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重生之毒妃倾城

更新时间:2019-08-13 09:16:38

重生之毒妃倾城 已完结

重生之毒妃倾城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云墨微染 分类:玄幻 主角:秦连霜北云依 人气:

主角叫秦连霜北云依的小说是《重生之毒妃倾城》,它的作者是云墨微染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北云依原本是个聪明灵巧的姑娘,却在十三岁那年意外跌落悬崖成了痴傻儿。 残忍、暴戾的晋王秦连霜却点名将她纳为了云夫人。 所有的人都以为她只是晋王的一个玩物,活不过半年,然而一个月后晋王却是一改往日的性子,竟将她这个痴傻儿宠上了天。 她成了全望京城最羡慕的女人 然这一切都在她怀胎十月,即将临盆的时候结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这是在怪本王是吗?”秦连霜这个时候语气中竟然带着一丝难受:“你当时掉下去的时候,本王也很是害怕、担心的!”

哼,你要是真担心她,当时接住她的人就不是离末而是你了。

北云依却依旧不住的摇着头,似是真真的恐惧到了极点儿,一张小脸上满是苍白,最后好似因为实在承受不了这种恐惧,身体一软便晕了过去。

秦连霜见到北云依晕过去了,便没有伸手去接,任由着她的身体倒地,最终还是小溪子上前扶住了北云依的身体。

“送她回柳苑,明日让太医好好的瞧瞧!”秦连霜半眯着眼眸,里面是一片阴戾之光,随后便背负着手,傲然的走下了高台。

“顺便给她服下哑药的解药!”刚踏下一层台阶,秦连霜如玉的身姿便又停顿了下来。月光照落在他那张线条流畅、棱角分明的绝美侧颜上,满是冷凝和寒冽的味道。

不让这个贱婢说话,他便也不知道这个贱婢的想法是什么。

总不能让他这样一直对牛弹琴下去吧?

最好这个贱婢能够识相一点儿,若她敢将那日的事情说出去一个字,他便再次让她变成一个哑巴。

小溪子命人将昏迷过去的北云依送回到柳苑之后,便轻叹了一口气,对着绿云嘱咐道:“好好伺候云夫人,若是有什么事,要及时来报!”

“是。”绿云听说自家的主子刚从围猎场回来,并且还掉入了那围猎场中,自是胆战心惊,整个后背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当人走后,躺在床上的北云依便一下睁开了眼睛,那双本该害怕和恐惧的眼神中却是一片清明和冷冽,甚至还隐隐的泛着一抹恨意的光芒。

她是因为实在不想在看到秦连霜那令她恶心的演技,才假装害怕的晕过去的。

是不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既然秦连霜已经知道她身体的特殊性,那就应该像上一世好好的待她,宠她。

不可能因为她在大街上抽了秦连霜的腰带,他便如此残忍的报复她!

他应该很清楚这样的后果只会让她越来越惧怕他,越来越让难以接受他!

难不成是因为她在大街上抽走了秦连霜的腰带,触碰到了他的底线?

北云依微微的眯了眯眸。他不允许任何人说起有关他脸的事情,不是因为他那张脸丑,而是因为小时候这张毁掉的半张脸,让他遭受到了无数的嘲讽和耻笑。

以至于现在的他变得非常的敏感,将自尊心看得极为的强,对于普通人只是一件一笑而过的事情,但是对于他来说却是奇耻大辱,是绝对不能忍受的。

所以秦连霜的反应才会如此的激烈,因为他将他的自尊心和青鸾的病看得都同样的重要!

甚至比青鸾还要重要!

北云依想通这个之后,便一下明白了过来,嫣红的唇轻勾,随后下意识的去摸胸口的那块半月形的玉石。

结果胸口那里却是空的,在摸其他的地方,也是空的!

北云依清冷沉静的面色在这时微微的变了变,她一直都将这块半月形的玉石贴身放着的,因为这块玉石早已经成了她重活一世的小小依靠。

她每晚都将这块玉石攥在手心入睡,自此之后她再也没有做过上一世的梦了。

可是这块儿半月形的玉石就这样突然间不见了。

明明在出门前换衣服的时候,这块玉石还在她胸口好好的藏着的。

难道是在她看杂耍的时候被她给挤掉了?

还是在她被送回来时掉在了王府的路上?

想到这北云依便立刻下了床,绿云见了便立刻跟了上去:“夫人,夫人,你这是要上哪儿去啊?”

但是北云依却不理绿云,提着灯笼弯着腰,仔细的在她经过的路上寻找着。

难不成是她在摔下围猎场时,玉石也跟着掉落在了围猎场中?

