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姻缘玉:不嫁冷情相公

更新时间:2019-11-22 07:39:10

姻缘玉:不嫁冷情相公 连载中

姻缘玉:不嫁冷情相公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小君君 分类:女生 主角:富丽堂皇 人气:

《姻缘玉:不嫁冷情相公》为小君君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老爷,让楠楠一个人自己出谷好吗?”一位眉目如画、端庄秀丽的美妇人有些担忧的皱着眉头。虽然已经快入不惑之年,不难看出美妇人当年的绝代风姿。“可是,万一她阻止不了那个魔头,那就会没命的!”女人就是女人,关键时刻总是要比男人忧虑很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苍天哪,怎么会有这种人存在……”楠楠还在愤慨三日前的遭遇,这几日一直在歇脚的客栈里闭关。

并不是楠楠不想一雪前耻,而是慕容家族的祖训:盗亦有道!凡盗物失手者,三日内不可再盗任何一物,以示警戒。

“三天就要到了,我忍,我忍……”

翻了个身子,又趴在床上,抬眼看了床旁边十分辛苦的小短“抬头挺胸!尤其是脸,不准着地!”

一旁的小短无语问苍天的默默在心底哀号。

满意的看着小短一脸可怜兮兮的保持站立的姿势,楠楠这才又躺回床上,一只脚悬在床边无聊的晃着。

爹说过,如果遇到很棘手的对手就要细细观察一阵,方可找其破绽,也就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细细观察,嘿嘿,有得玩了……”想到这,楠楠突然眼睛徐徐眯上眼睛,全然没有了方才的焦躁。

三日既过,一切就将重新开始。

不过半日功夫,已然出关的楠楠拿到了关于那男子的最详细的资料。

为什么这么快?原因还是应了那句老话——有钱能使鬼推磨。

原来这名男子名叫南宫羽,是这家轩辕府的主人之一,据说是轩辕老爷子的养子,长相俊雅,但为人却一向冷漠,除了轩辕家的少主和已经过世的轩辕老爷子以外,他极少和别人交谈,而且据说脾气残忍暴虐,因此也很少有人敢亲近。

而这轩辕府的另一名主人就是轩辕家的少主轩辕凡一,与那名男子却是截然相反,轩辕家的少主为人极为的热情,长相也是俊美无双,脸上时常挂着令人舒心的微笑。

然而轩辕家一直以经商为主,生意几乎遍布全国,自从轩辕老爷子过世后,生意就全由两位少主接手。

听说虽然轩辕凡一是轩辕老爷子唯一的亲生儿子,但轩辕老爷子却更为喜欢南宫羽。

还听说轩辕家的南宫羽其实才是轩辕家商业经营的幕后操众者,轩辕凡一只负责交际……

还听说……

总之,这个叫南宫羽的冷面男就是楠楠目前最大的目标。

既然已经了解了背景,那下一步就是他的嗜好。

虽然这个南宫羽很是冷漠,但还不至于自闭,定期还是会和轩辕凡一去主要商铺巡视,那么……

听说有个轩辕家的店铺要招不少人,嘿嘿……

既然第一部搜集资料已经顺利完成,那么第二部投其所好的准备步骤也要好好准备,望着桌上自己精心自作的几张面具,楠楠得意的笑了。

第一次布店老板的小丫鬟

“两位少爷早上好。”一个长相清秀的小丫头对着走进店铺的两人甜甜的一笑。

“恩,好。”轩辕凡一微笑示意。

而南宫羽则是斜着眼角撇了一眼眼前这个长相清秀的小丫头,径直走向店内。

没错,这个丫鬟打扮的清秀小女娃正是楠楠。

不是吧,不喜欢清纯的?清秀的小丫鬟,圆圆的小脸稍稍的皱了皱,居然正眼都不瞧。

第一次任务失败,好,南宫辰,你给我等着……

第二次茶楼琴妓

“小女子,谢两位爷捧场。”说着,媚眼如波,说话酥到骨头的美女抱着琴站在一旁,眼神含情脉脉的看着南宫羽。

轩辕凡一颇有意味的看着身旁的南宫羽,低头附耳道:“这弹琴的姑娘还看上你了呢。”

南宫辰没有理会轩辕凡一的调侃,抬头扫了一眼那名女子,自顾的斟了一杯茶,继续细细的品着,只是谁都没有发现,南宫羽在看到那女子的时候,眼中闪出一丝疑惑,瞬间便消失了……

