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乱世皇朝

更新时间:2019-09-28 05:04:00

乱世皇朝 已完结

乱世皇朝

来源:落初 作者:月浊 分类:武侠 主角:屈言云婉儿 人气:

《乱世皇朝》是月浊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乱世皇朝》精彩章节节选:元朝末年,天下动荡,义军四起,英雄无数。浪子屈言偶到襄阳却被牵扯身不由己进入一幕由白莲教而起的起义大潮中,从此颠沛流离天涯亡命被迫开始了一段悲壮且瑰丽的武侠之旅。儿女情长,雄图大业,看他如何凭一己之力伏尸百万力挽狂澜!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以此论彼,伤心伤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洛文正看似有些笨拙,但轻身功夫却不弱,只见他口中一声轻呼身体瞬间拔地而起,一跃几丈高然后在围墙边的大树探出的枝干上轻轻一点,已经落到了围墙之上。

屈言有些汗颜,不过也依葫芦画瓢纵身一跃却没有洛文正那般轻盈,连续在枝干上点了两下才落在了高墙之上。

两人悄无声息的落到院内的黑暗阴影处,洛文正四处看了几眼后沿着围墙向着房舍弯腰而去。

方宇对于此等夜间之事毫无经验,也不敢贸然行事紧跟着洛文正而去。

此时毕竟已然是深夜,就算有守卫把守估计也早就打盹儿休息去了,谁会无事忍受暗夜的孤独!

长廊回环,假山林立,很安静,甚至是不闻鸟语蝉鸣之声。

洛文正早已叮嘱过屈言,府中除了一些蒙古兵之外并无什么高手,而且擦汗虽然是守城军官却是酒囊饭袋之徒,时常留连于醉梦楼,酒肉之肠捏死他犹如捏死一只蚂蚁。

屈言悬着的心微微松懈了下来。

一行五六人的巡逻兵从假山的尽头走了出来,两人立刻藏身在远处的假山后面生怕被发现行迹,虽然眼前这五六个人两人可以轻松解决掉,不过到时候难免引来其他士兵。

一直等地巡逻士兵消失后两人犹如暗夜鬼魅一般的再次窜了出来,向着前方的房舍而去。

房舍太多,左侧的房舍内竟然还有依稀的烛光摇曳,不过并未看到有人影走动,可能是入睡时候忘记了熄灭。

洛文正已经身形一闪到了右侧房门,屈言忙跟了过去。

洛文正从怀中摸出一把匕首探入门缝轻轻的向上挑起来,然后推门闪了进去。屈言的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甚至大气都不敢出一下,进入屋内倒也不显得黑暗,有依稀的月光透过窗纸洒落进来。

外堂无人应该是客厅,两人推开珠帘进入内堂,左侧是床,床上的帷幔微微打开,可以看到里面睡着两个人。而在前方同样还有一道门,门后面则是烛光摇曳,隐隐似乎有簌簌之声传来。

洛文正回头对屈言示意了一下,意识是让他去把里面的那人杀掉,他则解决床上的两个人。

方宇点头示意向着那道门移动过去,而洛文正反手将匕首握住向着床上而去。

近了洛文正也看清楚床上两人的模样,其一正是擦汗那狗官,里面那人则是擦汗六岁的女儿,却没有擦汗的老婆。他上前握住擦汗的嘴寒光一闪匕首已经准确无误的刺入了他的心口。

擦汗蓦然疼醒,不过身体嘴巴都被洛文正压住,‘呜呜’的惊恐挣扎了几下然后就一动不动了。

“蒙古狗将你碎尸万段都难消我心头之恨!”‘噗’一道血液飞溅而出,洛文正挥动匕首向着女孩而去。

女孩可能是听到父亲的痛苦之声,蓦然惊坐而起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人影,“啊,娘……”然后声音就归于沉寂,鲜血染红床褥。

屈言倒握着匕首心中惴惴,蓦然听到床上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全身顿时一怔,难以置信的望向床上,与此同时房门打开一个身着睡衣的妇女走了进来。

“不好,有刺客!”外面突然传来士兵的呼喝之声。

洛文正心中一动忙来到门口从门缝望去,只见外面一个士兵盯着门缝大呼小叫。

寒芒一闪,洛文正手中的匕首脱手而去,直接没入了士兵的喉咙。

那蒙古妇女跌跌撞撞的扑到床边,看到床上的血腥愣了片刻‘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然后竟然转身跪倒屈言面前扯着他衣摆哭道:“连我也杀了吧,你们也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屈言恍然失神踉跄退后两步。

洛文正陡然大惊,转头着急道:“曲兄弟你在干什么,快点杀了她,不然我们谁也走不了!”

“杀了我吧,连我也杀了吧……”耳边依旧着妇女声嘶力竭的凄惨之声,匕首在他手中颤抖了起来。

他不忍,也不能!

