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修罗诛心决

更新时间:2020-09-16 03:04:10

修罗诛心决 已完结

修罗诛心决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似水年华 分类:玄幻 主角:陈双剪山 人气:

《修罗诛心决》是似水年华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修罗诛心决》精彩章节节选:在远古的洪荒时代,人类一心只求升天成仙,无名山,是修仙的圣地,却成为人类争夺的修罗场,血流成河,身怀绝技的少年,堕入魔道,曲路修仙,一步步成长为救世主,傲视天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已深,众人才回到城里,互相打了招呼后就回家睡觉了。他们没有发觉城中多了一个陌生人,一个可能会改变他们生活的陌生人。“阿里…”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儿在敲着阿里家的门,怀中好像还藏着一些东西。躺在床上假寐的阿里听见声音小心谨慎的爬下床,生怕把陈镇守惊醒。把门悄悄打开,月光跟着女孩儿进入,门外是一张说不上多漂亮但也挺清秀的脸庞,她脸上闪烁着温柔的笑容。她把怀中的东西拿出来放在阿里的手中,说道:“阿里,城主他们的话你也别放在心里,不就是朝拜嘛,咱们不在乎。你看,我特地给你偷偷带的好吃的,嘿嘿。”“玉姐姐,你这样做是对禅师不尊敬的。”阿里坚持不要罗玉给他拿来的食物,朝拜时可以在清宫殿里肆无忌惮的吃东西,但是有一个条件:不能带走。不然就是对禅师的不尊重,会受到所有人的排斥。“没事的,他那里那么多吃的,我就不信拿了他一点就会怎么样。再说,这本来就是你该得的,不要怕,出事我顶着。”女孩儿豪气冲天的说道,一点儿也不把长辈们放在眼里。“会出什么事呢?”陈镇守低沉的声音在两个人的耳边响起,把两个人的魂儿都吓没了。“哎哎,不至于吧。回神了都!”陈镇守审手把两个人都带进屋子里,挥手在他们面前摇来摇去,试图把两个人的注意力都拉回来。“啊……唔。”罗玉刚刚尖叫出声就被陈镇守用手捂住了。“嘘………”“你想让所有人都被你叫醒然后到这里来么?”罗玉摇摇头,陈镇守才放心的松开手,而阿里也猛然醒悟过来了。“你好,我叫陈镇守,从中原而来。”陈镇守朝罗玉友好的伸出手,脸上带着笑容。罗玉楞了一下,才傻乎乎的也伸出手,说了一句话:“罗绝基拉玉。你好。”阿里满头黑线的对陈镇守说:“陈哥哥,你叫她阿玉就行了。”陈镇守也满头黑线,他还从未听过这么奇怪的名字呢。神游太虚的罗玉惊醒,羞得满脸通红。“对了,你们朝拜这时候才回来嘛?”罗玉低着头不说话,阿里好心的替她回答:“一般朝拜都是午夜开始上路,第二天子夜才回来。没有特例。”陈镇守暗自思考,这极西之地的规则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多,而且看起来似乎这里的人都很听那个禅师的话。比起中原地区普通百姓对那些正派的敬仰,这边的思想根深蒂固许多。看来,要在这边好好的呆下去的话,就得先去查探一下那个禅师的真实面目了。打定了主意,陈镇守就在心中慢慢的计划着。“是嘛?看来你们朝拜还挺辛苦的。”“不会。”罗玉这才发出蚊子点大的声音,要不是其他两个人的听力好,估计就该被忽略了。“额,不是嘛?”“嗯,朝拜的前一天大家都会养精蓄锐,洗浴沐香,为了远行做好准备。而在朝拜之后,会在清宫殿休息好了才一起出来回家,在路上大家有说有笑,一点也不会觉得累。”朝拜是每个月最重要的事,大家会早早的准备好一切,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哇,这么有秩序。我可是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壮观的场面呢。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能不能一起去朝拜呢?”“不行!”阿里一脸严肃的拒绝。“外地人是不允许被禅师接见的,也不被允许参与朝拜。除非……”陈镇守心中一喜,连忙问到:“除非什么?”