看到南宫羽如此的不解风情,轩辕凡一也只好挥了挥手,打发琴妓下去。

不是吧,这么娇滴滴的大美女也不喜欢?出来门之后的楠楠又再一次被打击了。

而与此同时的轩辕凡一,真是可惜了呢,如此如花美眷能看中这个冰山,而这个冰山却居然还如此的浪费。

轩辕凡一只好暗自叹了口气,看来他还是不愿让人触碰,自从那件事情以后,除了自己和父亲以外,他就在不愿和别人交谈,更不用说是女人。

他不是要孤老终身吧,想到这,轩辕凡一的脸就黑掉了半个,貌似老爷子去世前说,一定要南宫羽成亲后,自己方可成亲,那他要是一辈子不成亲……

爹啊,您是打算让轩辕家绝后吗……

这次轩辕凡一的整个脸都黑了……

第三次酒楼歌姬

“爷,还要再来杯酒嘛?”只见这女子妖媚动人,步步生莲,仪态动人,声音更是勾人万分。

我就不信,你还不上当!楠楠暗暗在心底咬牙。

轩辕凡一真是有些服了南宫辰,今天是他桃花运太旺吗?以往都是美女跟着自己后面追个不停,现在都是冲着南宫羽来的,难不成是风水轮流转?

疑惑的望着身边的南宫羽,轩辕凡一真不晓得这家伙在想些什么。

只见南宫羽沉默了一下便扔下酒杯,起身离开酒楼。

“喂,羽,你去哪?”轩辕凡一被南宫羽突如其来的反应弄得不知所措。

南宫羽并没有理会轩辕凡一,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不是吧,这家伙今天怎么这么反常?丢下银子,轩辕凡一对愣在一旁的歌姬抱歉的一笑便只身离去,去追南宫羽。

好半天,楠楠假扮的歌姬才回过身来,低语道:“又不喜欢!开什么玩笑?”

握紧小拳头,楠楠几乎咬牙切此的说:“美人计居然失败了。”

——!这人不会是断背吧……

没办法了,那就只好试试,不然我的玉佩……

第四次当铺店小二

“羽,你刚才在酒馆怎么……”

还没等轩辕凡一说完,就被眼前的情景震慑的无法说出话来。

因为当铺的店小二居然当着自己的面,给南宫羽抛媚眼……

天哪,难道南宫羽今天被诅咒了吗?不光女人对她有意思,连男人……

扭头再看南宫羽,脸早就黑了半个,原以为他会一掌劈了眼前这个头不高却长相清秀的小男人,没想到他居然撂了一句“今日巡查到此为止。”便黑着一张脸走出了当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止轩辕凡一,楠楠在心底也挂满了疑问。

看着走掉了的南宫羽,楠楠小小的庆幸了一下,哼哼,还好我早有准备,看你往哪里逃……

轩辕凡一实在有点无法理解今天的事情,完全没有注意到身旁的店小二在南宫羽离开后去了哪里。

见南宫羽早已不见了踪影,轩辕凡一只好施展轻功追了上去,没多会,就追上了南宫羽。

此时的南宫羽面前恰巧有一只看似像狗的动物挡住了去路,说它看似像狗,脸却极为的长,几乎和身子长度相等,脸可能因为重量的关系搭在一旁的石头上。

“大爷,可怜可怜我吧……”一个声音将轩辕凡一的注意力拉到了这只狗身旁的年强少年身上。

只见他衣着破烂,一张小脸也因为泥污变得难以辨认,“可怜可怜我吧……”

小乞丐再次出声,声泪俱下的叙述道“我的爹和娘都被洪水冲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和一只残疾的小狈……”

你才残疾!小短不满的白了楠楠一眼。

楠楠伸出小脏手,把原本就花了的小脸蛋又抹了几下,伸手抱住站在一旁挡路的小短继续哭道:“您就可怜可怜我们吧,给我们一口饭吃……”

轩辕凡一看到这声泪俱下的一幕,忍不住想掏腰包给银子,就在他把手伸进钱袋的同时,一声怒吼打断了他下一个步骤。

“你到底有完没完!”

同时被镇住的还有在一旁哭个没完的楠楠,两人同时用疑惑的目光看着南宫羽。

“你在我身边不停地变化身份到底想干什么?”

南宫羽冷漠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

他居然能够识破我的易容术!震惊过后的楠楠突然咧开嘴笑了,伸手撕下脸上的面具,向前一扑便跳入南宫羽的怀抱。

“相公!”

