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魂飞魅影

更新时间:2019-09-08 13:56:55

魂飞魅影 已完结

魂飞魅影

来源:落初 作者:撒影魂 分类:仙侠 主角:王母化龙池 人气:

主角叫王母化龙池的小说是《魂飞魅影》,它的作者是撒影魂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九重天上,化龙池畔的她笑靥如花,“我叫魅影,嫦娥说取自魅惑众生,月华之影之意。”他桀骜孤僻,“我是唯一一条栖居天界的白龙,化龙子上神。”;洛阳城内,玉香楼顶,她惶恐不安,他眸似箭水;七重天上,弱水岸边的她血染霓裳,他气若游丝。--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人与人之间总有着千姿百态的邂逅,而我与眼前的这位白衣男子却是有着某种惊吓程度的邂逅。当我回过神时才发现自己是被他抱飞上了玉香楼的屋顶,而他正是那个楼阁之上一脸傲然的白衣人。皎月之下,他衣白似雪,眸似剪水,如黑玉般披散的长发随风而动。

我看了看他一直紧抱着我的双手,勉强的扯出一个笑容:“这位公子,多谢你刚才出手相救,只是男女之间如此相近,委实有些不妥。”

他置若罔闻的看着我,冷敛双眸深似幽潭,半晌之后,才缓声道:“魅影。”

我沉思了许久,他的脸及我的名字在脑子走了几遭后,笃定回道:“呃……这位公子怕是你认错了人,我并不认识你。”

他眉头微颤,却依旧面色冷敛,只是双手已缓缓松开。

我看了看楼下,楼内灯火再次亮起,庆幸的是并没有人从楼内追出,似乎刚才的那段插曲并没影响到花魁赛的继续。可是这楼委实有些高,四处又无可攀爬之处,我该如何下去?

我无奈的又看向了他,柔声的寻问了句:“公子,我区区一个弱女子站于高楼之顶甚感惶遽,不如你好人做到底送我下去可好?”

他缓步向前,微眯双眸,凝视着我额心的弦月红印,喃喃自语了句:“我的确是认错了人,魅影没有那胎记。”

这话像是他说给自己听的,却全然落入我耳。随后他便与来时一般悄无声息的纵身一跃,消失在夜色之中。

我傻了眼,岂有救人只救一半的道理,却无法向他报怨一句,就这样,我硬生生的被弃之在楼顶之上……

无奈的叹息一声,我茫然的看了眼夜空,又俯瞰了下清冷的街巷,惟恐楼高不甚寒,只得坐与楼顶之上,独自赏起了月。

天下同名同姓之人甚多,可魅影这名字,既无姓,又是展望为我随Xing所取的名字,竟然也会有同名之人,不禁有些可笑,扬了扬唇角看着再次望向了皓月星空。月满银盘之下有一身影悄声而至,当那身影离我只有几尺之距时,我才回过了神,发现这身影竟是一身玄衣的女子。她身姿翩然如同嫦娥奔月般仙姿飘飘,手中握有一长剑,蒙面白纱之下我只看清她那双眸冷艳,却满是杀意。

我顿然一诧,赶紧起身向后退了去,剑尖与我擦身而过,回眸一瞥,那女子稳落于楼边之上,却在我刚想开口询问之时,她却再次提剑向我冲了过来。我身形一斜竟没站稳,瞬间便跌落下去,连落几下之后,便悬挂在楼檐之上。

“姑娘咱俩否有些误会,我并不认识你,你为何要杀我?”我十指紧抓楼檐瓦片,可身体却仍在下滑。

女子缓步走了过来,并无答话,玄色衣袂上暗红的牡丹花纹在夜风抚撩之下栩诩如生。正欲提剑向我再次刺下之时,她却猛然看向了我身后,眸中闪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惊讶后,便顿然消失了。

一个人竟然在我眼前凭空消失,这未免有些太过诡异。我讶异的看着眼前的奇景,微张双唇,却一个音节也无法发出,与此同时双手已无力支撑,便直直坠下了楼。

龙涎香的味道再次萦绕身旁,当我回过神时,看到的却是之前那张冷漠的脸。两次被同一人所救,两次都是相拥在了屋顶。

待我站稳之后,白衣男子向后退了两步,负手而立,却不语。

我问:“你没离开?”

