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浣纱剑

更新时间:2019-08-09 15:07:17

浣纱剑 已完结

浣纱剑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阿鲍 分类:仙侠 主角:九叔别鹤 人气:

主角是九叔别鹤的小说《浣纱剑》此文是阿鲍原创的仙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雪山下的积雪还没有融化,但是我却已缓步走在了那初出嫩芽的青绿上,缓步行走在整个江湖之上,在那最高的山巅,持剑而立,等待着你的归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叶知秋此面没有什么大之动作,他知道茅屋里之独龙侠己经发现了自己,便道:“真小气,亦不邀请吾进屋里喝杯茶。”

独龙侠道:“给汝茶汝敢喝吗?汝不怕茶里有毒?”

一叶知秋道:“此点吾还相信独龙侠之,既然够个侠义之士,吾想汝就不会干那些鸡呜狗盗之事。”

独龙侠长长地叹了口气:“别之话都不要讲了,既然吾等把夜明珠偷来了,汝等亦想个办法偷回去,那样就都没话可曰了,得吾亦好做人。”

一叶知秋道:“一言为定。”他转身便走。

独龙侠叫住一叶知秋:“后天早上见。汝之朋友在前山,去救助他们吧。好好想想如何应付。”

一句没头没脑之话得一叶知秋犯了嘀咕:“好好想一想,如何应付?”到了前山,灯笼火把来回摆动,沈九天和江北游侠被围在当中,像两头老虎被一群猎犬困在其中。许多人没见过猎人捕捉老虎之景象,一群狼能被老虎打出森林,老虎若被一群猎犬围困住,在猎人之指挥下老虎却走在劫难逃了。

一叶知秋冲进人群和沈九天两人抵住进攻之喽啰,对东方长老道:“汝快跳过吊桥!”

江北游侠道:“沟深谷险,过不去!”

沈九天道:“确实跳不过去,只有放下吊桥才能逃生。”

一叶知秋望了一眼下边之角楼,对沈九天道:“汝俩去想法放下吊桥,吾先挡一阵儿!”

沈九天和江北游侠冲上角楼一看,蚂蚱眼晴长长了。在平台上只有车轱辘大小之方孔,只有用方榫插进去才能绞动滑轮把吊桥放下来,没有方榫大罗仙亦白搭。此时,十几个喽啰堵住了下楼之木梯,沈九天和江北游侠将此拚死应战,到此时二人己经是筋疲力尽了。司空霸主领兵己经冲到对岸,此给他们增添了冲杀之力量。一叶知秋听到角楼上一片撕杀声,知道二人没有得手,便冲到角楼下向上高喊:“上吊桥顶上跳过去!”江北游侠道:“太高,上不去!”

一叶知秋见角楼下有一对齿轮啮合在一起,有一舌销将其固定,小时侯师父给他讲过木牛流马和水利传动等道理,他知道此舌销之作用,冲过去用刀猛砍,终究不是几刀便可以砍断之。此时,喽啰在三当家之指挥下把角楼团团围住,扎枪,长刀一齐刺来,一叶知秋将此先保命,抵挡对方之进攻。

司空霸主在对岸看出了门道,大声吆喝兵士:“放箭,放箭!!!支援角楼上下之弟兄们,放,放!!!”只有此时才看出司空霸主之指挥才能,亦分辨出士兵与喽啰在素质上之差距。一排箭就把角楼上下之小喽啰射之死之死伤之伤,没死伤之退回了一箭之地喊着叫着,等待命令,三当家和几个小喽啰抬着一根圆木冲过来,一叶知秋砍断木舌销,那吊桥刚放到半截腰被冲过来之圆木给卡住了,吊桥颤了两颤不动了。西侠在对岸高喊:“上木桥跳过来,快上去跳哇!”江北游侠在前,沈九天断后,两人冲上木桥,江北游侠有点胆却,沈九天鼓历道:“汝能跳过去,一、二、三,跳!!!”曰罢,他用力一何人,两人玄过了深沟,跳到了对岸。

司空霸主嗓门高,他一喊几里地之外都能听见:“一叶知秋老弟,快跳过来!!!”

一叶知秋冲出角楼,他顺着沟岸跑了一棵树下,见三当家在猛追不捨,他掏出了三块五色石隨手打向了对方,一颗彩石正打在三当家之额头上,鲜血流了满脸,一叶知秋抬脚上了树,用力一跳,人倒是过去了,可那斜坡太滑,脚一吃力,人顺着斜坡滑向了深渊,一叶知秋自觉两耳生风,身子下坠,黑咕隆咚啥亦见不到,他碰到了树,又碰到了树,后一次他本能之抓住了一棵救命之树,但此树太小隨同他一齐落到了谷底。此条沟上窄下宽,里边还有一条小河,流水"哗哗"地响个不停,一叶知秋自觉自己受伤不轻,拿出了一丸药吞了下去,他又饥又累,亦不知走了多长时间没路了,吓得一叶知秋出了身冷汗,在黑暗中他不相伩自己之眼睛,他又用手摸了一下,斑斑之石壁上长满了苔藓,河水像流进了无底洞,不知道流到那里去了。

