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星剑伏魔录

更新时间:2021-02-10 23:01:49

星剑伏魔录 已完结

星剑伏魔录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南云斜阳 分类:玄幻 主角:封印黄帝 人气:

南云斜阳新书《星剑伏魔录》由南云斜阳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封印黄帝,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魔星每隔数百年回地球一次,寻找合适人选转世,再度发起和阳神的战争。到商朝末年,魔星第一次转世,便是昏君纣王,残害忠良、亵渎神灵。阳神元始天尊派门下弟子相助仁君周武王讨伐无道昏君,阳神和阴神再次在人界大战,阳神最终取得又一次胜利,武王伐纣也开创了了大周时代。魔星又逃向了宇宙深处,阴神们则和他们的爪牙躲在地球的各个角落蛰伏起来,等待着魔星的再次转世。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星城的周围都是惊讶的目光,姜远平不由叫道:怎么可能!他们一定是弄错了!我要找他们问清楚!星城一把拉住了他,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示意不可胡来,对他说道:这是我的命,你以后可要自己保重。然后转过身,准备离开。

姜远平道:我也不呆了,早就受够了!我们一起走!在黄进宝又带了他们的这半年里,他们几乎没什么进步。飞艳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过来,拉住了星城,道:你们可是都要走?算我一个。

星城还未说话,黄进宝叫了起来:还有谁想走的,现在就走,我蜀山派不缺你们这几个,呵呵,几只苍蝇坏不了一盘菜!

忽听一人说道:谁是苍蝇?是那几个重情义的孩子还是你这个家伙?醒从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然后他喊住了星城道:你先别慌着走,再等下。

坐在椅子上的而旦道:六师弟,你不要胡闹。

醒从哈哈笑道:我虽然糊涂,还没缺心眼,容我问这孩子几句。黄进宝看了看而旦,似乎想说什么,却又不敢说出来,脸色开始发黄起来。

醒从把星城叫到了身旁,然后说道:你今天是怎么了?考的可都是你们入门时就学过的东西,怎么考成这样。星城也不隐瞒,把发给自己的试卷有异的情况都说了出来。

醒从听罢,瞪着黄进宝道:你去把这孩子的试卷拿来给我看!黄进宝脸上的表情象拉不出屎一样,看了下师父而旦,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木龙子看到这里,也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对黄进宝喝道:你还等什么?!没听见你六师叔的话吗?!。黄进宝我.我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是抽风还是噎住了嗓子,站在那里不敢动。

而旦道:让你去你就去,你磨蹭什么啊?黄进宝才走开,到了批改试卷的偏殿去转了一圈后,回来对而旦道:师父,他的卷子找不到了。而旦道:怎么回事?搞掉了吗?

醒从呵呵的笑道:这才多大点功夫,卷子就没了,你们手脚够快的啊。木龙子忍不住站了起来,对黄进宝道:你们都是吃干饭的不是?这点事情都搞不好,还能干出什么名堂来!

而旦对两位师弟道:那么该如何是好?现在这孩子的卷子都找不到了。醒从道:简单啊,这不才考完吗,再拿份卷子让他就在这里做,我们看着他做。

于是星城在他们面前又考了一回,做完后醒从拿起卷子看过,道:我就说嘛,这孩子怎么会考那么差劲,你们好好看看。

而旦和木龙子接过看罢,星城答的非常好,几乎是全对。

醒从看了下面如土色的黄进宝,又道:现在事情很清楚了,大师兄,我蜀山派有败类在嫉贤妒能,处处刁难这孩子,实在是个小人,还留着他干什么?黄进宝结结巴巴的说道:不关我的事啊,六师叔。

醒从道:这些卷子是你们弄的,你亲自发的,又是你们批改的,不是你搞鬼还会是谁?木龙子也是一脸怒色,喝道:不错,大师兄你的这个好徒弟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照我说就该马上赶出去!

黄进宝扑通地跪了下来,哭道:二位师叔,是我不对,你们二老看在我这些年任劳任怨的份上就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醒从道:还留着你去害别人啊?自己赶紧收拾东西滚吧。木龙子道:我蜀山出了你这样的败类真是大不幸,你还有脸说自己任劳任怨?

黄进宝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冲而旦磕着头的说道:师父啊,弟子以后不能在伺候您老人家了,您可千万要注意自己的身子啊。

而旦心中一酸,想起这些年他对自己胜过亲爹的孝顺,心中实在不忍就这么赶他出门。他站了起来,向着醒从和木龙子弯下腰,行了个大礼。

醒从和木龙子面面相觑,木龙子道:大师兄你这是为何?

