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爱情的颜色

更新时间:2019-10-09 22:28:50

爱情的颜色 已完结

爱情的颜色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小情绪 分类:其他 主角:郭宏阳南青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爱情的颜色》的小说,是作者小情绪创作的其他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订婚宴上,她的未婚夫搂着她的姐姐出现,高挺的肚子。她毅然决然选择放手,成为了一名战地记者,遇上了身为国际集团董事长的他……钻石级别的单身汉,救她于危难之中,宠她如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时光飞逝,转眼五年的时间就过去了。

叮铃铃铃

喂,这里是秦氏集团办公处,请问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前台的接话员用甜美的声音说道。很快他记录了一些东西之后,挂断电话,给总经理办公室打了一通电话。

秦牵冷正在办公室了审阅文件批文,这个时候电话铃响了,他拿起了电话,只听到对方说:总经理,香港地区的电话,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协商一下。

帮我接进来吧。

好的。电话立刻转进了办公室。

喂,我是秦牵冷,有什么事情啊。

就见对方说了差不多两三五分钟的样子,接着秦牵冷说道:好吧,明天等我过去以后我们在讨论。秦牵冷讲电话挂断以后,就靠在凳子上。近来公司有很多事情要忙,他已经好久没有好好地休息一下了。

总经理,顾驰丽小姐找你,请问您现在方便吗?前台的办公人员走过来给经理通报。

跟她说,我特别忙,让他以后再来吧。秦牵冷半眯着眼睛说道。

前台工作人员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办公室,秦牵冷将眼睛闭了起来。

秦牵冷。不要一分钟的时间,顾驰丽冲到了办公室里,大喊着他的名字。

什么事?这个时候秦牵冷只好睁开眼睛,慢慢的坐直了身子。女人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麻烦的动物了,尖酸刻薄,无理取闹,真的头疼啊。

你都说好了,下午要跟我一起去买戒指的,我都已经在家干等了两个多小时了,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答应了又做不到!

你没看到吗,。我现在很忙。

我没看见你忙,我到看见你在闭着眼睛睡觉。

OK,那你明白的告诉我,你究竟想如何?

好,那我就说了啊,我刚刚看到了一个重大的新闻消息。

什么消息?秦牵冷好奇了。

那个欧阳宇秦马上就要过来台湾开演唱会了啊,明天就是。顾驰丽像发现了新大陆那样,兴奋的要死。

哪个欧阳宇秦?

你不知道啊,就是那个新兴,超级出名的大明星,据说是个很神秘的女人,;刚一出道就红透了半边天。人们从来都不知道这个女人的样貌,他从来都没有露过脸。有的人说这个女人奇丑无比,因此才不敢给别人看的,他现在居然要到台湾开演唱会了啊。

我觉得也是,如果她对自己的样貌够自信的话,为什么不让别人看呢?秦牵冷在一边随口附和,但是他似乎没有认真地听他到底在讲什么。

只不过有的人还说这个女人是个绝世大美女,超级好看,他之所以不公开自己面貌就是不想让人们因为喜欢她的外表而让自己变成一个偶像歌手,他要做实力派,我不管,反正我喜欢的是他的歌,不是他的人么,明天你一定要陪我去看演唱会,不可以推辞啊。

明天?不可以,明天我要到香港去谈一些事情。

秦牵冷,你不也说自己很喜欢听她的歌曲啊,你还说你听到她的歌曲就很安静,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以放过啊?

我明天的确有事要去香港谈判一下,驰丽。要不然你就在家里看电视好了,在家里看不也是一样的啊,都可以看到她的样貌。秦牵冷似乎在哄三岁小孩。

不可以,我必须到现场去,就算你不陪着我,我也要去。顾驰丽对秦牵冷的答案觉得很失望。她狠狠地瞪了一眼秦牵冷,气呼呼的大步离开了办公室。在关门的瞬间,他忽然又转头说道:对了,钻戒的事情你自己去吧,如果你不买的话么,我们这婚也就不要定了,我对你失望透了。说完猛地把门关上了。

总经理,这是展治公司哪里发来的合同,请您签一下字。前台工作人员拿着合同走了进来。秦牵冷拿起笔来龙飞凤舞的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对了,胡小许,这份合同不着急,明天再送也一样,我立刻带着人们去参观一下。

是,总经理。

胡小许退出了办公室。跟着秦牵冷也出了办公室的门。

一会儿如果有人给我打电话的话,你就说我在参观展治商场,要是有很重要的事情,你就转到我的手机上。秦牵冷每回临走之前交代了一下秘书。

是,总经理。胡小许每次都是这样一成不变的回答。

经理小心。司机把车开门以后,说道。秦牵冷上了车以后,车子缓缓地开动了。其他的保镖跟在后面。

车在展治商场的门口停了下来,秦牵冷慢慢走出车门。

他们进入展治商场以后,直奔最顶层,这样就可以对这个地方的全貌一览无余。

经理,展治集团的商场看上去还是不错的啊,除了珠宝这个楼层的人不是很多意外么,其他的地方都还是热声鼎沸啊。小毛走过来说道。他是秦牵冷的助理。

没错,能够合作一把,你说呢小毛?

