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剑志长空

更新时间:2019-01-31 12:15:51

剑志长空 连载中

剑志长空

来源:落初 作者:金君燮 分类:武侠 主角:李斯祖师爷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剑志长空》的小说,是作者金君燮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一柄剑,一把刀,武林,不一定在江湖。一道指,一殄影,战斗,不一定在疆场。一侠客,一女皇,恩怨,能否一笑泯之?命运可掌,阴谋难断。人,才是命运的主宰;心,才是天道的法则。看他如何翻云覆雨,笑看武林;又是如何移星换斗,睥睨天下。最后,又是如何达到极道巅峰,超然而去。【支持正版原创,杜绝盗版侵权。维护网络公序良俗,从我做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是什么意思?”那名女子疑惑道。

“背面!”李斯年无奈地说道。

“哦?哦!三少……什么意思?”

我要是知道还能傻愣在这里?李斯年无奈,他已经拔出了背在身后的宝剑,准备殊死一搏。这时,他感觉脚下微微抖动,低头一看,就见脚下的沙子正缓缓地向身后流动。

那名女子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两个人共同回头一望,看见他们身后不远处正在形成一个流沙眼,他们两人异口同声地道:“流沙!”

原来,那所谓的“三少”其实就是一个“沙”字,不过那老道在写这个字的时候过于随意,将偏旁三点水拉得过长了,这才让他们两人误以为是“三沙”两个字。

想到这里,李斯年心中顿生一计,急忙抱起那名女子,纵身一跃,越过了流沙眼。

这名女子被李斯年突然这么一抱一跃给吓了一跳,她惊呼了一声,却见李斯年已经跳到了流沙的另一端。

他看了看前方距离自己只有五十步远的突厥马贼,随手将那张符咒刺在剑上,然后一边做着类似于术士们扶乩的动作,口中还念念有词地大声喊道:“金木水火土,五行听我咐!急急如律令!”

那群突厥马贼的注意力都被李斯年这一怪异的举动给吸引住了,他们以为李斯年由于害怕得了失心疯,便更加高兴地怪叫着加速冲刺过来。

就在这时,只见剑上挂着的那道黄符红光一闪,竟然自燃了。接着就看见李斯年暴喝一声:“流沙狂暴!”说罢,他手中燃着符咒的剑狠狠地向地面一插,这时,最前排的突厥马贼们已经踏入了流沙之中,陷了进去。

后面跟上来的突厥马贼由于没有看清楚,一时间也纷纷陷入流沙之中。而反应快的突厥马贼勒住马后,却被后面冲过来的人马一挤,也掉入了流沙之中。直到将近五十对人马落入流沙中,后面的突厥马贼才停下身来。

落入流沙中的人不敢乱动,他们惊恐地用突厥语嚷嚷着。

“救命啊!”

“那个人会妖术!”

“妖术啊!”

“这流沙就是他弄出来的!”

……

剩下那些没有落入流沙中的人听了,心中不禁大骇,纷纷勒着马儿向后退。原本那些打算下马救出落入流沙的同伴之人,也纷纷向后退去。

李斯年见自己的装神弄鬼起了效果,便又是念了一通乱七八糟的咒语,然后拔出插在沙中的剑,胡乱挥舞的同时提气运功,趁人不注意甩出一道微弱的剑气砍在了一匹马儿的后股上。吃痛的马儿开始哀鸣着大力挣扎,而这马儿的哀鸣也起到了连锁反应,其他那些落入流沙中的马儿们也开始哀鸣着挣扎起来。

但是在流沙里,越是挣扎,陷下去的速度就越快。

马儿的哀鸣伴随着突厥人凄厉的惨叫声,惊得那些没有掉进流沙中的马儿纷纷焦躁不安起来。而那些没有掉进流沙中的突厥人,也是在惊魂未定中暗自庆幸那些惨叫的人并不是自己。

此时,李斯年见流沙隐隐有扩张之势,便拉着那名女子向后退了五丈左右后,又开始跳大神儿般装神弄鬼起来。

突厥马贼们也渐渐地开始相信这个流沙就是李斯年的妖术了。见李斯年又开始“施展”妖术,一股恐惧的气息在众人间弥漫开来。他们看到流沙正在扩张,那些掉进流沙的人们大多数也已经没了踪影,只听见那些突厥马贼中有人喊了一句:“我受不了了!我不想死啊!”然后转身就跑。

这个时候一旦有人受不了先跑了,那么这种溃势就抑制不住了。只见幸存下来的突厥马贼们纷纷勒马掉头,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沙丘的边际。

两人这才松了一口气,瘫坐在了地上。那名女子有些虚脱地对李斯年笑道:“如果不是先看到那些流沙,我可能也会以为是你使了什么妖法呢。”

李斯年苦笑着,道:“这群突厥鞑子也是蠢得可以了,其实这流沙在大漠中很常见,只要他们稍微注意一下,就不会陷进去。”

那女子“咯咯”一笑,道:“那还不是因为你在那边装神弄鬼,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才让他们没有发现这个流沙。你可真是太阴险了!”

李斯年尴尬地笑了笑,嘀咕道:“不过话说回来,那老道是怎么知道我们会在大漠中遇到麻烦,而且还能知道有流沙的?”

“哎,对了,一起逃亡了这么长时间,我还不知道大婶您怎么称呼呢!”

