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问心问道

更新时间:2020-09-12 07:12:40

问心问道 已完结

问心问道

来源:落初 作者:曦彣 分类:仙侠 主角:刘道者张若 人气:

《问心问道》为曦彣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迈入仙门的第一步是问心问道。她,因为机缘踏入仙途。她,因为阴谋解救众生。她,因为血缘支配神兽。她,因为不忘初心,踏入仙界,开启属于她自己的精彩人生。而,在她身边的是否还有那个傻乐的笑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张若汐木着精致的小脸,拖着沉重的身体,来到了秦唐观。

加入了朗朗读书声行列。

“不尚贤,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为盗。不见可欲,使民不乱。……”

刘道者微微看了一眼张若汐,观其印堂发黑,疑有血光之灾。

他微叹一口气,罢了罢了,总归是自己的学徒,就帮她一把吧!

在归家之时,刘道者将一个道神识附加在张若汐身上,以防万一。

张若汐端着疲惫的身体,回到破旧的小院。

可是还没走进院门,便看到婆子丫鬓堆满了这个不大的小院。

她皱眉,来者不善啊!

她心里厌烦又沉重地走进主屋,果然看到了三张熟悉又讨厌的面孔。

“哟哟哟!张道姑回来啦?架子可真大,可让我们好等了呢?”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原来是一身穿艳丽衣袍的二妹张若涵。

“就是,好大的架子。”

穿着娇嫩的鹅黄衣袍的三妹张若茹,虚伪地附和着。

“嘻嘻嘻,两位姐姐快别生气。”

穿着粉色衣袍的四妹张若芸,俏皮地跑到张若汐跟前。

粉色指甲白玉般的小手,拾起张若汐肩上的乌发。

“瞧,大姐姐可不是道姑呢!有头发的。呵呵呵。”

一股浓烈的香薰扑面而来,张若汐闭气后退,瞥了一眼破碎的家具。

“你们找我何事?”

二妹张若涵一把推开眼前的两个妹妹,站在张若汐对面。

她挑起了好看的眉毛,上下打量张若汐,轻蔑一笑。

“哟,这件衣服不是前年在姑绣坊订做的吗?明明被我压箱底来着,怎么穿在你身上?”

“不会是,偷来的吧?”

四妹张若芸捂着嘴惊讶的说。

“呀!哪怕是再嫉妒二姐也不能偷她的衣服穿啊?”

三妹张若茹幸灾乐祸地说:“只要你出声,二姐一定会让给大姐你的。呵呵呵。”

“胡说。”张若汐气红了小脸反驳,“这是母亲前日送来的,莫要胡言乱语。”

“呸,谁是你母亲,你那个娘是个短命鬼,早就化成灰了。”

二妹张若涵刻薄地说着。

张若汐浑身颤抖,苍白着小脸,双眼狠狠地盯着继妹。

“不要说我娘!”

张若涵吓了一跳。

“哟,生气啦?呵呵呵!”张若茹夸张地对着其他妹妹笑,还指着张若汐说:“你们快看,窝囊废生气了。”

“哼!说你娘又怎样?不就是一个短命鬼吗?装的像个天仙一样,结果却和奸夫一起死在自己床上,荡妇。”

张若汐的理性被这一句话压断了,她想一个小兽一样,冲向张若芸抬手就是一个巴掌。

“啊啊啊!”张若芸反应过来时候已经被打了好几巴掌了。

“快啊!”

“快拉住她!”

“大姐,疯了!”

门口的丫鬓婆子哗啦一涌而上。

张若汐被婆子紧紧抓住双臂,她拼命挣扎,她好恨。

她恨她母亲软弱无力,被栽赃祸害,不懂反击,一味退让。

她恨她父亲喜新厌旧,冷漠无情,自私自利。

她恨她继母处心积虑,三面两刀,谋财害命。

她恨她继妹继弟嚣张跋扈,欺善怕恶,落井下石。

她好恨她自己,软弱无能,不能摆脱被操控的命运,不能为母报仇。

她挣扎,她反抗。

最终还是被婆子们压住,远离了张若芸。

虽然她已经鬓散衣破,可是张若芸也好不到哪里去。

她看着她脸上地巴掌印,痛快。

平时的压抑,一次性得到了发泄。

“呵呵呵!嘶……”张若汐一点都不后悔刚才的冲动。

张若涵皱眉,悄悄后腿了一步。

“张若汐,我们姐妹是奉父亲的命令来向你要虞家的传家宝的。如果你识相交出来,我们姐妹能在父亲面前给你美言几句。此时就算揭过了。”

“不可以!!!怎么能就这样算了?嗝……”张若芸激动地尖叫。

还想继续,结果看到二姐看死人一样的眼神,吓得直打嗝。

“呵呵……虞家,我娘亲的嫁妆不是在住院放着吗?来找我做甚?”

“就是没找到才来问你,你不要隐藏了。”

“说了没有就没有。”张若汐此时已经放弃抵抗一脸不耐烦。

张若涵也不想装了,直接对身边的婆子吩咐:“给我砸,砸成粉也要找出来。”

张若汐冷眼看着破旧的家具变成一块块木头,看着破旧整洁的衣物变成一块块布条,看着被褥变成棉絮。

这就是大家都说温柔善良的张家小姐们?这就是大家所说的温婉美丽?

强行破坏别人的东西,这就是温婉?

夺取别人的嫁妆,这就是善良?

随意侮辱别人,这就是温柔?

可笑,可笑之极!

他人所知所感,与她何干?

世上人千万,便有千万种美,千万种恶,千万种善与不善。

可,在她的世界里,她才是唯一。

张若汐心中阔然开朗,幼时的压抑,母亲的委曲求全,可笑至极。

从此以后,她只认可她认为的美,她只认可她认为的善!

张若汐居然在大起大落的心境里有了自己的道心。

里衣里的琥珀发出了比之前更为亮的光晕,稳定又柔和。

找不到目标,张若涵她也不想和自己最讨厌的人磨蹭,直接让人搜身,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然后,命人把张若汐暂且关押在私人的库房里,便去报告了。

冷,好冷啊!

深秋的夜,特别寒冷。

张若汐用尽力气坐起来,按了按胸口,松了口气。

“啪嗒!”

她警惕地看着门口,悄悄地蹲起来。

这个家,绝对不会有人来救她的,只怕来者不善。

两个婆子一进门便抓住要向外冲的人。

张若汐正准备大喊,结果脖子一痛,晕了过去。

“泼醒她。”

冷漠地女声在黑暗中响起。

张若汐被水泼醒,便发现自己被绑在架子上,而且此处也非常诡异。

“张若汐,老实交代虞家的传家宝在哪里?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戴上了变音器发出的声音非常难听。

“我说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我从来没有听母亲提起过。”张若汐嘲笑地笑着说。

“看来不给点颜色你看,你是不知道怕了。用刑!”黑暗中的人非常生气,特别是看到这个笑容。

一个婆子拿起一条带钩的鞭,“啪啪啪”地向她身上抽来。

疼,好疼,感觉肉都被勾出来了。一时没能接受,晕了过去。

张若汐,气若悬丝,不知道多少次被泼醒,又多少次晕死过去。

“说!东西到底在哪里?”声音的主人已经已经相当的不耐了。

“说了,不知道,就是杀了我也不知道。”张若汐有气无力地说着。

“好啊!我倒是要看看,你嘴硬到什么程度。”一个艳丽的身影从阴影处走出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