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贡品夫君

更新时间:2020-10-14 00:50:58

贡品夫君 已完结

贡品夫君

来源:落初 作者:非吟 分类:仙侠 主角:王玉佩 人气:

非吟新书《贡品夫君》由非吟所编写的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王玉佩,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墨书本是无名山上一只无忧无虑的黑蛇妖,因相貌缘故,被原本许下婚约的蛟族太子抵死相拒,她愿做妾都不肯,如此就成了妖界的笑话,某一日小妖上贡了一个美人,原以为能够同美人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却没想这美人原是天帝高高在上的帝君,且……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彼时天光晴好,突然从天而降一块木头,砸了本座的尾巴。

本座疼得一颤,化了人形,心说是哪个小妖如此胆大,途中听得碎碎闲话也就罢了,竟还一路尾随伺机动手?好生大胆!

放眼望去,四下清风悠然吹拂,草木作响,没个妖影。

收了祭出骨鞭的念头,瞧向脚边这块长得活像是人的木头,眼耳口鼻,双手双脚,头顶上是藤须模样的发,虽模样模糊,但人该有的一样不差。

怎么瞧都不像是经谁之手雕琢而成的,若是,那也忒的不用心,且这木头自身有股灵气环绕,戳一戳,竟是温温热。

必然是块成精的木头。

本座一时兴起,就将他捡了回去。

木头嘛,当先就找树爷爷瞧,树爷爷窝在原身中未出来,只道我手中的是个生具灵性的木灵,似这般灵性之物若要生出灵智,就得浸润得雨淋天露,沐月华,吸收天地间灵气,假以时日,必会修成真真人的模样,能说会道,能走会动。

是以,本座兴致勃勃的将木头妖带回了洞府中,养起来,虽说他人的模样只是模糊大概,但若真修成人形,许是个好看的。

我喜滋滋传讯与白曦,将此事告知于她,白曦回信并不在意,只喊我修炼,莫管甚闲事。

可我越瞧木头妖就越觉亲近,总觉得他这眉眼十分眼熟,再说,是本座将他捡了回来,随意丢弃,很是不负责任,树爷爷自来教导,我等虽是妖,但对自己一言一行却是需要负责的,如若不然,于修行难有进益。

我如此回白曦,过得一日,白曦回信:

话是如此,你修行不可荒废,这也是你亲口允诺,我过些时日会来无名山,你好自修炼,如若不然——

后面画了一条倒吊的长蛇。

本座……有些怂。

只能是一面顾着木头妖,一面修行。

说来,木头妖木头妖的,总不好听,于是本座给他起了个名儿,叫阿木,贴切又好记。

本座将他养得极好,愈发像个人,待过了约有三月,他的容貌定了形,剑眉凤眼,却也温润,意料之外的好看。

本座也瞧出来了,阿木他长得和那青衡帝君一个模样!

心情复杂。

可以断言,阿木不是青衡,但为何长得像青衡,不得而知,大约是巧合。

如此想到也就释然,转而生出欢喜期翼来。

阿木长得好看,容貌同那蛟肆天壤之别,本座心中忽又生出了小盘算,若是阿木愿跟着我,那些个小妖便不会再说本座闲话。

但此事还得真正问清,得了阿木真心答应才行,免得就同青衡一般,闹了笑话。

又过得数日,阿木吸收天地灵气生了意识,先是修长十指动了动,而后双眼微颤,缓缓睁开,是一双极好看的温润眼眸,干净又明亮,与青衡的不同,青衡眼中总有冷意蕴在里头。

当下更加觉得,阿木不是青衡。

此厢,阿木坐起身,神色茫然,看看自己,动了动,又看看四周,眨眨眼,再看向本座。

阿木开口:“这里是哪里?我是谁?你又是谁?”温润的嗓音,听着同青衡话音有些相似。

树爷爷说了,初开灵智的妖,便是早成人形,也同幼儿一般,白纸一张。

看着这样的阿木,本座忽觉早前想法极其龌鹾,他都没有趴在我头顶的小山猫懂得多,起码小山猫还晓得自己的名字,唔……就叫小山猫。

无名山头的小妖起名简单,原身是什么,就叫什么,本座得好友白曦赠名,算个例外。

“本座……我名墨书,笔墨的墨,文书的书,”顿一顿,“你认得我不?”