李斯年的话打断了那女子的思绪,她恶狠狠地白了李斯年一眼,说道:“大婶?我有那么老吗?你就叫我媚娘姐姐好了。”

“媚娘?姐姐?”明明就是比自己母亲小不了几岁的女人,还让自己叫她姐姐,这难免让李斯年心中有些别扭。

其实这也不怪李斯年,虽然这名女子的样貌看着很年轻,但是李斯年的母亲善画荻也是善于保养的女人,所以在李斯年看来,这个岁数的女人都长这个样子。

这个名叫媚娘的女子三十来岁,但是由于时常保养,所以看着像二十来岁的女子。不过刚刚被李斯年叫成了大婶的她,此时正自怨自艾呢。

这时,北方扬起大片尘土。李斯年和媚娘见了顿时面如土色。很快,一群骑兵的身影出现在了北面的沙丘上,足有上千骑。

李斯年拿起自己的佩剑,一脸严肃地走到媚娘前面背对着她,说道:“媚娘姐姐,有我在,你别怕!”

听到李斯年这么说,媚娘心中一震,她有些迷离地望着这个并不高大的背影,心中竟然起了波澜。这是多么大的勇气啊?面对百人的追杀,能够游刃有余地利用计谋退敌。而面对上千人,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一个没有成年的孩子,竟然站到自己面前说有他在,让自己别怕。

这少年到底是谁?他哪里来的勇气?

一转眼,那上千骑兵已经来到了李斯年面前。李斯年一脸凝重地望着前方,右手提着宝剑,左手在胸前掐着道指,虽然很有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气度,但是他的双腿已经开始打颤了。什么叫勇敢?勇敢就是当你的双腿已经颤抖,你却依旧能够挺直腰板面对危险。

媚娘感觉心中一甜,但是鼻子微微一酸,走过去从背后紧紧抱住了李斯年。她感受到了李斯年身体的颤抖和心跳,也许是被她这么一抱的反应,又也许是面对千军万马却巍然不惧时的热血沸腾。

不过,这都与她无关,她有些抽泣着,在李斯年的耳边温柔地轻声说道:“别怕!有姐姐在!他们是姐姐的人!是来救姐姐的。”

听见她这么一说,李斯年悬着的心也放下了,身体似乎是顿时被抽空了一般向后一靠,虚弱地靠在了媚娘身上。

媚娘抱着他,说道:“让你抱了一路,现在轮到姐姐我来抱你了吧?”

媚娘真的感觉自己怀里的这个孩子就像自己的亲人一般惹人怜爱。

这时,那些骑兵来到他们两人面前停下了。其中一个将军打扮的人下马跑道媚娘面前单膝下跪抱拳施礼,刚要开口,就见媚娘对他摇了摇头。

这人愣了一下,看了看媚娘怀中的那个少年,似乎也明白了她的意思,他说道:“安北刘审礼,护驾来迟,请夫人恕罪。”

“嗯,刘……大哥,免礼,本……嗯……我没事儿!”

这时,李斯年艰难地站起身,对媚娘作了个揖,道:“媚娘姐姐,既然您的家人来救您了,那我就放心了。我要回去找我的父亲,和他一起杀死那些害死我母亲的突厥鞑子!为我的母亲报仇!告辞!”说罢,他转身就要离开,却被媚娘给拦住了。

媚娘笑道:“你这孩子!真是鲁莽!”说罢,对着刘审礼说道:“刘大哥!多亏了有这孩子和他的父亲出手相救,不然今天我就没命了!”说到这里,媚娘给了这个刘审礼一个不满的眼神,接着说道:“你还不快带人去救那位义士?”

刘审礼顿时感觉心中一寒,马上说道:“夫人放心,卑职马上去救人!”

“我也要一起去!”李斯年挣开媚娘的手嚷嚷道。

媚娘摇了摇头,对刘审礼说道:“给我们一人一匹马!”

“是!”

东边,距离此地二十里远的地方,一个身穿玄袍,满头华发的中年男子提剑站在堆满尸体的沙丘上,解开酒壶“咕咚咕咚”痛饮光了酒水,然后仰天长啸着道:“画荻!我为你报仇了!你看见了吗?”

当李斯年等人找到李青云时看到的场景就是这样。一个华发男子,一手提剑,一手拿着酒壶,脚下是“成千上万”的伏尸,在那夕阳的映辉中,他宛如刚刚从地狱中杀出来的杀神一般,散发出来的气息不禁让所有的人心中一寒。

刘审礼心中慨叹,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只身一人斩杀了近二百名素以凶悍著称的突厥马贼。

媚娘则一脸欣赏微带着崇拜的目光看向李青云,想到,如果这次出行有一个这样的人在身边,自己又怎么会身陷如此险地呢?

李斯年则翻身下马,一边兴奋地叫着:“父亲!”一边奔向李青云。

李青云一把抱住扑进怀中的李斯年,李斯年哭着问道:“父亲,我们这样算是给母亲报仇了吗?”

李青云一听,心中的愧疚和悲伤之感再难掩饰,他用力地眨了眨有些湿润的眼眶,说道:“是啊!年儿!大仇已报,可以回去告慰你母亲在天之灵了!”说罢,便转身带着儿子李斯年走了。

媚娘有些错愕,怎么连声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了?她急忙高声问道:“不知大侠尊姓大名?”

回答她的是这对父子高亢嘹亮的歌声:

“曷呼执剑兮志长空,罨日月曜兮燮阴阳。望寒风兮非心觳蹙,云安在兮不见龙腾。盛世苍狗兮忐忑衾寒,囫囵饥食兮明志人间。挥遒尽兮鞘归予手,安苟活兮此间少年。”

媚娘有些失落地望着这对父子的背影,心中更是后悔之前为什么没有问清这对父子的身份。

这时,一个军士走过来,双手捧着一个玉牌,对媚娘说道:“启禀天后娘娘!小的在地上发现了这个!”

媚娘接过玉牌一看,正面写着“云阳”二字,她嘴角微微上扬,然后翻过玉牌,只见上面赫然写着“玉玑子”三个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