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绝色公子太妖娆

更新时间:2019-07-11 08:49:30

绝色公子太妖娆 已完结

绝色公子太妖娆

来源:落初 作者:陌缓缓 分类:仙侠 主角:冷杉林武林中 人气:

火爆新书《绝色公子太妖娆》是陌缓缓所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冷杉林武林中,书中主要讲述了:冷杉林中初遇时,她是身负重伤的绝美少女,他是飞扬跋扈的俊美少年。  如果就连相遇都是一场精心设计的局,那么我还能再相信什么呢?  他执意要得到的答案牵扯出二十年前的一幕幕爱恨情仇。  上一代的恩恩怨怨却为何要由他们来背负?  当一切尘埃落定,他们是否仍能两心相依携手共看人世繁华?  ----------------------“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读者扣扣群:【221873137】作品已签约,希望喜欢的盆友加入一起探讨剧情,缓缓接受各种批评与建议。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些天,公冶栾华不顾自己手上的剑伤,不遗余力照顾着昏迷的紫衣。公冶蝶十分了解他,她知道他心中定然自责不已,虽不是他的错,他却在为不能保护身边的人而暗自跟自己呕着气。

“栾华,这不是你的错。”公冶蝶看着愣愣坐在床沿的公冶栾华,苦口婆心道。

“可就在我眼前,令她受伤了。”公冶栾华眼红红的,声音微哑,“表妹也说了,若是那剑尖再近个几寸便是神医明和在世也救不了她了。”

“现在不是彻底无事了嘛。”

……

公冶栾华想起几天前,闻讯赶来的公冶蝶和孙霈君看着他当时满身血污的样子吃惊不已。

即使身着红色衣衫亦掩盖不了那深色的血迹,他发丝微散,一向笑意满满的眼中是掩盖不住的焦急

“表哥,你这是怎么了!”孙霈君夸张叫道。

公冶栾华退开一步,让两人看到床上的紫衣。孙霈君伸手捂住快要溢出口的尖叫,看着浑身是血的紫衫少女,以及深深插在她左肩的长剑。

“这是怎么回事!”公冶蝶快步走上去,看着公冶栾华已为她止住血而镇静不少。

“姑姑,剑上有毒。”

“什么!”孙霈君回过神来,她也跟着走上前,快速将带来的细针一字排开,准确将针刺入少女左肩的大Xue,细细察看昏睡着的绝美少女。

公冶栾华虽着急,在看到孙霈君认真起来的模样,心中也不自觉放松。

他退出了内室,好让孙霈君心无旁骛医治,公冶蝶也跟着他走了出来。

“栾华,你的手!”公冶蝶注意到公冶栾华不住流血的手,惊呼。

她快速走过来,压着公冶栾华的肩膀,“你给我坐下。”于是便认真替他清理伤口,好好包扎起来,“怎么会如此不小心……”公冶蝶责怪道。

“姑姑,门口的守卫,是烈情门的烈怀所为。”公冶栾华声音中带着抱歉。

“是他。”公冶蝶手上包扎的动作不减,闻言只是轻轻接了句。

“姑姑,实在对不住……”公冶栾华声音低落,眼神中透出忧伤。

“无事,他们俩我已好好安葬。他们的家人,我也一并照拂,你不用再为此忧心,不是你的错。”公冶蝶拍拍公冶栾华的肩,温柔安慰道。

公冶栾华无奈点了点头,似是想到什么,“对了,姑姑,我们遇到了一个很怪异的女人。”公冶栾华看着公冶蝶,皱眉道。

“怪异的女人?”

“对,她的武功路数古怪极了,双手竟可以徒手斗刀剑。”公冶栾华皱眉回忆道,“她长得像个幼童,身形娇小,可一出口的声音却苍老而粗粝。”

公冶蝶想了一下,略一沉吟,“原来是她。”

“她是谁?”公冶栾华追问。

“若是她的话,你们能逃过这一劫算是不错的了。”公冶蝶担忧道,“她是无心门的门主孟非心,三年前你初出江湖之时而她正值闭关,因此那次才让你轻松拿到紫杀令。”

“原来是这样……”

“传闻她心如蛇蝎,出手狠辣,却如此轻易放过你们,实在令人费解……”公冶蝶看着公冶栾华清亮的眼,“这少女是何人?”

