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三世缠绵:情陷恶魔夫君

更新时间:2019-08-13 08:51:33

三世缠绵:情陷恶魔夫君 已完结

三世缠绵:情陷恶魔夫君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本草兔 分类:玄幻 主角:白发武功 人气:

火爆新书《三世缠绵:情陷恶魔夫君》是本草兔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白发武功,书中主要讲述了:黄泉路,奈何桥,冤魂死鬼在叫嚣,她看着他,眼里尽是爱恋,他看着她,满目冰霜,冷冷的语调:“你是谁?”,打破了她心中无限遐想,三世的缠绵,三世的虐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有一句说得好,没有最糟,只有更糟。

展母没有想到,江家也没有想到。展母一外出,展眉为了拿高架上的相册从梯子上摔了下来,失去了意识。而江震由于高烧反复,竟然损坏了视神经,江震从噩梦中醒来不再是那个让他绝望的苍茫,却陷入了另一番绝境。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莫小可在这样的刺激下昏厥了过去,一阵阵腹痛却又绞醒了她。

“用力,快,用力。”用力?用什么力?好不容易意识恢复了些,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快,孩子快生了,再加把劲。”江母在一旁拉着她的手,两个都是一手的热汗,她还来不及悲伤儿子的病情,就被孙子即将诞世的事情给吓得手忙脚乱,还是江父拉着她,叫她给未来媳妇帮个忙,儿子由他来照顾。

江父看着已经恢复了平静的儿子,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发毛。好像刚才歇斯底里地叫喊的、砸东西的人从来没有出现过。失了明的江震睁着眼睛,这时候他才注意到他的儿子真的有一双太过美丽的眼睛。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他们两个精子卵子提供者的眼睛并不怎么好看,却有一个儿子,眼睛那么出彩,仿佛化不开的浓咖啡,而现在,它们就像顶级的黑咖啡,沉沉的,苦苦的,涩涩的。也许以后,只能作为装饰成为他的硬伤了。

该说些什么呢?说天无绝人之路,说去找最好的医生医治,还是说即使他失明了他还是他们眼里最出色的?正当他踌躇着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时候,却是江震先开口:“婚礼准备好了吗?”江父正以为他要退婚时,他却说:“就这样吧,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几乎就在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一个护士进来了,手里抱着一个婴儿。江父抱着手中的男婴的时候,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妥协了?他竟然妥协了?是因为眼睛吗?

江震没有抱孩子,只是淡漠地看了那个皱巴巴的小东西一眼,睡去了。醒来后,江母告诉他,莫小可说了即使他失明了,她对他的爱也不离不弃。他只是淡淡地应了声,仿佛早就料到了,或者说根本不在乎她究竟会怎么做。这下,江母有点看不过去了,毕竟是十月怀胎生过孩子的,更知道做母亲的苦,刚才在产床上看她那么痛苦心里就开始懊悔了,早产想来无论在身体上还是心里上,都比当初顺产生下江震的她要来得辛苦得多,况且,在知道江震可能永远也无法复明后,她却依然坚定地表达了自己的立场,让她即使曾经有再多的不满,如今也差不多烟消云散了。

其实不管两人怎么样,不管江震的眼睛好不好得起来,不管他们两个的生活会怎么样,只要人还在,一切都会好的,不是么?况且他都已经答应结婚了,以后会慢慢好起来的吧。

江震病好了,没有再找展眉。或许他们就是不被上天祝福的一对吧,他原本并不相信命运,可是现在他不得不信。一段一厢情愿的感情,弄得现在一死一残。无论他多么爱,终究敌不过命运的捉弄。即使现在展眉站在他的面前,他又能怎么样?如今的他连吃个饭都要别人看着。也许没有结局才是最好的结局。那么,就这样吧。

因为江震已经答应了,本来要提前的婚礼,出于对莫小可的愧疚,江母决定如期举行。她要给莫小可一个盛大的婚礼,算是因为儿子对她造成的伤害以及其后的可能的伤害做出的补偿。这头,江家正因江震的眼睛、新添的小婴儿和婚礼忙得人仰马翻的时候,展母却是一筹莫展。

“小眉,你听到了吗?你不能抛下妈妈,妈妈就剩下你一个了,你怎么忍心让你妈妈一个人在这里,对不对?”

展眉看着握着自己的手的妈妈,突然发觉她苍老了好多,她的视线又移到了那个熟悉的脸孔上。不得不说,看到镜子中的自己和灵魂出窍看着自己的身体真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她多想告诉妈妈,我在这里,你回过头看看我啊。可是一次又一次,她没有听见她的呐喊,一次又一次,她从她的身体中穿梭而过,一次又一次,她看着母亲对着一个日渐枯萎的身体,祈祷着,可是奇迹没有出现。