我觉得这次的合作对我们来说百利无一害啊,不可能亏本。

说得不错。展治集团现在正在闹金融危机,他这次要请我们入股,不够就是看中我们雄厚的经济实力了。当然了我们有的时候不能把事情做得太绝了,在生意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凡是都要给自己留点后路

经理说的没错,我们想到一起去了。

走,我们到别的地方看看。

正在这个时候,秦牵冷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妈妈,我现在正在展治商场参观呢,你要是没什么特别的事情的话,你一会儿再给我,好不好?

儿子,什么事情,能够比你和驰丽的婚事还要重要的啊?

妈妈,你想说什么你就直说吧。

那好,驰丽跟你说好了下午一块去挑戒指,你怎么没有跟着人家一起过去啊?

这不是公司的事情忙的脱不开身啊,妈,驰丽和公司那个比较重要啊?

儿子你自己认为呢?

我觉得公司当然比较重要了。

只不过儿子,我们不能只看一面吧,驰丽会为我们秦氏企业带过来好多好处,我觉得大重要得多。

好吧,妈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他重要好了吧。

那你明天就跟他一起到台湾去吧。

不可以,妈,我明天要到香港去谈判以下,那里有个新的项目让我过去实地考察一下。

这种事情后天也可以的,明天陪驰丽到台湾去看欧阳宇秦的演唱会。

妈,我说了不可以,要不你跟他一起去吧。好了,我现在很忙的,有时间再说啊。说完秦牵冷把手机挂断了。

他们接着在展治商场进行参观,转了一圈,感觉很满意之后,这次乘车离开了。

第二天,秦牵冷还是到香港去了。他乘坐最早的一般飞机过去了,而顾驰丽直奔台湾。秦牵冷一下飞机直奔策划部。罗鹏顺跟他一块去的。他们很认真地探讨这次的设计方案。

小毛,你看这样的构造方案可不可以?秦牵冷交给罗鹏顺一些方案的草本。罗鹏顺看了看说:应当可以的吧。娱乐场跟一般的办公建筑还是有区别的,它应当再造型上面夺下一些功夫,让人看上去就心情舒畅。像这样的圆锥形的建筑就看上去很开放,感觉很好的,基本就没问题吧。并且这样的顶棚设计让人们可以看到天空,这样子空间上就很有优势,确实不错。

那好,就按这样的方案做吧。你们看一下这个方案,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们就直地签定合同了。

好吧,那我们会立刻开始动工的,相信最后我们一定可以建造出我们双方都很满意的完美的建筑的。

好,期望我们合作顺利愉快。秦牵冷和对方的经历握手之后说道。

在秦牵冷签订合同的时候,台湾哪里的演唱会也正式拉开了序幕。这次的演唱会场地是著名的台湾小巨蛋。台下挤满了欧阳宇秦的歌迷,到处都是人,密密麻麻,黑压压一片。

顾驰丽就在这个人群中。没错,今天他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人山人海。她几乎要被这些人给挤得窒息了。还好,还好他买的是头等席的票,要不然真的要给挤晕了。

这个时候他掏出手机来要给秦牵冷打电话。

驰丽,演唱会开始了没有啊?秦牵冷接通了电话说道。他在电话这边已经听到了电话那边的巨大的音乐声音,还有到处的尖声尖叫,他跟驰丽说话,可是对方根本就听不到自己在说什么,到处都是尖叫,到处都是喧嚣,没有办法,他们都不知道对方到底在说什么,最后只有挂断了电话。

只听到到处都是尖叫的声音,然后一个人慢慢地走到舞台中间,对着大家深深地鞠躬。

大家好,我是欧阳宇秦。站在舞台中央的人依然没有用自己的真面目见人,他带着一个很有特色的面具。霎时整个会场的所有人都就开始了尖叫,声嘶力竭的尖叫。他们不停地喊着欧阳于秦的名字。当时的场面真的很壮观。

看啊,这个女人应该会很漂亮的吧,从他无比妙曼的身材就可以看得出来他的面容是多么的美丽。

这个时候的秦牵冷也正在电视机跟前关注着这场演唱会。他认真地看着这个一直都充满了神秘色彩的欧阳宇秦。她仿佛的周身看上去都是这么的完美。可是,这个神秘又出众的女子居然从来都没有让人们看到过你自己的真面目。因此,这次的演唱会无疑是个超级无敌大震撼。

