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邪王专宠:傲娇女妃无弹窗章节目录】主角温泉慈祥

更新时间:2019-06-08 15:42:29

【邪王专宠:傲娇女妃无弹窗章节目录】主角温泉慈祥 连载中

【邪王专宠:傲娇女妃无弹窗章节目录】主角温泉慈祥

来源:网络 作者:灯罩 分类:体育 主角:温泉慈祥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邪王专宠:傲娇女妃》是灯罩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温泉慈祥,书中主要讲述了:相传以前有两个人名字分别叫做彼和岸,上天规定他们两个永不能相见。他们心心相惜,互相倾慕,终于有一天,他们不顾上天的规定,偷偷相见,他们一见如故,心生爱念,便结下了百年之好,决定生生世世永远厮守在一起。 结果因为违反天条,天庭降下一个狠毒无比的诅咒,既然他们不顾天条要私会,便让他们变成一株花的花朵和叶子,只是这花奇特非常,有花不见叶,叶生不见花,生生世世,花叶两相错。 传说轮回无数后,有一天佛来到这里,看见地上一株花气度非凡,妖红似火,佛便来到它前面仔细观看,只一看便看出了其中的奥秘。 佛既不悲伤,也不愤怒,他突然仰天长笑三声,伸手把这花从地上给拔了出来。佛把花放在手里,感慨的说道:“前世你们相念不得相见,无数轮回后,相爱不得厮守,所谓分分合合不过是缘生缘灭,你身上有天庭的诅咒,让你们缘尽却不散,缘灭却不分,我不能帮你解开这狠毒的咒语,便带你去那彼岸,让你在那花开遍野吧。 佛在去彼岸的途中,路过地府里的三途河,不小心被河水打湿了衣服,而那里正放着佛带着的这株红花,等佛来到彼岸解开衣服包着的花再看时,发现火红的花朵已经变做纯白,佛沉思片刻,大笑云:大喜不若大悲,铭记不如忘记,是是非非,怎么能分得掉呢,好花,好花呀。佛将这花种在彼岸,叫它曼陀罗华,又因其在彼岸,叫它彼岸花。 可是佛不知道,他在三途河上,被河水褪色的花把所有的红色滴在了河水里,终日哀号不断,令人闻之哀伤,地藏菩萨神通非常,得知曼陀罗华已生,便来到河边,拿出一粒种子丢进河里,不一会,一朵红艳更胜之前的花朵从水中长出,地藏将它拿到手里,叹到:你脱身而去,得大自在,为何要把这无边的恨意留在本已苦海无边的地狱里呢?我让你做个接引使者,指引他们走向轮回,就记住你这一个色彩吧,彼岸已有曼陀罗华,就叫你曼珠沙华吧。 而曼珠沙华的花香传说有魔力,能唤起死者生前的记忆。 从此,天下间就有了两种完全不同的彼岸花,一个长在彼岸,一个生在三途河边。生生世世,永远相忘。 怪不得,第一次见到娘坟前的小花时,那还是朵孤零零的白色花朵,一片陪衬的叶子都没有,悠然忽然记起了之前看到的关于小花的介绍:曼珠沙华,红色,又称彼岸花,黄泉路上的花,花叶生生不相见。 那时候并没有对这句话有过多的在意,也不能好好的这句话的含义,现在配合着这传说,一切的疑问都有了回答。 这是一个悲伤的传说,以至于这种悲伤完全湮没了悠然。这也是一段值得深思的传说,没有那么多事实的根据,却容不得一丝一毫的忽视。 原来,娘坟边的小花确实是彼岸花,只不过是白色的曼陀罗华,可是这曼陀罗华褪掉的红色恨意在哪里?那传说中的曼珠沙华呢? 悠然反复的看着佛说的那句话:大喜不若大悲,铭记不如忘记。 