她像一个幽灵一样,这个孤独的城市游荡着的孤独的幽灵。展眉发现,这世界上还有许许多多灵体。有些是死灵,有些是灵魂暂时出窍,她甚至遇到过些世外高人。记得一个老师傅对她说:孩子,这不是你该在的地方。是啊,他们都有可以去的地方。他们可以选择在玩累了的那天去投胎或者去天上地下应聘一官半职,他们可以在意识迷离之时把这个世界当成一个新奇的游乐场直到清醒,他们可以自由在两个平行时空自由出入。而她呢,不知道何处去,也找不到来时的路,夹在两个时空中,进退两难,别无选择。

母亲又在翻看那个特别的收藏盒里的照片。也许当初她应该和江震解释的,在那个收藏盒里,存放着的,不止是一张苏知晓的照片,更多的是父亲和他们一家的全家福。当初,因为不想让母亲睹物思人,把一些照片偷偷地藏了起来,那本来只是一个失去父亲的女儿单纯思恋亲人的产物,却被当作是精神出轨的证物。

现在想来,当初会如此迷恋那样一个云淡风轻的少年,会花了如此长的时间来缅怀其人,会在经历了那么长久的时光依然无法释怀,其实也和他帮助自己走出骤然失去父亲的悲痛有关吧。但是现在,一切的言语都是苍白。

“别怕,有我在。”“我希望不管我在不在的时候,你都是快乐的。”“你看,即使脚有问题我还是可以追上你的。”以及那天他最后对自己说的话:“那些不是你父亲的照片吗?我一定会帮你找回来。”

她还来不及问他怎么知道那个盒子的秘密,他就带着那么一贯的淡笑跑远了,她没有想到,那个熟悉的背影竟然就定格成他在她眼里的最后一眼。

而等她死后,这一切都再也没有人知道了。

或许一切的一切,最终不过沉淀为孟婆手里黑色汤汁里溶解不了也别无所用的药渣子吧。

“诶,这个女人真可怜。”护士长看着手里的资料,不住叹气。

“怎么可怜了。”早已看过许多大风大浪的护士长竟然会有如此感慨,新来的小护士不禁对她口中的女人感到好奇。

护士长说了一个书名,“这个女人是一个作家,这本书就是她写的,我女儿正在读她的书,所以当初知道这个病人的时候,真是惊奇。怎么会有这么清灵俊秀的姑娘家。哪里知道她的短短的一生却是那么悲惨。”

“什么,她还没死吧。”

“没死但也活不了了,而且你看看那身体萎缩得多厉害啊,我看过这么多植物人没有一个像她那样的,看到她孤苦无依的母亲每天泪流满面的,再看看那身体萎缩得哪里还有当初的样子,简直像个木乃伊,看着就叫人揪心。”护士长喝了口茶,“而他该死的前夫竟然在这个时候新婚,亏我当初还很欣赏他,啧啧,这就叫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小护士惊奇地说:“吓!有这样的人?真够狠的,都没有来看望一下。”

她的反应正好如护士长所愿,她瞧了瞧四周,打了个噤声的动作,“小声点,你怕别人不知道咱们在嚼舌根啊。”看着小护士缩了缩鼻子,她颇为得意地说:“你这小丫头片子能知道些什么啊,告诉你吧……”于是开始绘声绘色地说书。

小护士听得咂舌。“天啦,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天理了。一个出轨的男人没有得到报应,一个插足人家家庭的第三者没有得到报应,一个可怜的无辜的女人却要忍受失去孩子不能再生育的痛苦,还落到如此境地……”

又有两个护士进来,于是讨伐的队伍再一次扩大。这里讨论正如火如荼,那里被人臭骂的婚礼也在进行。

“你愿意一辈子陪着你身边的这个人,永远爱着他,无论疾病灾难死亡都不离开他吗?”牧师微笑着问莫小可,莫小可毫不犹豫大声地说出“我愿意”,声音是难掩的兴奋和幸福。她终于如愿以偿嫁给他了!

牧师又对江震重复了一番同样的话,却见江震迟迟没有声响,在场的人不由得心急,尤其是莫小可心都提到喉咙上了,唯恐他在这个时候反悔。

江震从进入教堂的时候就心不在焉,总觉得一颗心在忐忑不安,好像有种什么东西即将失去的感觉。其实,他还有什么好失去的呢,呵。看着紧张的父母和莫家二老以及众人焦急的眼神,他不禁轻嘲,想张开口,却发觉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世界在旋转,最后一眼,他仿佛还能看到半空中展眉那忧伤的眼睛正静静地看着他。

展眉静静地看着江震,虽然明明知道他失明了,却仿佛还能感觉到他的视线。那双颠倒众生的眼睛并不因为失明而失却光彩,反而添了一种忧愁的美,而此时这双忧愁的眼睛里似乎正蓄满了泪水。

众人一声尖叫,只见那纤瘦的高大身影砰然倒地,她反射性地伸出手,莫小可从她的身上穿过去。

她默默地看着众人七手八脚地抬走了他,正如他们的距离。只是不知道这样的距离算是永远没有交集还是虽然轨迹交汇却在转瞬间无处寻觅?亦或是太阳与月亮的距离,一个光明,一个却深陷暗境。

