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星辰与大海的约定

更新时间:2019-08-13 08:15:36

星辰与大海的约定 已完结

星辰与大海的约定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花数 分类:其他 主角:乐菱万灵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星辰与大海的约定》的小说,是作者花数创作的其他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我……是谁?我……来自何方?“欢迎来到磷月森林,我是林地宫殿的总管,亚伯森。”这个人……是谁?“你这个灾星,你不配留在万灵谷地!”“你的预言力量给我们带来了灾难,若是早知道,当初生下你的时候就应该掐死你!”我……好冷……好痛……“孩子,会有人将你从深渊中拉出来……”“她的眼睛仿佛有星辰大海……”“精灵独爱星光,你有一个好名字。”“他们来找你了……你必须离开,星,你必须离开磷月森林。”“曾经的我,拼了命的想要活下去……是你们!是你们将我推入了深渊……”“我这一生你,迷失了自我,看尽花开花落……如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无论以后的生活将会如何,星光庆典的一夜,在有人的记忆中,不经意间已经铭刻成了永恒,但有人,似乎不懂。

纹狸白狮觉得自家主人最近有些不太正常,应该是自从星光庆典他俩吃饱喝足以后在舞圈外围一棵橡树旁找到她的时候就有点不正常。

那时候山鬼躲在树后,头抵着橡树粗糙的树皮,脸红的够可以。

对此,陶尔的解释是“喝醉了睡一觉就好”,但是经过它们这几天的观察,与其说是“喝醉了”不如说是“掉了魂”更确切。

比如,从前山鬼一天的大部分时间是花在窗边,但都是用来修炼或者看书,但现在她在窗边趴半天只是为了看窗外一对蝴蝶翩然起舞。

再比如,以前的夜晚山鬼会带着它们爬上森林里最高的树顶,仰视星空,会指着一颗颗的星星和它们说着中土与万灵谷地星空的不同,一般最后都会感叹一句“真的和万灵谷地不一样;”而最近虽然依旧会去看星星,但往往是一夜无话,最后的感叹也变成了“真像他的眼睛”,但是他是谁?每次表示出疑惑求答案,自家主人都支支吾吾的不肯说明白,好奇心能害死猫也一样能逼死猫啊喂。

至于无缘无故发呆什么的,太频繁了,纹狸白狮已经懒得去计数了。

不过好在她还是有地方正常的,最正常的地方大概是她也意识到自己这段时间的不太正常……

磷月森林第一场雪到来之前,亚伯森来拿走了今年最后的一批酒,也给星送来了过冬的物品,塞满了小木屋的储物间。

运输队的精灵们笑容温暖亲近,没了从前的疏远。

星不知道,从星光节那一支舞之后,磷月森林之中以不再有精灵把她当做外族人。

亚伯森走后,星收起了今年的最后一批桂花,放在竹筛里挑拣。虽然她能控制植物随时生长,但非时而生就是压榨植物的生命力,那便无异于杀鸡取卵。

细白如樱花瓣的指尖在金色的花朵间挑拣。

淡淡的金色夹杂着墨绿的树叶,好像……

思绪又一次飞远,指尖无意识的挪动中,竹筛里竟然拼出一个模糊的人影:绿色的桂叶铺成修长挺拔的背影,金色的桂花描绘出宛如晨曦的金发,连那头冠都用挑出的花梗进行了简单的勾勒。

纹狸白狮一左一右扒着竹筛看了好一会儿,再看看明显心不在焉神游太虚的山鬼,两只对视一眼,统一的叹气,它们的好奇有解了,而且自己怎么会认为自家主人是“掉了魂”呢,根本是被“勾了魂”才对!

纹狸忍不住窜进山鬼怀里,伸出爪子推了推山鬼。

“啊?!怎么了?”星诧异的低头看着怀里突然出现的小毛球,小毛球爪子一挥指向竹筛。

“这是……”

看看筛子里的拼画,山鬼都感觉十分意外,自己刚刚在想什么?

闭上眼睛回想,她脑海里竟然只剩了那一双黯淡了天际银河的眼眸。

她觉得自己一定是魔怔了,可是睁眼闭眼,她竟然逃不出那双眸子。

清澈,剔透,湛蓝,纯粹,像是秋天的缀满星子的夜晚,始凉未寒,虽带着一层孤傲,眼底却又有些许悠闲和惬意,她甚至觉得迷失在里面也不错。

抬头,望天,吐气。

山鬼揉着额角,自己到底是在想什么,难道是修炼出了错?为什么她感觉心里有了看不破的障?

起身,俯视着竹筛里的背影,少女柔和的嗓音有些飘渺:“也许,我们需要安静一段时间,想一想,你们说呢?”

纹狸白狮贴近她身边,蹭一蹭她的裙摆。

“进屋吧。”

写了留言插在门口的树上,又围绕小屋洒了一圈种子,做完一切,山鬼关上了屋门。

一道蔷薇与葎草组成的篱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越长越高,越长越茂密,最后竟将整个小屋遮得严严实实,甚至连屋顶和烟囱也看不见了。

第二天,走过小屋习惯的想要打个招呼讨杯茶的巡林队,意外的发现被藤蔓荆棘密密麻麻覆盖住的小屋和小屋外插着的留言。

【闭关修炼,来年再见。】

“殿下。”亚伯森对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的人行了一个标准的精灵礼,“温特伦蒂尔的来信。”

“放那吧。”

桌上堆砌的公文有半人高,摇摇欲坠的趋势仿佛要把坐在后面的金发精灵给埋了。亚伯森走过去,找了个不会引起塌方的角落放下信件。

坐在桌后的金发精灵王抬头看了一下放在桌边的信筒,手上的鹅毛笔不受阻碍的在公文上签下一串流畅飘逸的精灵文。

这是最近两个月第三封信了,他不打开那镶着温润蛋白石的信筒都知道里面写的什么。无非是三十年之期已到,安格斯催他去复诊的,他知道自己应该听从安格斯的医嘱,毕竟战后一直未痊愈的身体经不起高强度压榨。但是如今正是开春时节,王国里政务繁忙,他有不可脱下的重担在身,他还有一整片磷月森林,以及生活在这片林地上需要休养生息的子民,他就是想去温特伦蒂尔也一时抽不出空。

温特伦蒂尔每天都有投奔的、离开的、求医的、求庇护的,他相信安格斯需要处理的事务绝不比自己少,但是催诊信三十年一波三十年一波,催款单似的一次都没晚过。有这么一个尽职尽责的战友加医师他是很感动,但他同时也为安格斯担忧,一定是脑子里装的杂事太多才导致每次见到他都感觉他的发际线有变化。

处理完最后一份公文,天已经擦黑,侍女进来给书房里添上了灯,琥珀光源撒发出温暖的光芒。

明天要与矮人商讨武器铠甲制造的合约,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战争时磷月森林算是吃了一部分装备的亏,他绝不会让悲剧再次重演,但是与矮人那浓缩的身材一样,他们还有绝对浓缩的精明与顽固,明天的商务会谈少不了又是一场唇枪舌战。

除此之外还有建造防御工事的石料挑选,和人类的贸易税,磷月森林的货物进出口,磷月森林的过路费,各种各样的账务手册……

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