今天我之所以要开这场演唱会,是由于很多歌迷强烈要求想要看一看我的本面目。我从出道开始就一直没有人们看到过我的真面目,特别多的歌迷都觉得我这个人应该是个长相不是很好看的人吧,或者是我这个人的身体某些地方有了一些缺陷之类的,因此关于我的面貌的谣言有很多的版本。实际上事实并不是这样的,我的意思是实际上我很正常,我不想露面不想让大家看我的原因是,我这个人本来就是一个很低调的人,我只是想唱歌给喜欢我和我喜欢的人听,我不想让人们因为我的长相影响到人们对我的态度。可是现在想来,我好像是他爱过天真的了,我毕竟是一个艺人,抛头露面是必不可少的事情,因此我必须要展现出我的专业素养来,所以我才决定要开演唱会的。

好了,接下来我要给大家唱一首我最喜欢的歌曲,《梦想啊,你不要远去》。音乐开始,欧阳宇秦慢慢地摘下了自己的面具,所有的灯光全部聚集到了这个人得身上,这个时候台下又是一阵惊天尖叫。因为他们全部都想错了,这个神秘莫测的大明星并不像人们说的那样长得很不堪,她很漂亮,很惊艳,让人们看了都不忍移开视线的那种美丽。

当欧阳宇秦把自己的面具取下来以后,秦牵冷也诧异了。他们的从等着上站了起来,然后双眉紧紧地蹙了起来。

台湾,欧阳宇秦的歌声在整个天空中飘荡:

秦牵冷定这电视机里的这个女人,一动也不动,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他的视线在模糊,然后有一行滚烫的泪水滴落。他立刻站了起啦,疯了一场的冲出的宾馆,开上车直奔飞机场。

而这个时候,欧阳宇秦在歌迷的欢呼拥簇下,尽情的展示着自己的才华,为了在自己的人们挥洒汗水。

秦牵冷在火速赶往机场的路上。这个时候他掏出手机来给罗鹏顺打电话。

喂,小毛。

总经理,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刚刚还说要找你呢

我现在要去机场,我已经出发了,我要到台湾去办点事情,因此今天晚上你就带我把合同给签了就好了。

是,总经理。

那好,先这样了。秦牵冷挂断了电话,他接着一踩油门,猛地冲了出去。

秦牵冷到达演唱会的场地的时候,这里只有一些三五成群不愿离去的歌迷还在回味着刚刚的美好时刻,演唱会已经结束了。

秦牵冷呆呆走进了会场。只有打扫卫生的人们在紧张地忙碌着,清理这一地的残骸。

大伯,这里不是的演唱会结束了大概有多少时间了啊?

差的不多一个多小时了吧,你是不是要找人啊?

是,我是过来找人的。

你找什么人啊,这都没人了,都已经散场了,怎么不早点过来啊?老大爷弯下腰接着扫地。

秦牵冷落寞的走出了剧场,他看上去仿佛特别失落。这个时候他的电话响了起来。

喂,哪位?

哥哥,是我。是欧阳南青的声音。

你刚刚看欧阳宇秦的演唱会了没有啊?

没看如何?

你是笨蛋吗,你为什么没看啊?我跟你说啊,那个欧阳宇秦就是郑宇彤。

你干嘛如是说?

她和郑宇彤长得简直是一模一样啊。

不,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人。

怎么就不是一个人了?

他们一个是我最爱的同学,她叫郑宇彤。另一个却是亚洲著名的大明星,她叫欧阳宇秦。欧阳南青,她不是郑宇彤,她是欧阳宇秦。她们只不过长得有一些相似而已。好了,欧阳南青,哥哥还有事情要做,先挂了啊。

只不过,哥哥对方还没有说完花,他就直接关掉了电话。

实际上何止是欧阳南青觉得长得像,所有过去认识郑宇彤的人,只要看了今天的演唱会,他们都会惊讶的以为这个人就是当年的郑宇彤。

秦牵冷独自一人走在冷清的街道上,他尘封的记忆似乎在一瞬间被打开了,重新出现在面前,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电话铃声将他带入了现实。

喂,秦牵冷啊,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呢?我已经看完演唱会了,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马上就要好上飞机立刻回深圳。

我现在就在台湾了。

在台湾?秦牵冷你怎么在这里的,你不是应该在香港吗?

我想在刚刚从剧场出来。

啊,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啊,我都过了安检了?