“夫人,夫人,你这是想去哪儿啊?前面就是围猎场了!”晋王府所有的人,但凡只要提到围猎场就没有一个人不害怕的。

一般的王孙权贵虽然也热衷人狼战,但是没有人会在府中圈养狼的。

但是王爷却特意命人僻了一块儿空地专门建造了围猎场和饲养狼的地方。

不管王爷看得尽不尽兴,随时都有可能扔一个人下去,而这个人有可能是武功高强的侍卫,也有可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丫鬟。

因此绿云在知道前面是通往围猎场的路后,整个心都是颤的,连带着后背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但是北云依并不害怕,她只想要尽快的找到那半月形的玉石,也更是想要找到那半月形玉石的主人。

夜,浓稠于墨,此时的高台上早已经是漆黑一片,没有任何的人影。

风一吹除了飘荡在空气中的血腥味之外,便给人一种渗人、荒寂的感觉。

“夫人,我们回去吧?奴婢求求你了!”越是往前走,绿云便越发的害怕,连祈求的声音中都带着一丝恳求。

北云依提着灯笼,一直走上了高台,但是地面上除了几粒石子便再也没有其他。

当时她就是从这里摔下去的,还是头朝下后仰着摔下去的,那么玉石从她胸口中掉下去是很有这个可能的。

北云依想着便将手上的灯笼朝她摔下去的地方照去,然而这个高台有十几米之高,灯笼的光只能够照亮周围的范围,其他便被黑暗吞噬殆尽。

“夫人,你怎么能进到围猎场里面去呢?这里面说不定还有活着的狼呢!”绿云见北云依竟然要进入到围猎场里,当即脸色便吓的是一阵苍白,整个后脊都是一阵凉意。

但是北云依根本不听绿云的,但是却也不让绿云去告诉秦连霜,可是拦又拦不住。

最终无法,绿云只得惊惧的跟着北云依一块儿进到了围猎场中。

现在王爷对夫人极为的重视,若是她此刻丢下夫人去找王爷,万一夫人要是出了什么事,她肯定会被王爷丢入狼圈喂狼的!

朦胧的月色下,一道挺拔的身影站在树上,看着两道纤瘦的身影提着一盏灯笼,颤栗着走进围猎场,然后低着头一寸一寸的寻找着某样东西。

被杀死的四匹狼还未来得及被侍卫运走,就这样保持着死亡时的姿态,光是看到那侵染在草叶上的鲜血,便足以让人害怕,更别说是看到被刺穿身体,露出锋利獠牙的狼的尸体了。

害怕的尖叫声不断的从围猎场中传来,但是那都是绿云的。

站在树上的身影不知何时站到了高台上,披散在身后的墨发被清风微微吹拂而起,一枚半月形的玉石垂挂在腰间,被月光一照,便发出一抹微弱的流光溢彩之光。

北云依像是感觉到了什么,迅速的抬起头朝高台上望去,然而除了浓稠的黑夜之外什么都没有。

最终北云依一无所获的回到了柳苑,她一直都在想那半月形的玉石,并不是她不小心掉了,而是被他的主人给拿走了?

但是这期间接触过她的只有秦连霜、小溪子和离末。那枚半月形玉石不可能是秦连霜的,至于小溪子也只是搀扶过她的手臂而已,那剩下的便只有离末了。

可是她的玉石是藏在胸口处的,离末并没有碰过!

不……离末碰过,北云依突然间想起她从高台摔下,离末接住她身体的时候,他是半揽着她的腰,而她放在半月形玉石的胸口也正好贴在了离末的身上。

夏季的衣服本就单薄,所以离末肯定能够感觉到她藏在胸口处的那块半月形玉石。

但是这一切都只是猜测而已,因为离末根本没有机会拿走她藏在胸口的半月形玉石!

没有那块玉石,上一世的梦便也随之而来。

并且还是梦中梦,她不断的梦到自己被秦连霜杀,然后重生,最终却还是一样的结果,那个梦真的让她很绝望很无助,生生的让她窒息。

“夫人,夫人,你怎么了?”绿云担忧的声音传来,让北云依一下从梦中惊恐的醒过来。

这才知道她身上的衣物都被汗水濡湿了,就连脸上都是一片湿泽。

而天已经不知在何时亮了,此时小溪子已经带着太医好似在一旁等候了许久。

北云依的心一紧,她不知道她刚才有没有说梦话,又有没有让小溪子和绿云听见什么。

见到北云依醒来,小溪子冲着北云依微微一笑,笑容如春风般温暖、和煦:“宋太医你快去给云夫人把把脉吧?”

宋太医走到床前,先是看了看北云依的脸色,接着便又替北云依把了把脉,随后便对着小溪子道:“看来夫人受惊不小啊,以刚才做噩梦的那种程度,怕是在这样下去,情况很不妙啊……”

宋太医和北太医都是太医院同僚,自然看向北云依的眼神中多了一抹叹息和同情:“若是在这样下去的话,夫人会神志不清,从而导致疯癫的!”

小溪子依旧是一脸和煦的笑意,但是听到宋太医说话语中自然透露出了一抹担忧:“宋太医,你也知道王爷是很在意夫人的,你看有什么办法能够缓解下夫人现在的病情?”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