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楚云涧

更新时间:2019-06-24 11:14:16

楚云涧 已完结

楚云涧

来源:落初 作者:紫月舞影 分类:玄幻 主角:云宣阿妈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楚云涧》是紫月舞影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云宣阿妈,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上仙之女,却喜红衣猎猎,生如夏花;  他是幽冥之子,偏偏静如春雪,傲似寒梅;  神魔大战,天地浩劫  一个血肉祭瓶,魂禁千载;  一个忘川涤魄,终入轮回……  三千年后,往事重演,可再也不信命运,唯信自己。  玄天九渊,死生无界,一切只因——诺三千!  一诺:弱水三千,独取一瓢;  二诺:繁花竞艳,唯汝独芳;  三诺: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有你,即是三千世界!  (喜欢本文的朋友,一定要多多收藏和推荐啊!紫月这里谢过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时光如矢,转眼间五年过去。

当年暴风雨中的那场厮杀,早已如一场噩梦,存在于云宣偶尔飘过的思绪中。

她清清楚楚地记得那双冰冷的眼睛,她清清楚楚地记得空气中到处弥漫的血腥味。可当她睁开眼时,自己却已经静静躺在了帐篷里。

在这五年间,她偶尔还是会随着赤那一起去那片密林闲逛,却再没有遇到任何一个人。

在这五年间,她刻意地找过当年自己和少年一同坠落的山涧,可就连那道山涧都似是遥远的一场梦,丝毫不见踪迹。

天高云淡,和风暖日,又是一年好时光。

十七岁的云宣,早已长成了大姑娘,窈窕的身材在红色的裙袍下透出木棉花般的美丽。她的美丽默默地绽放着,狼王赤那不会欣赏,苍鹰布日古得更是视而不见。

可无论是十二岁,还是十七岁,年岁对于她来说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符号。她仍然只和阿妈住在那个避世的帐篷里,她仍旧没有一个人类朋友,除了群狼和苍鹰……

云宣嘴里衔着一支长草,倚在赤那身边,仰首望着天际的云卷云舒,只觉得一切静谧而安好。

“你说那个人还活着吗?”她还是会想起那个玄衣少年,不知为什么,她就是忘不了他。

“赤那,当年你真的只看见我一个人躺在小溪边?”当年的记忆云宣已经模糊,她只有一遍一遍地和赤那重复才能保证不忘却。

“赤那,你说那晚我们是不是一起做了个噩梦,或许根本就没有那回事呢?”

……

云宣喜欢倚着狼王赤那,喃喃自语。她嘀嘀咕咕地像个疯姑娘,却偏偏那些疯言疯语,身边这只巨狼全都能听懂。

赤那摇摇毛绒绒的脑袋,伸出前爪,健硕的白色利爪在阳光下透出一条明显的伤疤。

云宣摸摸那条疤痕,叹了口气:“你说得对,那不是梦,这条伤疤就是最好的证明……”

……

赤那又要做爸爸了,这小子可真会生,几乎每年都会有一窝小狼崽子出生。它做Nai爸的同时,也是云宣最无聊的日子。

因为在这片草原上,她没有一个人类朋友,平时唯有和这群飞禽走兽为伍。而其中,和狼王赤那最是亲密,因为它能驮着她到处闲逛,也能不厌其烦地听她的疯言疯语。

这一日,云宣又落了单,于是不得不一个人自找自的乐子去。她一边哼着小调,一边晃动着一根长长的狗尾草。

很久没去寻那好吃的果子了,云宣砸吧砸吧嘴,思念起上次无意中寻得的那种蓝色山果。

那种明亮耀眼的宝蓝色,一簌簌点缀在手掌大小的心形绿叶上,轻轻放一颗在嘴里,居然冰冰凉凉、酸酸甜甜,滋味好的让人欲罢不能。

想到吃的,云宣的心情一下子明媚起来,她哼着曲子,一路蜿蜒,踏着只有她一个人的脚步踩出的小径,欢快地向山上行去。

突然,一抹白色吸引了她的目光。

一只雪白的狐狸,正匍匐在草丛里。一双水汪汪的黑眼珠子正一瞬不瞬地凝望着云宣。

这只狐狸,云宣不认识,应该不是西边狐狸大婶家的成员。

云宣心中正奇怪着,却见那只雪白的狐狸竟然动了动嘴角,似乎是在朝她微笑。

狐狸的微笑让云宣动了好奇心。她蹲下身子,尽量将视线与那只小狐狸平行。她的友善不是伪装出来的,而是从骨子里透出的亲和平等。

“你好,小狐狸,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啊?”