“紫杀宫叛逃的杀手紫衣,紫杀令在她身上。”公冶栾华揉揉眉心,低声道。

“原来是紫杀宫的人,怪不得……”

“怪不得什么?”

“据说当年紫杀宫宫主袭苏苏与无心门孟非心是好友,所以若是孟非心手下留情也是情有可原。”

“可她当时并不知晓紫衣是紫杀宫的人,反而是紫衣先出的手。”公冶栾华肯定道。

“哦?这可奇怪了……”公冶蝶话未说完便被兴冲冲跑出来的孙霈君打断。

只见她满手都是血,眼神似喜似悲。

“怎么了。”公冶栾华看着她满手触目惊心的血,不自觉站了起来。

“那剑我拔了出来了……”她迟疑地看向明显松了一口气的公冶栾华,“可是……表哥……”

“到底怎么了?”看着孙霈君香香吐吐的话公冶栾华刚放下一半的心又慌乱了起来。

“也怪我医术不精,要是懿昌师傅在一定没问题的。”说着说着她声音都带上了哭腔。

“君儿,怎么回事。”公冶蝶看着公冶栾华一瞬间大变的脸色,抢先问道。

“这位姑娘的左手,怕是不能再提重物了。”孙霈君声音颤抖,她不敢去看公冶栾华的脸色,看了母亲公冶蝶一眼。

一瞬间,室内弥漫着沉默的气息,公冶栾华不发一言,一向吵闹的孙霈君也不敢说什么话。

公冶栾华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心中有个地方,隐隐作痛。有一种又酸又涩的滋味,他想大叫想发泄,却只能紧紧抓紧双手,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那毒呢。”过了一阵,对于她们来说却像过了很久,听到公冶栾华出声,虽然声音僵硬而冷淡,可母女俩却是不约而同心底松了口气。

“毒已经解了!”她拍拍双手,装作不经意抬起头,望向公冶栾华,心中一惊。

她从来未见过表哥的这种表情,自责难过与悔恨深深交织着的复杂脸色,与他一贯笑意盈盈的模样没有半点相像。

那一刻,孙霈君不知道为什么感到了一丝难过。

“紫衣中的是什么毒?”公冶栾华急急问道,顾不得刚包好又再次染上鲜血的手。

“这只是普通的寒毒,并不会致命的。”孙霈君安慰道。

“寒毒……”公冶栾华似是想到了什么,他慧黠的眼中沉了沉,“姑姑,寒**针您可听过?”

“当然听过。”公冶蝶挑了挑眉,“这可是袭苏苏的独门绝技,闻说那针并不稀奇,稀奇的是那针上的毒。”

“独门绝技?”

“是的,怎么?”公冶蝶看到脸色不好的公冶栾华,像是明白了什么,“这个小姑娘可会使?”

“不知道……”

“栾华,听姑姑一句的好,别再跟这姑娘扯上关系。”公冶蝶郑重道,“紫杀宫与你爹的恩怨……”

“她是她,紫杀宫是紫杀宫。”公冶栾华固执道。

公冶蝶摇了摇头,却是轻轻拉过公冶栾华的手,将纱布拆掉重新包扎。

“娘,这个姐姐怎么了吗?她看着可不像坏人呀。”孙霈君天真道。

公冶蝶白了孙霈君一眼,“煎药去。”

“哦。”孙霈君摇头晃脑跑去拿药材煎药了,过了门槛她的表情也沉重了下来,脚步变得缓慢。

她的体内……那是什么?

“栾华,姑姑知道你一向聪明伶俐,可这少女出现得实在诡异。”

“得到了紫杀令我便不再管她。”公冶栾华轻轻道,眼神游离,不知在想些什么。

“唉……”公冶蝶叹息了一声,终是不再言语。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