二叔还说过,世上唯一可以看穿你的易容之术的就只有你的相公。

两只藕臂缠上南宫羽的脖子,双腿盘在南宫羽的腰间,脏兮兮的笑脸不停地蹭着南宫羽白皙的脸颊“相公,我找你找的好辛苦……”

声音居然也变成了柔柔的女音。

轩辕凡一似乎完全没有明白眼前发生的一切,嘴巴张得好大,好半天没有发出声响。

“下来!”南宫羽脸色难看的厉声道。

但是细心地人就会发现,南宫羽千年不变的俊脸上居然飘上了两朵红云。

“不要!”楠楠不甘示弱的赖在南宫羽身上不愿下来。

“我说给我下来!”

“我说不要!”

“再不下来,我就扭断你的胳膊,打断你的腿!”南宫羽恶狠狠的说。

站在南宫羽身旁的轩辕凡一更是用诧异的眼光看着南宫羽,这家伙不会吃错药了吧,按照平时,这个丫头应该早就手断脚断的躺在地上,那还会像这样好好的活着。

不禁替这个胆大的女娃捏了把冷汗,刚想劝阻到,没想到被眼前的情况再次震住。

“你凶我……”只见那个女娃话还没说完,眼圈就已经红了,瘪着嘴像似马上就要哭出来,像极了受委屈的小媳妇。

“你刚刚凶我……”小女娃再一次可怜兮兮的陈述。

“我没有。”原本目露凶相的南宫羽不得不败下阵来,似乎自己真的欺负了她一般。

“你刚刚凶我,还要我下去……”继续陈述……

“你是不是改变主意了?”眼睛充满期待的看着南宫羽。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楠楠小心翼翼的继续说道。

“这么说,你同意了?”原本快要飙泪的小脸,瞬间明朗万分,“太棒了!相公,你真好!”

说着,小脸抱着南宫羽的脖子又忍不住蹭了起来。

“不要叫我相公!”南宫羽再次气急败坏的说。

“你不打算要我了吗……”可怜兮兮的表情再次飘了出来。

一副‘你只要敢说不要,我就立刻哭给你看’的表情。

“我就知道,相公你最疼我了……”

“那咱们出发吧。”

“……”南宫羽看了一眼前面的路,又扭头看了一眼楠楠。

“相公,你的意思是不是,我这样抱着你,你不好走路啊?”

那你稍等……

不一会,南宫羽脸色很不好的背着楠楠向轩辕府走去,只留下还在震撼中与思考中的轩辕凡一……

相公?南宫羽这家伙什么时候成的亲?

爹,您在天之灵保佑,轩辕家可算是可以留后了……

震撼的不只是轩辕凡一,还有整个轩辕府……

“听说没?从不进女色的南宫少爷居然背着一个大姑娘回来!”家丁甲八卦的爆料。

“是啊,是啊,我还听说,那个女娃还总是‘相公、相公’的叫南宫少爷……”家丁乙也不甘落后的抢着说。

“你说南宫少爷会不会娶她?”家丁甲又闲闲的问了一句。

“那是一定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南宫少爷,一向讨厌和人交谈,更别说是触碰了,现在竟然会背着一个姑娘回来,可见南宫少爷有多喜欢这个姑娘。”家丁乙自说自话的分析着。

“说的挺有道理的……”家丁甲不禁有些赞同家丁乙的说法。

“那是当然,所以咱么一定要伺候好那位主子,省得主子一不高兴,咱们再丢了饭碗。”家丁乙煞有介事的嘱咐着。

“恩恩,有道理,有道理……”

“什么狗屁道理!”一声娇喝打断了原本八卦的二人。

一位身着紫衣,气质不凡的女子走了进来,杏眼明仁,也是雪肤花貌。

“夜管家好。”两位家丁一见此女子立即战战兢兢的再到一旁。

“轩辕家雇你们来着是做工的!不是让你们在这说三道四的,既然你们这么想说,那我就成全你们……”

话还未说完两位家丁立即求饶“夜管家,您饶了我们吧,我们下次不敢了……”

根本没有理会两人的求饶声,夜雪将余下的话一字不变的说完“来人,将这两个没用的东西逐出府去!”

“不要啊,夜管家……”随着求饶的声音越来越远,夜雪原本俊美的脸变得有些恐怖“就凭那个脏丫头也想做南宫少爷的人?”鼻子不屑的轻哼了一声“只有我才能配的上南宫少爷,没有人可以取代我的位置!只有我!””

走着瞧,我会让你们所有人都明白,只有我才是未来的南宫夫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