本以为那只小狐狸会和所有她见过的小动物一样,凑到她身边,左闻闻,右嗅嗅,然后她又会交上一个好朋友。却不料,那只小白狐竟朝一个转身,撒丫子就跑了。

云宣身上对动物特有的亲和力是与生俱来的。自她出生以来,就从来没有遇到过对她反感逃避的动物。

这只小白狐很是奇怪。云宣本不想去追,可一滴滴血迹却在小白狐跑过的草地上留下了印迹。

“呀,它受伤了?”

见到受伤的动物,云宣那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撒手不管的。云宣提了一口气,加快了步子朝着小白狐消失的方向追去。

追着追着,云宣发现周围的景物都渐渐朦胧起来,似有一阵浓重的雾气笼罩着上空。脚下的青青草原也不知何时变化成了幽幽小径,小径两旁零星点缀着不知名的奇花异草,侧耳细听居然还有隐隐的鸟鸣声,阵阵入耳。

云宣放慢了步子,谨慎的观察起来。她发现环境变得有些诡异,本能的警惕让她停下了步子。

可偏在此时,刚才受伤的小白狐又发出了呜咽的低鸣,似是求救,又像呼唤。

因为关心受伤的雪狐,云宣抵消了对陌生环境的顾虑,加快脚步随着雪狐的低鸣,循声而去。

延着蜿蜒的小径足足走了有小半个时辰,眼前的视野终于慢慢变得明朗,刚才还迷蒙笼罩的雾气,此时都消散不见了。

一片蔚蓝的湖水豁然呈现在小路尽头,午后的阳光流光碎玉般倾洒在水面上,耀的云宣一阵眼花。

云宣拼命眨了眨眼睛才努力适应了眼前的光线。与此同时,眼前的美景也让她一下子怔住了。

一座青竹浮桥一路延伸到湖心小岛,湖心岛上青砖黛瓦,竟有一处民居。

此时,受伤的雪狐正郁闷地蹲在门前,一边用爪子慢慢拍打着门扉,一边低低呜咽,显然它的主人,此时并不在屋中,令它求救无门。

云宣心里焦急着狐狸的伤势,也不管是否经得主人同意,就擅自踏上了浮桥。这青竹浮桥看似枝节粗壮,可真正踩上去,却显得摇摇晃晃,一点也不安全。

云宣自六岁来到草原后,就再也没有坐过船,此时踩在这晃的人眼晕的浮桥上,只觉得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好不容易走过浮桥,刚一落脚,就见雪狐狸警惕的竖起了耳朵,恭起了腰,像要袭击这个擅闯者。

云宣赶紧止步,一脸讨好的微笑,蹲下身子与雪狐保持水平的视线,轻声说道:“小狐狸,我不是坏人,我看见你受伤了,所以想帮你啊。你不要害怕,我没有恶意的。”

雪狐狸似乎听得懂人话一般,紧盯着云宣的眼睛,这只雪狐的目光,犀利无比,被它盯着看久了,居然有阵阵心惊的感觉,整个灵魂都似赤Luo裸的呈现在它眼前,供它检视一般。

还好,云宣自小心地纯正,毫无世俗杂念,从刚开始的心惊,渐渐适应了它的目光,也小孩子气的盯着雪狐狸看起来。

“你看我,我也看你,看你能看出什么花样来。”

被云宣反过来盯着看,雪狐狸到似吃惊起来,它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再抬头时,眼里已经没有了戒备和警惕,似乎认同了云宣,把自己受伤的爪子抬到她面前。

云宣轻轻握着它的小爪子,仔细检查,原来是被剑齿草划伤了,虽然只是个小口子,但经过刚才剧烈的奔跑,伤口有些列开来了。云宣取出随身带的布条和伤药,想要帮它上药包扎。

突然,她只觉一阵目眩,刚刚还是温顺可爱的小狐狸,竟然一个腾起,利爪如风带出一道诡异的蓝光,直直朝她面门袭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