那你就先回去吧,我自己回去也没关系的。

秦牵冷不好意思啊,我不清楚你到这里接我来了,你看你过来你也不跟我说下,现在好了,谁也见不到谁了。

没事,你回去好了,我很快就会赶回去了。

那好,你赶紧往回走啊!

嗯。秦牵冷关掉了手机。

她独自一个人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游荡,接着上飞机回到了家里。刚一进门顾驰丽就抱着她的胳膊,开始跟她讲自己的见闻以及听演唱会的感受。

瞧,秦牵冷,我用相机已经将所有的过程全部拍了下来。顾驰丽将她的相机拿出来给秦牵冷看。

给我看看那。秦牵冷猛的抢了过去。

没料到欧阳宇秦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大美女啊。秦牵冷,我发现我现在更加喜欢他了呢。

秦牵冷仿佛压根没有听到对方在说什么,他打开相机,开始看上面的录像。接着任顾驰丽在一边怎么说话说话,他始终没有听到。他将演唱会一直看到了结束,看完以后才发觉顾驰丽靠在他的身边睡了过去。他慢慢地将顾驰丽放在床上,接着他就走出了顾驰丽的房间。

一大早,秦牵冷就驾车到秦氏集团的门口。他刚下车,后边就立刻簇拥过来一群人,带着她走进了公司,护送他进入电梯。

胡小许,展治公司的合同有没有给人送过去啊?

还没有呢,总经理。

立刻叫人给送过去吧。

是,总经理。

还有,叫小毛立刻过来我的办公室,我有事要跟他商量。

是,总经理。

秦牵冷回到办公室就开始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了。一会儿,罗鹏顺走到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

进来。秦牵冷喊道。

罗鹏顺听到后立刻推门走了进来。

经理,找我有什么事?罗鹏顺问道。

昨天给你的任务你办得怎么样了,有没有签订合同啊?

你就尽管放心好了,一切都准备妥当了,这是哪份合同,你看看吧。罗鹏顺把合同交给了对方,秦牵冷看了一下,然后放进了后面的柜子里。

我还有一件事情要拜托你帮我暗中调查一下。

调查什么事情啊,你就尽管说吧,我能做的一定做?

你知道现在那个特别出名的女歌星吗,就是刚在台湾开了演唱会的那个女人?

自然知道,是不是欧阳宇秦,昨天他不就是在台湾小巨蛋开的演唱会啊。经理难不成你还想要再开个娱乐传媒公司啊?

没有啊。我就是想要你帮我去好好地调查一番这个叫做欧阳宇秦的人的生平经历,越详细越好,我对这个人很好奇。

经理你怎么会突然好奇起来这个女明星了啊?你是不是?

我说你这个人,话这么多,我是你说的那种人啊?

没有没有,我就是开玩笑的啦,我现在就去给你调查清楚好不好。

说完话,罗鹏顺就立刻转身来出了办公室。在下午的时候,秦牵冷接到罗鹏顺的电话。他说欧阳宇秦今天在深圳。他说别的资料到现在都没有具体的。他说欧阳宇秦这回到深圳是来参加一个什么电话专访之类的节目。

秦牵冷听了之后马上就挂断了电话,然后马上出门驱车来到了电视台。秦牵冷很快就来到了电视台的门口,想要硬闯进去。

喂,先生,你是什么人啊,是来找人的吗?现在是上班时间,你不能够随便进出的。

小姐,这是我的个人名片。我想问你一下,欧阳宇秦小姐是不是现在就在贵电视台啊?

没错,不过他现在没有时间,他正在接受专访。

秦牵冷听她如是说,就要再次闯入。

不可以,先生,你不可以就这样进去。

那她还要多长时间才能够出来啊?

快了,先生,您就在这里等一下就可以了,欧阳宇秦小姐马上就会出来的。

那好,那我就等一等吧。

刚刚那个女士看到他的情绪稳定了一些,心中暗暗出了一口气。她很有礼貌的给了秦牵冷一杯温水。秦牵冷没喝,接过来直接放在了桌子上。

先生,我觉得你刚刚好像很冲动啊了。

是么?

恩,我觉得一个人应当办事稳重一些,做事不可以这么冲动的。就好像你刚刚那件事吧,假如你要是直接闯进去的话,以后不知道要给我们电视台还有我带来什么样的危害呢。

抱歉啊,刚刚我的确是有些太冲动了,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没事,你现在不是好好的了啊。我很好奇,可不可以问你个问题啊,你如此急着找欧阳宇秦小姐,你是跟他认识还是有什么事情啊?

