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纵紫:吞噬星空之狂后

更新时间:2019-02-10 23:25:32

纵紫:吞噬星空之狂后 已完结

纵紫:吞噬星空之狂后

来源:落初 作者:翦羽 分类:玄幻 主角:心紫龙御极 人气:

经典小说《纵紫:吞噬星空之狂后》由翦羽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心紫龙御极,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身负莫名火种,卷入世家战争,一系列的劫难,是巧合?还是宿命!幻魔武道一同修炼、与霸道妖兽签下离奇的“寄宿”契约,他的背后,是痴爱?还是阴谋!当昔日朋友为敌,她情归何处!到头来定天下与覆众生,究竟孰是孰非!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村口小路上,蹁跹而来一群人,前方草鞋上粘着泥巴,脚步一深一浅走在中间的正是一脸不情愿的水爷爷。原来今天一大早,水家宗主就派人把他从美梦里揪起来,带回山上的守戒堂里问话,问的还都是关于心紫丫头的问题,一听说她是从溪边捡回来的,立马组织了气势磅礴的一干人马要去家里瞅瞅,居然连大宗主水儒生与二宗主水儒非也惊动了。

至于么?虽说水家一脉有灵气保护,百年来从不进外人,这凡事还不该有个意外啊,当年若无那臭小子的爹不也是莫名奇妙地出现,让他女儿大了肚子后又莫名奇妙地消失了吗?只有这帮顽固不化的死老头子,还把这破山头看得固若金汤。水爷爷狠狠盯着走在身侧半点泥星也没沾染的蓝袍中年武者,呸!宗家想跟我抢孙媳妇,没门!

紧跟在他身旁的蓝袍的中年武者,正是水家现任宗主水儒生,现年一百三十七岁,青年时代幻力步入宗级,中年突破幻尊,所以延缓了身体的衰老。比旁侧一头白发的哥哥水儒非看上去年青许多。和蔼的国字脸上找不出一丝皱纹,一头黑中带蓝的短发正是幻力凝集的表现,只是长长的眉毛遮蔽了本来就狭长的眼睛,表情不知是喜是忧。

一行人正在水爷爷磨磨蹭蹭的蓄意拖沓中不紧不慢地前行,天边一丝水气,悄无生息于云后腾起。水儒生皱了皱眉,停下脚步,抻手向前一指:

“烨儿,前去看看。”

“是!”人群之中出现一道玄青色的身影,顺着宗主手的方向瞬闪即逝。

此时院内的气氛正紧张。心紫推开被暗器打伤的若无后冷冷与水馗对视。

“若无,睁大眼睛给我好好学着!”

若无还在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想抓住阿紫,忽被心紫这霸烈的呵斥定住了身形。阿紫究竟是什么人?他张开在空中试图握上阿紫的手再也无力向前一分。眼底小小的身影仿佛离自己好远好远,可是他又觉得她理所应当离自己那么远,若无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即开心又心酸。

无法摆脱心紫的威压,华丽的阶纹在水馗脚下再次亮起,颜色却不如刚才那般耀眼,看来打倒若无花去他不少力气。

心紫摆出太极的招式,有心让若无看看什么是以柔克刚的打法。水龟,今天看我抽你的筋,扒你的壳!

已经沉不下气的水馗三脚并作两步跃上前来朝心紫面门就是一掌,心紫顺势低头,反手用肘撞向水馗腰部。避敌之实,攻敌之虚。十几个回合下来,水馗气喘吁吁,心紫却是越打越顺手,她懊恼自己没有若无那股蛮力撑腰,要不然刚才几次机会,早就把水馗摔出几丈开外。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周身那股淡淡的力量,此时却愈加强健,如满潮般盈溢于肢体,她试着引导其中一部分走向打斗中撕裂的伤口,清凉之感马上凝住血流,甚至愈合伤口。一旁张大嘴的若无此时却是又被狠狠地震惊了一把:看来阿紫就是鱼精,不然怎么这么厉害!

水馗此时却十分狼狈,身上的衣服早被撕扯得不成样子,果然应了心紫那句“扒了你的壳”。水馗不相信自己居然会被一个小丫头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她那奇怪的身法让人无从招架。越是着急脚步越加虚浮。

几个过手后,空门大开。心紫找准机会狠狠地朝他关节打去,只听到咔嚓一声,他的左手就再也抬不起来。水馗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

“这是替我家木门还给你的!”心紫趁胜追击,一掌打歪了水馗的鼻子。木门是什么?水馗根本就不记得刚才闯进院时一脚踢飞的破木板子。

“这是替我家鱼还给你的!”双拳附赠了水馗一对熊猫眼,下手更狠了。水馗现在只会哼哼。

“这些,是替我家若无还给你的!”心紫脚下,水馗就像一只无力还手的沙包,被踢得在院里不断翻滚,早就没有了刚才飞扬跋扈的模样。

一旁早已经清醒的瘦猴歪瓜二人正瑟瑟地抱成一团,蹲在脚落里发抖。真是仗势欺人的废物!心紫打心底生出鄙夷。水馗得势的时候,他俩鼻孔朝天,一副天地老子横行的丑态。水馗颓败的时候,他俩却如同缩头乌龟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加上水馗,三个人渣!心紫如是定义。

飞身踢起地上石子继续向水馗砸去,连心紫也没有注意,自己的身影越来越敏捷迅速,甚至被一团若有若无的灵力包裹。看中门槛边散落的一片薄木板,心紫蹬起布袍前襟,利落地勾起脚尖,迅速前踢,带起一阵厉气挟着木片化为风刃,斜斜向水馗小腹刺去。眼看就要扎在他身上。

“住手!”

