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掌门之女

更新时间:2020-06-19 04:45:06

掌门之女 连载中

掌门之女

来源:落初 作者:思念最是飞雪时 分类:其他 主角:燕子掌上明珠 人气:

《掌门之女》为思念最是飞雪时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江洪建强奸了酒吧舞女柳佩佩,因为环境所逼和原配离婚,娶了柳佩佩,江洪建的常年家暴导致她在江山七岁那年生日离开。江洪建与原配复婚。主江山被扔到江家的远方亲戚李家抚养到十四岁,因为大女儿江玉柔不肯联姻。江山被接回江家嫁给鸿发企业次子历川,遭遇被历家嫌弃冷落,辛苦十二年帮助历川夺下了鸿发的继承权,却在加班回来的一天发现丈夫出轨姐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时,燕子悄悄走了进来,把门关严实后,把一小碗红烧肉塞到了江山手里。

“燕子嫂,这……”

不等江山把话说完,燕子就把手指放在了唇边,左顾右盼了一会儿,压低了声音:“嘘,别说话,这是我悄悄给你留的。”

看着江山满脸的惊愕,燕子温柔地抚了抚她的发顶,“我马上要去诊所看婆婆,你吃完了之后,记得帮我去把圈里的猪喂一喂。”

说罢,燕子蹑手蹑脚地走出了屋子,又很是贴心的把门给合上。

不一会儿,江山就看到燕子手捧着一个用包袱皮裹好的饭盒子,急匆匆出了家门。

捧着这碗色香俱佳的红烧肉,让江山已经冰封的内心感受到了一丝久违的温暖。

从这一刻起,她便暗暗的发誓,她要把自己连同燕子受的那份委屈,向李家母子连本带利地讨回来!

刘牡丹才刚挨了顿胖揍,这一时半会儿的还做不了妖,也下不了地,暂且可以放她一马。

而现在,是时候该针对宋金了……

吃过饭后,江山按燕子的嘱咐喂完了猪,借了个去菜地拔草的由头向李大宝知会了一声,出门去了。

前几天被李来香捉奸,宋金害怕李来香上门找麻烦,一连好几天都没敢回家,现在又招惹上李国通,肯定是不敢在人前露面,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避风头。

接连两次被她玩弄于股掌,她想宋金此刻心里一定对她恨之入骨。

而她恰恰就是要利用这一点,把这家伙给引出来。

江山低头慢悠悠的拔着地里的杂草,这时,忽然听到几个在田坎路过的农妇七嘴八舌的谈论声。

起初江山并不在意,但一听到“刘牡丹”这三个字,江山便立即竖起了耳朵。

“上次开村长选举会,我就觉着他们俩眉来眼去,哎哟嘿,果然有一腿!”

“那可不?前几天是林寡妇,今天又是刘牡丹,你们说宋金就一个杀猪的,哪儿来那么大能耐啊?”

“嗨,还能有啥?活好呗!”

此话一出,立即引得一通嬉笑,随后把声音压得更低:“诶,你看那李大宝,长得人高马大,跟田里的苞米杆子似的,那可一点儿都不像李国通拨的种啊,我看哪,跟那宋金倒还有点像……”

说者无心,听者有心。

虽然江山向来对村里这些三八婆提不起什么好感来,但她们此刻的这番谈话,倒是给了她不小的提示。

记得有一回,李国通邀请几个城里稍有身份的朋友来家做客。

看到李大宝的第一眼,就忍不住调侃了一句:“老李,你这二儿子可是长得一点儿也不像你啊,是不是嫂子趁你不在家的时候,在外头偷偷借了个种啊?”

李国通是个极其好面子的男人,听到这种侮辱男人尊严的话,按理说是没有办法容忍的。

可奈何这群人他又惹不起,只好点头陪笑忍气吞声。

直到把人送走之后,他才敢摔杯骂娘,甚至还跟刘牡丹大闹了一天一夜。

最后以刘牡丹哭着喊着要上吊自杀来证明清白而收尾。

可即便是这样,外人的那番玩笑话,也依旧是成了李国通心底抹不平的一根刺。

兴许在李大宝出生时,李国通就已经对此产生过怀疑,只是由于没什么真凭实据,所以才没有再往下细想过。

如今刘牡丹的奸情被揭发,埋藏在李国通心底的这根刺,估计已经在开始隐隐作痛了吧……

果然不出江山所料,这村里一下子谣言四起,甚至私底下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李大宝的生父其实是宋金!

这一传十十传百,很快传回了李国通的耳朵里。

还在吃午饭,李国通一怒之下把饭碗啪地往桌上一磕,吓得燕子一抖,走过来一把抓起李大宝,“走,跟我到城里去!”

李大宝嘴里的饭还没咽下,被他这一拽,差点噎在了喉咙。

咳嗽了好几声才把气给喘匀:“爹,咱这大中午的上城里去干嘛呀?”

李国通回答得一本正经,“去做父子鉴定!”

江山一愣,细想了片刻才恍然明白过来,李国通所说的父子鉴定其实是亲子鉴定。

连这一招都想得出,看来这些年镇长司机李国通倒也没算白干。

两父子为此争论了一番,可最终李大宝还是没能拗得过亲爹,被生拉硬拽地带走了。

两天后,李国通和李大宝回了家。

正在围着灶台忙活的燕子听到动静,对烧柴火的江山嘱咐了一句:“小江,你看着锅,别煮糊了。”急忙出去询问情况。

“嗯,好。”江山乖顺的点了点头,目送燕子走出厨房,扑灭了灶里烧得噼里啪啦的干柴,抬耳细听。

“爹,大宝,咋样了?”燕子在这个家里没什么地位,就连说话也表现得十分小心谨慎。

李国通端起桌上马克杯里的茶水一饮而尽,“医生说要两周后才能知道结果。”

随后,又淡淡斜了李大宝一眼,“反正不管怎么说,要是我儿子,那万事好商量,要不是我儿子,那就赶紧收拾铺盖,给老子滚蛋!”

李大宝欲言又止的张了张口,最后却还是没有说话,忧心忡忡地坐在凳子上抽烟。

静默了良久,燕子又细声细气道:“对了,爹……李叔说,娘她今天就可以回——”

最后一个家字在李国通杀气腾腾的目光注视下消了音。

半晌,李国通冷哼了一声,“一个伤风败俗的贱货,就该留她外头饿死!我们老李家丢不起这个人!”

……

下午,趁李国通跟燕子都有事出去了,江山赶紧洗完了盆里的衣服晾起,去厨房炒了一大盘椒盐花生米,给坐在堂屋喝闷酒的李大宝给端了过来。

“大宝哥,光喝酒好像没什么意思,喏,给你这个。”

此刻的她,带着人畜无害的微笑,温顺得不像话。

李大宝此时已经喝得脸颊通红,两眼发花,“哼,你这丫头倒还有几分眼力见,还知道老子缺下酒菜。”

连忙往嘴里塞了几颗,咽下了肚去,见江山还站在旁边笑盈盈地将自己盯着,不禁觉得烦躁,把酒杯一拍,冷冷质问:“还杵在这儿干嘛?等着老子赏你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