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望夫成龙:种田养成大官人

更新时间:2020-05-30 04:39:49

望夫成龙:种田养成大官人 连载中

望夫成龙:种田养成大官人

来源:落初 作者:宜萍 分类:其他 主角:沈茜相公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宜萍的原创小说《望夫成龙:种田养成大官人》,主角沈茜相公,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沈茜出生时,有一僧一道门口断命。僧曰:此女命硬,克尽亲友,亲痛仇快,一生不顺,至死凄凉;道曰:此女命贵,顺风顺水,人上之人,最能旺夫,一品诰命。僧抚掌而笑:和尚悟了。原来是你对了,我错了。道摇头苦笑:道士也悟了。原来我没对,你也没错。一僧一道携手而去,飘然若仙。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沈茜出门后,慢慢地向着林子里走去。

她倒是不急,嫂子摸黑儿在林子里找捣衣槌,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回得来的。

没多久,沈茜脚步一顿,隐约看到林子边的地上有东西。

近了一看,是只雉鸡。

俗称山鸡的就是它。

第一眼看到它,沈茜脑子里冒出了一段讯息:

“野鸡补气血,食之令人聪慧,止泻痢,除久病及五脏。”

“它晚上是看不见东西的。”

这回沈茜没有强行压制,任凭有关于雉鸡的知识冒出来,想起白日在河边见到的九节草,她似乎明白了——

那块彩虹石让她死后重生,也让重生后的她拥有了特殊的,能获取各种知识的能力。

它的极限在哪里,使用方法如何?

这个还需要琢磨,反正可以确定的是,今后的日子更有盼头了。

想到这里,沈茜挺直了腰板,对这一世更加有信心了。

想明白了这个,沈茜还没空欢喜,她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嫂子。

她按照脑子知识的引导,放轻了脚步,欺负雉鸡晚上看不见,靠了过去,将雉鸡抓住抱起。

沈茜并没有深究这雉鸡大晚上不在窝里呆着,怎么落到这林子边上,是不是被嫂子给惊动的之类,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我正愁没个由头呢。你正好帮了我的大忙了。”

沈茜望向了林子方向,心想:“剩下的就是看看,嫂子你是不是还是原本模样?”

“这一次,你还是跟上辈子一样,想要恶人先告状吗?”

“如果不是,那就算了。”

“不然,这一回,我必不与你干休。”

她抱着雉鸡捂住不让叫唤,紧走几步,来到了林子深处,远远就看到嫂子胖胖的身体,扑在草丛里,撅着屁股一边乱摸乱找,一边自言自语地骂着沈茜。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小贱人,别叫我找着。”

张氏一边在草丛里寻摸着,一边暗自嘀咕。

“听声响,她明明是掉了什么东西在这,……怎么就找不到呢。”

因为着急,她有些焦躁起来,不禁把心里想的骂出了口。

“小贱人,要是让我找到,保准让你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

沈茜听着这些恶毒的咒骂,前世种种不堪忍受的屈辱又涌上心头。

同样是韩家媳妇,嫂子一把活不干,全让她一个里里外外忙活。

不干活不要紧,嫂子嘴上也不积德,经常在背后说她坏话。

说什么她是出了名的“克亲”,说什么她是祸水,让婆婆小心点。

更卑鄙的是,嫂子竟平白无故往她身上泼脏水,诬陷她偷人。

沈茜觉得,她的霉运大半都是这个嫂子招来的。

看着树林子还一边咒骂一边乱寻摸的嫂子,沈茜禁不住恨意陡生。

“本来就是你有错在先,不但没有感激我,还把我害成那样惨。”

“这一世,你还是选择这样做,可别怪我!”

想到这里,沈茜拿定主意,毫不犹豫地转身,不再看了。

她知道,用不了多久,嫂子就会找到她特意留在草丛里的洗衣槌,然后,嫂子会做什么压根不用想,只会是跟前世一模一样。

沈茜抱着雉鸡向大伯哥家走去,决心已定。

“这一回,轮到你尝尝滋味了。”

……

“大嫂!”

隔着窗子,沈茜朝大伯哥家里喊了两声,声音比往常亮得多。

没一会儿,大伯哥从木门里走出来,一张和自家相公有三分相似的男人脸探出来,正是韩家大郎。

“二郎家的,这么晚你来做啥?”

想起柴货郎走街串巷晒得逡黑的皮肉,再对比大伯哥还称得上端正的长相,沈茜实在不明白嫂子为什么要和柴货郎偷情。

她有些同情大伯哥,想到自己今晚来的目的,便把手里的山鸡举了起来,“我运气好,刚才在院子里喂鸡的时候听见林子里翅膀扑腾,过去就捡着一只野鸡。这野鸡我也不会弄,想着来请大嫂教我,收拾好了爹娘和大哥大嫂都能尝尝鲜!”

野鸡啊,那可是难得的好东西。

韩大郎先是一喜,忽然觉得不对劲,“你怎么上这找你嫂子来了?你嫂子不是说去咱妈那说话去了?”

她出门的时候韩大郎还犯嘀咕,自家婆娘和他娘一向感情不算好,什么事值得大晚上巴巴地跑去说话?

沈茜听见这话,正中下怀,她露出一脸懵懂表情,“没有啊,大嫂要是在娘屋里,我从院子过来还能不知道吗?”

韩大郎瞬间黑了脸。

……

沈茜提着野鸡回去,一路脚步都轻快了不少,就差哼个小调儿。

她脚程快,出门没多会儿功夫就回来了,饶是这样,精明的婆婆还是站在矮矮的篱笆底下等着她。

晚饭的时候才和她说洗衣裳早点回来,怎么这会儿天晚了反倒往外跑,敢是小媳妇独自在家待不住不成?

不至于啊,小儿子才刚走。

王氏等她踏进门,皱着眉头道:“出去干什么了?”

院子里黑灯瞎火的,沈茜差点叫她吓一跳,她抚了抚胸口,把野鸡提起来给王氏看,“娘,你瞧我逮住什么了?我在那边树林逮的,见爹娘屋里吹灯了不敢吵着您,就拿去大嫂家请她帮忙料理。”

王氏一看,这野鸡瞧着半死不活的,不早点料理了怕是活不到明日,怪不得沈茜急着拿去她嫂子家。

这个小儿媳干活是一把好手,就是太软弱了点,明知道她大嫂是个背地里撺掇分家的恶妇,还肯把野鸡拿去给她料理。

这一料理,少不得分她一碗肉。

王氏道:“那怎么又提回来了,你嫂子不肯帮你料理不成?”

送上门的肉还能不吃?

这可不是大儿媳的作派。

沈茜摇摇头,“不是的娘,大嫂不在家,大哥让我拿回来的。大哥还说大嫂来找娘说话了,我怎么没瞧见?”

她明知故问,婆婆已经把眉毛倒立起来了。

好个张氏,大半夜的跑去哪里鬼混,居然还敢拿她这个婆婆做幌子?

她刚要隔着院墙开骂,忽然听见大儿子那边传来大儿媳的惨叫声——

“别打了,我没有……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