而旦道:我徒弟败坏门风,是我这个当师父的没有教好,我向你们赔罪了。

醒从道:何必呢?大师兄,他自己造的孽让他自己承担好了。

而旦道:我只希望二位师弟能看在我的份上,不要赶他走,哪怕让他留下来去做杂役也好。否则我就让出代掌门之位给二位师弟,听由你们处置他。

木龙子听罢,微微叹了口气,不说什么。醒从笑道:瞧大师兄你说的,我们只是要惩罚这个败类,又不是要和你争权夺位来着,你说这些干什么。也罢,大师兄你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就留下他做杂役吧。不过那些和他一起干过这样勾当的都要赶走。

而旦给跪在地上的黄进宝使了个眼色,黄进宝慌不迭地向醒从和木龙子磕了几个头。

蜀山弟子看罢,对这个貌似糊里糊涂的六师祖醒从都顿时改变了看法。

接下来的武艺考试在所有人意料之中,星城以全胜的成绩排第一,姜远平和飞艳也进了前十,排最后的十个人被请离了蜀山。

黄进宝供出了和他一起干过那些见不得光的小人勾当的同伙,包括管农事的孔立、管伙食的那个道士,当年正是在黄进宝的指使下他在孩子们的饭菜里加了水蚕果,让孩子们流失内力,这一干人等全部都被赶走了。

当晚,醒从和而旦、木龙子在而旦的房中商议决定,蜀山的大小事务繁多,而旦和木龙子抽不开身,以后星城他们这批孩子就由醒从来教。

从而旦的房中出来后,醒从不由叹了口气,木龙子道:怎么了?你今天可是一直都信心十足,让我对你刮目相看,这会儿又为何叹起气来?

醒从道:你没发现吗?其实一直想让那孩子离开的人不是姓黄的那个狗东西。木龙子道:你说这话什么意思,我听不懂。醒从道:你别装蒜了,其实你早明白了对不?木龙子却没再说什么。

醒从道:这孩子放在哪里都是块人人抢着要的好料,为何在大师兄眼里就容不下他木龙子道:别说了,有什么都等师父出关了再说吧。他知道醒从的话没错,没有而旦的默许,黄进宝怎么能搞出这么多名堂来。

星城回到了以前住的那间小屋子,又能和姜远平在一起了,那把碧海剑也归还给了他。自那开始就由醒从来带他们习武了,醒从为师要求严格但不蛮横,为人又诙谐幽默,星城他们的修炼走上了正轨,进步都很快。

一晃又是数年过去,孩子们都长成了十六七岁的少年少女。星城的身材适中,眉清目秀;姜远平身材则高挑,浓眉大眼。而飞艳出落成一个美貌的少女了,鸭蛋脸上长着一双圆圆的大眼睛,容貌显出三分富态。

这日练完功,醒从道:今天就到这里了,大家都完成了入门阶段的修炼了,下面要开始入室阶段的修行了。看着少男少女们激动和充满渴望的眼神,他故意顿了顿,道:怎么着?都早想把我这糟老头子甩了不是?

少年们哄的笑了起来,飞艳道:才不是呢,我们都想和您老人家呆一辈子呢。

哟,那可要不得,别人都算了,你这小美人我可不敢留,那些小伙子还不要我的老命。醒从故作严肃的说。

少年们又是一阵哄笑,飞艳虽然笑着,脸却不由红了起来,她忍不住偷看了星城一眼,发现星城正带着微笑和姜远平说着什么。

醒从打住了少年们的笑声,道:我知道你们都在盼着这一天,不过呢,不是今天。谁告诉我你们上山都多少年了?

一少女道:都快十年了吧。

醒从道:恩,前前后后你们到蜀山都快有十年了。有些和你们一起来的孩子不是被淘汰回家,就是自己放弃了。能坚持到今天,说明你们都是我蜀山优秀的弟子,蜀山的未来就在你们身上了。

看着少年们的目光中透露出来的坚毅,醒从的心里很欣慰,他又说:这些年,你们有些人能时不时回家看看,有些人是一直留在山上连家都没回去过,他的目光不由落在了星城的身上。

听到这里,星城的心中不由一酸。醒从说的没错,这么多年,其他的孩子都能偶尔回家一趟,而他却一直呆在山上。期间他的舅舅来看过他两回,给他带了衣物来,当他问起母亲为何不能来时,舅舅则说家里很忙,他的母亲走不开。星城年纪还小,也听不出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只听醒从又道:现在就放你们三个月的假,都回家去好好看看吧。少年们一阵欢呼,星城的心中也是非常激动,他终于能回家看妈妈了,眼角忍不住湿了。

醒从提高了声音道:你们回家后可不要耽误练功,一个月后回来要考核你们的功夫,不合格的照样给我走人。少年们高兴的答应着。

回到住处,星城收拾好简单的几件衣物,又把于莫留给他的心法揣好,本想把那个千里传音符也带着,又怕在路上弄坏便放了回去。

吃完晚饭后,星城和姜远平、飞艳又一起来到清湖边散步玩耍。清湖的水今天看起来都似乎更加清澈,几只水鸟飞过,给湖面增加了几丝涟漪。

飞艳坐在湖边的草地上,道:太棒了,我又可以看到我爹了,都一年多没看到他了。她顿了一下,问道:你们呢?想家不?不想是假的,谁不想家啊。

星城和姜远平早习惯了她这样替别人回答问题的谈话方式,等着她说完,姜远平笑道:没记错的话,你爹可是每个月都派人给你送东西来。

飞艳小嘴一撅道:东西怎么能跟人比?再说那些吃的差不多都进了你的肚子了不是?你这个死姜头,每回吃的比谁都多。姜远平吐了吐舌头,不敢说话了。

星城道:你也别老说他了,六师祖让我们干体力活时,不也是他帮你做的吗。

飞艳道:明明是你和他一起干的,他吃的那么多就该多干点活。不然谁会给他吃啊。

姜远平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们三个当中他的年纪稍大,星城次之,飞艳最小又是女生,只有让着她。

星城想到了个问题,道:生姜头,以前你说过你家是在一个岛上,那里远不远?

