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唯爱栈栈

更新时间:2019-11-21 07:53:21

唯爱栈栈 已完结

唯爱栈栈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洪水大伟 分类:女生 主角:哈明白 人气:

《唯爱栈栈》是洪水大伟写的一本女生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唯爱栈栈》精彩章节节选:短短的一段夏天,发生了很多事情,对于我的那些朋友们,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校园生活,有的只是友情和爱情,我的爱情也在这个夏日里“唯美”呈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郑启显然是没有料到我会在这里,一个人还在哼着一句土的掉渣的歌曲“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一见到我,赶紧收了声,脸上除了因为哼唱这首土得掉渣的歌曲而脸红之外,还带有一丝诧异。“没想到呀!”我对郑启说道。郑启听我这样说,立即为自己辩解道:“哎,我也是一时兴起,前阵子大陆不是有个叫做莫言的家伙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吗,我就去找他的书来看,可是他的书有些难读,我就去找了他被张艺谋拍成电影的《红高粱》来看,然后里边的主题歌就是这个,你别笑,这是艺术哈,是代表着诺贝尔级别的高雅艺术,不是我低俗的表现。”“切,我不是指的这个!再说了,你猥琐就猥琐吧,何必给自己找这么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人家原作者赵传是这样唱的吗?人家唱出来那是一股乡土的味道,但是你唱出来,就成了猥琐了,这就叫好经被歪嘴和尚给念歪了。”我对郑启说道。“切,你个没文化的,不懂艺术,我懒得跟你说,我唱出来的明明是艺术,但是在你这里就成了猥琐,你这是相由心生,相由心生你知道吗?这个成语就是指的像你这样的人,心中下流,所以表现得下流。”郑启文不对版地说道。“切,你整个就一文盲,相由心生是指的这个吗?相由心生指的是一个人……”说到这里,我发现我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貌似以前无意中翻看成语词典,翻到过这个成语,里边指的好像是说一个姓斐的人和一个和尚什么来着,然后又信教什么的,我一时也想不起来了,于是忙着为自己找退路说,“呃,这个嘛,我说了你也不懂,就不给你说了,免得浪费口水。你刚才说你去看诺贝尔奖得住莫言的书,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肯定是找的那本《丰乳肥臀》或是《四十一炮》,以为里边的内容特别色情,结果拿来一看,发现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儿,我说得对吧?郑启你个白痴,你也不知道用一下你那颗已经锈掉的大脑,要是莫言的这些书里讲的都是你平时看的那些少儿不宜的内容,他可能还会得到诺贝尔文学奖吗,你也不去想想诺贝尔奖是多么牛叉的一个奖项。哎,没文化真可怕,没文化的人就这样子,算了,我也不说你了。”“草,原来你也看过《丰乳肥臀》和《四十一炮》呀,看来这是你的心声才对呀,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那么,我亲爱的黄裕轩同学,你既然对莫言的作品对诺贝尔奖了解得这么清楚,那么请问,你还看过莫言的其他作品,亦或是诺贝尔奖得住的其他作品吗?你这个猥琐的家伙,你敢说你看《丰乳肥臀》和《四十一炮》的目的不是为了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其实不得不佩服郑启这小子,他的脑子并非像我说的那样锈掉了,正好相反,他的脑子有些时候还比较好用。