一叶知秋在琢磨在观察,难道此便是人们常曰之地下河?突然间,上面露出了一丝光明,使他精神一振,接着露出了碗大之一片天空,一个吊桶放了下来,有人在汲水,此回上去有活路了。等那井绳落到水面时,一叶知秋一把抓住井绳用力抖了抖,喊道:“上面有人吗?拉吾上去。”

上面之人一听井下有动静,探头一看吓了一跳,抛下辘辘把跑了。一叶知秋听了一会儿,见没有动静,便自力更生,抓住井绳向上爬,平时,爬此井绳玩一样,眼下不同了,他身体像没骨架一般,那肉像离开身体一样没有一点力气,他爬呀爬,足足爬了一柱香之功夫才爬了不足一丈,再看那井口只少还有两三丈,他实在是爬不动了。

此时,井口处出现了动静,一个女子在申斥另一个女子:“小妮子,是人不是妖快把他拉上来。”

辘辘吱吱呀呀地叫着,一叶知秋听了比仙乐还悦耳,心里别提多兴奋了,知道有救了,被拉上来之一叶知秋躺在井台青石板上,一滩稀泥一般,他望着两个小妇人,原来是两位道姑,年长之三十来岁,年青之二十有余,年长之道姑对年青之道姑道:“师妹,去取些药酒来,再拿些粥饭。

一叶知秋道:“多谢两位仙子之搭救之恩。”

道姑问道:“汝是为何掉进此百丈涧之?真是幸运哪,掉进此么深之沟壑里竟能全身而退,奇迹呀奇迹!”

一叶知秋便把失落之过程曰了一遍,但他没有曰打仗之事儿。那道姑道:“汝足足走了三十多里路,此地是沟之终点,要不是遇上吾等汲水,汝还是上不来。”

此时,女道姑捧着一个木盘匆匆忙忙来到了一叶知秋面前,道:“先喝两盅药酒吧。”

一叶知秋喝下两盅药酒,顿时浑身发热,再喝一碗粥,精神好多了,浑身亦不如此疼了,他放下碗问道:“两位仙子道号为何称呼?”

女道姑道:“吾师姐叫明月,吾叫司徒博文。”

一叶知秋道:“多好听之名字,吾再次多谢两位搭救之恩,吾该走了。”

明月道:“先把公子扶进屋里休息,待恢复了体力再走亦不迟,快扶公子进屋。”

一叶知秋盛情难却,在两人掺扶下走进了庵堂,庵院破败庵堂里却很干净,出了一张chuang之外别无长物,一叶知秋躺在chuang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他本来不想睡,可眼皮不听话,为何亦睁不开。

一阵香气把一叶知秋薰醒,见一美丽女子站在眼前,正色眯眯地看着一叶知秋,此小妇人粉黛薄衣,满身之香气,看样子刚刚沐浴过,头发还没干呢,原来,此小妇人是明月。

明月jike之样子,着实得一叶知秋忐忑不安,他不知道方才喝之是迷春药酒,那酒劲上涌吗,使他之血液不住之发痒,他强控制着自已之神经,免得自己一失足成千古恨。明月抚摸着一叶知秋之胸膛给他加油鼓劲,一叶知秋顺势抓住了她之酥腕,用力一捏,疼之明月叫出了声,她用力挣宽解了一叶知秋之五指,慌忙窜出门外,把门锁好,不知去向。

一叶知秋起身.抓起宝刀用力撞门,门虽破旧倒亦结实,为何用力亦撞不开,走不了门走窗户,打开窗户他一连串了好几个屋,见司徒博文亦正干着同一件事儿,一个青年被她挷在chuang上,衣服被剝了个净光,只听司徒博文在做工作:“汝甭乱动,吾等只不过是露水夫妻,办完了事儿就送汝回去。亲爱之鸡兄长!”浪声浪气之,得人听了肉麻。

那年轻人在chuang上乱蹬乱踹,嘴被堵着还不时之发出声音,显然司徒博文之工作还没做到家。

一叶知秋仔细一看,见那青年是令狐公子,便去解救他。司徒博文一看是一叶知秋,怒火中烧,本来师姐曰等她完了事得自己再去榨点油水,结果她完了事却把人给放了,此个该死之师姐。

司徒博文对一叶知秋道:“汝满足了甭影响别人,快到外面去!"

一叶知秋举刀在她面前一晃道:“给吾放了他,念汝等救过吾,饶恕汝等,不然小心汝等之人头。”

司徒博文道:“小心吾之人头,汝焉能把本道姑之人头吃了不成?”

一叶知秋道:“没想到此神灵净地亦会有汝等此种败类。”

司徒博文道:“败类?吾等一不杀人,二不放火,享受点男欢女爱之乐有什么不好?那些高官显贵天天在做男盗女娼之事,有何人骂他们是败类了?”她从chuang边抽出宝剑,“汝如果不离开躭误吾之好事,休怪吾手下无情!”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