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明月清风刀

更新时间:2019-01-31 12:54:14

明月清风刀 连载中

明月清风刀

来源:落初 作者:青云龙门刀 分类:武侠 主角:师傅妙玄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青云龙门刀的原创小说《明月清风刀》,主角师傅妙玄,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这一部具有史诗般的武侠小说,传奇里有故事,故事里大传奇。爱恨情仇,生死离别,苦苦修炼,功名利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其它的狼蹲守在它的周围,,绝对像忠诚的卫兵在守护着自己伟大的国王,那个似雾非雾的山崖正在演绎着一个千古的关于白毛狼的爱情传说。这个地方曾发生过一场狼群的战争,一只白毛狼,除了全身是白色的毛外,没有更多能吸引人的地方,在这群狼群狼是地位最为低下的,因为他没有自己的父母,在它出生时父母都死于一群狼群的战争,以后别的狼填饱了肚子它在敢颤抖抖地去吃那些剩下来的食物,小白毛狼就这样一天天的长大,白毛狼喜欢上了一头母狼,这头母狼谈不上怎样的漂亮,但对它非常的友善,白毛狼像被施了魔法似的,这只母狼的一举一动都能吸引它,它有时跑过去舔舔这狼身上的毛,这在狼群里是犯了大忌,因为所以的母狼没有得到头狼的默许是没有任何的交配权,只有头狼才可随心所欲和任何一只狼发生这种关系,白毛狼的行为无疑是在挑战狼头的统治地位,有天头狼大灰狼终于发作了,它瞪着眼,露着那颗大门牙,它要将这只白毛狼驱出狼群,它一弓身,后腿一蹬地,像箭一样向白毛狼射去,大灰狼想今天非得咬死你不可,就大张着嘴,恶恨恨地朝白毛狼咬去,白毛狼只是将尾巴轻轻地一摆,头一低,身子轻灵的一晃,大灰狼这一口非但没咬到白毛狼,却咬到了白毛狼身后的一块大石头,转眼它那两颗美白美的的大门牙就不见了,当白毛狼向它发动最猛烈的攻击时,它感到渐渐地顶不住,于是它像一只丧家狗一样夹着大尾巴,落荒而逃。。。。

狼的叫声停止了,古林又恢复了那神秘庄严的寂静,古元甲已躺在一块石块上睡着了,西湖媚子睡着,她望了望古林幽深的地方,要是两人睡着火一熄灭就危险了,她又给火堆添了一些枯枝,望着火光陷入了一种沉思中去。。。。

西湖媚子感到自己从葫芦谷出来后,总感到有一个人在跟踪着她,有人总是说女人的第六感觉是很灵的,她能感觉到这个人跟踪了自己多久,甚至能感觉到这人什么时候离开过她,她又弄不清这个人为什么要跟踪她?这人的具体位置在那?

西湖媚子从葫芦出发后,那匹马就多驼了一个人,多驼了一个人的马走得很慢,走得很慢,西湖媚子心里就着急,马走得慢她就舍不得打那马,一路上走走停停,几天过后西湖媚子也就不急,再急那马不急啊,总不能把这马给扛着走,扛着马走的有一个,那是在六盘水遇到的一条眉,她觉得一条眉是一个有神经病,武功又很高强的人,大凡被人认为有神经病的不但不认为自己是有神经病,还认为自己是这个世上的圣人,一条眉就是这样的人。

西湖媚子觉得大理的景色真美,真令人大饱眼福,对于一个不再着急的人来说,她才有心去欣赏沿途美丽的景致,西湖媚子想反正慢就慢点,又不是进京赶考,又不是做大的买卖,三年难得自己的师傅让自己下一回山,回去师傅要是问起,为何现在才回来,她就说马多驼了一个人走得慢,梅老师太也不会为这点事跟自己过不去,再说当年的古宋杰,对梅老师太出手大方,梅老师太就在安徽的青云碧霞山建起了青山碧水庄,这座山很大大得方圆百里都没户人家,青云碧水庄的人行踪诡异,外人很难知道在这高山古林里,会有这样的一个山庄,山庄里关于梅老师太的说法有几种版本,她只相信有一种版本是正确的。