抱歉,这个问题比较私人,我还真的没有办法回答你的问题。

那个女士见他不方便说,也就没有再问,因此笑了笑,转身忙自己的工作去了。

秦牵冷就坐着静静的等待欧阳宇秦出来。他从坐着到站起身来,站了一会儿又坐了下来。今天的时间似乎静止了一般,走得相当缓慢。秦牵冷在那边仿佛等了好久好久。但是他特别有耐心,他仿佛并不觉得难熬。

终于秦牵冷听见了有人说话的声音。没错,是欧阳宇秦和别的一些人。他们终于出来了。秦牵冷赶紧站了起来,他看见了郑宇彤。

郑宇彤。秦牵冷喊道。这么一叫,欧阳宇秦不再说话了,她忙把头抬起来看见跟前这个人。

郑宇彤。秦牵冷再次喊道。没错,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叫过这个让自己尘封在内心深处的名字了。只不过他又从未遗忘过这个名字。现在叫起来,他可依然感觉到了往日的那种亲切。

你是在跟我说话吗?我叫欧阳宇秦。欧阳宇秦说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微笑。

不,你真正的名字应该是郑宇彤,而不是欧阳宇秦。秦牵冷仿佛很兴奋。

你说什么,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饿吗,我压根没有见过你。欧阳宇秦的表情依旧特别平和,依旧微笑。

先生,请你睁大眼睛看清楚了,你面前的这个人可是现在红透了亚洲地区的超级大明星,欧阳宇秦小姐。你再好好看看,你真的认识他?从欧阳宇秦身后走过来一个男人说道。他仿佛是欧阳宇秦的保镖,因此他走过来向秦牵冷示威。秦牵冷仿佛对他一点也不感觉恐惧,他走过去接着说道:

郑宇彤,我知道你是郑宇彤。我不能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即使是相似,但是还是有区别的,可是你们俩人居然一模一样,就连笑起来的样子,就连声音都这样的相似。我不信任,因此你不可能是欧阳宇秦,你是郑宇彤,那个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

这个时候不知道从哪里一下子冒出来好多好多的记者,他们把这里围得水泄不通,不停的对着这里闪动闪光灯。这个时候,欧阳宇秦慌了。

她说:我说么,先生我跟你真的不认识,我都没有见过你。你绝对认错了人,我是欧阳宇秦,这是我一直以来唯一的名字。说完,他在经纪人和保镖的保护下离开来了这里。旁边的记者们也都纷纷追上去不断地拍摄。他们问道:欧阳小姐,请问你究竟认不认识刚刚的那位先生啊?不认识。他是秦氏集团的秦总经理啊,他为什么会胡乱认人呢?我不清楚。

秦先生,你确实认识欧阳宇秦小姐吗

闪开。

你跟他什么关系呢?

我叫你闪开。

这些狗仔队的记者们就像连珠炮一样不对的对这俩人一顿狂轰滥炸。欧阳宇秦好不容易挤出了人群的围堵,保镖将她护送到车上,车子飞快的离开了。

秦牵冷也上车了,他追了过去。

车子飞快的行驶着,开了特别久,欧阳宇秦终于停了下来。这个时候她从车里走了出来。秦牵冷也将车停靠在路边,然后下车来了。

先生,我现在郑重其事的告诉你,我叫欧阳宇秦。我压根就没有见过你。请你自重,假如你再这么跟着我的话,我就要报警处理了。

那你尽管报警吧,欧阳宇秦小姐。

我可不想让我们彼此的局面都特别尴尬,先生。因此请你不要再这样一直纠缠下去了。

好,那你现在诚实的回答我一个问题,你究竟是不是郑宇彤,那个一下子消失了五年的郑宇彤?

不是,我是欧阳宇秦。

你真的说的都是真的?

我没有哄你。说完欧阳宇秦转身头也不回的钻入车里,车子扬长而去。

秦牵冷呆呆地站在那边。他现在很困惑,他看着车子渐渐地远离自己的视线,他的眼睛也开始模糊了,泪水再一次夺眶而出。郑宇彤,我依然不可以忘记你。为你为什么要在消失了这么久以后又重新来扰乱我暂时安定的生活呢?你不是郑宇彤?不,我不能接受,我一点都不相信。

第二天,秦牵冷早早的就到了公司的门口。他和以前那样昂首阔步的来到公司,坐着电梯直达顶楼,那里有她的办公室。可是现在的他心境却发生了变化,他的心思有些不太专注,他的脑海里面一直有个身影再闪现,这个扰乱了他平静生活的影子。

秦牵冷。顾驰丽怒气冲天的直接冲进了办公室,怒吼着:你看。他狠狠地将自己的手里的报纸摔在了桌子上。这报纸就是今天的头版头条。秦牵冷拿起报纸在手里翻了翻,然后扔在了一边,继续低头工作。