“除非你愿意成为极西之地的子民,永远信仰爱戴我们的佛和禅师,并将永久的居住在这里,与我们一起守护这极西之地。”阿里郑重的对陈镇守说,作为极西之地的子民,他已经将自己和极西之地融为一体了。陈镇守汗颜,他可没想一辈子都呆在这个封建而贫穷的地方,他还是另找办法去拜访拜访这位禅师把。“这样的话,还是算了吧,我还得赶紧回家娶媳妇呢。那个祝福贴,就请你们这里的人帮我求一张吧,这总该可以吧?”罗玉很诧异的抬起头,他要祝福贴?“那个,玉姐姐,你知道祝福贴是什么嘛?”罗玉点点头,说:“不被世人认可的情人若想要结为夫妻就得向禅师求得祝福贴,这样的话,即便大家不是很赞同他们也不会再反对。不过,怎么是你一个人来求祝福贴?这事不应该是两个人一起吗?”陈镇守心中松了一口气,幸好他蒙对了,不然就惨了。这下,他就该用一个又一个的谎言来圆了之前的谎言,唉,撒谎也是要脑细胞的啊。陈镇守描述的有声有色,做出一副苦命人的模样欺骗两人,顺带还抹了一把鼻涕。而那两个人,一个是小屁孩,一个是容易被感动的女孩儿,怎么不被他骗得团团转。“哎,可你为什么说那是一尸三命啊?”阿里不懂得问到。“这个嘛,那个,我媳妇儿她有身孕了,所以说是一尸三命。唉,还不知道我们的未来如何呢!”“别伤心,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帮你的。”罗玉不愧是女孩儿,被陈镇守这一句两句就说的泪流满面。陈镇守也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他可没想把人家弄哭,赶紧安慰。“阿玉,没事的。这一世能有这么一个人与我相爱过我也就无悔了。”神情悲壮而激愤。接着陈镇守又把两个人拉拢一番,令她们对他感动不已,连连答应会帮助他才可罢休。是夜,罗玉被阿里劝回去睡觉了。而阿里和陈镇守就挤在一张床上睡觉,幸好这床也够大,否则两个人睡不安生了。“呵。”陈镇守冷笑。“放我一马?这种玩笑当年我可能还会傻里傻气的相信,可现在,别拿我当三岁小孩了!你们自以为可以把天下人都蒙蔽,胆大妄为,背后里做着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居然还配自称为正义的化身。如今被我们看破揭露,就想赶尽杀绝,真真是正义的大英雄啊!”陈镇守将惊寂刀插在面前,道:“要让我乖乖束手就擒,先问它答不答应!”拔刀挥向众人,扬起一阵尘土,在烟灰之中,陈镇守脸上的讥讽不减,眼里是无比的怨恨和不屑。“老衲言尽于此,若施主还不识清大局,那我们也只能出手了。”“打就打,别他妈废话,劳资还怕你不成!”陈镇守纵身跃起,直冲方丈,惊寂蓝光大作,奇异的血红色脉络在刀身上隐隐浮现,显得尤为诡异。这一战,陈镇守杀的血流成河,遍地都是残肢断臂,十分恐怖。陈镇守的眼睛发红,抬头对着天空怒道:“哈哈!你不让我生,不让我死,那我就要你也生不如死!我要!”异常癫狂的陈镇守指着方丈的人头狂笑道:“哈哈,逆天下之所正!灭人性之所善!这天地,谁能与我同在!哈哈哈——”忽然,天空之中出现了一道金光,如同佛祖的金身出现。苍老而浑厚的声音在对他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这天下人,你也杀不尽。这人间事,你也左右不得。万物随着他自然的规律运转,天下本无公平。”那一句句话响彻在耳旁,使得陈镇守猛然惊醒。“啊——”温暖的阳光照耀在身上,陈镇守才恍然发现那只是一个梦。只是,一个梦么?这是梦让陈镇守有些胆战心惊,现在还是参见禅师比较重要。他起身看到阿里和罗玉已经起来了,自己擦了擦身上的汗直接站了起来。“做恶梦了吧,没事的。”陈镇守点点头,“身为一个男的,恶梦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还是早点带我去见一下禅师吧,我怕时间越久我媳妇儿就,就…阿里和罗玉也是非常同情陈镇守的,他们决定帮着陈镇守去求一张祝福帖,于是他们两个办成一对不被人允许的一对夫妻就去找了禅师,去求了一张祝福帖。他们将祝福帖交给了陈镇守,受到他连番的感激,“多谢多谢,等我回去和我媳妇儿在一起以后,一定一起过来答谢两位,我先告辞了。”说着陈镇守就打算离开。