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邪灵秘录

更新时间:2019-10-09 22:46:45

邪灵秘录 已完结

邪灵秘录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邪灵一把刀 分类:其他 主角:富豪孙邈 人气:

《邪灵秘录》是邪灵一把刀写的一本其他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邪灵秘录》精彩章节节选:人之初,性本恶! 从小到大,父母就告诉我要做一个善良本分的人,但这只能让我受尽了欺负与侮辱。既然好人不一定有好报,那我就做一个彻头彻尾的坏蛋好了! 为人莫心善,好人没好报。 世间非公平,坏蛋逞霸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六章 上药

我继续往上爬,能拖一点是一点,但那老熊也不知活了多少个年头,爬起树来不急不燥,稳稳当当,仿佛对于吃我,是成竹在胸的事情一样。

另一边,大伯不断从树上摘树棍扔黑熊,黑熊皮厚,都跟捞痒痒似的,我灵机一动,想起鬼魂陈的小李飞刀,忙吼道:“陈哥,用你的刀,飞刀!”这一声陈哥,我叫的十分真诚。

但鬼魂陈那边,除了继续打探照灯以为,根本没有丝毫动静。

我想起他那几把飞刀,似乎是木制的朱砂刀,便又道:“用匕首。”扔匕首和扔飞刀,应该差不了多少。

但我说完,鬼魂陈依旧没有动,我心里怀抱的希望,逐渐湮灭下去,猛的想起他那一句:不想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心里顿时就凉了。

这时,原本打到黑熊身上的探照灯,灯光缓缓移动,最后停在了小黄狗那棵树上。

小黄狗此刻正垫着脚,将树杈中央平整的位置让出来,显然是让我往那边跳。

我知道鬼魂陈是靠不住了,心里即愤怒又绝望,迟疑了片刻,眼见那老熊不慌不忙,稳稳当当,马上就要到我脚底下了,我只得一咬牙豁出去,心说如果真死在这里,我变成鬼后,一定要找姓陈的索命。

接着,我到了一个树杈上,估量着距离,准备片刻,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盯着小黄狗那边的平整地,深深吸了口气。

小黄狗摆出了一个双手大开,随时准备接住我的架势。

最后,我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在什么力量的推动下跨出那一步的,我从空中跳了过去,感谢我的体育老师,总算是没有踩空,但脚还是滑了一下,双腿岔开,一屁股坐到了树杈上,顿时,我感觉自己的腿间的好兄弟爆发出阵阵哀嚎,似乎在说……你为什么伤害我。

我疼的呼吸的岔气了,半晌才站起来,小黄狗松了口气,拍着我的肩膀安慰:“没事,如果真断了,师父会治。”

那头老黑熊,终于发出了愤怒的咆哮,一梭溜的滑到底,一起来撞我和小黄狗这棵树。这是一种类似榕树的树种,但比榕树长的更高,哪里是那么容易弄断的,两头熊撞了很久,除了抖落满天树叶外,大树依旧纹丝不动。

这下我是彻底放心了,这才想起问小黄狗:“黑子怎么样?刚才是他?”我比了个开枪的姿势。

小黄狗点头,道:“我们引开熊,但这些东西身形大,速度快,后来两拨人马相撞,就同时被两头熊追,我们也上树了,黑熊一直围困不走,所以黑子就开枪,你瞧,那只棕熊有伤。”

夜太黑,我还是没看清楚,于是摇了摇头。

小黄狗便解释道:“黑子开枪后,将两头熊都引到他那边去,我们就逃了,没想到后来这头棕熊有追我们来了。”我心里一惊,道:“那黑子现在……”

小黄狗脸色也不好,摇了摇头,看着底下的老黑熊,道:“要么就是摆脱了,要么就是……”他没说,但我还是明白他的意思,一时间有些无措,道:“不会吧……这、这……”这种情节,我只在电视剧里看过,难道那个黑子……真的死了?

我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看电影是一回事,真实发生后又是一回事,这一刻,我才突然感到,生命原来是这么脆弱。一时间,我整个人都冷静下来,心里空落落的。

最后我忍不住道:“等熊走了,咱们回去找黑子。”

小黄狗有些讶异,低声道:“你不是不喜欢他们两个吗?”

