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绝色邪王:魔妃太惹火

更新时间:2020-05-26 04:26:11

绝色邪王:魔妃太惹火 已完结

绝色邪王:魔妃太惹火

来源:落初 作者:十四之月 分类:玄幻 主角:苍槿蓝紫色 人气:

《绝色邪王:魔妃太惹火》作者:十四之月,玄幻类型小说,主角:苍槿蓝紫色,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所谓一朝被压,日后必然天天被压。某男深情款款:“小槿儿,你可以在上面。”苍槿:“成交。”数日后,房内传来大吼:“混蛋,你说话不算数,姐不陪你玩了。”————“小槿儿,我们来日方长。”某人一脸羞涩。本以为是小奶狗,谁知竟是一条尾巴狼。几天后,某女扶着腰:“说好的来日方长,你竟然这么没羞没躁,告辞。”————她好歹是佣兵之王,斗的了姨娘,收的了魔兽,怎么就败在了这家伙手里。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某男:“我长成了你喜欢的样子,除了我,谁还能入得了你的眼。”苍槿:“我当初瞎了眼……”漫漫追妻路,帝君大人,求生欲要强啊…【1V1宠文,女强V男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即使身处异世,但她堂堂佣兵界的女王可不能让人给看扁了。

“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男子很是魅惑的一笑:“我从来不和外人说我的名字的,除非是我的娘子。小丫头,你的眼睛甚是好看,我一见便心生欢喜,若是……”

就算救了自己,他也不能太过分了,泥人也有三分脾气,这个人当真是无时无刻不在调戏她。

苍槿冷笑一声,打断他的话:“公子真是会说笑!”

“姑娘可是不相信?”他的眼梢微微上挑,艳丽非常。

“自然不信。”苍槿冷冷的说道。

说话如此轻浮,实在是让人不喜,苍槿皱了皱眉。

刚刚醒过来就感觉到了周围有一个人的气息,但是不知是敌是友。但是出现在这荒郊野外,估计也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姑娘告诉在下你的芳名,在下明日就去提亲。”男人作势要靠近。

苍槿瞳孔微缩,目光锐利的看着眼前的男子。随随便便就对一个还未成年的女孩说出这种话,还真是无耻。

若她是原主,说不定就被眼前的这个人骗了。英雄救美,以身相许,这如意算盘打得真是不错。

苍槿上前一步,定定的看着对方的眼睛:“这世上从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喜欢,仅仅见过一面,你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不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就连我的喜好和厌恶都不清楚,就说心悦于我。若真的是一见钟情,那这样的感情,未免太过草率。”

苍槿没有一丝停顿,继续说道:“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救我,但是从你的眼里我看到的不是喜欢。”

是的,没有喜欢,而是观察,待价而沽。

正如刚刚,她不知道这个人在旁边看了多久,但是他没有一开始就出现,而是在自己快要死的时候才救她。

不否认刚刚见到他的一瞬间很感激,毕竟雪中送炭总是好过锦上添花。

但是现在,自己身受重伤,这个人却还在这里胡搅蛮缠。

苍槿想,她虽然没有喜欢过什么人,但却也知道真正喜欢一个人,不会是这样的。

终于停顿了一下,她的目光如同冰冷的刀刃,一寸一寸,将人伤的体无完肤。

她接着说道:“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我并不在乎,但是我最讨厌被人利用。”

女孩就这样一瞬不瞬的看着他,那样晶莹剔透的一双眼睛,让他所有的心思都无所遁形。

可是他一点都不心虚,甚至还有些高兴。

原来,能看到这双眼睛里面有自己的影子,是一件那样让人开心的事情。

“原来小丫头你绕了这么一大圈,是这个意思啊。”

然后在苍槿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一把将她抱起来。

“下次累了想要抱抱就直说啊,我是不会嘲笑你的。”

真是个冷漠的小家伙啊,究竟是经历了什么才会这样拒绝他人的好心啊。

斩月一瞬间有些心疼。

苍槿真是给气疯了,这个人不要脸的程度,简直都要超出了天际。

“你……你……”

斩月依旧是温和的笑着:“我,我怎样?是不是太感动了,感动的都说不出话了?”

苍槿怒极反笑,一口咬上男人的手臂。

头顶上传来一声清浅的笑声:“小狗才会咬人。”

苍槿见这人一点反应都没有,又松开了嘴。

她才不是小狗,怎么可以这么说她。

但不管怎么样,这个人都是救了自己的。现在自己这般,倒是有些恩将仇报了。

她闷闷的说了一句:“你才是小狗呢?”

她见过穷凶恶极的人,见过软硬不吃的人,如他这般无赖的,还真是头一次见。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斩月好脾气的应和着。

明明现在还是一个丑丫头,身上还和泥丸一样。可是他觉得,抱着她,这么多年的时光,此刻才算是圆满。

苍槿瞪了他一眼,却见眼前的人竟然还是在笑,为什么呢?

