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王牌女仵作

更新时间:2019-06-20 23:16:05

王牌女仵作 连载中

王牌女仵作

来源:微小宝 作者:千里暮云平 分类:其他 主角:燕棠骆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王牌女仵作》的小说,是作者千里暮云平创作的其他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师父惨死,全镇两千多人一夜殒命。现世女法医穿回古代却遭神秘追杀,这其中究竟有何秘密,唯有保全性命方可寻求答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家拍手叫好,将烦恼都丢到了一边。几人将沾满尸臭的衣服换下,一行人就去了酒馆。 李明远并不知道他的仵作们都在开心喝酒,如今他正战战兢兢的竖立在一个人的面前。他的头低着,只能看到那金线镶着的龙纹靴子。 “见休草,这名字一听就知其狠辣。早些年张大人就说过西域人狼子野心,居心不良,但崔丞相却说他无事生非,欲引起战火。这下虽不是实证,但至少也证明了西域人并不单纯。”此人冷笑摇头,一双冷眼看向了李明远。 “回三皇子话,此事虽没有证据但事关外族侵犯,微臣不敢做主更不敢隐瞒。三皇子英明,还请示下。”李明远弯腰说道,他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些许汗水。 眼前坐着的这个人,正是当朝三皇子司徒凌。这位皇子是文韬武略,智勇双全。从小就已展示出过人的才能,众大臣都认为这大位以后非他莫属。只可惜他母妃死得太早,皇上另立新宠,他也渐渐的失去地位。 自另封新后,在宫内他不是架笼喂鹰就是走马斗兽,肆意妄为就差没把行宫给翻过来。皇上心生厌恶便将他驱逐出宫,让他在京城内体察民情,未经传召不得入宫,连同为他求情的张大人都一并贬官了。 “早些年父皇不相信,今日他也未必相信。这十几个人又查不出任何被毒死的痕迹,要是我贸然上奏,父皇说不定还要定我个莫须有的罪名。”司徒凌将文案撇了一眼说道。 “立即派人去西域寻找这见休草,不然我无凭无据根本无法上奏。再死人下去,你这刑部尚书也是渎职,李大人你该明白吧?” 李明远吓得浑身一凛,这西域遥远,来来回回都不知要多久,更别说能不能找到这见休草了。 “可是这见休草,一来我们没见过它长什么样,二来我朝正与西域有嫌隙这派人过去也未必是好事啊。”李明远表示为难。 “那你何不去再求求你那个新来的仵作呢?能写的出就说明有了解,你也说了这人来自边陲之地,所见所闻都跟我们不同,也许有些东西她能知道。”司徒凌想起那双冷漠的眼睛,那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眼睛,似乎能看穿一切生死,掌握世间一切。 那眼睛里的东西已不是睿智所能表达的,总感觉她不是凡人。他隐隐约约感觉到,这个人就是他要找的人,能帮他查出母后死因的人。 接到三皇子的命令,李明远坐着马车火速的又赶回了刑部,听闻他们去喝酒了,又是将酒馆都跑了个遍。最终才在某个小店里,发现了他们几个的身影。 燕棠他们正喝得尽兴,见到穿着官府的李明远各个吓得连酒杯都掉了。满口大人大人的叫着,生怕又要记他们一过。 “大人,有什么话我们回刑部说。老李头他们忙了几天,就让他们喝酒放松一下也无妨,什么事我来做就可以,保证大人您能交差。”燕棠没等他说话就站了起来。 “你们慢慢喝吧,李大人看来是有要紧的事需要协助。”燕棠将碎银扔在桌上,对着李明远就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李明远瞥了这些人一眼,满是鄙夷。见燕棠乖乖听话,自己又有求于她,一路上的气愤都先压了下来。哼了一声,甩袖就又回了马车里。 “大人是不是去见那所谓上头的人了?”燕棠见他的官服齐齐整整,还带上了官帽,这见的定不是小人物。 “嗯,其实告诉你也没关系。其实要求彻查这案子的人,就是当朝三殿下司徒凌。”李明远说道。 司徒凌,这在罗门镇就略有耳闻。据说皇上的皇子各个都是恭谦有礼,就单是这位放荡不羁。皇上将他贬出宫外,虽不是庶民但也没什么权力了。对于这样无权无势的人,李明远居然还会为他做事,这可有点奇怪。 “他为什么要彻查此案,还逼着在三日之内。他一个闲散皇子,就算被贬也是衣食无忧,在宫内的事他在宫外一样可以享受,这跟他有什么关系?”燕棠说道。莫非这位皇子玩腻了,开始想玩点新鲜的命案? 李明远欲言又止,想了半天还是说道:“据我所知,三殿下的母后死的蹊跷,就是那样安然无事在睡梦中死去的。这人死就死了吧,三殿下非说是有人下毒。