娘,为什么这么哀伤的花朵会长在您的坟上?是您选择了要去忘记什么?难道是因为父尊么? 悠然使劲的摇摇头,劝服着自己,这只是一个传说,一个传说而已,不要在意,无需介怀的。 可是那种种的念头却一直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 “扑棱棱”的声响惊动了正在窗边背手眺望的男子,看着眼前踩着窗棱歪着脑袋看着自己的鸽子,黑珍珠似得眼睛滴溜溜的瞅着自己乱转,那独有的黑白条纹显示了,那正是华国国主常用来传递信息的信鸽。 本出神的男子正是华曦,在注意到鸽子的瞬间深邃的双眸透出一丝神彩,伸出左手,信鸽听话的扑扇着翅膀落到了华曦的手上,一动不动的等着华曦的下一步动作。 信鸽赤红的小脚上如常的绑着一条白色的纸筒,华曦解下伸展开来,出现了意料之中父皇的字迹:“曦儿,都城的事情父皇全部打理,只盼你无后顾之忧,早日传回最新进展,父皇急盼,万望先保全自己。” 华曦反复望着父皇的字迹,离国多时,父皇也是等待不及,一是担心自己是否安全,二则是等待十八年的事情一旦准备落实的那种急切,华曦了然,不管怎样,都应该让父尊先心安,首先先要确定一件事情。 “剑宁,打探一下黎城主是否在府中,速去。” “是。” 毫无存在感的劲装男子悄无声息的遁去,片刻便带回了消息。 “属下回禀,城主黎峰并不在府中并确定一时三刻不会回府。” 华曦听完回复后,转身走到桌子旁,掀开一个紫檀色木盒,挑了几种花籽包装了起来,整了整衣衫转身离开了房间走向去往城主府的路上。 “小姐,前两天无意间听说城里新开的一件胭脂水粉店不错,听说专供城中的千金和贵妇人呢,不如去看看?”身边拥簇着两个丫鬟的李玉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 “专供?我怎么没听说?我堂堂的城主千金店家竟然没有通知我,好大的胆子,走,去看看。”李玉一听人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那还了得。 “可不是嘛小姐,不通知谁也不能不通知您啊,一定要给店家一点颜色瞧瞧,小姐,我给您带路”这丫鬟一听小姐的说辞赶忙附和。 一行三人趾高气昂的向着店铺走去,店铺正是在城主府临街的把头位置。 “唉?小姐,您看,那位不是那天在飘香阁跟那个死丫头在一起的公子么?”李玉随身丫鬟一晃眼便看到了华曦,那种气质是完全不容淹没在人群中的。 “那个死丫头?黎悠然?在哪里?”李玉一下子反应过来死丫头所指的是谁,便朝着丫鬟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正是华曦要拐过街角的背影。 “确定没有看错?” “小姐,我怎么会看错,那天我可是看的真真切切的。”李玉狠狠的瞅了丫头两眼,那是不容提起的羞愤。 “那不是通往城主府的路么?跟过去看看。”李玉的好奇心旺盛。 李玉急急的朝华曦隐没的街角跑去,三人鬼鬼祟祟的躲在街角处,却恰好看见了正站在城主府门前的华曦。 “管家,麻烦您帮我通报一下,我找悠然。”华曦如上次一样的首先在门口等着管家的通传。 “公子,小姐让您进去,仍在墓园等您。”管家毕恭毕敬的给华曦指了路,这次应该不用自己指引了,公子也知道地方。 这一切完全的落在了隐在暗处的李玉眼中,漂亮的眼中却闪现出恶毒的神色:“悠然?