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重生之战歌女巫

更新时间:2019-07-07 22:12:34

重生之战歌女巫 已完结

重生之战歌女巫

来源:落初 作者:酱油瓶子不会飞 分类:武侠 主角:萨恩曼谦 人气:

《重生之战歌女巫》由网络作家酱油瓶子不会飞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萨恩曼谦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出门左转突然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异世界,弥茵魂穿成了女巫,这虽好但是……三秒钟被某深渊女巫戳穿身份囧么混?  一晃原来她还不是第一个魂穿到这个世界的,关键是,这个异世好像有点奇怪?九个位面相互连成一团,在无尽覆灭的虚空中点起最后一点生命之火,生活在这里的他们是最后的火种。  啥……位面快跪了?不能跳出去就只能跟着九环位面一起跪?  而且关键是——都快跪了女巫们居然还在和神打架到底是怎么了……要不要这么高能!  经历了二百多年的战争成为了战歌女巫,在打歪了光明神的鼻子后觉醒了奇怪的属性,至此完全化为了战争主义狂热分子的弥茵在其后的七百年致力于开辟新的战场,完成“远征大业”,我们的故事,就从弥茵900岁的战争疲劳期开始……  本文不白,总体文风为不大严肃的正剧,慎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冥眼青蛇一生见过很多种人。

有从它身边走过而不自知的冒失鬼,有和同伴壮着胆子想从它身上找机会的蠢货,还有以压倒Xing实力将它擒获的光明教会,再来就是被刻上了狩猎印记的倒霉鬼。

这些倒霉鬼临死前的样子总是很难看的,哭喊着命运的不公,质疑着天上的神明,诅咒着它的命运。

或许还真是诅咒也说不定,因为它即使活下来了,等待它的也只有下一次“角斗戏”。

但是面前这个孩子似乎和其他人都很不一样,从第一次见面起似乎就是这样。

这么小,却不哭也不闹,对于这样的遭遇没有哭闹没有恐惧更没有怨恨,似乎只是在做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

它微微张开蛇吻,致命的毒气溢了出来,它稍微调整了一下自身的毒Xing,这个孩子会在沉睡中毫无痛苦的死去。

但这个时候这条蛇突然想到了——遇到了这种事情,哭泣和诅咒才是一个人类应有的正常的表现,即使知道双方其实都是受害者,即使知道最后双方都会死去,然而真正能够做出这样的决断的人……这个孩子,一般人,一般人会这样想么?

狠厉的人会选择继续躲下去同归于尽,懦弱的人会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而这个孩子,这算是什么啊?

这条冥眼青蛇突然感觉有些心底里又有些发凉,只是不光是因为这个孩子——它莫名的感觉到了某种恐惧。

甚至整个的动作都僵立了半空中。

“我想了想,果然还是捡回家比较有趣。”

对于这条蛇来说,这大约是彻底改变它命运的一刻,在它绿色的蛇目里,突然映出了一名身高娇小装扮怪异的少女的身影。

这条生Xing敏锐的魔兽似乎从她的身上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连带着她本人的身影都有那么一瞬间不真切了起来。

少女所说的话没头没尾,然而它却不敢多言一个字,恭谨的抬起巨大的蛇躯——它看出来了,少女的目标是那个因为摄入了少量毒气,已经临近濒死的孩子。

不是它。

濒死的孩子微微睁开眼睛,他的世界与常人有很多的不同,世界仿佛是被一张网笼罩着,魔法的真实在其间流淌,他可以看见法师和魔网沟通、施法再到遗忘的全过程,甚至还有朝明位面里张扬的能量乱流。

魔法之子。

他似乎听见了某个与他眉眼相仿的人惊喜的呼声。

最后他看见了一名少女嘴角浅浅的微笑,就好像是找到了什么很有意思的玩具那样。

而在少女身后,他仿佛看到了无数的鲜血和骨头。

黑暗笼罩了他。

如果世界上真有命运的邂逅这种说法……真是扯淡。

摩卡镇最好的旅馆里,弥茵嫌弃的用一根树枝涌了涌地板缝里的灰尘,此时她难得的换下了女巫袍,穿上了贵族的洋裙,倒也颇有几分哥特式洋娃娃的感觉。

贵族日常的洋裙装饰华美,特别衷爱于**边,领口袖口裙边腰际都有,这还没什么,但是关键是,它很长。多长呢?站定时刚好接触地面,走路需要双手提着裙角才行的那种长度。

人类的贵族认为提着裙角漫步这样的行走方式非常优美,甚至还延伸出了三种步伐……反正不管人类怎么赞美,弥茵只觉自从开始提着裙角走路之后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且不说号称摩卡最好的旅馆,地板缝隙里却全是灰尘,”弥茵随手扔掉树枝,后者摔在地上同时竟然化为了半透明的碎片消失在空气里,她起身虚着眼睛质疑一般的打量着身上的洋裙,又狠狠的瞪了一眼环绕了整个房间的黑涟一眼,“这裙子又是什么好建议?下次你要是再敢提这种馊主意我就在你身上纹毕加索派系真传的抽象画。”

