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飘香大秦

更新时间:2019-08-13 09:25:27

飘香大秦 连载中

飘香大秦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沙河边上 分类:玄幻 主角:修真界修真 人气:

新书《飘香大秦》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沙河边上,主角修真界修真,是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高级修士张宁,重归修真界计划失败,附体于小奴隶,时值战国时代,男人征战不休,杀戮不停,血流飘杵,可苦了众多女人们!安慰女人的任务,自然得有人承担,张宁挟修真之威,当仁不让接受了这一艰巨任务。 张宁自然也没白干,从女人们身上,同样获得各种资源,为他的修真大计,奠定坚实的基础,终究,得以举霞飞升,再归修真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毫不容情的拍打,就像老师在教训不听话的小学生,想想她自承是县令之女,含着金钥匙出生,没人敢管,养成了不怕天不怕地的骄横之气,骑到别人脖子上作威作福惯了,没人敢来教训她,今天,老子就得替天行道,为那些个被她无端欺负的师姐,还有我不知道的人,好好出一口恶气。

当然,这种拍打还是有分寸的,不看僧面看佛面,赵静师叔的面子必须得给,总不能入宗第一天就把人给打残了吧?

我的巴掌一下强过一下,于兰薇的惨叫,也是一声大过一声,当然,打几下就得给她止止疼,免得她真个受内伤,我止疼的方法,就是拍中带揉,打里有掐!

随着我巴掌越拍越多,于兰薇死去活来之际,竟让她伤处有了一种微妙的感觉,这对她来说,就是不可接受的侮辱,用劲全力,一扭头道:“张宁,我跟你拼了。”

大伙都知道,这句话在电视电影里经常用到,一般情况下,好人才说这句话,不过后果都不理想。眼下她也是要把这个桥段重演一遍。

我心中在想,你于兰薇要体力没体力,要外援没外援,要姿势没姿势,拿什么来跟我拼?

可是我显然低估了她的“临死一击”,姑且叫做临死一击吧,于兰薇拼着连挨我几巴掌不顾,积攒了所有力量,使出全力,强行来了个白蛇吐信,上半身从地上弹起,以很不自然的角度,在我腰侧重重一咬,这一咬,惊天地,泣鬼神,完全没有考虑我是否因咬的部位很重要,会造成我无法挽回的伤害。

目前我是养气一级修士,身体还做不到钢筋铁骨,肋骨处更是人体柔软之处,她这一咬,牙透皮肤,直抵骨头!

这下我被激怒了,再不留情,重重的一巴掌,拍在她的屁股上,此时不会考虑手感,完全就是为了打疼她!

于兰薇的咬我的姿势,本就别扭,我这一拍,又没留情,剧痛之下,咬我的嘴巴不得不松开,重新趴在了地下。

腰侧传来一阵疼痛,要知道修士的皮肤,较之凡人要结实得多,看着细腻,实则赛过象皮,就这样,都被她在我左侧肋骨处留下两排深深的牙印,从那里透出丝丝血痕!

于兰薇是练武之人,又带着极大的愤怒,这才造成我的受伤!我心里恼火万分,暴虐之气噌噌向上冒!

对于敌人,我是绝对不能手软的,而长得漂亮的女敌人,一般来说,漂亮指数与危险指数成正比,看着还在挣扎的于兰薇,我的脑海里,突然升起了一个邪恶的念头!这不奇怪,因为我不是什么英雄好汉,就是一个坏蛋而己!

老是受人恭维的女人,听到的都是好言好语,看到的都是卑躬屈膝,久而久之,身上娇骄二气越来越重,认为别人对她的恭敬就是应该的,对付这种女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尝一尝男人的霸道,否则,她是不肯认输屈服的。

不得不说于兰薇是我附体以来,见过的最漂亮的妙龄美女,可以媲美我前世所拥有的美女,而我练习的紫虚功,又是最讲究阴阳协调,以阴助阳的功法,按前两世外界对我的说法,不管是友是敌,都说我就是一个十足的色胚,你于兰薇以身犯险,就不要怪我张宁不客气了!

于兰薇不是说在这里同门相斗,宗门不管吗?有了这个理由,我还有啥可担心的,抚着伤口,一举骑上了于兰薇的腿上,“嘶”的一下,将她里面练功的紧身服扯下长长一条,然后缠在自己伤患上!

“张宁,你干什么!你敢非礼我,我不活了,我跟你拼了……”

于兰薇也顾不上屁股上火辣辣的疼,她认为我扯她衣衫,后边还能做什么?是个傻子也能想到,一时急得不行,在我身下挣扎得列猛了,只是,连她自己也没有信心,认为能摆脱我的控制。

“干什么?你说还能干什么?你就是煮熟了的鸭子,还想飞吗?瞧你这牙,把老子咬得生疼,你属狗的吗?哎哟,好狠的女人,今天不把你给办了,我就不信张!”

