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落梅惊风

更新时间:2019-01-31 13:45:32

落梅惊风 连载中

落梅惊风

来源:落初 作者:隐逸龙 分类:武侠 主角:金三娘梅风 人气:

主角叫金三娘梅风的小说是《落梅惊风》,它的作者是隐逸龙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燕王朱棣逼侄夺位,在位十余年间,对内大索建文旧臣,对外则穷兵黩武,积威之下,天下莫人敢言。及其孙宣宗新立登基,矛盾终至激化。表面盛世太平,暗地里却逆流汹动。外有安南反叛,以及大同、宣化贼兵起事;内则诸王觊觎,建文旧臣蠢蠢思反,加上山西、山东、以及河北连年大饥,流民四起,内忧外患,令朝野为之不稳。因一偶发事件,各方势力齐聚洛阳,为彼此利益争斗不休。  洛阳捕快落梅风乃一不起眼的小混混,其手下捕快则是一帮无所不为的地痞,就是这群不起眼的小人物,不经意卷涉其间,因缘巧合之下,误打误撞地引发了朝庭内部,以及武林正邪双方的大对决。  本书完全不类似一般武侠。构架精巧细密,情节每每出人意料。主角是典型的官场下层小人物。但机变之巧、应变之速,无不令人叹为观止。  书中人物都不是江湖中人。武林中人在他们的理解中,就是乱匪又或暴民。而官场则是个人利益化的最佳场所。即一心向上爬又不离最本质的本性:无赖!  落梅是个真正的巨构。开卷很传统,后面渐成个人的风格。严格说来,已和传统的武侠颇有差别,或许称之为异类武侠比较合适。  敬请观看:《落梅惊风》。  强烈推荐:1:《太平盛世》一本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落梅风虽说同样在笑,却笑得有些心不在焉。

他狐疑打量着不远处负手而立的飞鹰,心头被几个疑问翻来复去困扰着。

观刚才居公子的态度,分明对此人的突然出现深具戒心,而且听其口气,飞鹰乃是从京城一路追踪他而来。由此看来,此人来找弄晴,十有八九未存好意。

既然二人处于敌对立场,他为何还要不遗余力地为弄晴开脱罪名呢?这样做对其有何好处?

而不久前他费尽心思将宁姓少女和海伯打发走,用意则更为明显,似乎是存心想让二人置身事外,却不知此举所怀的又是何居心?

暂且抛开这些不谈,眼前所发生的这宗命案,又该如何处理?

现在连凶手是谁亦不知晓,说到缉凶归案,显然是不大现实。而唯一的知情者弄晴又一去若鹤,人海茫茫,寻一个人谈何容易。

何况这件案子牵涉到武林中人,这种事一旦沾上,极难脱身,避恐唯之不及,好端端地又何必去自寻麻烦。

他愈想愈觉烦恼。

说老实话,他现在对查凶破案之事毫无兴趣,一心想着的是如何能尽快了结此事,能够赶紧摆脱眼前的这场麻烦。

注意到他充满着疑虑的眼神,飞鹰微微一笑道:“小兄弟,你在想些什么呢?”

落梅风苦笑:“你说呢?”

飞鹰笑道:“观小兄弟面色不豫,莫不是在为此案犯难?”

落梅风直认不讳:“不错。”

飞鹰徐徐道:“有什么为难之处,小兄弟不妨说出来听听。”

“其实也没什么。”落梅风笑得颇有些不怀好意,“只不过,我想请你去衙门走上一趟。”

飞鹰一怔道:“小兄弟莫非怀疑鹰某是凶手?”

落梅风嘿嘿笑个不停:“有什么话,到了公堂上,你自己去对知府大人解释罢。”

飞鹰眉锋微扬道:“小兄弟莫非担心回去后交不了差,因此就想将鹰某抓回去当作替罪羊?”

“是又如何?”心事被揭破,落梅风亦有些恼羞成怒。

飞鹰笑了,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久闻洛阳总捕头铁面神捕言无情公正无私,精明廉洁,小兄弟此举,恐怕瞒不过他的法眼吧。”

落梅风火道:“瞒不瞒得过,是老子自己的私事,与阁下无关。”

话虽这样说,不过想起言无情平时的铁面无私,他心中仍不禁有些发怵。

洛阳地处要冲,市面繁华,三教九流无所不有,王孙公子更是多如牛毛,这些人一贯仗势欺人,寻衅滋事,打架斗殴乃是家常便饭,若非言无情坐镇,恐怕早就乱成一团糟了。

此人天Xing不讲情面,任何人犯在手上,皆是一视同仁,洛阳现在案件锐减,实有大半乃是此人的功劳。

说穿了,他和刘七等人敢在城里耀武扬威,对谁的面子都不卖,几乎全是仗着身后有此人撑腰。

老实说,以言无情的精细严明,这件事能不能就此搪塞过去,他也殊无把握。

不过话又说了回来。

他只不过是个小小的捕头,说到如何缉凶破案,自然有上头做主,这种事也轮不到他Cao心,即使抓错了人,回去后最多亦只是挨一通训叱而已,总比什么人都没抓到,回去后对上面交不了差要强。

飞鹰闻言轻叹了口气,移目注向窗外。隔了一阵,他突兀问了一句:“小兄弟,你今年多大了?”