据说梅老师太年轻时是个美人,她看上了村里一个叫月生的小伙子,她俩从小青梅竹马,所谓月生就是月亮出现那天所生,月生去砍柴,她也跟家里说去砍柴,月生经常去砍柴,她也经常去砍柴,山高林大,她俩就在林子山盟海誓,海枯石烂一翻,到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年纪,月生家就派人去梅老师太家上门说亲,结婚本是个大好的喜日子,本地土地主蒙人巴扎依据,闻讯就跑来祝贺,酒足饭饱后,他就躺在了新娘的床,说新娘的第一晚上得来陪他睡觉,因为长根庄不管那家汉人新郎结婚,新娘的第一晚上都得陪蒙人睡觉,这是蒙古建立的制度,为了保持血统的纯正,庄上生了第一胎的人都把第一个孩子给摔死,月生看不惯蒙古人,看不惯巴扎依据那骄横恶心的样子,他就在屋里都处找,他希望能找把刀,屋内并没有刀,全村只有一把菜刀,而这把菜刀就放在马上扎依据家里,全村人要生火做饭切菜时得跑到巴扎依据家排队领刀,一把菜刀就这样在全村里转来转去,月生没找到菜刀,找到一根打狗棒,他Cao起打狗棒,巴扎依据躺在床上正梦想着新娘那温柔的身体,而他等到的是那打狗棒,打狗棒像长了眼睛似的他躲在那里,就打在那里,他感到除了棒子,还有无数只腿踢在他身上,村里的汉人腿踢在他脸上,他身上,这些汉人平日像一只绵羊一样现在都像疯了似的,都睁着愤怒的眼睛,脚在他身上踢啊踢啊,他终于像一条死狗一样躺在地上一动都不动,巴扎依据被人抬回家时,鼻歪嘴斜,两腿一瞪,一口鲜血吐出,就跟一条死鱼一样躺在那床上一动都不动,气绝身亡。巴扎依据的老婆哈胡花花,就跑到到县府里说杨树村说县大爷啊杨树村的汉民都造反了,现在都打死了人,老爷啊你得我蒙古人做主,子君县的县令刚好是汉人,他的名字叫朱古力,那天是中午,天热得连猪都在县府墙角水沟里爬着一动都不动,朱古力躺在县府内的那个石凳上纳凉,忽然一通鼓响跟午日下了冰雹似的,将县府的那些衙役震得直骂娘,这样午日也不让人休息一下,真他娘的又是死人了,嘴上骂,腿却不敢慢,一个月二十铜板,谁也不想甩,就整整衣服都跑到县堂各就各位。

朱古力来了,他两眼浮肿,这几天他正为县衙门的一些事烦恼,上头又在催税收,现在又是大灾年,都那里去收这个钱啊,县衙门的公务员们的工资都减得不能再减,搞得这些公务员们一个说要走,他们说自己好旦也是全县里的精英,朱古力说精英也得替老百姓想想啊,你们要走就走,可就是一个都没走,朱古力说你们再穷也能喝上稀饭,老百姓现在只能卖儿卖女的。

朱古力一拍惊堂说,升堂。

衙役门有气无力说,升堂,威武。

朱古力说,堂下的妇人,有何冤枉跑本县府来喊冤。

哈胡花花说,县老爷啊,你要替我作主啊,我家主子被杨树村的汉人乱棒打死,这些汉人造反了,说着呜呜地哭起来,只听见声音没见眼泪。

朱古力习惯Xing地问,你是蒙人还是汉人。

哈胡花花说,我是蒙人是杨树村的地保。

朱古力一听又是蒙人和汉人的事,他就头痛,一头痛,他就喊退堂,

哈胡花花说,你审都没审,人命关天,那就这样退堂的

朱古力说,你把诉状递上来,然后画上押,你也得给我点时间研究,研究,要是本县一时犯晕判错案了,那就草管人命。

哈胡花花,就递上诉状,走出了县堂,上了那顶花轿。

朱古力将诉状揣在衣兜里就回家,说实在的他真不想去那个秋水县的破县堂,那里就像一个烂摊子,平日他也没能捞到多大的好处,有块肉就和大家分享了,县里的好友谁家有难事找他借个钱,他二话也没说就给了,一件破县袍在身上穿了三年也舍不得换新的,搞得老婆九菜花经常让他跪床板,他也跪了,毕竟县令再穷也比老百姓的日子好过,九菜花经常说要跟他这个猥琐的中年人离婚,就是没离。可后来一来二去二人也就分房而睡,谁也不管谁,朱古力每月该养家的钱一分不少的给了九菜花,朱古力沿着一条河堤正匆匆地往家里赶,忽听河里有人在喊,朱大哥,朱大哥,朱古力就抬头朝河里望,一条小船从那荷叶的茂盛处驶出,等驶到河堤岸处时,朱古力看清是王小波,王小波穿手拿一根长杆,赤着光膀子,穿着短衣布衫,他县朱大哥,近日好久不见,县事可忙,朱古力说,近日确实也很忙,已有一月没回家了,朱古力与九菜花合不来,不忙时也很少回家,宁愿呆在县府里和左右参事下棋取乐,也不回家,王小波和朱古力是同村人,平日也受了朱古力的不少恩惠,所以对朱古力是念念不忘,近日见得朱古力回乡,就欣喜异常,硬要拉朱古力上船去他的处住喝上二杯,朱古力拗不过王小波的热情,就上了船,朱古力的杆子一用力,小船就飞梭地往王小波的家的方向驶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