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九重帝凰:高冷夫君来护驾

更新时间:2019-07-10 20:51:39

九重帝凰:高冷夫君来护驾 已完结

九重帝凰:高冷夫君来护驾

来源:落初 作者:迷糊的黑天使 分类:仙侠 主角:师兄灵宗 人气:

主角是师兄灵宗的小说《九重帝凰:高冷夫君来护驾》此文是迷糊的黑天使原创的仙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前世,人面兽心的师兄,蛇蝎心肠的师姐,钉在宗门之上的师父,把一幕幕染红,血泪滑落,伤她挚爱之人,定将万劫不复。今生,高冷傲娇的灵子,娇憨可爱的兽宠,姐姐心中只有仇恨,却为何如此迫切的想安睡在这个男人怀里,喜欢上蹂躏这只猪时完美的手感。修长的手指划过青丝,轻声在耳边呢喃:“世界再乱,那又如何,你每处安稳的睡着,都在我平静的怀抱。”欢迎加入迷糊的黑天使读者群,群号码:145194096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子衿也没有多说,很干脆的拿出一百三十枚银币,放在元丹小哥面前。

“我就剩下这些了,不过这元丹和蛛腿我都要。”

子衿也不在意蛛腿留下的体液弄脏了她粉色的罗裙,也不在意这刺鼻的腥臭之味。

那个摊贩小哥一下子就被子衿怔到了,甚至都没有来得及说上一句这些东西已经是成本价,必能再低了。

莲步横移,就到了另一边的卖草药的摊子前。

另一个小哥可是一直都在关注着这边的情况,小丫头那么干脆就把银币拿出来的样子他可是看在眼里,实在是可爱。

“小妹妹。”

堆起笑容就要套近乎,这个姑娘看上去营养不良或许只是一个丫头,可是就是随便一个丫头出手就这么大方,而且见过这么多世面,绝对不是平常人家的,在他身后,极可能是一条极大的鱼,如是,只要紧紧的抓住她这个线索,她身后的大顾客,还是不是手到擒来。

“不要这样称呼我,直接叫我子衿就好,我并不需要你刚刚说的药材,但是这种药材,我全都要了。”

子衿修长嫩白的手指指着放在最角落的通体漆黑的几株草。

“这是?”

小哥扭头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子衿,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是去星韵森林的佣兵顺手带回来的,因为这几株的草样子看上去很奇怪。

子衿的笑意完美的隐匿在唇角,真是一群不识货的人,这是墨云草,是炼制洗髓丹必不可少的一味药材,黑色越纯粹代表草的质量越好,所以在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势在必得了。

“这是墨云草,并不是什么珍贵的药材,我只是见它长相奇特,所以想拿回去研究一下。”

子衿心里已经有几分焦急了,这人怎么这么多话说,要知道这墨云草就这样暴露着放在空气中,那精纯的药力都会成为天地元力,这样就不美了。

“研究一下?”

小哥的心里突地一下,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这姑娘说的是研究,难道她是炼药师,甚至是炼丹师。

“敢问姑娘师承何方?”小哥的言语中多了几分尊敬,她越想越觉得这个姑娘不简单,这不显山不露水的,可能还真是某个归隐的炼丹师,或者是炼丹师的弟子,这些人物,可是稍微动动手指就可以带领他走上人生巅峰的人呀。

“师承何方?”子衿心念一转就知道他心中所想了,敢情这个人是察觉到了她应该是一个炼丹师,所以才会生出结交之意,她还是低估了炼丹师在下三天的影响力。

“我并不是谁的弟子,只是将军府里地位低下的一个丫头,至于今日不得开口要这几株植物,只是我实在是从小就对药理研究很感兴趣,又可惜家庭条件不允许我进行研究,所以只能经常来逛逛巷市,在小哥你们手里买些不知名的药草回去研究研究。”

子衿微微拱手,眉眼里的傲气尽数掩去,这低眉顺眼的样子正是一个丫头最该有的样子。

“既然姑娘只是想要研究一番,我如果还要收姑娘的钱那就实在是不美了。”

那个小哥也是一拱手,随手把墨云草交到子衿的手里。

如果他知道自己手中送出的药材在识货的人眼里可以卖到天价肯定会气道吐血。

现在子衿,也是只想狠狠地把他的咸猪手打下,难道不知道人体带汗的手接触会让灵药的药效丧失得更快,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钱已经花得差不多,只是这蛛腿的重量和形状有一些吓人,搬回将军府实在是让她有些呛人。

从右侧的偏门回去将军府,离偏门只剩下三尺的距离,甚至可以听到将军府里传出的士兵Cao练的声音。

全身的汗毛根根倒立,心生警兆,还没有感觉到杀气的方向,身体却本能的往后一倒,把布袋里的蛛腿放在面前一挡。

雷霆一击落在蛛腿之上,而拿着蛛腿的手虎口已经出现道道血痕,从其中溢出滴滴鲜血。

一击未得,杀机瞬间掩盖在天地之间,子衿连方位都找不到了。

这一剑,她很满意,这是一个杀手该做到的程度,也是她在下三天遇到的第一个同行。

追求一击得手,一击不得,便毫无留恋的撤下,刚刚那一剑,她没有感受到一点点的花式,甚至这个人的元力程度也不高,在那袭突然出现的黑衣之上萦绕着的是淡淡的银光,那是白银的光泽。

他的剑招,这绝杀一击的秘诀,就是快,快到这个手刃无数人的杀手之王也只来得及做出本能反应,护住身体要害。

杀机尽退,子衿身体一松懈,才发现自己已经冷汗涔涔,衣裙已经紧紧贴在身上,再打开布袋,里面的蛛腿还是保持原型,可是子衿轻轻一动,就全部化成齑粉,消散于无形之中。

如果刚刚只是简单的倒下去,并没有当机立断地把蛛腿挡在面前,她就算没有被刺中要害也会被剑气所伤,而那样的伤势对她这样一个身体孱弱,元力修为完全不入流的小丫头就是致命伤。

在将军府旁,作为将军府的一个侍女受到暗杀,她暂时还想不到是谁和她有这样的血海深仇,上一次的死亡和这件事应该也脱不了干系,为什么要对这么一个没什么地位的仆女几番下杀手,唯一的解释就是她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东西。

可是现在的子衿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冤大头,知道秘密的人是之前的子衿,而前一世子衿的回忆已经傲娇得不像话,总是会在受到某些刺激的时候就突然冒出来,给她一些始料未及的信息。

“三夫人。”

这个名字出现在脑海之中,这一切的事情都和这个女人脱不了干系,而现在的子衿连三夫人的面都没有见到。

一路想着一路继续往将军府走,装着蛛腿的袋子就扔在外面,原本还在担心这东西要怎么和五夫人解释,这下这个杀手一下子就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

“子衿,你,你怎么在这里?”

正巧遇到走小路路过侧门的一个同样丫环装扮的人,瞪大眼睛看着子衿,尽是不可思议。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