阿木点点头。

本座心中咯噔一声,别这阿木是青衡帝君闲得没事儿干,变了来折腾我的吧?本座这是招谁惹谁!

遥想本座对青衡真心相待,也曾想过与他往后的日子,就同在凡城所见的那样,夫妻相随,恩爱不离,然他走得一声不吭,教我成了仙妖两界的笑话,心中总有些堵。

当下看阿木的眼神就生了点变化。

阿木道:“认得了。”

我一愣,呆呆看他伸手指了指自己,“我叫什么?”一脸纯真无害。

他当真不是青衡。

也是,青衡是仙界帝君,一听就甚是厉害,怎么会有那闲情消遣一只妖?

本座沉思片刻,想着要不要照惯例就让阿木叫阿木,头顶的小山猫伸了个懒腰,往阿木头顶一跃,抬起爪子拍拍他额头,奶声奶气道:“你叫阿木。”

阿木乖巧点头,双眼看着我,笑得眉眼弯弯,极是灿烂。

本座看得呆了呆。

小山猫在一旁将阿木的头发玩得飞起,张口又道:“你是墨书大王的夫君。”

本座:“……???”一把抓过小山猫将它抛出了洞府外,立时关了洞府门。

阿木眨眨眼:“夫君是什么?”

我:“……”

小山猫尤在洞外挠门:“大王,他长得好,要是做大王的夫君,就没有妖说大王没人要了喵。”

阿木看向紧闭的洞府门,眼中疑惑。

小山猫仍在外头喵喵叫,本座一阵风冲出洞外,顺手掐了个静音术将声音屏了,免得如此纯真的阿木听得小山猫胡说八道。

此间,小山猫拉拉本座衣摆,双眼闪亮:“大王,新化形的妖什么也没想,最好教,要想他以后乖乖的,就得从娃娃抓起,日日教导,让他服服帖帖,乖巧懂事,才不会像那个坏神仙一样扔下大王跑了。”

本座挑眉,“这话,谁教你的?”

小山猫耳朵一抖,收回爪子,又晃晃尾巴:“是……是花花说的。”

哦~

花花,全名野花,一朵成天想着法子招蜂引蝶的野花妖,在咱这片无名山头上,是个情场高手,蜂蝶换了一茬又一茬,然个个都觉得野花妖对其是真心。

本座颇为不耻野花的行径。

但从娃娃抓起甚的,似乎有几分道理……咳,打住。

本座提了小山猫后脖颈至眼前,道:“以后别听那花妖胡说八道,”教坏了怎么办,“要是不听话,本座就将你交给树爷爷好好教导。”

小山猫踢踢腿,耷拉了耳朵,神情恹恹。

阿木如今能言会走,却是白纸一张什么也不懂,若是由本座来教……反而误人。

本座寻思着,我初生灵智那时,得遇白曦,多事是由白曦教导,遂写信劳烦白曦。

当日白曦回信,简短两字——不教。

无法,只能是去劳烦树爷爷教一教阿木,磨了树爷爷一日,方才得他同意。

当先需去为阿木置办身衣裳,他如今模样,只得一块树皮化做的布将重要地方虚虚掩着,委实不大像话,我是拿了我的衣裳给他凑合一披,到底小了些,短了些,也不像样。

遂拿了近些时日得的灵石,拉了阿木往山南边蛛妖洞府去。

就出现了眼下这般情景——

蛛妖躲在丝娟后,大睁了眼看阿木,一脸惊惶:“他他他……是、是……?”

我道:“他是本座捡来的……”木头妖三字还未出口。

“夫君。”一旁阿木笑容温温,“我是墨书的夫君。”

蛛妖怔愣一瞬,偷偷摸摸打量阿木,阿木温和笑着,极是坦然的任她打量。

片刻,蛛妖许是瞧出阿木的原身,至丝娟后行出,一张笑脸盈盈:“恭喜大王喜得良缘!”