“呸。”我顿了顿道:“人命和喜不喜欢没关系,医者父母心,我这个精神病医生都知道,亏你还是大伯的真传弟子。”小黄狗挑了挑眉,似乎颇为意外,我没理他,静下心来观察那两只熊,只希望它们能快点离开,如果黑子只是受了伤,只要我们及时赶过去,或许还来得及。

黑熊的报复性极强,不知是不是因为母熊受伤,这两头黑熊的耐心极好,一直守在树下面,直到此时,我们已经足足被困在树上一个多小时了。

就在这时,那只公熊却突然趴到母熊身上去了,身体耸动,不知在干什么。

我迟疑了半晌,忍不住问小黄狗:“它们这是……在交配?”这……大庭广众的,多不好意思啊。

小黄狗翻了个白眼,压着我的肩膀蹲下,低声道:“不是,你看,那头黑熊在咬子弹。”我拿我1.0的视力做保证,我只看到两个黑影重叠在一起,绝对没看到咬子弹什么的。

但我转头去看小黄狗,发现他看的目不转睛,不由奇道:“兄弟,视力多少啊?你还真能看见?”

小黄狗头也没台,道:“2.0”

“靠。”我惊了一下,忍不住报了句粗口,道:“你小子开外挂。”正常人1.5已经很难得了,2.0也不是没有,但绝对绝对相当少见,这人简直是个怪胎。

大约是因为我太过惊讶,小黄狗抬了下头,得意道:“师父用药水泡过,我以前是近视眼,师父说不方便,泡了一个多月。”

这么牛逼?虽说大伯一直给我宣扬,说中医很厉害,但如果厉害到这个程度,那这满大街的西医院是怎么来的?照这样说来,西医不都得关门大吉?

我有些怀疑,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道:“有没有这么神奇?穿蕾丝裙的女人,你能看见里面的颜色吗?”小黄狗噎了一下,半晌,用十分低的声音道:“能。”估计是怕我大伯听见。

这、这太偏心了。

我打定主意,回去让大伯也给我泡一下。

小黄狗大约知道我看不见,便低声给我解释,道:“这头黑熊正用比较尖的牙齿在掏子弹,不信你听。”我侧耳听了一阵,发现除了夜风的声音,还隐隐夹杂着棕熊厚重的喘息,似乎十分疼痛。

就在这时,那头黑熊突然从棕熊身上起来,紧接着便走开了。

我心里一喜,道:“它们要离开了。”

小黄狗摇了摇头,说:“不,不对。这只棕熊没有走。”果然,我们等了片刻,除了黑熊走了,棕熊一直没走,难道动物的报复性真有这么强?它一定要吃了我们报仇?

我有些坐不住了,就在这时,那头黑熊,不知又从哪里冒了出来,又趴到了母熊身上。

“子弹还没掏出来?”我问小黄狗。

小黄狗看了一会儿,摇头,神情有些奇怪,似乎是惊喜,似乎又是感慨,他道:“取出来了,黑熊正在给母熊上药。”我忍不住噎了一下,还会自己上药?

我道:“什么药?”

小黄狗皱眉,道:“或许是麒麟竭,或许是其它东西,辨药不能只用眼睛。”有很多草药,外貌相似,功用却有可能天差地别,因此咱们辨别草药,除了看,还要闻,还要看周围的环境,还有味道,这些都很重要,像我那间铺子,如果没有两把刷子,就很容易进到假药材。

至于麒麟竭,我到觉得不可能。它是一种中药,有止血消炎抗感染的作用,生长于云南的潮湿地带,产于一种叫龙血树的汁液,那种树,树皮割开后,会流出血一样的汁液,汁液凝固后,便是麒麟竭,属于比较珍贵的中药材,而且那种树,目前只生长与云南一带。

小黄狗说完,感慨道:“万物皆有灵,人为万物之长,应当博爱众生,但有时候,人还不如畜生。”我有些纳闷,这是什么话?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愤青了?就算现代社会确实有很多黑暗面,但也不至于这么心灰意冷吧?

我刚想劝小黄狗,人要阳光一点,就听大伯低声道:“别说话,你们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