此时他飞快而又逻辑清晰地说出这番话来,就是明证。其实,郑启这小子正好触及到了我的软肋,他的反问其实确实和我的实际情况相吻合,我没有看过莫言除了《丰乳肥臀》和《四十一炮》之外的其他作品,也没有看过其他诺贝尔奖得主的其他作品。不过实际情况和他推断的还是有少许的不同的,那就是我看《四十一炮》和《丰乳肥臀》的目的还真不是为了解决生理问题。其实很早之前我就尝试去读过两本诺贝尔奖得主的作品,一本叫做《追风筝的人》,另一本叫做《我的名字叫红》,当时我还小,只有十一岁,那时我的理想还是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自然不是为了解决什么生理问题,而是确确实实地抱着学习的心态去阅读,可是结果很遗憾,我遗憾地发现,自己确实是没法将这两本被称作神作的书看下去,因为当时我对什么战争之类的都没有概念,体会不到什么和平不和平的,只知道枪战片比较好看。那次对诺贝尔奖得主的文学作品阅读,使得我对诺贝尔奖文学产生了一个偏颇的深刻印象,并且影响至今,那就是凡是得诺贝尔奖作者写的作品,都比较枯燥,诺贝尔奖都是颁发给那些写枯燥作品的人。因此这次,得知大陆作家莫言获奖后,作为一个母语是汉语的人,自然是会对其产生兴趣,我当时就想,之前觉得《我的名字叫红》和《追风筝的人》不好,会不会是因为文化隔膜,亦或者是因为翻译者的水平太烂,所以导致了文章的不好读。所以,我决定重新去阅读诺贝尔奖得主的作品,且是带着欣赏美妙文学的心态。不过小时候看诺奖文学的阴影依旧存在,我还是有些担心莫言的文章会枯燥,所以干脆去买他的《丰乳肥臀》和《四十一炮》,就算是文笔繁琐寓意高深,不为我呃水平所能望及其项背,起码我还可以将其当做情色小说来看,也不至于白白地浪费掉我的孔方兄弟。看了这两本书之后,我觉得莫言的书确实是不错,想要去买他的其他书来看,可是,由于这阵子都纠结于栈栈和明美的事情,这这件事情给忽略了,所以现在就算是浑身是嘴也解释不清楚。哎,看来那位叫古龙的武侠作家说得对呀,有时候,现实生活中的事实真相往往比小说中的事情能加令人难以想象。现在看来,确实如此,我们中国的古人说什么来着,黄泥掉进裤裆里,不是那啥也是那啥呀。我对郑启解释不清楚,只得乖乖认输,于是将话题又扯到其他地方去,我故意做出一副不屑的表情来,然后对郑启说道:“哼,懒得跟你说,跟你说和对牛弹琴没什么区别,哦,还是有区别的,起码牛打三百遍就知道改变,而你,就算是打三千遍也不会改变。”“切,你就是打三万遍也不会变。”郑启立即对我展开了还击。“对了,你很早就认识栈栈?”突然之间,我收起了笑容,一本正经地对郑启说道。我之所以摆出一本正经的脸谱来,倒不是为了装十三,而是希望他能够重视这个问题,不要再插科打诨。郑启见我突然之间变得一本正经起来,不似开玩笑,疑惑着在我脸上反覆地看了看,估计是没有反应过来,等确认我不是故意假装严肃之后,原本带着嬉笑表情的脸上也变得严肃起来,接着露出了很是无辜的神情,对我很是无辜地说道:“没有呀!我不是那天和你一起认识的她吗?在车上。我们都在一起的呀。”我看了看郑启的脸庞,发现他的表情很是真诚,不似说谎。突然之间,我意识到自己可能确实是问错话了,因为他手机里有栈栈妈妈的照片,并不意味着他就认识栈栈,他可能只是认识栈栈的妈妈而已,于是又转而问郑启说:“那你认识她的妈妈?”郑启的脸上露出莫名其妙的神情来,然后像是打量一个怪物一般地打量着我。然后好半天才带着无辜的语气说道:“我不认识呀,我怎么会认识她的妈妈呢?我连她家在哪都不知道呀。你今天是不是发烧呀?怎么老是问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说着郑启还伸出手来,在我的额头前边探了探。我感到奇怪,他明明就是认识栈栈的妈妈的,怎么会拒不承认呢。而郑启的神情则更是令我觉得奇怪,因为我从他的表情来看,他脸上的表情很是真挚真诚,没有丝毫的表演成分。这就显得有些不符合常理了。突然之间,我想到郑启是戏剧系的,他学的就是表演呀,这可是他的专业。