一声怒斥从远处传来,与此同时飞向水馗的木板应声而裂。“扑哧”分为两块滚落在地。眼见着一个脚踏三角大幻师星纹符的青衣少年面色阴沉地跃入院内,只见来人五官与水馗有七分像,只是年龄大一些,身形也比较健壮,一身帖身玄青武士袍倒还衬得他人模人样,手指正捏着一块碎石,看来是用弹指力击中了刚才飞行的木刃。原来正是刚从村口顺着宗主指引方向而来被唤为“烨儿”的少年。

“烨哥!救命啊!”水馗看见来人后,小眼睛都扑闪出泪花,捂着被打落的牙,发出凄厉嚎叫。他平日里欺负邻里,除了资质上乘,是水家二宗主嫡系,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有一个被宗主收为徒弟的大哥撑腰。

“烨大哥!你再不来我们就都被这小妖女打死了!”已经被人忽略了很久的瘦猴与歪瓜裂枣也抓住时机把自己已经被扁成猪头的脸扬出来不断晃动,一副狗腿子像演绎得淋漓尽致。

看着两人还带着黑脚印的肿脸,水烨气都不打一处来,水馗凄厉的嚎叫此时就像巴掌,狠狠地抽着他的嘴。一想起刚才若不是师尊要他先行一步,弟弟岂非早已经血溅当场?带着滔天的怒意,水烨指向心紫:“哪里来的臭丫头,敢在水家撒野!”

“哪里又来一只水鳖,敢在我家撒泼!”

知道了来人是水馗的哥哥,心紫脸色又难看几分,若无的债还没有讨回来,王八洞里的徒子徒孙倒都出来排着队碍事了,什么龟啊鳖啊的她通通看不上眼,来一个扁一个,来两个揍一双!

“放肆!看我今日不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野丫头!”水烨一向以宗家嫡系自居,幻力高强,去哪里不是被人众星捧月般地拥戴,那曾被人骂过水鳖!脸上一阵青白,刚才沉隐的劲儿瞬间消失,提掌便打。

“哼!水馗我揍定了!”

笃定的回答让水烨不禁一怔,好强的气势!

水烨哪里知道,这是心紫给若无的诺言,血债血偿!无论这诺言前拦的是龟是鳖是神是魔,她都一样会完成!心紫沉下气来,避着水烨的双掌从他身侧划过。

水烨双掌泛着锯齿般的棱纹,偶有浅光溢出。一看就知道是融合了幻宠的力量以提高自身的攻击力,比水馗那用补药强行催生进级的烟云般幻力强得不知道那里去了。从他刚才脚下闪现的三角星阶纹证明的大幻师身份来看,一场恶斗再所难免。

心紫避过掌风,水烨的余力却震得她五脏六腹翻滚。一口腥气憋在喉咙里,看着若无不顾伤口血流如注,挣扎站起来焦急又无法冲入二人打斗的可怜眼神,不敢吐出来。原来这就是实力的差别,没有契约兽而无法使用幻力的心紫只能依靠自己诡秘的身法不断躲开漫天飞来的拳影。

水烨出手后环顾了四下的情况,只见满院狼藉,花架木栏被人肆意折断,新制咸鱼踩踏烂后半掩在泥土之中,水若无伤重在地。自己入宗随师多年,对弟弟水馗与水若无结怨也略有耳闻,心下明白八成这次也是水馗自己找上门来的。顿时产生了三分懊恼,自己又鲁莽了,下手的力道顿时减轻不少。

身体内无处发泄的清凉之力,唯有飞转包裹着内脏不断愈合伤口。心紫只觉得自己内息零乱,体内各种情绪与灵力纠缠在一起堵住了经脉的流通,手脚愈发使不出力气来。面前水烨却打得掌掌生风。

其实此时占着上风的水烨比心紫更郁结,本来想震开心紫后打个圆场,了结斗争。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柔弱的小姑娘却像水蛇一般缠在身侧,诡异的步法更是闻所未闻,不下重手吧拍不着,下了重手吧又怕真伤了人。刚进一剑大幻师的根基不牢,差点被憋得走火入魔。身为宗主徒弟居然连一个黄毛小丫头都制服不了!水烨的傲气不允许他喊停。

正在水烨左右为难之际,村口前来的一行人也终于来到了院门口。洪亮的声音传入正在打斗的二人耳内:“烨儿,住手!”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