落梅风硬崩崩道:“你问这个做甚?”

飞鹰笑了笑:“观小兄弟面相,据我看,最多只有二十出头吧?这么年轻就能身居捕头之职,想必对**的内幕了解颇深罢!”

落梅风面色一变:“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我这个捕头的职位是靠拍马屁捞回来的?”

飞鹰笑道:“小兄弟误会了,鹰某并非这层意思。我只是想提醒小兄弟,**中一向都是欺上瞒下,报喜不报忧,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让上面知晓为好,免得到时候大家都惹上一身麻烦。”

落梅风沉吟了一会,徐徐道:“老兄之意,莫不是要我将此案真相瞒下,随便找个理由唬弄过去?”

飞鹰正色道:“正是。”

落梅风冷笑道:“这样做对我有何好处?”

飞鹰意味深长地瞧着他,说道:“小兄弟是聪明人,难道这种事情真要鹰某点透吗?”

落梅风没有接腔,只是望着他不住地冷笑。

金三娘有些慌了,道:“小风,你就听金姊姊一句话,就照他的话办吧。”

凌烟楼这种地方一向是打开大门做生意,来的多是达官贵人,王孙公子,因此非不得已,平时尽量避免与武林人物沾上瓜葛。自从得知死者是针眼之后,她心中就一直在暗暗叫苦,是故倒巴不得此事就此了结。

落梅风不语,心中有些恼火。

若是其它别的事情,说不定他就睁只眼闭只眼过去算了,但眼前所发生的是宗人命案件,加上这么多双眼睛瞧着,叫他如何敢自作主张?

金三娘留意到他的神态,道:“这件事对你而言可说是轻而易举,有什么好为难的呢?莫不成还有什么条件不成?放心,只要开口,我都答应。”

落梅风没好气瞪了她一眼,道:“说得容易,你也不想想看,这里这么多人,老子又非神仙,靠什么堵住众人之口?”

“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

金三娘不以为然地撇撇嘴:“这里除了你那帮兄弟,就只有凌烟楼的人,只要你我不说,谁敢有胆子将此事传出去?”

落梅风恼道:“说得轻巧,就算他们不说,但那位姓居的公子和姓宁的小丫头呢?”

飞鹰道:“小兄弟尽管放心,鹰某可以保证,他们是绝不会将此事说出去的。”

落梅风冷笑道:“你又不是他们肚子里的蛔虫,凭什么能肯定?”

飞鹰不以为忤,笑了笑道:“小兄弟可知那个姓居的公子是何人?”

落梅风冷冷道:“是谁?”

飞鹰笑道:“小兄弟不认识他,总该听说过他手里的那支枪吧。”

落梅风一直就觉得那柄怪枪有些眼熟,被他一提,脑海中骤然浮起一个人来。

“惊艳残血枪!”他惊道:“北五省枪王胡不归称雄武林的独门兵器?”

“不错!”飞鹰点头。

他苦笑:“此人不是别人,他就是胡不归的女婿,京城‘云隐居’的东家,十三把刀的第一把,居大少爷,居步衡!”

******

提起居步衡此人,亦算得上是京城里大大有名的人物。

别的不说,单凭此人年纪轻轻,就能在京城十三把刀中居首,就知不是一个简单角色。

所谓十三把刀,其实指的乃是京城里各行各业中,十三位以手中之刀谋生,身怀特殊才能的异人。这些人凭着一技之长,各自把持着一门行业,个个财大气粗,势力雄厚,其中不乏武功高强的绝顶高手。

而居步衡能在其中zhan有一席之地,自然也有其引以为自傲之处。

据传,此人五岁学刀,十四岁刀法大成,一刀下去,可以将一个生鸡蛋硬生生劈成两半,而且保证断口整齐平滑,蛋白蛋清绝不洒出外面半点。

当然,这只是外界的传言而已,至于事实是否如此,只有老天方才晓得。

只不过,别人用刀都是杀人,而此人用刀,所对付的却是鸡鸭鱼鹅,青菜萝卜之类,兼或兴之所至,最多再对付一些菜砧上的猪羊牛肉而已。

因为,他所用的刀,乃是:

菜刀!

亦就是说,与其说此人刀法非凡,还不如干脆说其厨艺了得。

此事说穿了并不奇怪。

因为他祖宗三代,皆是以开酒楼为业,而其祖传的“云隐居”,本就是京城里最大而且最为著名的一家酒楼,其几十家分店,遍布全国各地,到了他手上,更是生意兴旺,日进斗金,可说南北名厨,尽罗其下,各地名菜,应有尽有。

据传连皇帝老子也声闻其名,时不时地乔装改扮,溜至云隐居大快朵颐,甚至连云隐居的招牌,也是前朝的真龙天子一次酒醉后兴之所致亲笔御写。

然而此人真正如此有名,却并非因为云隐居是京城饮食业中的翘楚,而是因为他的老婆——

京城第一美女胡媚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