说,你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解释的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我没有什么好解释的。

你为什么没有什么解释的顾驰丽大声喊道。

由于报纸上面已经把事实都说出来了。秦牵冷盯着报纸上面的欧阳宇秦的画像,他并没有看着顾驰丽。

秦牵冷你真的伤透我的心了。顾驰丽说完冲出了办公室。

秦牵冷靠在凳子上深吸了一口气,他不知道怎么回事心中特别乱。脑子里不断地出现五年前的所有的事情,他们之间得的点点滴滴,现在回想起来,依然是如此清晰,如此真实么,就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只发生在昨天一样。他紧蹙眉头,不断的思索着,忽然手机的铃声将他震醒了。

喂,妈妈,有什么事情啊?

儿子,你有没有看见天的报纸头条啊?

看了啊,那又如何?

秦牵冷,你好好的跟妈妈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没什么,妈妈,你不要担心。

是么,确实没什么吗?你爸爸现在很愤怒,驰丽也吵着现在就要到韩国去,你赶紧回来给我解释个清楚,自己的事情就要自己学着去承担。

好吧,妈妈,我答应你,我会早早的回去的。

那好,你赶紧的啊,没事就挂了吧。

嗯,知道了。通话结束以后,秦牵冷,再一次陷入了深深地思考中。

下午,秦牵冷,特地早早的就下了班,他出了公司的大门以后,就直奔家里。

少爷,你回来了啊。秦牵冷刚下车,贞嫂就出来开门了。

贞嫂,小姐在哪啊?

在屋子里呢。少爷你是不是又把小姐给惹了?小姐这一天都在家里吵吵嚷嚷的,他把所有的衣服都收拾好了,还说明天就飞回韩国去。

是么?

对啊,少爷,小姐这回是确实愤怒了,就来您的爸爸妈妈都没有办法劝说他了,这回就看你的造化了。

我怎么可能有办法啊?

你还是平心静气的和他解释一下吧,小姐从来在你的面前都很乖的,他最在乎的人就是你了。你对他说一些好听的话,或许他就真的不生气了呢。

好了,我知道了,贞嫂。

走进屋子里,秦淮国在客厅了坐着,很明显是在等着秦牵冷的回来。

爸爸。

你居然还敢叫我爸爸?

好了,淮国,儿子回来了,你就少说两句吧,听听孩子是有什么样的苦衷啊。邬君梅看家里的气氛冷的不行,立刻出面缓解。

那好,你有什么好解释的,说!

我没什么要跟爸爸说的。我根本就不需要解释。

你说什么?

爸,我说我真的不需要解释什么。

你不需要解释?

秦牵冷!邬君梅重重的喊住儿子。

那照你这么说,报纸上写的东西都是确实存在的了?

没错。

好,好,你现在翅膀硬了是吧,居然敢做出这种事情,你现在就给我收拾东西滚!

淮国,他可是我们唯一的宝贝儿子啊,你怎么可以让他滚啊?

爸爸,顾驰丽这个时候也从屋子里出来了,你原谅秦牵冷吧,不要让他走了啊。

驰丽。

秦牵冷,我想清楚了,我想我应当信任你。我才是你的正牌女朋友,我应当信任你。不好意思,我今天不应当在你的办公室那么没有素质的,都是我不好,扰乱了你的工作。

驰丽。秦淮国和邬君梅这个时候都觉得这孩子特别懂事。对啊,都已经发了一天脾气的驰丽总算慢慢地变得安静了。

驰丽,不好意思,是我不好。秦牵冷的心也软了下来,他轻轻地走到驰丽身边,拥她入怀里。

一场腥风血雨终于在女主角的妥协之后化为了烟云。

秦牵冷,你能够跟我说,你跟这个女明星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啊?顾驰丽和秦牵冷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她问道。

我们可不可以不要讨论这个话题啊。

你确实一点都不想提起吗?

我不清楚我到底应该跟你说明些什么?她只不过长得有一些想我的一个朋友,像我过去的一个同班同学。

只不过就是跟你的一个同学长的很像罢了吗?

嗯,长得超级像。

那你的那个同学呢,他现在在干什么,现在在什么地方?