看来,他的表演能力提升了不少嘛,已经达到了专业演员的水准了,脸上看不出一丝破绽。可是,他为什么要骗我呢,这对他来说真的就那么重要吗?他骗我的目的和动机是什么呢?作为一个常看电影的超级影迷,我对表演这东西自然是很有兴趣,有一次我好奇地让他给我表演一下他的演技,结果他却露出苦笑来,对我说道,他说他在熟人面前表演不出来,因为找不到表演的感觉。那么如此看来,他此时又好像不是在撒谎。可是要是这样,那他手机相册里叶妈妈照片的事情就变得没法解释,难道说,是因为郑启的演技有了很大的提升,以至于现在达到了可以在熟人面前表演的地步?“不会吧?”我想了想,然后说道。郑启见我很认真,不似开玩笑,然后对我一本正经地说道:“其实吧,我第一次看见她就感觉到很熟悉,你还记得吧,我当时给你说了之后,你还骂我说我是色狼,还以为我是开玩笑,其实真的是这样,我看到栈栈之后,真的觉得很熟悉,像是在哪见过一般,可是事实上,我真的没有见过她。我当时在餐厅抢你的风头去问她的情况,一方面确实是为了你着想,另外一方面,也的的确确是出于好奇,想问出看我们是不是曾经有过交集,比如是小学同学呀什么的。”从郑启的坦白里,我感觉到了他的真诚,从他的表情上来看,也不似在说谎。那么,难道事情真的只是这样?我无比的好奇,几乎是在郑启的话音刚一落地,就问向他说:“那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她真的是你的同学吗?”郑启使劲地想了想之后,对着我摇了摇头。“你干吗这样问呢?”郑启也感觉到很是不解,于是这样问我。我不知该怎么向他回答,只得敷衍说道:“没什么,就是随便问问。”然后我不动声色地继续暗示说,“我总是感觉你和她好像认识。”郑启沉默了一会,突然恍然大悟似的,突然跳起来说道:“我操,你不会是怀疑我和她曾经有过一腿吧?大哥,我在这之前,是真的不认识她。你就放一千个一万个心好了。”“我操,你还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我有这样说过吗?”我对郑启说道。郑启尴尬地笑了笑,然后摸了摸头,用以缓解自己的尴尬,然后他又一本正经地对说道:“裕轩,我可以向你发誓,我和栈栈之间真的没那什么的,要是我们之间真有那什么,就让老天爷惩罚我下辈子没有小鸡鸡。”我被郑启这厮搞得哭笑不得,一时之间倒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后来我一想,我这样对他岂不显得有些不好,就对他笑了笑,然后说道:“我有说你和她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吗?我可没那样说也没那样猜测。说你想多了,我只是想问问你之前是否认识她而已。”说到这里,我想到了什么,然后对他笑骂着说道,“我操,难道和你认识的漂亮姑娘都得发生点什么吗?你可真是禽兽一枚。他姥姥的!天上地下,还能找出像你这样的禽兽吗?”郑启被我说得更加尴尬,露出了尴尬味道更加浓郁的笑容,不住地抓着头。过了一会儿,郑启大概是觉得气氛好了点,然后对我说道:“其实吧,裕轩,不怕告诉你,我和你一起遇见了栈栈之后,我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对她产生了感情……”听郑启说到这,我立即变得紧张起来,大气都不敢出一口,挺了挺身子,以便使得自己能够将郑启的话听得更加清楚。郑启继续说道:“因为我看了《红楼梦》,里边的贾宝玉见了林黛玉之后,就是产生了一种熟悉的感觉,《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是这样描述当时贾宝玉见林黛玉的心底活动的——怎生熟悉,倒像是在哪里见过。另外,韩寒的《三重门》,里边的林雨翔见了苏珊,也是产生了这样的熟悉感觉。所以我当时就怀疑呀,难道说面前的这个叫栈栈的女孩就是我人生的女主角?难道我已经爱上她了?可是,后来的事实证明,我并不喜欢她,你别误会,我在这里指的不喜欢只是说爱情上的不来电,不是说我讨厌她。”