本座老脸红红,连连摆手,“不是不是,你莫听他胡说,他是被小山猫那货给带歪了。”

蛛妖捂嘴笑,“诶呀,大王不用害羞,难得大王能圆满心愿,这衣裳啊小蛛就给大王打八折!”

八折?!

“五折好不好?”本座如今……甚穷。

蛛妖:“成交!”

蛛妖做的衣裳不光样式不错,夏能祛暑,冬能防寒,实为佳品,隔壁山头的妖置办衣裳也多往蛛妖的洞府来,价格自是有些高,一身衣裳起码要百块灵石呢,如今半价,便能再多为阿木置两身,不错不错。

是以,为阿木挑了两身成衣,又搁下灵石,由蛛妖再做两身,再之后,本座方拉了阿木出了蛛妖洞府,心头尤有几分飘飘然。

然过了一日,整片山头都知道本座捡了个夫君,长得同青衡帝君一模一样的夫君。

不少小妖借着每日上贡的名头,往本座洞府里头张望,见了阿木只觉得惊奇。阿木毫不在意,见我看去,总笑得温和烂漫。

待我将阿木领去树爷爷所在之地时,还将树爷爷吓住,我言明阿木就是当初那块人形木头,树爷爷亦觉不可置信。

余下时日,阿木待在树爷爷处,我则窝在洞府中修炼,得空去瞧一瞧阿木,之后再回洞府修炼,白曦一向说到做到,想想信后那条倒吊的长蛇就觉尾巴生疼,头晕脑胀。

倒不知阿木在树爷爷那里学了什么,后来他也不喊我墨书了,改口喊了娘子,还道是夫妻本就该如此喊,喊本座名字倒显生份,我纠正了他许多次,也没纠过来,就随他去了。

到底他如今懂得许多,也愈发温润雅致,在无名山走动之时,总有小妖看得发痴,一路尾随到本座洞府,听得他开口喊本座一声娘子只觉蛛妖所言不虚,更为本座感到骄傲。

谁说大王没人喜欢,喜欢大王的妖还是咱妖界里头,容貌气质俱佳的,不比那青衡帝君差,更莫说那个蛟肆。

如此一传,便有好一段时日,无名山头上来了不少别的山头的妖,只为证实传言真假。

惹得阿木问我:“青衡是何人?”

是个负心汉,我能这般说仙界帝君么?便就一声不吭,只当没听见。

这消息想来亦是传到了白曦耳中,未过几日,就见白曦风风火火赶来,问我传言真假。

我老实交代,这其实是个误会,侧首瞧一眼正挽了袖口在新搭建的灶台上忙碌的阿木,将不知何时生出的小心思说与白曦听。

“白曦,先前那些妖是怎么说我的你也都知道了,”本座道:“我要是娶个比蛟肆长得好的夫君,它们自也就没理由说闲话了呀?”

白曦:“……”

“阿木容貌比那蛟肆好看了何止百倍,如今有阿木在,它们只觉艳羡,也不会说本座闲话了。”

白曦长出口气,“罢了,随你去吧,你总要撞过南墙才会死心。”

我笑嘻嘻道:“不会的,阿木这样好,才不会像青衡一样。”

而且,本座吃上了熟食!

本座啃了百来年的生果子,竟然吃上了熟食,阿木贴心,听小妖说熟食总比生吞好,便学建了灶台,又听闻修行不宜沾荤腥,倒采了各类灵植学做了熟食。

对此,本座甚为感动,只觉阿木是除了白曦外,对本座最好的妖。

其实若得阿木做夫君也挺好,他不像其他妖一般觉我貌丑。

白曦笑了,“这才多久?等你撞了南墙,就会后悔今日所想。”

本座认为,即便再过千百年,阿木也不会变。

阿木待人虽是温和,但白曦看阿木不顺眼,一日未待便走了。

日子充实过着,修炼成仙的想法倒未放弃,阿木生得如此好看,又待我甚好,我总是要做些什么才好。

又过了月余,忽然找来了一个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