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诱妻入怀:总裁,放肆宠

更新时间:2019-06-20 23:56:10

诱妻入怀:总裁,放肆宠 连载中

诱妻入怀:总裁,放肆宠

来源:微小宝 作者:小淡雅 分类:其他 主角:林菲孙洁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诱妻入怀:总裁,放肆宠》的小说,是作者小淡雅创作的其他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丈夫和小三被她捉奸在床,争执中,她被小三推下楼导致流产。她恨透了他们,绝望到无以复加。就在这时,顶头上司从天而降,来自财阀世家高高在上的他,睥睨着渣男贱女,转头无比虔诚的向她告白,“女人,我暗恋你很多年,你知道吗?从今往后,就让我来宠你,如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爸爸看着女儿,内心不知是什么滋味,老伴儿走得早,他曾经在她的病床前发誓一定会保护好女儿的,可是现在,因为自己没能把好关害得女儿受得一身伤,他很愧疚。于是开口:“菲菲啊,是爸爸对不起你,爸爸要是当时不那么急着催你结婚就好了,你还这么小,爸爸也只是想找个人跟我一起照顾你啊!” “爸爸老了,自己这病身子自己都顾不过来,实在是照顾不动你了。闺女啊,别怨爸爸好吗?”林菲看着爸爸自责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她当然不会怪爸爸了,要不是她当时老是在爸爸面前夸任昊,爸爸也不会对那个男人那么放心。 她低着头默默点头,她不想让爸爸看到自己的脆弱,他老了,她没能好好照顾他,却老是让爸爸因为自己的原因担心好久,她内心充满了愧疚。 南墨珩看着这一幕,他不忍心打扰。可是他不打扰有人打扰。 南墨珩听到身后有人能说“麻烦让一下”,他自觉地向后退了半米,等那人转过身来,他看到那张脸不是别人,是任昊。 南墨珩一把拉过任昊的衣领,拖着他走出了病房。停车场里,南墨珩对着任昊上去就是一拳。 任昊被这一拳打的有些不知所措,刚刚去林爸爸病房探病,被这个陌生的男人拖了出来,他竟没来得及看清楚他是谁。 任昊擦了擦嘴角站了起来,这个人怎么如此面熟呢?是……“啊!墨总是你啊?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呢?”任昊脑子里快速回忆当年南墨珩打自己的事,他知道他喜欢林菲,只是当年的他并不知道他这么厉害,转眼间已经成了Y市数一数二的企业家。现在的他,虽然是也上有那么一点点成绩,但比起南墨珩这个大集团的老总,他那点成绩根本不值得放到台面上来说。 看着任昊毕恭毕敬的样子,南墨珩心里满是不屑,同时也为林菲遇人不淑感到心疼。那个傻丫头,错吧狼当成了羊,想着想着,南墨珩内心更来气儿了,挥手对着任昊又是一拳。 这一拳打得任昊更加莫名其妙了,他不是都向南墨珩示好了吗?怎么回事? 两人僵持了许久之后,南墨珩收到了林菲打来的电话,“喂,南墨珩,你在哪里?我爸爸突然发病了。”电话里林菲焦急的声音听得南墨珩心里一阵疼,他已经无暇去管任昊之前对林菲做过的事了,他挂断电话跑到电梯口。 无奈,电梯还挺在一楼,要上到顶楼至少得三分钟,他等不及了,于是跑向楼梯,十几层的楼梯,南墨珩这个平时养尊处优的太子爷从来没有爬过这么多楼梯,可是今天,当他听到林菲焦急又无助的声音时,他顾不得多想。 当他来到三楼时,林菲正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头耷拉着,双手环着肩膀,他跑过去一把将眼前的人儿拥入怀里。 “南墨珩,爸爸不会有事吧?他刚刚正和我说着话,突然说他想吃桃子,等我买来桃子时他已经躺在了床上一动不动,都怪我,我就不应该出去的,我知道爸爸刚刚从急症室出来病情还不稳定,身边肯定到得有人陪着,我,要是爸爸真的出事了怎么办?” 林菲现在的情绪有些失控了,南墨珩只能安慰着她,“放心吧,伯父不会有事的,这家医院的主治医生是我爷爷的学生,他医术不错,一定治的好叔叔的病。” “真的吗?”林菲抬起头望着他说,似乎在寻找一个坚定的,足以支撑她的答案。 南墨珩笑着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儿,主治医生从手术室走了出来。 “医生,怎么样?我爸爸没事吧?”林菲挣脱南墨珩的怀抱冲到医生面前去。 