自己都这样咬他了,不应该生气吗?

“你怎么不生气?”

这个问题一出口,苍槿就觉得自己在犯傻,竟然会问这样的问题,脑子真是不好使了。

“你是对我心生欢喜,才会想与我有肌肤之亲的。”斩月继续睁着眼睛说瞎话。

现在她这么反感自己,若是脸皮不厚点哪行。

苍槿见对方一副我都懂的表情,真的都要给气哭了。

不调戏她会死吗?

她还想问一些什么问题,可是斩月却先一步开口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他将头埋在苍槿的脖子里,像是有些任性:“但是我不想听。”

“我这样喜欢你,你却一句我喜欢听的话都不曾对我说。”

苍槿刚想反驳,就感觉身上暖洋洋的,他在帮她疗伤。

她感觉浑身暖洋洋的,真是舒服,那些伤口也不痛了。

好吧,看在这个人这样好心的份上,自己就暂时不说话了。反正抱一下而已,自己也不算有什么损失。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苍槿模模糊糊的问道。

男人看着睡在自己怀里的女孩,慢慢凑了上去,轻声细语的:“我叫斩月,你不要忘记了。”

什么?

什么月?

苍槿觉得自己现在的脑子有点混沌。

“月牙儿?”

“是啊,月牙儿。你要记住哦。”

他的声音带了一点蛊惑,苍槿下意识的就点了点头。

明明是这样一个有些霸道无赖的人,怎么取了这么一个娘气的名字。

眼前是一片黑暗,可是却是莫名的安心,她知道,这个人是不会伤害她的。

真是奇怪,她为什么会这样觉得呢。

斩月看着那裂开了的红唇,慢慢靠近,落下一个轻柔的吻。看着看着又觉得不是很满意,硬是将那张小嘴亲的水润有光泽才罢休。

“帝君。”

突如其来的汇报声打断了他,斩月很不满意的回头。

“你最好有非常重要的事情。”

九华低下头,偷笑着说:“帝君,您继续,您继续。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真是可怕,殿下才刚刚回来,帝君他老人家就这么耐不住了。

但是真的好久没有见到帝君这么开心了。

时光转瞬即逝,可是无尽的思念又是那样的难熬。

如今殿下回来了,帝君也算是可以松一口气了。

“何事?”斩月抱着女孩,一点都没有松手的意思。

九华低下头,装作没看到。他是不会相信眼前这个无耻的人,就是那个平时高冷禁欲的帝君的。

“公主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消息,听说殿下要回来,现在闹得不可开交。”

“她闹,就由着她闹。”斩月毫不在意的说道。

九华有些欲言又止。

“怎么了?”斩月有些不耐烦。

这家伙真是不懂看人眼色,没看到自己现在自己正在和小槿儿培养感情吗?

“公主现在快离开天界要找殿下了。”

“她敢?”上位者的气势一下子就显露无疑。

“找人把她绑回去,她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若是再闹,就把她关起来。”

不够就是神女而已,若是自己觉得没用,照样废了。

若是此刻九华知道了,肯定会说。

帝君啊,神女可是几千年才出一个呢。

而已?

你以为是萝卜白菜啊。

九华默默点头,刚刚不是还说随便公主怎么闹得吗?一遇到殿下,就什么都变了。

九华偷偷瞄了一眼女孩,随即立马收回目光。

啧啧啧,帝君现在越来越无耻了。殿下怎么看也就十三四岁啊,而且还脏兮兮的,他怎么下得去手的。

“帝君,现在可还走?”九华犹豫着,还是问了出来。

他其实还是很不忍心的,毕竟,刚刚帝君才是真正的开心。

“走吧,有些路,总归是要她自己走的。”他的语气有些低沉,好像饱含着无尽的苦楚。

斩月将怀中的女孩靠在树干上,周围布下一道结界。

苍槿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个女孩,西凤国将军府司徒正的嫡女司徒槿。

从小就因为不能修炼灵力而被打骂,爹爹不疼姥姥不爱。

只有母亲对她还好,可是母亲每次看到她也都是充满着悲伤。

所有的人都欺负她,她虽然是一个嫡出的小姐,可是却也只是表面上的风光而已。

甚至自己的亲事,都被一个庶出的小姐抢走了。

她一向懦弱,可是却为自己的亲事据理力争。

但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未婚夫根本就不喜欢她,即使自己是嫡女,能给他带来更大的助力,但是他依旧是抛弃了她,她成为了西凤国的笑话。

最后的记忆停留在自己被一群人带走,然后醒来就看到了狼群。

她根本就无法抵御狼群,所以就活生生的被咬死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