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重生之盛世谋妃

更新时间:2020-05-19 03:12:36

重生之盛世谋妃 已完结

重生之盛世谋妃

来源:落初 作者:白小小 分类:其他 主角:秦小姐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白小小的原创小说《重生之盛世谋妃》,主角秦小姐,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前世,她待如姐妹的人反咬一口,机关算尽,落得个半世冷宫,凄惨而死。  可没想到,天公作美,竟让她重活一世!  这一世,伤她之人,害她之人,定将他们拆皮煎骨!  既然世人都怕这天下最尊贵的男人,既然深宫中都想与这男人有关系,既然他是害她落得半世冷宫,凄惨而死的祸首之一,那她就先捷足先登!  可本来不是说好只是合作关系么,那她身边这男人又是怎么回事?  死而不灭,这一世她定要凌驾于九霄之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既然世人都怕这天下最尊贵的男人,既然深宫中都想与这男人有关系,既然他是害她落得半世冷宫,凄惨而死的祸首之一,那么,她就捷足先登!她就要站在这男人身边,成为那胜利者中的一个!

这一世,她定要做那人上人!

“所以,对于陛下您而言,实在是百无害而有利。”陆心蔓颔首继续把话说完。

夜尧似乎是沉默的会儿,终于开口了,“陆女官你倒是很有意思。你是程太后的人,却将程太后卖的如此彻头彻底。你……”夜尧话并没有说完,而是用手轻叩着桌案,再次沉吟了一会儿,抬目看着陆心蔓道:“陆女官莫非是想投靠于朕?”夜尧的语气中透着丝丝缕缕的其他意味,陆心蔓沉吟猜想,那或许就是兴味,夜尧他很感兴趣,只是身为帝王的他,懂得如何不透露出来,不喜形于色。

夜尧把话说完之后,其实内心已经有些惊讶了,自己面前这女人刚才说的那些话,有很多地方他自己都从未想到过,甚至还没有去想过。

其实说到底,夜尧他如今也只有十七,舞象之年,还未长成日后那个铁血的帝王,现在自然而然是比不得上辈子在冷宫中将此事反复琢磨过无数遍的陆心蔓的。

陆心蔓听到夜尧这么说,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朝夜尧微微颔首,开口道,“陛下圣明,回禀陛下,其实说到底,奴婢虽是程太后娘娘派过来的,但到底还不是程太后娘娘的人,奴婢不过是借着程太后娘娘的权势逃过吴太贵妃娘娘一劫罢了,仅此而已。”

顿了顿,陆心蔓想了想程太后,继续说道:“至于程太后娘娘嘛,奴婢想来程太后娘娘是不怎么信任奴婢的,不然也不会到了今天不闻不问,退一万步来说,奴婢最多只是程太后娘娘手中的一子闲棋,用罢即丢。”

“不过,或许令程太后娘娘千算万算,万万没有算到的是,恰恰就是因为奴婢这一子微不足道的闲棋,会破坏了她的整件好事。一掷正中。”陆心蔓声声坚定,语气淡然,就好像在说一件与她毫无关系的事,但其实不是,若是陆心蔓说的有些出处,必定是会让夜尧对她产生怀疑,毕竟帝王都生性多疑。

陆心蔓想,这或许就是因果吧。

前世因,前生果。

让她能够好好活下去,坚强的活下去。

夜尧一听,貌似更有兴趣了,语气中的兴味比之刚才似乎更浓了一些。

“哦?是吗?坏了程太后的好事?这么说起来,似乎也对了,程太后的目的的确是想将此事闹大,但或许应该从未吩咐过陆女官你阻止那花弄吧,不知道朕说的对还是不对。”

夜尧说完看了一眼陆心蔓,只见陆心蔓眉角,微微一挑。

夜尧嘴角勾了勾带了点似笑非笑的意味,然后略一沉吟,便想明白刚才陆心蔓的真正目的了,“朕想这是陆女官您擅自自做主张吧。这次朕说的对吧。”

果然,陆心蔓听到夜尧这么说,微微笑了笑,不过转瞬即逝,快的让人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回陛下,陛下刚才说得一点儿也不错。奴婢之所以杀花弄,得罪吴太贵妃,这是因为奴婢给陛下您的投名状。”这一次陆心蔓不再微微低着头了,而是直接抬起头,直直的看着夜尧,但举止仍然恭敬,语气何礼,只是双目与夜尧相对,就是这一刹那,陆心蔓终于说出了此行此举的最终目的,“如今……就看陛下您敢不敢接下了。”

陆心蔓话一说完,就朝着夜尧微微弯了弯腰,表示她对夜尧的恭敬。

一阵微风佛过,吹起满室涟漪,偌大的皇宫中,乾清殿内,男子身着珠冠华服,女子天蓝色宫装,两人相互对视,男子坐,女子立,两人明明身份是天差之大,云泥之别,一个天一个地,可就是这么对视着,看上去,这气势竟然不差分毫,两人所处的地方,形成了一股莫名的味道。

两人也就是夜尧和陆心蔓对视了好一会儿,仿佛空气都静止了,但两人没有任何动作,就在陆心蔓以为夜尧不会有下一步动作时,夜尧终于是开口了,“陆女官说的这话,可真是把话说满了,朕可以当真是陆女官这是在威胁朕吗?”

陆心蔓听到这,显然不是她要的答案,正要开口对夜尧说,夜尧阻止了陆心蔓的话,话死于腹中。

夜尧笑了笑,拿起刚才放在案桌上的九龙瓷白琉璃茶杯,拿在手中把玩,并没有喝,说着,“陆女官,朕接当如何,不接又当如何呢?朕怎么知不知道陆女官你不是程太后或者吴太贵妃派在朕身边的细作呢?拦下花弄只为博取朕的信任呢?”两人对视许多,夜尧率先开口。

夜尧说的这些的确是有可能的,夜尧想到了这点,陆心蔓自然而然也想到了这一点。

陆心蔓颔首合礼,语气恭敬道:“回禀陛下,奴婢陆心蔓,皇商陆毅之女,家中有一年迈的祖父,父亲健在,生母去世,继母云氏,继母云氏有一儿两女,舅舅杨帆,舅母宁柯柯有两儿两女。在众兄弟姐妹以及其他祖辈十二人,在这十二人之中,奴婢排行大姐。”

陆心蔓似早有准备,极为冷静的复述着,“奴婢所言真假,陛下您可亲自去查,若有一日,奴婢背叛了您,陛下您只管屠尽奴婢全族,奴婢绝无一星半点的怨言。”

众叛亲离,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哪一个都是重活一世的陆心蔓想要见到的。

夜尧一听陆心蔓这么说,都不是他曾预料到的,也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陆心蔓刚才这一番话,完全是将自己的全族的生死性命都压了上来。夜尧没有想到这陆心蔓下起决心来,比他自己还要狠,狠得下手,狠得下心。

而陆心蔓呢,陆心蔓只觉得自己把这话一说完就好像是松了一口气。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