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拳王无双剑

更新时间:2019-02-01 00:53:56

拳王无双剑 已完结

拳王无双剑

来源:落初 作者:上边人 分类:武侠 主角:王彪云中子 人气:

经典小说《拳王无双剑》由上边人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王彪云中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王彪,身在官家人在江湖,一双铁拳无人敌,誉为“神拳王彪”,被当世皇帝钦敕为“京城名捕”,只因卷入吴双家的血海深仇,反诬成罪,锒铛入狱!吴双,人称“人中吴双剑中无双”,一柄黑鞘剑,天下任我行!杀延虎,诛胡为,义释裘得开,剑下结南平……执剑寻仇,义释天下杰;善良侠义,心如镜,宁可放走一千也不错杀一个!挥剑展豪情,杯酒泯恩仇;是英雄从不滥杀无辜,真汉子何惧血雨腥风……中秋原本欢乐祥和的日子,于当时的小吴双来说,却是充满恐惧和灾难的日子。这天晚上,臭名昭著的“乌鸦帮”把他们家的嵩山庄园洗劫一空,劫难中小吴双的父母双亡,家仆四散,从此这个年仅五岁的孩子成了孤儿。痛苦的经历,艰辛的成长,造就了英雄崛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少林俗家弟子杜辉雄,和和气气,其实心狠手辣,更兼一身飞檐走壁的轻功,是入室杀人的不二选手。据说他师父叫度空,是少林寺一个武艺高强的长老;当今天下的轻功没有出其右者。一次他外出云游,乘船过钱塘江,被飓风掀翻了船,同渡人都淹死江中。唯有他,飞身一纵踏浪上岸,两岸的人见了都以为他是神仙。有认识的人说:“他是少林寺僧人度空。”

后来杜辉雄成了他的徒弟,于是就有了这样的传闻:说杜辉雄是度空与山下村妇种下的孽缘。至于这种传闻的真实Xing,很难考证。有一点可以肯定,能得到度空真传的人,他们的关系绝非等闲,那么引来一些嫉妒的诽谤也在所难免。最令人不解的是,度空竟会死在杜辉雄的手上。一回,杜辉雄犯了酒戒被同门师兄告发,度空师父颜面扫地,一气之下罚他面壁思过十天。没想到,杜辉雄恼羞成怒,趁师父不备一刀把他杀了,逃出少林寺。于是,人们就这样下结论:不管度空用什么方式,都弥补不了杜辉雄从小遭人诽谤嘲弄所带来的伤害,当他收杜辉雄为徒之时,也是证实人们非议成真之时。所以,一个名誉上的徒弟,他背负的其实是一个私生子永久的羞耻与怨恨,要想消除这种羞耻和怨恨,唯一的办法就是杀死那个曾经留下风流孽债的人。所以,杜辉雄为了日后光明正大地做人,度空就必须死。

嵩山庄园的正大门也就是南大门,前面是一条繁华的街道,常年由无影脚张威把守。但凡有生人出入街上,张威手下的一群兄弟都会将对方的来历和底细调查清楚。这条老街汇聚了天下七十二行买卖,其中凤鸣客栈最为热闹,出入江南与中原的客人通常都会在这家客栈歇脚。因为,这家客栈不但有天下最好的美酒,还有天下最美丽的女人。所以,那些江湖豪杰和文人骚客才会对这家客栈情有独钟。

落幕时分,一骑快马载着一个褐衣男子飞也似的闯进了落雁城。据张威手下描述,此人身披紫衣,背插三尺青锋,双目如电,威风凛凛,直至凤鸣客栈下马。当时迎接他的是客栈招待毛小二。毛小二八面玲珑,勤劳肯干,深得客栈老板白雪的赏识。只要客来,毛小二总会抢先接待。因为他深知,在这个艰辛的人世间,勤劳既能赢得老板的赏识,又能激发自己对事业的信心和热情。

此时正直晚饭,大厅已座无虚席。毛小二从厨子手上接过一瓶花雕和一盘熟牛肉,以他灵巧的身影穿梭在客座间。忽然身后被一只有力的手拽住,回头一看,右边客座上端坐着张威的手下韩笑。

韩笑从来不笑。他以严肃的表情看着毛小二问:“刚才那个骑马背剑的客人现在哪里?”

毛小二满面堆笑说:“来客正在二楼月亮湾客座里,这不正要给他送酒菜去,不知韩大侠有何吩咐?”毛小二清楚,只要是王百万手下要问的事,一定是大事,一定不能有丝毫隐瞒,否则这份工作就保不住,甚至弄不好还会小命不保。韩笑正眼也不瞧他,眼睛张着门口街道,一字一句说:“去摸摸那人的底细,立等回报!”他的话就是命令,毛小二只得毕恭毕敬连声应是。

毛小二推开客座门,见客人正端坐桌旁。这是一个两眼有神,风度翩翩的少年,他的长剑顺手压在桌面上。他在等着酒菜快些端上桌,因为他的神情告诉毛小二他饿极了。毛小二唱着菜谱,走进去,说:“客官,您久等了!您的两斤熟牛肉和一瓶花雕来了。”摆放酒菜时,他顺口问:“客官您是从哪里来?这是来走亲还是访友?要不要为您预定一间上好的客房?”毛小二似乎很专业,表面上不经意问着,其实他在密切关注着对方的神情变化。只见对方迅速拿起筷子夹起一片牛肉,送到鼻子下闻了闻。毛小二笑着说:“客官放心,刚宰的黄牯牛,肉质鲜美爽口。”对方点点头,回视一笑说:“肉倒是很鲜嫩,只是这酒却不纯。”

毛小二讪笑说:“花雕江南佳酿,此地照猫画虎,能有七分相似已经难得了。”那客官饮罢一杯洒然笑道:“你这话倒是不假,有这酒香也敌得过了。”不等杯落,毛小二接着酾酒,那客人很满意,笑一笑,问:“招待问我是走亲还是访友,莫非有什么打算?”毛小二也笑道:“你这客官也忒多心了,本店来往的客人多,每日住店的也有上百,看看这天色晚来,我是担心客官酒足饭饱后想起订房,恐怕那时住满了,却不是我对客观招呼不周,误了你么?”那人点点头,说:“也是,招待有心了。那就烦劳招待为我留间上好的房间,最好是准备一桶热汤,我要洗个热水澡!”毛小二说:“没问题,我这就去为您安排。只是官府要求,本店住宿一律实名制,还要烦劳客官告知实名以备登记。”那客人说:“庐江吴双的便是。”说罢摇摇头有些不耐烦的说:“你这客栈也太多规矩了!”毛小二附和着摇头叹息道:“不是么,就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让我们这些做招待的在客人面前受了多少委屈。当然咯,要是每个客人都像客官您这样爽快到也没什么!”吴双点点头,笑一笑,招待退出客座关门而去。

韩笑一直在楼下坐等回音,见毛小二走来便问:“问出些什么来了?”毛小二点头哈腰,满面堆笑说:“这位客人很小心,他只告诉我他叫无双,庐江人……”听闻此言,韩笑卓然变色。见此毛小二脱口问:“怎么,韩大侠与他有……”韩笑瞪他一眼,轻声喝道:“不关你的事。”毛小二顿时脸色惨白,不敢言语。韩笑又问:“他还说什么没有?”毛小二说:“他还叫小人为他预订一间上房,饭后还要泡澡。”

“噢!”韩笑默然点头,若有所思,随后再三又问:“他真的没有再说什么?”

“真的没有,他所说的我都一五一十告诉您了。”毛小二忐忑不安地说。

“那就好。”韩笑说着,神情凝重地走出了客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