“又回来了。”

“是么?”

他没再答话,只是神情淡漠的看着我,那双深眸之下无法让人读出他此时所想。

我莞尔一笑,轻轻一揖:“今夜已被公子救了两次,此恩魅影深记心中,它日如有机会必将涌泉相报。”

这话语犹如沉进了水底,半晌之后才泛起了点点涟漪:“如何相报?”

我愣了一愣,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作答。

他一脸风轻云淡,如那刚才的话语只是随口问之,与他并无关联。

微微思忖之后我才又回道:“如若那时,即使要魅影舍身相报,魅影也当肝胆涂地,绝无反悔。”

“好,我记下了,只是我并不需你已命相报。”他依旧说得风轻云淡,只是眉尖微蹙,眸色凝人。

他立于月下,身于风中,风华绝代,举世无双。为此,我竟痴然的盯着他的脸毫不避讳,当我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之后,顿感脸颊微热,别过头,看向了楼下,喃喃道:“公子,你看这楼没有台梯可下,我又不会飞檐走壁,公子可否……”

“抓紧。”

我话还没说完,只见他靠近了我,在我耳边轻言了一句,便搂着我的腰纵身跳了下去。恍若隔世,犹如幻觉,风声之中,他低沉了嗓音:“魅影,我不会让你再掉下去。”

也许这只是我的幻听……

刚一落地,便见与他一起的那个手拿折扇蓝衣男子,正轻摇着折扇恭候在了那里。近看之下,才发觉他竟是一副花容月貌。

待我站稳之后,那细长凤眼微微一诧:“魅影?”

我含笑着额首而示,除此之外,也无任何更好的回应之法。

白衣男子神色一敛,问向了他:“蛇妖呢?”

“跑了,刚才突感外面一股很强的妖气,稍一分神让她钻了空。”

此时,风起云涌,阵阵强风吹动衣袂狂舞。他们两人瞬间变得神色凝重,那蓝衣男子收起了折扇手中一敲,冷眼说道:“这蛇妖竟然还有增援。”

乌云遮月,风卷残叶形成一道灰黄的风障,当风障慢慢消散时,风中伫立了两人。定睛一看竟是那个妩媚动人的青衣与一袭黑衫的男子,我全然呆滞住了。

青衣站在男子身后,捂唇轻笑了下:“两位上神,青衣只不过是想在玉香楼里夺个花魁名衔,你们又何苦咄咄相逼。”

那蓝衣男子折扇一展,摇头叹息了声:“多好的一副皮囊,如若好好清修步入正道,或许飞升之日指日可待,可惜这天界又少了一美仙可赏。”

男子凤眼半眯,笑的无限风情,却比青衣在玉香楼时的表现更为妩媚。

青衣脸色乍青,斜睨他一眼后便又看向了我,转脸对那黑衣男子使了个眼色。那男子心领神会的点了下头,只见他双手在胸前比划了几下,我顿时浑身一颤,感觉身体像是**控了般,竟缓缓向他走了过去。

白衣男子瞬间跃起,抓住了我的手臂,同时一道白光从他另一手掌中直劈向那黑衣男子。青衣霎时化做蛇形,冲向了那蓝衣男子。在他还没退让之时,只觉我脚上一疼,青衣竟然转向我咬了我一口。

蓝衣男子折扇一扇,卷起一道风障,然而青衣与那黑衣男子隐了身形消失了,风中只留下了青衣狂笑的声音。

妖……仙……那是本不该存在于这世上的东西,却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然而我却被那青蛇咬了一口,恍如梦中,如不是脚上的疼痛让我清楚自己还是清醒,或许这真的只是个梦。

我愣然的看着那白衣男子,只见他撩起了我裙脚,脸色凝重的对那蓝衣男子说了声:“你去追他们,我带魅影去趟冥界。”

冥界?又是一个我不敢奢想的地方,当我恍然的回过神时,却见自己已被他抱起,双脚踏云身于空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