我冲着郑启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郑启见到我的默许,继续说道:“我跟你们在一起的时候,确实对她没有任何非分之想,你得知道,从我十六岁开始,每当我遇到一个来电的女孩,哪怕她对我一点也不来电,我也是会想着怎样去追求到她,可是面对栈栈,我却没有丝毫这样的想法。裕轩,说实话,就算你现在跳楼死了,要是栈栈住在我家,我也绝对不会和她发生什么,因为在我眼里,我已经把她当做了我的兄弟媳妇,当做了一个亲人那样。”我操,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好端端的,我干嘛要去跳楼呀,郑启你个王八蛋。不过尽管我在心底暗骂郑启。但是我心底确实是很高兴的,这样一来,我就不但不用担心郑启会釜底抽薪抢走我的栈栈,而且从他的言语中来看,他是愿意为栈栈付出的,毕竟,他都说了嘛,兄弟媳妇!哈哈,这可是人世间最伟大的情感之一——亲情!我对郑启说道:“对了,郑启,其实吧,我知道你为什么对栈栈产生熟悉的感觉,那是因为,你看见过栈栈的妈妈,”“栈栈的妈妈?”郑启疑惑地问道,然后不可置信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然后对我说道,“你是说,我见过栈栈的妈妈?”我点了点头。“可是我怎么会没有印象?我什么时候见过栈栈的妈妈了?”郑启依旧是没有想起来。“你手机里的相册里有她。”我对郑启说道。“我的手机里怎么会有栈栈的妈妈?”郑启疑惑地小声呢喃着,然后对我说道,“你开什么玩笑,我手机里拍的大多是学校里那些青春靓丽的学姐学妹,怎么会有栈栈妈妈的照片,而且我是在上大学之后才开始拍的,为的就是研究气质这东西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是知道的,我们学戏剧表演的,气质这东西很是重要,说气质是表演的命脉都不为过,”说到这里,郑启想到了什么,突然对我说道:“咦,我操,难道你翻过我的手机?……你怎么能够随意翻看人家的隐私呢?”原来,郑启偷拍学校的美女是为了研究气质,看来我是错怪他了。“我勒个去,你的手机属于隐私,是神圣的,不容侵犯,那么请问郑启先生,你偷怕我,这又算不算是侵犯肖像权呢?”我对郑启说道。“这个嘛……”说到这,郑启这家伙露出了谄媚的笑容来,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说道,“朋友嘛,说这些,说这些就不亲热了。”这小子可够脸皮厚的,不过我也无暇与他计较,对他说道:“其实,栈栈的妈妈年轻的时候,和栈栈几乎是长得一模一样,她有一张和你妈妈的合影,就在你的相册里。”郑启听后恍然大悟,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说:“哦,我想起来了,怪不得,怪不得我看了栈栈之后会觉得眼熟,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呀。”说到这里,郑启立即转头去看他的枕头。我知道他是要去找手机,就对他说:“你的手机在桌子上,现在没电了,我正在帮你冲呢。”郑启看了看桌上的手机,再看了看插座上正在给手机电池充电的万能充,只得作罢。“难道你妈妈没有给你讲过这些事情吗?”我问郑启。郑启听后摇了摇头。“对了,你那句频率相近是从哪里学来的?”我充满期待地问向郑启。果然,答案与我预料之中的一模一样,郑启回答说;“是从我妈妈那里学来的,每当我妈妈觉得哪两个人比较般配的时候,她都会用频率接近来形容。”得到了我预想之中的答案之后,我感到极为兴奋,因为照郑启的话看来,这话是用在他妈妈觉得两个人般配的时候,那么同理,栈栈的妈妈和郑启的妈妈关系这么好,她应该也是这样认为的吧。那么,她说我和栈栈的频率接近,意思也就是说我和栈栈很般配咯!想到这里,我兴奋得笑了出来,郑启在一旁看得疑窦丛生,不知道我为什么突然之间就变得就跟捡了五百块钱一般的开心。我才不管他那诧异的目光呢,爷现在高兴,我继续自顾自地在那忘形地笑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