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修仙之大力出奇迹

更新时间:2020-06-30 03:24:33

修仙之大力出奇迹 已完结

修仙之大力出奇迹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浔泺 分类:玄幻 主角:郑乾易虹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浔泺的原创小说《修仙之大力出奇迹》,主角郑乾易虹,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穿越者都能很快适应异界? 郑乾却是个例外。 如果不是为了心爱的人。 他宁愿平淡的过完一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深了。郑乾翻到了第一百六十个身的时候。睡意仍象天上的星星一样遥不可及,

郑乾惨白脸色透着蜡黄,眼球上布满血丝。

他已经许多天没睡过完整的觉了。今晚与往常一样,睡眠照旧与他无缘。

郑乾狠狠搓了一把脸。驱走浑身的酸痛,麻木的脑袋恢复了一点思考能力。

这是一间简陋又不失温馨的卧室,墙上挂着精美的大幅婚纱照片,照片上的郑乾,笑的见牙不见眼,象地主家傻儿子。

郑乾双手搂着一个女孩,女孩甜甜地笑着。发自内心的幸福仿佛要从照片上溢出来。

这个女孩是郑乾新婚两个月的妻子易虹。

卧室墙上的大红喜字还未褪色,红色的窗花,窗帘,床帐。崭新的大红被褥。无不表明:郑乾做新郎官时间并不长。

郑乾看了一眼手机,还有二十分钟就半夜十二点了。那个算命先生说的时间马上到了。

去还是不去?如果去,十有八九是江湖骗子装神弄鬼的套路,半夜去坟地烧纸当成破解厄运的方法,无非是算命者一种骗钱外加恶作剧的手段,自己白跑一趟。落下笑柄,如果不去,万一奇迹出现,还真能治好易虹的病呢?

郑乾打开灯,呆呆盯着屋顶灯光下的那片阴影。飞进屋的蛾子在灯光附近撞来撞去。发出啪啪的声音。

郑乾更加心烦意乱。

易虹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白天护士催费,如果再不交费的话,医院就停止治疗,易虹醒过来的可能性越来越低。

然而郑乾想尽了一切办法,筹不到足够的钱救命,能借的人,能想到的渠道都用了。巨额的医疗费对郑乾来说是不保企及的天文数字。

同为孤儿院长大的郑乾和易虹,称得上另一种青梅竹马。两人小时象兄妹,一起考上技校,找到工作,萌发爱情而结婚。一切都预示着二人苦尽甘来。幸福的日子在前方招手,

但这一切在新婚晚上戛然而止,

那天为数不多的朋友散去后,二人终于修成正果,相视一笑,准备休息。

在这间租住的平房,易虹将院门插好,回屋洗脚。郑乾想去把洗脚水倒掉,易虹调皮地说道:“我以后要做个贤妻良母。我去吧。”。

郑乾由着她,易虹到了院中,不大会儿,听得“哐啷”一声。

郑乾爱妻心切,跑到院里一看。

易虹倒在地上,脸色苍白,水泼了一地,

从那后,易虹就再也没醒。

两个月来,郑乾医院公司家庭忙个不停。由于实在分身无术,他辞掉工作,专门服侍易虹,

本以为,只是摔一跌,又没磕到石头,易虹很快能恢复健康,但天不遂人愿,易虹几乎查了所有项目,请了许多有名的专家,给出一致的结论:易虹没有毛病,身体机理一切正常。

郑乾想骂人。

除了会喘气,易虹和死人有什么区别?这不叫病,什么叫病?谁敢说正常。

很多人包括医生劝郑乾放弃对易虹的治疗,俗话说;病怕无名的病,疮怕有名的疮,易虹这种情况对不富裕的郑乾来说,简直就是填不满的无底洞。

郑乾坚决不同意,劝的次数多了,郑乾先是哭,然后骂,好像疯了一样,劝的人无不摇头叹息走开,他们都认为郑乾疯了,

其实他们哪知道郑乾与易虹二人的感情,从小到大,没有亲人,相依为命,抱团取暖。早已经将对方视作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任何人任何理由都不能让郑乾放弃自己的生命,而易虹就是他的命。