她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走的无声无息的,就这么消失了,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消失的。

顾驰丽看到秦牵冷的眼光很奇怪,这时她从未看见过的一种目光。她觉得难过。

好吧,我先回去休息了啊,你也赶紧睡觉去吧觉。顾驰丽说完转身就要离开。她忽然想到有一次他无意间翻看了一张她的照片,上面他和一个女人搂在一起,笑得很灿烂,当时他对自己大发雷霆。她现在总算清楚了。那张照片上的女生似乎和欧阳宇秦长得特别像。怪不得她头一回看到欧阳宇秦的时候觉得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她现在似乎总算什么都弄明白了。他的脑海中又想到了这件事情:

秦牵冷,这个女孩是什么人啊?那照片上秦牵冷戴着一顶鸭舌帽,他搂着一个特别好看的女孩。

谁让你乱动我的东西了?她记得秦牵冷猛的将照片抢了过去。谁让你不经过我的同意就动我的东西了。往后没事的话不准你随便进入我的房间。人家的东西怎么可以随随便便的动呢,这么简单地基本常识你都不知道吗?她就就看过那照片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可是他的印象却如此深刻。

秦牵冷,今天早点下班,几天爸爸过生日呢,晚上有聚会,你要早点回来给爸爸庆祝啊。

好,知道了。

出了家门,秦牵冷开车直奔公司。

就在去公司的路上的时候,罗鹏顺打来电话。

什么事小毛,你如此早就有事情要忙了啊?

总经理,你让我给你调查的事情我都已经调查清楚了。我都手里现在就拿着这个大明星的全部资料了。

好,现在立刻给我送去我办公室里。

是,总经理。

好,待会见。结束通话之后,他开车的速度不禁变得很快,现在他的心情激动的要死,自然不能在路上浪费时间了。

车总算来到了公司的门口。秦牵冷下车之后就快步走入了电梯。

总经理,这个是乔乐公司刚刚传真过来的合同,请问我们现在要不要签字呢?

我现在没有时间,这份合同就现在你那边放着吧,一会儿你再给我送进来。

只不过总经理,这份合同乔乐公司正在等待你的回复,你最好先看看?

我都跟你说了我现在没有时间,你没听到吗?

只不过经理,你似乎并没有什么行程安排啊?

你再说,是不是不想干了啊?

哦。胡小许抱起资料赶紧走了。

总经理。正在这个时候罗鹏顺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

好,进来说话。

走到办公室以后。罗鹏顺把手里厚厚的一沓自资料放在了桌子上,全在这里了。你自己慢慢看吧。

是么?秦牵冷拿出一些来开始看。

欧阳宇秦,性别,女,年龄,出生地点时间江苏,自小在美国长大,从小热爱音乐,是家里的独生女。回国之后因为出色的外形以及妙曼的歌声,被星探挖掘,从此进入了演艺行业。并且在短时间内跻身亚洲巨星的行列

这么看来欧阳宇秦确实就是欧阳宇秦了。秦牵冷将手里的资料慢慢的合上了,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失望,所有的梦想瞬间变成了泡沫。

对啊,如此有背景,有身份的人不成为大明星都可惜了。

不可能,我依然没有办法信任这个世界上真的可以有俩人长得完全一样。罗鹏顺觉得这件事情能相信吗?

我是不信任的,只不过现在我们都已经看见这个事实了,我们还能怎么样啊?

总之我是不信任,不管你们怎么看,我也不管这些资料到底是怎么写的,我就是不能相信。

总经理,我看你现在不能相信的不是这个人是不是郑宇彤,而是郑宇彤到底有没有死去这件事情吧。总经理,你依然放不下他啊。有些事情我们不得不选择放弃啊。别总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活在过去的阴影里,你应该抬起头看看你身边拿着爱你的人们啊,你这样对他们好像很不公平吧。

我知道,谢谢你的提醒,小毛。

我只不过就是随口一说罢了,总经理,您也别太在意了,有些事情真的不是我们自己能说了算的。

嗯。

那我就想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你要是有事情的话,就打给我就好了

好。

罗鹏顺出了办公室的门。秦牵冷将所有的资料有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这明明就是郑宇彤。看他们是多么的相同,即使是笑起来的样子都一模一样。他把每一页欧阳宇秦的照片都仔仔细细的看了个遍,接着拿剪刀将上面的照片都剪了下来,然后放进了自己的笔记本了。

总经理,有人要我我转交给你一封信。胡小许说着将手里的信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对着总经理点了一下头离开了。只见秦牵冷将信封打开看完以后,立刻就出了办公室的门,然后开车离开了。

秦牵冷一直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巷子里,最后将车缓缓地停稳了。

秦先生。站在跟前的竟然是欧阳宇秦。

是你?

没错。我之所以把你找过来,是要跟你说清楚一些事情。

你是要和我说什么,我听听

好。我跟你说的事情很简单,第一,我是欧阳宇秦,并不是你口中的郑宇彤。请你别当着别人的面叫我别人的名字。你这样会影响我的事业,我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假如你有事你可以单独将我找出来,我们共同解决。请你往后不要到公共场合跟我碰面。

关于那天的事情,我不是存心跟你惹麻烦的,因为你的出现,你知道给我的生活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吗?