姜远平道:有一点远。

星城道:我们都还没出师,这次回家不让我们带剑走,你来得及回家吗?

姜远平想了一下,道:没事的,我家里人会来接我的。

飞艳道:哪个岛啊?在大海里吗?

姜远平道:说了你也不知道,反正是在大海里。

飞艳道:不说拉倒,谁稀罕,哼。她接着又道:人家还想让爹派马车送呢,现在就算了吧。

星城忙道:飞艳,生姜头不说有他的道理,要是真的话,你让你爹派人送他一下吧。

飞艳哼了一声,转过头去没说话了。忽而又转过头来道:那你呢?星城,你家远不啊,你好像从来没回过家的。

星城道:我家不远,走路都要不了多久的,你们不用担心。

姜远平道:听你说过是在江边上,就是在山上能看到的那条江。星城恩的一声表示正确。

飞艳脸上带着些腼腆,微笑道:什么时候我们去你家玩玩怎么样?

她的这付表情还真少见,星城一下子还适应不了,想了会儿才说:我家里穷,你们去了也没什么好玩的。

姜远平道:我们是好朋友,那管穷还是富,你这么说是看不起我们。飞艳也急道:对呀,你别这么说。

星城道:好吧,有机会你们来我家好了。

三人在湖边就这么聊着,待到月升半空的时候方回到各自的房间休息。

星城进屋之后关上门,这时一阵风从窗户吹进房间,风过之后,屋内暗淡下来。墙角处出现一人,背对着星城。

师父!星城忍不住叫了起来,心中一阵惊喜。想起上次见面的情形,并没有走近那人。

小虎,师父好久没见你了,今天来看看你。于莫道。

星城有些语无伦次,道:我师父你在那边还好吗?

于莫道:师父还好,在下面得了个差事,能上来看你的机会多了。

星城不知道师父说的差事是什么,心想只要有机会看到师父总是好的。只听于莫又道:你收拾东西是要走吗?

星城将醒从给他们放了三个月假的事情告诉了于莫,于莫道:这样也好,你六师祖是让你们放松一下,以后的入室修行可比以前苦。他停了一下,道:你把这些年你学到的练给师父看一下。

星城练了套太极二十三剑,又把于莫当初教给他的那三招夺命的杀招使了出来。

于莫看罢,道:很好,小虎,你现在可是比当年又强了一大截。不过还是没有杀气,毕竟你没有实战的经验。师父要想想法子了。言罢,便和星城道别而去。

看着风过后又空空的墙角,星城心中一阵惆怅,想起师父说过以后有机会就会来看自己,心中稍安慰了些,上床睡了。

星城醒来时天还未亮,其他人也没有起来。看着天上的弯月,心想去和凤铃婆婆道个别才是,于是踏剑飞上了三元宫顶,来到了小阁外。

星城喊了一声婆婆,阁楼内凤铃道:是星城?有事吗?

星城将放假的事情告诉了她,风铃道:路上可要当心,人心凶险,要加倍小心。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

星城道:婆婆你病了吗?怎么你的声音听起来很不好。

婆婆年纪大了,身体不行了。你别担心我,婆婆还能照顾自己,你照顾好你自己。真是好孩子啊。凤铃道。

星城道:我帮你找些药来吧,婆婆。

凤铃道:傻孩子,婆婆是年纪大了,吃什么药都不管用的,看来我是该离开这里了。

星城道:那你要去哪里?

凤铃道:当然是回我的老家了,以后会有人来接替我的。

星城道:那我还能看到你吗?

凤铃道:等你再长大些,到婆婆的老家来看我好了。说完,从窗户扔了块圆东西出来。星城伸手接住,发现是块透明的深褐色物件,里面包含着一只绚丽的大鸟图样,做的惟妙惟肖,象就要飞出来一般。

只听凤铃又道:这是我族的玛瑙信物,哪天你出了师,到西边的玉池国来看看婆婆吧。有这个东西你就能找到我们,你可要贴身藏好了,被坏人看见了就要起坏心思来抢。

告辞后回到房间,星城又看了看这块玛瑙,他听人说过西方有个拜神鸟为守护神的国家,难不成就是凤铃婆婆说的老家玉池国?还有当初来蜀山教他们的那个凤仪阿姨也应该就是的。玛瑙是很贵重的东西,凤铃婆婆就这么给了自己一块,难道在她们那里玛瑙很常见?

正想着,外面天亮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