“咳咳,可是我觉得挺好的啊,”黑涟在空中晃来晃去,“偶尔试试人类的衣服不也很有意思么?”

“一点也不有趣,”弥茵面无表情的透过房间的穿衣镜看着自己的造型,“这简直是……”

虽然很可爱没错,但……

简直就是画风的崩坏……弥茵不由得想起上辈子的某个形容词。

“主上,您看刚才那回头率……”

黑涟还是想努力一下的,毕竟弥茵确实适合这样可爱的哥特装扮——虽然其本人是面瘫了点,但是它才说到了一半,弥茵身上一片魔法灵光环绕之后,还是换上了一套黑色的风衣,黑色的卷发随意的搭在衣领上,全身透着不符合她外表年龄的精干的味道。

“那个……”在两人的互动范围外,此时此刻不得不以一根手指粗的小蛇形象老实躺在小正太的枕头边的冥眼青蛇如此小心的开口了,生怕触怒这两尊不知来历的大神,“您们能说一下到底要把我们怎么样么?”

此时它的额头上,猎杀印记已然消失,但是旁边的小正太却在平稳的呼吸着,没有死,只是陷入了深深的沉睡中。

“不怎么样,”换了衣服,弥茵终于感觉全身上下舒服了不少,她理了理头发,“我喜欢捡迷路的小动物回家,就这样。”

“你的话,”她看了这条七级魔兽一眼,后者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不过小动物太脆弱了,需要一个保姆。”

“保、保姆……”冥眼青蛇带着颤抖重复着这两个字眼,然而对于它来说的凌乱还不止如此。

“哈哈,主上,”黑涟欢快的说,“刚才它用了‘我们’这个词对吧?它居然把小正太归为自己那一边了!”

魔兽和人类为伍简直就是侮辱,这条颇具**气格的冥眼青蛇不禁下意识的反驳,“只是暂时站在同一条船上!”

顿了顿似乎又觉得自己的语气有些冲,而且有些激动,它在两者的注视中低下声道,“人类是我的食物。”

这是大实话,说完之后它又道,“而且,在人类的观念里,我也不适合当魔宠。”

魔宠就是魔兽与人类在律法之神的见证下签订契约的产物,必须绝对服从于主人,连一丝伤害的念头都生不起。

但是冥眼青蛇真的不合适,虽然不能升起伤害的念头,但作为一种剧毒之物,仅仅是呼吸产生的气体就能让人头晕目眩不说,激动时身体表皮分泌的毒素则更是致命的。

这么小的一个孩子,说不定它一不小心把呼出的空气喷在他脸上,这个孩子就死了。

而它自己本身虽然完全免疫自身的毒Xing,但是却不能为他人解毒。

“这个很简单的啊,”弥茵手指间奥术的灵光闪烁,“做成器灵就成了。”

闻言,这条冥眼青蛇的眼中竟露出了许些战粟。

“别,请您别……我就差一点就能进阶领主了……”

“别担心,”弥茵微笑的阴影将这条几个小时前好威风凛凛的蛇彻底笼罩,“又不是人类那种连半成品都算不上的器灵。”

“不……嘶!不……嗳?”

在这条冥眼青蛇极度惊恐的电光火石之间,一共发生了三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是,它的灵魂被硬生生扯出来了,然后核心的部分被埋入了小正太的手臂内侧,弥茵的手指微颤,在他白嫩的手臂上留下一个微小的青色器灵阵。

第二件事情是,它发现自己虽然是灵魂状态却好像还能自由活动,并没有被固定在小正太的手臂上,而且……它发现自己的等级似乎直接到了领主级。

第三件事情是,面瘫正太睁开了眼睛。

“啊,你醒了,以前叫什么无所谓,”弥茵点点头道,“现在你的名字是羽。”

“我觉得很适合你,安静的、纯粹的、坠落的死。”

“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