叫的还挺亲切的,光天化日之下孤男寡女的竟然在府中私会,哼~” 恶毒的神色交织成了各种的算计。 这次华曦来到墓园则没在花圃便见到悠然,扫视四周,却见悠然神情没落的蹲在当初小花绽放的地方, “你在看什么?”华曦走进了淡淡的问。 “你来了,太好了~”悠然嘴上说着好却满脸的幽怨,嘟着嘴巴蹲在小花的跟前,看了华曦一眼又转过了头。 “有什么事么?”华曦心中激灵一下,一定要很好的接近她才对。 “就是这朵小花啦,你给我的书中我看到了她的介绍,她叫曼陀罗华的,也叫彼岸,你看它,现在长出的全是叶子,叶子落的时候才能开花,花朵和叶子一辈子相见不了,真可怜。” 华曦心下舒了口气,安慰着悠然:“万物生灵也自有它的因果循环,由来始终,不必感伤。” 这丫头压根也没有问问自己因为什么而来,连临来之前准备的花籽作为借口都省了。 “是啊,我也在想,这只是它的习性,只是一个传说而已!” “哎,好啦,不想了,还是去看我的花圃吧!”说着,悠然一扫脸上的郁闷,率先走去自己的花圃,华曦的到来让她的脚步也轻快了很多,连理由都忘了问,只要来了就好。 华曦慢慢的踱步紧随悠然其后,望着前方的花圃,微勾嘴角冷笑了一下,这算是悠然给他创造了一个很好的机会,心中也在计算着合适的时机。 并不知道一切的悠然大步流星的奔向自己的花圃,催眠花已经花开艳丽,悠然不敢靠前,但是观赏价值还是很大的。 “花儿们,我来看你们了,还是看到你们的心情好啊!”悠然丝毫没有留心脚下,也即将就要到了花圃的边缘。 “小心。”忽然华曦一个急喊。 悠然只觉得脚下忽然出现一个障碍,但已经反应不及,直直的摔向花圃,扑向花圃中的花花草草。 悠然本能的伸出双手想要撑住地面,可女子的手臂哪有那么大的力量可以抗衡下落的力量,手肘已经完全,悠然闭紧双眼等待着跟花枝小草来个亲密接触,可腰间的柔软让悠然一愣,这股环绕的力量阻止了悠然即将落地的势头。 一切电光火石般的发生,等到一切风平浪尽的时候,悠然闻到了花朵的芳香,缓缓的睁开了紧闭的眼睛,入目的是完好的璀璨的花朵。 完了~悠然心中哀嚎,贴着悠然俏脸的正是那催眠花的盛开的芬芳。 悠然趁着催眠花的催眠还没有发作,缓缓的回过了头,发现了自己的姿势时,瞬间一脸的菜色,比知道中了催眠还窘,自己就这么直直的趴着,腰腹部裹在华曦单膝跪地的膝盖上,腰身被华曦拖着,上本身双手微撑栽在花圃中,屁股高翘,倒悬着,姿势尴尬异常。 “那个,华曦~”悠然的脸红的仿佛快滴出血来,尴尬的提醒着依旧撑着自己的华曦。 “啊,姑娘,你没事吧!”华曦假装反应过来,把悠然扶了起身,并帮忙拍打了裙裾和上的灰尘,一脸的关切。 “没事,不过马上就有事了!”悠然声音越说越低。 “什么?” “不好意思,我提醒晚了,刚才有只猫从你脚下窜过去了,把你绊倒了吧!”悠然找了个理由解释了过去,隐瞒了从身后故意伸脚绊倒悠然的事实。 “啊,是猫啊~”悠然强定了定逐渐眩晕的精神,可眼前关切的俊脸已经幻化成千万个了,身子慢慢的不受控制软到了下去。 “姑娘,你怎么了?”华曦接下了将倒的悠然,扶在臂弯上。 悠然眼睛直直的看着眼前的华曦,看着华曦一张一合的嘴巴,思维已经全部没了控制。 “催眠花的催眠。”接收到华曦的问话,悠然机械的回答。 华曦看着眼前没有丝毫表情的悠然,诡笑慢慢的浮现在如雕刻般的容颜上。 悠然,这算是你欺骗我的代价,也算是你做为黎峰女儿的惩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