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红尘魅影:绝色王妃

更新时间:2019-07-08 19:47:55

红尘魅影:绝色王妃 已完结

红尘魅影:绝色王妃

来源:落初 作者:宓楼月 分类:武侠 主角:泠心芳亭 人气:

《红尘魅影:绝色王妃》由网络作家宓楼月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泠心芳亭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带着残破容颜,她绝地重生。既然命运多舛,天意弄人,她也反其道而行之。重入江湖,挑战礼教,肆情爱恨!然,那颗失落的心却该去何处找回?万丈红尘,恩怨交错,情欲交织,繁华落尽处,她疲惫转身,却发现,归处,早已有人守候多时!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忆语收回目光,轻抿一口杯中青浅的茶,茉莉的清香溢满唇齿。

一声轻响,忆语抬起头,抱她回来的男子正关上厚重的石门,头顶落着一层薄薄的雪。

“外面又开始下雪了吗?”忆语问。

男子点头,道:“很大,姑娘恐怕要明日才能回去了。”他来到床边,将手中的毛巾放在一边的石凳上。抬头看向坐在床沿的忆语,有些不好意思的一笑,牙齿整齐而洁白,道:“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忆语放下手中的茶杯,微笑道:“忆语,公子怎么称呼?”

男子拱手道:“在下姓秋,名肃霆。忆语姑娘,你的脚踝扭伤了,及时医治才好。”

忆语小脸一红,但也知道别无他法,于是道:“如此,就麻烦秋公子了。”说着,自己脱下绒靴,褪下香袜。

秋肃霆蹲下身子,大手握住那只雪嫩纤足,他掌心的温度让忆语瑟缩了一下,他抬头,面颊上有着可疑的红晕,道:“会有些疼,你忍一下。”

低头,果断的用力一扭一推,动作熟练利落。忆语咬唇,忍住了那一刹的剧痛。男人拿过石凳上的毛巾,动作轻柔地敷上她红肿的脚踝,道:“毛巾里包了冰块,可以消肿。”忆语接过手,冰凉的毛巾果然缓解了脚踝处的痛楚,她扬颜笑道:“谢谢。”

“秋公子不是平楚国人吧?”看着男子素雅的身影,忆语轻声问。

站在石案前的秋肃霆转过身子,笑道:“啊,忆语姑娘好眼力。”忆语有些不好意思地一笑,看着他将一些药材放进药壶,倒进雪水,然后蹲下身子,拉住石案下的一个铁环,掀开一块石板,然后将药壶放在露出的一块铁板上。

做完这一切,他用案上的毛巾擦了擦手,端着茶壶走到床边,见忆语的茶杯还有七分满,便将茶壶放在矮几上,自己在石凳上坐下,问:“还疼么?”

忆语摇头,微笑道:“好多了。”看着她堪比皓月的明艳脸庞,秋肃霆有短暂的怔忪,少时,他回过神,有些不好意思的轻咳一声,道:“忆语姑娘应该也不是平楚国人吧?”

忆语有些茫然的思索一阵,道:“我也不知我是哪国人,现在,应该算是平楚国的人吧……”

看着忆语若有所思的样子,秋肃霆犹豫半晌,最终还是问道:“忆语姑娘是有何烦心之事吗?”

忆语实是在想她这次她回去,即墨襄很有可能不会再让她踏出即墨府一步。可是,这些她又怎能说出口,于是浅笑道:“我是在想,熊冬眠不是都钻在洞里吗?为什么那只熊就这样睡在外面呢?”

秋肃霆认真地想了一会儿,道:“可能,是因为我占了它的洞府吧。”

忆语一愣,随即笑了起来,他的这间石室建在圣女山的山腰峭壁中,而且显而易见是由人工精心开凿出来的。一句玩笑话他居然能那样认真地说出来。

秋肃霆有些尴尬地抓抓后脑,道:“这个理由好像不太充分。也有可能秋天的时候,那只熊经过山下,一时犯困,就在那打了个盹,只是这个盹打的长了一点。”

闻言,忆语更是笑得捂住了肚子。见自己逗笑了她,秋肃霆明亮的眼中也浮现一抹笑意,本来还有些生疏的气氛一扫而光。

“秋公子,百州国不是要温暖一些吗?你为何在这深冬来到苦寒的平楚呢?”笑过之后,两人之间似乎一下子熟悉了不少,忆语环视着石室问秋肃霆。

秋肃霆微笑道:“在下胸无大志,生平唯好两样,一是赏遍天下美景,二是采遍天下奇药。三国中,论冬景,平楚国当属第一,而且,解毒奇药绛蕊雪莲,只有平楚国这圣女山上才能生长。”

忆语听他说出“赏遍天下美景”时,心中微微一动,不由听着他继续讲下去。

一讲到采药,秋肃霆就似换了个人似的,眉飞色舞滔滔不绝,将自己至今去过哪些地方,采得过什么奇药,这些奇药又都生长在什么样的神奇环境中,有什么药理全数讲了出来,好像终于找到了知音一般,迫不及待将自己的经历与对方共享。

听着他生动的描述,忆语的思绪跟着他去三国环游了一圈,那些自己向往而又没有见过的美景奇事,随着他轻柔的嗓音不断地充满她空白单调的心里。

看着他率真而发自内心的笑容,忆语不由想起每个秋日,她都喜欢站在再生谷浣纱湖畔那株硕大的梧桐树下,仰着小脸,让秋日温暖的阳光透过细密的树叶间隙,斑驳的洒在她的脸上。这一刻,同样的感觉让她砰然心动,曾经脸上那点点光影处些微的温暖,让她联想起了恋人轻柔的抚触。

可惜,情魔泪之毒已解,她无从验证此刻内心的感觉是否真实。

药壶“嗤嗤”地蒸腾着白色的雾气,打断了他的长篇大论。他转身,将药壶中的汤汁倒在一个白瓷碗内,端到忆语面前,道:“喝一点吧,驱寒保暖的。”

忆语接过那有些烫的瓷碗,目光不解地投向石案下的那块铁板。

看出她眸中的疑惑,秋肃霆笑道:“也是偶然发现,这山体内下方的岩层居然是烫的。”

忆语恍然大悟,道:“怪不得这石室之内如此温暖。”

喝完那微甜的药汁,秋肃霆从她手中接过碗,却不意碰到了她纤嫩的手指,两人同时面上一红,秋肃霆将碗放到石案上,问道:“不知忆语姑娘家住何处,明日,在下送姑娘回去。”

忆语微微一怔,无形的压力充满了她的心口,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明日,秋公子只需将我送到山下就可以了。”如果被即墨襄看到她和一个男人同时出现,可能会给他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山下可还蹲着一只熊呢,忆语姑娘一个人,在下实在不放心。”秋肃霆笑道。

忆语抬头,被他的笑容感染,遂也微笑道:“那就麻烦秋公子送我绕过那只打盹的熊吧。”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