灯红酒绿的喧嚣,庸庸碌碌的人们,寂寞空虚的都市,无所依托的幽灵。展眉回到那个命运开始旋转的路口,旧的红绿灯已经被LED的新产品更替了,那些起早贪黑的高中生才刚刚下课,他们并不美丽,素颜多数抵不过经过化学产品粉饰过的脸,甚至许多还长了零零星星代表青春的印记,可是他们的朝气却是无法仿制的,那是还没有经过生活蹉跎的毫不畏惧的面对生活的勇气。虽然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那些往事却仿佛历历在目,可是无论多么留恋,过去的,就不会再回来呢。物非,人也非,终究是沧海桑田。

展眉轻轻地点了下脚尖,几近透明的魂体向着她的肉体飞去。徐徐的晚风穿过她的身体,夜渐深。医院的病房透出的灯光一盏一盏灭了。于是在大半片黑暗中没有人注意到属于她的那个窗口隐约透出的光。

不是昏黄暧昧的橘黄,是那跳跃的火焰。幽蓝、幽蓝。

当展眉看着燃烧着的自己的身体的时候,她并没有惊恐得失声叫喊。萎缩得只有十五六岁大小的身体,皮肤却如四五十岁开始枯黄起皱。那张住院起就不断暗黄下去的消瘦的脸,此时因为火焰的关系,反而显得比平时狰狞的样子不知柔和了多少。幽蓝的光一点点地蚕食掉她的身体,首先是心脏的地方出现一个黑洞,然后黑洞慢慢扩大,终于胸腔腹腔被燃烧殆尽,黑色的灰烬和尚且完好的正在开始燃烧着的白皙的四肢显出一种诡异安静的美。这种美甚至没有参杂物体燃烧的时候应该发出的噼啪噼啪的声响。

她看着这副已然残缺的身体,那张虽然变形却依然有着别样美丽的脸上,似乎有一丝淡淡的笑容。终于蓝光爬上了最后的领地,占据、侵犯、销蚀。展眉没有看到最后,窗外的月光似乎比以往都要柔和,尽管有些残缺,却美轮美奂。最后,头发燃烧产生的气味拉回了她的注意。她微微地皱眉。

月光下,洁白的床单上只剩下一个人形灰烬。展眉想:她终究是对不住母亲了。却没有注意到,她那原本就几近透明的魂体已然慢慢消散了,就像是融化在空气里。当查夜的护士用一声惊叫划破了医院的夜,空荡的特护病房除了灰烬,什么真相都没有留下。

江震一夜无梦,清晨醒来,似乎感觉眼睛中间出现了朦朦胧胧的光。那光沿着圆晕扩散,视力所及是一束白色的花,虽然看不清是什么花,他却依然高兴。跌跌撞撞地摸索着走出病房,这个失而复得的世界让他有了短暂的欢喜。

就在这时,前方女人的谈话引起了他的注意。

“你有没有看新闻,Z综合医院出了大事了!”

“什么大事,不就是哪个领导死了,还是什么大起的医疗事故。”

“就知道你不知道,你看看,你看看这张报纸。”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江震听到是展眉所在的医院忍不住微微一震,“哇,人体自燃?怎么会发生这种事?不会是暗杀事件,还是医院的撰头吧。”

“别管那么多,你先看这张照片,多可怕啊,人都烧得剩下一堆灰烬了,床单啊什么的一点事情都没有,实在诡异啊。”

“我看看、我看看……哎呀,真叫人毛骨悚然。这个人是谁啊,展某?”

江震听到最后两个字,心沉沉地下坠,这时候发现他从病房消失了的护士也急忙赶到。她紧赶慢赶地小跑到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大帅哥身旁,却见他急急地要自己帮个忙。她奇怪地按照他给的号码打电话。电话接通了,他抢过了手机,急迫地说:“展眉怎么了。”

电话那边是好一阵子的沉寂,直到一个颤音从那里传出,江震不住浑身颤抖着跪了下去。浑浊的泪终于击败了这个高大英俊的男人。

小护士奇怪地抽走了他无力握牢的手机,那个徒然凄厉的声音让她不寒而栗:“她死了啊,她死了啊!!”

展眉没有葬礼,她这短暂的一生只留下不知道算不算是骨灰一堆。简单的葬礼上展母面无表情地托着骨灰盒站在女儿的遗像旁边,轮到江震的时候,他推开莫小可的搀扶,独自向那圆圆的光走去。

圆光裂出了翅膀,随着他的脚步,翩翩起舞。一下一下,快飞起来了。

众人奇怪地看着这个憔悴的男人向反方向跑去,一切都猝不及防。直到他的身体被车子撞起,然后沉沉落地。

小小的茧子才刚刚破茧。江震痴痴地瞪着眼睛,“你也要离开我了吗?”

莫小可全身颤抖着,看着浑身鲜血的丈夫,无法动弹。众人拨开她,将他送上急救车,但是她知道他死了,他抛弃她了,他去寻找那个飞走的天使了,他永远也不会再回来了。在一片混乱中没有人注意到,江震死前所看着的地方以及莫小可此时眼睛朝着的方向,那里,一道异光闪过。可是她已经什么也看不到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