胡思乱想了一阵儿。郑乾决定出去碰运气。

哪怕万分之一的希望,他郑乾有义务和责任当成百分之百的可能去做,否则就是对易虹不负责,

他看了看表,已经十二点了,

他将大屏山寨智能手机揣在兜里,向镇子外的义地走去。

义地,公共坟地的文雅称呼。那里是死者安息之所。

四月的春夜,天气乍暖还寒。

郑乾穿过大街往镇西边走去,街两边。路灯发着昏黄的光,郑乾单薄的身影被拉的更长了。

郑乾高一脚低一脚地踩着自己的影子,嘴唇紧紧抿着,好久没洗的头发,油汪汪地放光,

凌乱的发丝里,几根头发与众不同朝天竖起,直刺天上的月亮。

郑乾今天在医院偶尔听两个护士说,今晚的月亮很特殊,会出现难得一见的蓝月奇观,

走到镇外,郑乾站住了,扭头看已经升上中天的月亮。

今晚的月亮确实很圆,郑乾觉得自己很久没见过月亮了,生活重压下,他总习惯低着头,急匆匆地奔走,

他眯着眼睛盯着月亮,心里忽然庄重起来,

听说,满月的时候,对着月亮许愿最灵验了,

郑乾对着圆圆的,仿佛隔着一层玻璃似的月亮,郑重许下心中的愿望。

老天哪,如果你能让易虹快点好起来。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郑乾许完愿,等了一会儿,什么也没发生,

郑乾摇摇头,苦笑;我失心疯了。人痛极呼父母,穷极呼天,我现在痛极,穷极。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才不会管你死活,白白浪费感情、

郑乾将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赶出脑子,继续向义地前进。

义地在镇外两三里处乱松林中。远远望去,大大小小的坟头在歪曲的小松树中沉默。

郑乾不太害怕,但这种阴森气氛,激的他身上一阵阵凉意。

他呼了一口气,正正心神。一股暖意从他的头顶蔓延开,在他全身走了一遍。

他自己觉得很平常,但他不知道,在他对月祈祷完时,有一道金光细线从圆月上引了下来,电流一般顺着那根白发进入他的身体,所以他才感到一阵温暖。

郑乾心头大定,走向坟地最外边的一条小路。

他看了一眼手机,十二点半,风唰唰地刮过松林,好像人在低低絮语,

接下来该做法了,郑乾回忆了一下那个算命的神秘人所说的话,忙活起来。

他将易虹一件穿过的衣服平铺在地上,摆上黄纸。

黄纸上还有朱砂写的字:

天地为证,契约即成,我以我身,换汝安宁。

这些纸是算命人给郑乾的,上面的字也是那人写的。

那人告诉郑乾,要将易虹的病治好,郑乾必须在满月的深夜来到坟地,将易虹一件衣服与这黄纸一起烧掉。

烧之前,郑乾用自己的血将上面的字描写一遍,方能见效。

郑乾向来不信怪力乱神,但病急乱投医,再荒诞的方法,只要对易虹有帮助,郑乾非得试试,万一奇迹出现了呢?

郑乾学着小说上的情节,将手指放进口中,狠命咬下。咔的一声,好悬没咬折,郑乾一看,肉皮完好。根本没破。血没有,郑乾哭了。太疼了。

郑乾掏出一把水果刀,划个小口,弄点血。

郑乾对着食指刺了下去,

刀子还没落下。离他六七米的一个坟后面传来“吭哧吭哧”的声音。

坟头很大,应该是镇上哪个大户人家的祖坟吧,坟堆两三米高,一块黑色墓碑立在坟前。

这么大的坟,郑乾看不到坟后的光景。不过吭哧吭哧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响亮。

郑乾耳朵不聋,听真真的。

声音来的太突然,而且场合不对,又是深夜,

郑乾胆子再大,事发突然,头发一下子全站起来了。

“什么玩意儿?”。郑乾大喝、往后跳了好几米,紧攥着水果刀。

坟头后的东西似乎在和什么人较劲。吭哧了半天不现身。

天空中不知何时来了一片黑云,遮住了月亮,几丝光从云缝里射在大坟上。

声音更响了,好像一个人便秘,在坟后出恭。

郑乾才不会天真地认为。有人深更半夜来坟地出恭,眼睛眨也不眨,盯着声音的方向。

郑乾前腿错开,侧着身子,一旦情况不对,这个姿式便于他撒腿就跑

好像郑乾的错觉,那几束月光如同几根绳索,被无形的手向上提了提。

坟头后露出一个人脸。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