一条布帛显然不够,得打个交叉才行,我又撕了她紧身服的另外一条,给我做绷带,看看裹伤完毕,这才盯着身下的敌人,想想是否要把我邪恶的念头附诸实现。

于兰薇感到我停止了动作,心慌意乱之余,忙努力转头,只是人是趴着的,无法全部扭转过来,不过就凭她看到的局部一幕,就知大事不妙!

因为骑在她背后的我,除了对她恶狠狠的眼神外,还有就是男人盯着美女时,想要将其征服的欲望之色。

于兰薇心里大急,眼泪较之先前还要不受控,成串成串落了下来,终于认输道:“张宁,我错了,求你不要打我,更别碰我了。”

“你错了?你知道错在哪了吗?”

千钧一发之际,于兰薇认输了,我的邪恶念头,便找不着合适的借口实行,但是,认错的态度必须端正,对错误的认识必须深刻,否则,这样的认错,我是不会接受的。

“我不该无理取闹,不该任性妄为,不该随意欺负你,求你别打我……”于兰薇相当委屈地自承错误道。

这三项倒是对她错误的最佳总结,我也找不出别的罪名给她加上,于是说道:“以后你还敢不敢随意欺负人,还敢不敢对我打击报复?”

于兰薇听我口风有松动,此时的她也强硬不起来,我说什么就是什么,连忙说道:“我不敢了。”

我从她腿上起来,在她屁股上最后拍了一下,笑道:“这就对了吗?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有错不改,罪上加罪!好了,你发过誓,此事就此揭过。”

于兰微根本顾不上屁股上的痛,被我从她紧身衣上扯了两条长布,紧身衣快成了上下两段,中间大段是白花花的肌肤,她这脸红得就跟猴屁股,苍惶躲到角落里,畏畏缩缩成一团,遮挡身体。

看着自己的狼狈样,她狠狠瞪了我一眼,却见我虽然脸上带笑,但不怒自威,有种说不出来的凶恶,是那种咬人的狗不叫类型,心里极为害怕,哆嗦着道:“你这么凶巴巴干什么!”

可是她一见我嘴角一翘,又露出了邪邪的笑容,她连忙侧过脸,不敢与我对视,道:“好了,我发誓,我于兰微以后绝不会欺压同门,绝不会报复张师弟,绝不犯以前的错误,如违此誓,我情愿变成小狗!我誓也发过了,你就放过我吧。”

今天将于兰薇连吓带打,想必给她留下终身难忘的记忆,一旦以后也想做错事时,势必想起今日之事。就算她吃了熊心豹子胆,处心积虑想报复我,那么也得有大量准备工作要做,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我与她便是相安无事。

我心里盘算一下,这事就此打住,就当一个小插曲好了,尤其是听到她这不伦不类的发誓,不由得好笑:“好吧,你要牢记你的誓言。我打了你屁股,你也咬了我,咱俩就算扯平,你去把门打开,走了一天路,还没吃饭,早就累了。”

于兰薇见我已然不以此事为意,她心里的恐惧感减弱了许多,一看她身上这身破烂的紧身服,还有丢在地下的外衣,心里还是气不过,道:“张宁,你打就打,为什么要打我哪里?还有,为什么要扯烂我的衣服?你要是不说个子丑寅卯,我会向师尊如实禀明的。”

我没想到这个时候,她还念着这事,不过转念一想,这也就是于兰薇想捞回面子,恢复自信心之举,毕竟今天我这么一搞,让她严重怀疑她的人生了。

只是她最后所说,要向赵静禀明此事,一下就给我心里添了堵,立马斥责她道:“我不打你屁股,难道打你胸腹?或者打你脑袋?打你胸腹,我手重,怕把你打死了,打你脑袋,把你如花似玉的脸蛋打坏了,你还不得找我拼命?至于扯烂你衣服,我被你咬了,包扎伤口得有绷带吧?总不能扯我自己的衣服作绷带,当然就只能拿你衣服做绷带啰。”

“你为什么就不能拿你的衣服当绷带呢?你这就是想占我的便宜,就是想羞辱我,呜呜呜!”

于兰薇对我第一个回答,勉强可以接受,毕竟人体只有屁股抗打击力最强,我打她别的地方,的确有我说的那些问题。可是我的第二个回答,她没法接受。

“我就这一身衣服,还是临走之前,师傅赠送给我的。把它扯烂了,我穿什么?还有,既是师傅赠予,怎可无故损坏?不管你信不信,事实就是这样的!”

本来我是不想解释的,只是于兰薇越哭越厉害,没法子,就给她说上几句好了。

于兰薇压根不信,器得更厉害了,说道:“你这坏蛋,你说我欺压同门,可你就只有那么一点皮外伤,而我,被你打我那里,让我怎么见人?你羞辱了我,却连我的问题都不愿意如实回答。”

我看到角落里缩成一团,哭的伤心欲绝的于兰薇,既想挣面子,又怕一言不和,引得我兽性大发,重新再来一次,那时就不好收拾了。这幅楚楚可怜的神情,不像是作假,心下也觉有些歉然,柔声道:“大师姐,你不信的话,我就把包袱打开给你看,你看有没有多余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