小偷去了,不由地锁住眉心,脸上浮现的尽是担忧。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刚看您,心里很担心。就没有注意他是什么时候到面前的,等到发现的时候,他已经把包裹抢走了。”

菊儿后悔得直跺脚,心想,如果自己不看蒋翠翠,只注意抓紧手里的包裹就好了,那小偷一定不会那么容易就把包裹抢走,如果玉坤追不回包裹,该怎么办呢?这个包裹里的东西可能会是他们所有的财产,住店、吃饭都要靠它才行!她往街角处张望着。多么希望这时候玉坤拿着包裹立刻出现在尽头,可是街角处,只有几个稀疏的行人慢悠悠地走来走去。

“你看你!能做什么事?拿着一个包裹也会让人给抢了去!我把包裹交给你的时候是怎么交代你的?你没长脑子是不是?你啊你……希望玉坤快点儿回来。”蒋翠翠不满地剜了几眼菊儿,一副恨不得打几个嘴巴子的模样。

“你在这儿等着,我过去看看!千万不要走开。回头你走错了路,小心被坏人卖到窑子里,到时候我有多少钱也赎不回你!”蒋翠翠往街角处疾疾走去。

太阳愈来愈毒辣地照射着大地,虽是三月的阳光,可是仍然热情地让人受不了,将近中午时分,菊儿感到自己肚里咕咕地叫着,心里焦急等待着,玉坤没有音讯,蒋翠翠更是不见踪影,怎么办?怎么办?菊儿不敢动,初来扬州,人地生疏。她不知道扬州人怎么样,她更担心自己一时迷了路,真会像蒋翠翠所说的那样被坏人拐了去。

她虽然没有见过蒋翠翠口中的窑子是什么样子,可是曾经听姐姐说起过,父亲刚刚到扬州上任的时候,就曾经与一些青楼的老板打过交道。那一阵子父亲为了这些事情伤透了脑筋。对那个世界她也多少知道了一些,她惧怕那个地方!所以她不敢随便乱动,只盼望着玉坤或是蒋翠翠赶快回来。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菊儿感到自己的头晕晕的。这时候蒋翠翠无精打采地走了回来,看到菊儿,顾不得什么,看看周围没有玉坤的身影,问道:“玉坤回来了吗?”

菊儿摇了摇头,他不知道怎么蒋翠翠要这么问,不是她去追玉坤了吗?怎么会……难道没有追上?那玉坤追到哪里去了?

“怎么?您没有追上?”菊儿试探着问。

“我转过街角后就没有发现他们,我一路顺着那条街又穿过了两条街,一点玉坤的影子也没有,这孩子,追到哪里去了!真让人担心。”蒋翠翠用手扇着风,额头上汗津津的。

“也真是的!我不知道怎么说你才好!你真像我们一家人的倒霉星,我怎么会和你碰到一块儿。真后悔带着你,我怎么会产生这么愚蠢的想法!唉!”蒋翠翠在菊儿面前走来走去,焦急的神态让菊儿紧张。

“我告诉你,如果玉坤追不回包裹,我绝不轻饶你!我们没有钱住店,没有钱吃饭!到时候我就把你卖了!”蒋翠翠恨意难消,发着狠说。菊儿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她没想到蒋翠翠怎么会这么发落她。

“伯母,您不要担心,玉坤哥一定会把包裹追回来的,他那么聪明,又那么高大!对付一个瘦小的流氓应该不成问题的,说不定被什么事情给绊住了。一定会追回来的!一定的!”

菊儿不知道自己的话是给自己打气,还是安慰蒋翠翠。但是她感到说起来自己都不相信,玉坤和小偷一起消失有将近半日了。如今一点儿踪影不见,包裹追回来的可能性等于零,可是玉坤怎么没有回来呢?

“希望能像你说的,玉坤能顺利把包裹追回来,可是你知道吗?玉坤虽然是一个男孩子,并且长得高高大大的,可是他是一介书生,从来只知道读书识字,所谓的人性奸诈,他从没有见识过,更没有和人打斗的经历,我现在对包裹已经不报希望了,只求玉坤能顺利平安地回来就行了。”蒋翠翠也许和菊儿有了相同的感觉。或许作为母亲更能感应到什么,她的步子更急了,担忧的神色使得她那张原本丰韵犹存的脸惹人怜爱、同情。

时间滴滴答答地往前走着,菊儿的心里愈来愈惶恐,太阳已经西斜,已是下午了,仍没有消息。

蒋翠翠实在等不下去了,她的心要裂开,对儿子的担忧让她的嘴唇干裂,平时光滑得没有一丝毛躁的头发有些凌乱,她没有注意到这些,这时候她满脑子都是儿子,都是对儿子各种各样的猜测,那些残忍得让人不堪入目的镜头在她的脑子里闪动着,她似乎听到了儿子求救的呻吟声,又似乎听到了儿子惨烈的叫喊声,她的心头颤动着,仿佛看到了儿子奄奄一息的面容。

她实在受不了这种煎熬了,她要去找儿子,即使是找不着,也总比在这里干等着耗下去强,也许她能够发现儿子,也许儿子就因为自己的及时赶到而脱离险境呢?她在自己的头脑里做出了各种各样的设想,种种设想都告诉她不能在这里等下去了。

可她又担心自己一旦走了,儿子回来了去哪里找她,所以她最后决定还是让菊儿在这里等着,儿子如果回来也能够找得到她,如果自己在太阳落山之前找不到玉坤,也返回到这里。

这样想着,她叮嘱菊儿站在这里哪儿都不能动,不论她找到找不到玉坤都会回到这里来。

交代完,蒋翠翠匆匆从另一条路往远处走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