这么多年争论不休,皇上也验尸了,但身上并没有中毒的痕迹。此后三殿下便借酒消愁,玩物丧志,皇上这才恼羞成怒的将他赶出宫。” “但是,他凭什么说自己的母后是被毒死的呢?前皇后早在十二三年前就死了,那时候的三殿下才多大。而且这时隔十几年,这两件事未必有关联啊?”燕棠说道。 “这哪说得清楚,那年我朝与西域还是和平共处,年年都有來使访朝。但要说他们有意毒死皇后,也未必不可能。”李明远说道。曲意逢迎的背后谁知道是不是暗藏杀机。 “这么说来,三殿下是肯定前皇后跟这事有关,不然也不会逼得这么紧。既然话已经放下就没有收回的道理,燕小哥,你说着见休草可怎么弄到手呢?”李明远说道。 燕棠想了想,想起了师父的那本药物手记,最后一页画着是一株奇怪的花,结着黑色硕大的果实。师父作为仵作却喜好研究药物,凡是中原的西域的苗疆的,越是怪癖稀罕的药物他越是来兴趣。 在来京城的路上,她将师父的手记翻了一遍。这草药记录的日期就是他第一次去骆府验尸后回来的第二日。当时燕棠就有些奇怪,这往前每一页都有草药的药性药理名称,单单就这个没有。现在想来,真有些蹊跷。 “三殿下想要见休草,无非是想证明这东西确实是杀人无无形。但一时半会想弄到是不可能的,但要证明也不难。”燕棠说道。 “哦,燕小哥是想到什么办法了?”李明远说道。 “我朝虽然与西域关系紧张,但我见这京城内还是有不少西域商贩能往来交易。这其中不乏有药材商人,只要找到老牌点的药材商贩,问问他们见休草,如果有知情人,再带到三殿下面前由他亲口陈述不就得了。”燕棠说道。 “哈哈哈,燕小哥你可真真是我的贵人啊。这方法太好了,不用远走西域,也不用去找这草药。你说的有理,我这就让人去询问西域的老商贩。”李明远笑道。 回到刑部,燕棠凭着记忆将师父手记中的那花草的样子画了下来,交给衙役们去询问。 商贩往来大多都是十天半个月,这碰巧就有西域的药材商进京城来卖货。其中有个商贩便认得这见休草,李明远立即就将这人带走了。 刑部内,燕棠处理完一宗命案的尸体,正坐在院子里边吹风边思考。这李明远当真聪明,选择站在一个落难皇子的身边。若是三殿下日后恢复权位,他必定也能得到提拔。若是失败了,有个皇字号的人依靠也是好事。 她心里已是八九成把握了,师父将这草药记下而又不署名,而去骆府验尸还去了两次。从骆府第一次回来后,他就显得心事重重,现在想来越想越不对劲。 很有可能师父已经发现了这毒药,但当时还不敢肯定。骆老爷知道师父发现了他的秘密,这才请他去做了第二次验尸。而师父也心知不妥,带上了她。 只是师父想不到,罗门镇会全被屠杀殆尽。要不是她跑掉了,现在这世上不会有人知道这个秘密。 可眼下还有一个问题,若是那些西域药材商都不认识着草药,那又该怎么办呢?总得找出个让人信服的证据才行,不然就算三殿下相信,也没有证据给师父伸冤。 燕棠想到师父的那截断指,她还泡在药酒里,所有的毒性都还锁在骨肉里。若要是在没办法,也只有试着从那里面提取出毒汁来了。但真要到了那时,师父跟罗门镇被杀绝的事就同样的要说出来。 “哈哈哈。”一阵笑声打断了燕棠的思索,回头看去,李明远正带着春光灿烂的笑朝她走来。背着双手,步履轻盈。“燕小哥真乃上天赐予我的福星啊。” 燕棠看到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奇装异服的男人,满是络腮胡子,鼻梁高挺眼窝深陷,跟汉人长得不太一样。 “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来自西域的药材商人,穆托。”李明远也向穆托介绍了燕棠。“你说的见休草,确实是他们西域的一种带有毒性的草药。” 燕棠一惊,这是她随意说说的,还想着李明远无功而返,怎么去找下一个方法搪塞过去。没想到,这还歪打正着了? “那种草药在我们那边并没有名字,因为毒性太过强烈,大家都不会去采用它。但是我听李大人说了那些人,应该不是这种毒药毒死的。这种毒很刚烈,不至于查不出来也不会让人在睡梦中死去。”穆托用夹杂着口音的汉话说道,险些让人听不懂。 “您确定这是你们西域所有的一种毒草药吗,有没有相似的草药,你会不会认错了?”燕棠还是有些不可置信,她知道很多草药都长得相似,功效也大相庭径。 “不会认错的,我们西域对于毒性草药辨别的都很清楚。这种毒只有在炎热潮湿的地方生长,大多都不会有人去采,我一眼就认出来了,保证确定。”穆托肯定说道。 穆托是个经验老道的商人,他认对了那多半就是了。得到了肯定,李明远便再三嘱托让穆托多留几日,希望他能配合他协助破案。穆托也很爽快的答应了,因为他的行程也还有几天时间。 “燕小哥,这草药是草药了,但你也听到了这药不会让人在睡梦中死去。这理由不充分,是难以说服人的。”李明远送走了穆托,面上还是有些忧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