这跟我无关。总之往后就求求你不要再跟我找麻烦了好不好。

你是欧阳宇秦?

对。我根本就不是你说的郑宇彤,世界上免不了有些人或者事物是一模一样的,这样的事情都是可能存在的,毕竟世事无常,什么事情都有发生的可能。

现实是我不管你是欧阳宇秦或者郑宇彤,反正我就是要缠着你不放手。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是说,你这个人真的什么都挺好的,但是你有一件事情做得很不好,那就是n你跟郑宇彤长得太过相似了。

先生我请你自重,你知道你这样给我带来的打击是毁灭性的,我请你最好适可而止,否则休怪我翻脸不认人!

好,那我们就试试啊,总之我觉得你不过就是一个大明星罢了,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

我如何?我不觉得我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啊。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我可不期望出现上次那样我追着你满世界跑的情况。

这个是我的名片,上面有电话。

好,谢了啊。

我还有事要忙,走了。说完,欧阳宇秦头也不回的钻进了车里,疾驰而去。

嘿,往后不要让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见面了啊。不管怎么说你都是个响当当的大人物啊,怎么也得找个看的过去的饭店吧!话都没有说完对方已经远去了。这个时候秦牵冷终于恢复了原来的冷峻摸样,他把欧阳宇秦给自己的名片收了起来,接着上车离开了。

总经理,刚刚顾驰丽小姐过来找你了,我说你出去谈事情去了,然后他就离开了。

哦,你现在给我那分合同,我看一下吧。

好的,经理。乔乐公司的人打电话催了很多次了。你赶紧给签了吧,我好给他们送过去。

我知道了,你去忙你的事情去吧。秦牵冷仔细看了看手里的这份合同,接着签上了自己的大名。待合同签订以后,他拿给胡小许。他说,一会儿让人赶紧给送过去吧,我今天家里有些事情要处理,要早点下班了。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了再给我打电话。

不一会儿间,秦牵冷就从公司回到了家里。贞嫂,我回来了。

夫人和老爷正在外面晒太阳呢。小姐在房间休息。

她怎么没有跟爸妈一块晒太阳啊?

不清楚。夫人叫她去,可是他没有去。

驰丽,我到家了。秦牵冷边说边上了楼。

你到家了啊?说吧,你今天到什么地方去了?

你过去找我的时候,我不在办公室,出去办事情去了。我的秘书应该都跟你说过了啊?

你哄人,乔乐公司的人都把电话打到家里来了,要让爸爸赶紧签订了那份合同,他们说很着急用,是我接的电话。爸爸到现在还不清楚,爸爸今天是寿星,因此我不想让他生气。你不是说你去办什么公事了啊?我看你是着急着去见你的大明星去了吧?

你如何知道的?你找人跟踪我了?

人在做天在看,你什么事情能永远瞒着别人!我跟你说秦牵冷,我顾驰丽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你最好好自为之,不要太过分了!

我郑重其事的告诉你顾驰丽,你往后最好将你这些下三滥的手段给我收起来,否则不要怪我翻脸不认人!

是么?那我倒要那看你能把我给怎么着?

我现在不想要再跟你吵,今天爸爸过生日,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我们往后再说。说完,秦牵冷推开门走了出去。

秦牵冷来到游泳池边上。爸爸,你们还真的是很有雅致啊。

呃,今天确实过得比较开心。

爸爸,你还有头疼的毛病吗?

现在基本上已经好了很多了,再歇一阵子就能够到公司去坐镇了。你这回跟大明星的事情是不是给公司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啊?

还行吧,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影响的。终究它只不过只是我个人的问题罢了,跟公司没有关系。

往后有些事情该避免的一定要尽量的避免,不要让这样的事情出现第二次了知道了吗?身为秦氏的总经理,你的形象即使我们整个公司的形象,你应当好好地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

我知道了爸爸,我往后不可能在让这样的错误出现了。

对,这才是好样的,知道自己错了就要勇敢的承认错误,并且立刻改正。这回爸爸就原谅你了,谁都有犯错的时候。但是要知过就改。爸爸期望你往后把秦氏集团经营的更加有势力。

好,爸爸,我绝对努力跟你学习!

晚上的聚会举办的特别成功。很多商场上赫赫有名的人物都过参加这次的生日聚会。秦淮国在这回的聚会上当着很多人的面,郑重其事的宣布秦牵冷与顾驰丽将在下个月十五号正是举办订婚仪式。

因此在第二天,这条消息就很爆炸性的刊登在了报纸的头版头条。秦牵冷与顾驰丽俩人订婚的消息也被全世界的人们都知道了。这条消息随后在韩国也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