“曲兄弟……”洛文正大急,飞掠回来夺下屈言手中的匕首顺势一带,那妇女脖颈处涌出血液,然后双手握着脖子痛苦的倒了下去。

电光火石间,洛文正拉起屈言破开窗户就飞掠了出去,外面已经是火光冲天熙熙攘攘向着这里聚集过来。

洛文正带着屈言左闪右避专门挑选黑暗偏僻的地方逃跑,片刻已经到了围墙下面,正在此时前方挥刀冲过来两个蒙古士兵。洛文正身形未停,陡然双脚飞起正中其中一人的胸口,那人顿时向后倒飞了出去撞到了后面的围墙,眼看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余下一人洛文正腾出握着匕首的手直接就把匕首推进了这人的心口,这人蹬蹬退后两步,惊恐害怕的看着心口的利刃,怎么也想不到短短一瞬间就要死了。

背后人声大哗,洛文正不敢耽搁,低喝一声:“兄弟你先上去!”双臂发力,屈言的身体瞬间便向着墙外而去。

眼看背后追兵追来,洛文正大喝一声双掌在身边的一块巨石一拍,那巨石顿时拔地而起向着士兵飞去,他身具纯阳刚猛内力,这样一块巨石倒也不在话下。

洛文正也无暇顾忌巨石是否可以伤到人,体内真力翻腾而出瞬间倒掠而去落到了围墙外面。

洛文正和屈言回到月华轩的正好深夜一时。

焦急担心的三人猛的见到两人回来,纷纷出言问询。

“那蒙古狗被我一刀捅在心口,当场毙命,还有他妻子和女儿都被我和曲兄弟杀了!”洛文正显得有些激动。

于志勇三人也是大呼快哉!

“曲兄弟刚才手起刀落,简直就是我汉人的典范!”洛文正可能有意抬高屈言的身份,笑着道。

三人望向屈言的目光也微微有些变化,不在像刚见面时候的敌意了。

“没发现曲兄弟年纪轻轻竟然有如此胆识魄力,实乃英雄侠义之辈,智勇我甘拜下风!”于志勇谦谦有礼拱手道。

可是屈言却眼神茫然,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众人的话语。

“连我也杀了吧,杀了我吧……”那妇女的凄凉悲惨的声音似乎依旧在耳边回响,令屈言心生不忍。

“曲兄弟?”洛文正轻轻推了一把屈言。

“啊”屈言恍然醒转过来。

“怎么了曲兄弟,是不是被吓着了?”洛文正担心关切溢于言表。

“洛大哥我没事,只是……”

“只是什么?曲兄弟蒙古人屠我百姓,凌我土地,毁我家园,你说我们是不是该杀光这些蒙古人?如果你仅仅只是因为洛大哥我杀了一个女孩便心生不忿那便大错特错了,试问蒙古人杀我汉人妻儿子女的时候可曾有过一丝不忍?”

洛文正显得有些激愤。

屈言全身一震,心道屈言啊屈言,洛大哥铁骨铮铮实乃英雄好汉,你又岂能怀疑他呢?蒙古人杀你汉家儿女可曾有过丝毫不忍,他们甚至连一个襁褓中的婴儿都不放过,你又何须心存妇人之仁呢?

想通这些,屈言精神一震,道:“洛大哥说的正是,是小弟我不对了!”

“好兄弟,我辈生于这乱世就应该以七尺之身杀外族复我汉家河山!”洛文正在屈言肩上重重一拍,激昂道。

稍事休息后,步青莲有点担心的问道:“大哥,咱们是不是应该先出城躲上一段时间再说?”

洛文正眉头微皱,眼中露出思索之色。

“无妨,我们没必要去城外,如果真要到了城外反而会引起蒙古鞑子的留意,我们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料来蒙古鞑子也不会贸然怀疑到我们身上!”一旁的于志勇挥动折扇轻声道。

“怕他NaiNai个胸,如果这帮蒙古狗真敢找上门来,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那就杀一双,正好以消我心头之恨!”刘雄恨恨的道。

“五弟,不要鲁莽!”洛文正责备了一声,想了想道:“智勇说的有理,我们如果贸然出城反而会引起鞑子的怀疑,还不如和往常一样,而且如果我们离开城内,我怕对十五之夜的行动有影响!”

此话一说,虽然屋内昏暗,不过还是可以感受到三人的目光同时集中到了屈言的身上。

屈言一怔,不解三人为何如此谨慎,难道和洛大哥口中所说的十五之夜有关。

“大家也不用过分谨慎,曲兄弟是自己人,这次行动还需要曲兄弟协助一二呢!”说了一句洛文正望向屈言道:“其实不瞒曲兄弟你,如果曲兄弟真的想要见上那云婉儿一面,十五之夜便是一个机会!”

听洛文正如此一说,屈言脑海中不禁出现白日里汉水的一幕,当然最后目光定格在了云婉儿清丽脱俗的容颜之上,心驰神往。

不知何人有此福分能够得到云姑娘的垂青?

“怎么曲兄弟不想见云姑娘?”看到屈言迟迟不语洛文正疑惑道。

“洛大哥不是……我只是……”屈言语无伦次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

“哈哈!”洛文正笑出声来,其余三人也讶然失笑。

“让大家见笑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