医生叹了口气说,“刚才在手术过程中发现老人患有尿毒症,这在早些时候没被发现,现在也已经有些晚了,不过如果能找到能够匹配的肾源,我们会努力让老人多活几年的。”医生脸上看起来很疲惫。 南墨珩一把抱住了身体晃动的林菲。邢医生,那这种肾源好找吗?“他问道。 医生摇了摇头,说,最近几年尿毒症患者越来越多,早些时候还有人主动捐肾,可是那些都是捐献者怎么可能赶得上患者的数量呢?目前医院还有两个小孩,一个中年妇女需要肾源,奈何找不到,他们只能每天做着透析来维持生命。可是林小姐的父亲年事已高,已经经不起几透析的折磨了,林小姐还是尽快想办法吧!“ 医生说完转身走进了手术室。 林菲觉得自己的天都快要塌下来了,他只有爸爸了可是现在他没钱没关系,哪里去找和爸爸能够匹配得上的肾源呢?她顺着南墨珩的怀抱滑了下去,坐在地上。 南墨珩懂得这种感受。 小时候的他住在乡下,那天晚上奶奶病重了,小小的他到处求人找医生给奶奶看病,可是一个人也没有,村里条件落后,人们之间的往来也不那么密切,加上小时候自己家境贫穷,哪里会有人来帮他呢?那时候爸爸妈妈远在帝都打工,他没法与他们取得联系,就那样,南墨珩在找医生的途中奶奶去世了,他回到家里开始懊恼,他恨自己没能力让奶奶得到治疗。此刻的林菲也是这样吧! 南墨珩任由林菲小声抽噎着,他把她抱到病房里,直到看着她睡过去,他吩咐护士照顾好她,然后走出了病房。 林菲醒来的时候看到爸爸在一旁的病床上,脸色苍白,她挣扎着起来给爸爸打水擦一下脸。 走廊外,任昊坐在椅子上似乎在等待着她,林菲看到是他之后立马转身朝病房走去,她不想看到他,现在的她还是不能坦然地面对任昊,即使他伤害过她,可是爱情这件事,不是说你说不爱了就没感情了,她还没有忘记他们之间的曾经,她也清楚地记得他带给她的伤害。 “菲菲,等一下。”“伯父的病怎么样了?”他问。 林菲顿了几秒后说,“别假惺惺了,拜你所赐,爸爸的病很严重,你满意了?”她背对着他,因为爱,因为恨! “什么意思?我只是想看望一下伯父。”他继续说。林菲不知道任昊怀的什么心,明明是孙洁把他们的事捅出去了爸爸知道才气病的,现在他却跑来看爸爸。“滚……”林菲大声喊着。 林菲和南墨珩三天没有联系,第四天早上,林菲被一阵铃声惊醒了,她从床上坐了起来揉揉眼睛,南墨珩?他哪天不打招呼走了之后,今天怎么突然打电话来了呢? 林菲接通了他的电话。 “在哪儿?”他问。“医院。”她回。“我们结婚吧!”他说。 “哈?结婚?南墨珩你一大早的,疯了吗?”她被他的话惊讶到,这个莫名其妙的人,几天不联系,一接到电话就是要求她和他结婚,“你是不是打错人了?”林菲继续问道。 电话这边的南墨珩已经无语了,他怎么可能打错电话?何况是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是南墨珩,我要和你,林菲结婚,如果你答应我,那伯父就能被治好,怎么样?”他问她。 南墨珩消失的这几天实际上是去给林爸爸找肾源去了,但是他又不可能直接把它放到林菲面前,他可是墨总,亏本的买卖可是从来不做的。南墨珩这样想着,实际上他知道是因为爱她,或许是为了面子吧! “好!我答应你,只要能治好爸爸。”她思考了两秒后回答。 南墨珩早就预料到了林菲会答应。这几天他去了泰国,亲自为林爸爸找肾源,见不到她的日子里,他度日如年,他,原来爱她爱得这么深了! 当天下午,林菲的爸爸就进了手术室,手术进行了五个小时后,医生终于出来了,医生的脸上虽然看上去很疲惫,可是还是挂满了笑容,他笑着对林菲和南墨珩说,“手术很成功,病人今晚就能醒过来。” 听到这一消息,林菲激动地一把抱住了身后的南墨珩,这一个拥抱让南墨珩措手不及,随之而来的是高兴,他也紧紧地抱住了林菲。 他听到怀里的她高兴地说,“谢谢你,南墨珩,真的很谢谢你。爸爸终于要好了,我还以为我要失去最后一个亲人了!” 南墨珩摸了摸她的头发说,“走吧!” 林菲一脸茫然,“去哪?” “民政局。”他回。 林菲这才想起来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看来自己这别字的幸福就这样毁了,既然答应了他,爸爸手术也成功了,那她就必须和他结婚了。“好,我答应你,不过我要一场盛世婚礼。”她抬起头看着他,仿佛此刻的他们就像是一对全世界最幸福的恋人一样。 南墨珩沉默了,婚礼?这是他不能给她的,他想起自己的婚约,和陈娇的婚约。 南墨珩想了一会儿说,“除了婚礼我不能给你,你要什么都行,你可以提一个要求,我满足你。”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