陈镇守刚刚打算抬脚走,就被阿里拦了下来,“朝拜是子夜才能去的,这个时候还是太早了,你不如好好地在房间里面休息一下,然后子夜再去。”陈镇守想了想,还是遵守这边的习惯比较好,这个时候不能逞强,还是内地人有办法。说着点了点头,回到自己的房间,好好想想今天晚上到底要怎么办。这里的佛教让整个西方土地都成为了一片乐土,自己也是因为这个所以才会来到这里,只是没有想到这里有这么多的麻烦,今天晚上还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陈镇守不愿意多想,决定顺其自然,如果遇到什么事情就再说吧,之后就睡过去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养精蓄锐。子夜慢慢的到了,在这种时候,庙里面的钟声显得特别的诡异。在这里,很多的势力交错着,也让很多的人非常的小心。不管是正,魔还是佛,都有着自己的势力范围,只要稍微不小心,踏错界,迎接自己的就是死亡。他慢慢的移动着,他的感官非常的灵,不管是自己吃饭还是自己睡觉,都会保持着非常清醒的头脑,现在这样的环境,他的头脑更要清醒着。终于看到禅庙了,陈镇守在门口看着附近,周围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东西,或者说,难道这就是佛的力量。慢慢的走进去,他感觉马上谜题就会被解开,或者是说自己想要探究的东西就在里面,心情每走一步而格外的激动,心脏的跳跃也越来越快。江湖上传说的,马上就会揭晓。站在寺庙里面,发现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复杂,还是说一切都只是外表。“施主,请问你是来朝拜还是有其他的什么事情。”陈镇守连忙转过身来,看着面前的这位佛门弟子,一时间竟然没有回过神来。“请问师傅尊姓大名,”陈镇守没有想到,这里的佛门弟子面若桃花,皮肤通透,赏心悦目,这么姣好的面容,为何要来出家,让自己觉得这里的一切都不是那么的简单。“你是谁?为何在我的清宫殿?”禅师脸上蒙着面纱,但是从她的声音来看应该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女子。陈镇守很惊讶,他想象中的禅师应该是一个白发苍苍身宽体胖的慈祥老人才是,怎么可能是这么一个令人新生向往的妙龄女子?“禅师你好。我是来自中原的陈镇守,这次来极西之地是想要拜访您,希望您不要介意。”陈镇守语气诚恳,虔诚的望着面前的绝世禅师。“是嘛?”那禅师明显防备着陈镇守,眼睛里闪烁着怀疑的神色。“既然你是中原的,那与我这极西之地就无多大的关联,拜访我干嘛?我又不能为你祈求佛祖的庇佑。”陈镇守忙陪笑说:“不,我是特地来拜访您的。很久以前就听说极西之地的禅师心地善良,佛法无边,所以前来请教,希望禅师您教导我这一介俗人修身养性的法子。”女禅师望了陈镇守许久,似乎是确定他没有恶意才点头放他进入宫殿。清宫殿外表华丽非凡,内部也金碧辉煌,只是少了几分人气。宫殿内除了女禅师和陈镇守后再无他人,这倒是超出了陈镇守的料想。原本他想着,这清宫殿怎么说也是一座浩大而神秘的佛教首要宫殿,而且每个月还要接受极西之城的子民的朝拜,必然是十分热闹的。怎么说也该有众多的侍卫婢女吧?可现在一看,却是超出了陈镇守的意料,不说侍卫婢女一个都没有看见,似乎连个人影都没有。女禅师回头看着陈镇守,好像明白了他的疑惑,开口解释道:“这清宫殿本就只有我一个人,他们朝拜时所见到的侍卫婢女之类的都是我用幻术变出来的,毕竟我不可能亲自为他们准备食物随身侍候。”说罢,女禅师抬头看着宫殿顶部,惆怅的说:“自我三百年前继承了禅师的位置居住在这里,就从来没有踏出过一步了,外面变成什么样子了都不知道。每日都在这清宫殿里修炼,或者睡上几天几夜,时间就这么不知不觉的过去了,若不是每个月都会有他们来朝拜,不然我就要进行长眠了。”女禅师又看着陈镇守,轻声道:“我这清宫殿并不是任何人都能进来,门口自有结界。而你如今平安无事的进来了,说明你被它所认可,也就是说,你是传说中的那个有缘人。”陈镇守懵了。有缘人?卧槽,这又是演得哪一出?难道说他真的是人品好到爆,运气差的掉渣?要不要这么玩他?女禅师看陈镇守一脸茫然的样子,伸手拍拍他的肩膀。说:“不必太惊讶,我只是猜测而已,究竟是不是你还得看你的成绩呢。”“成绩?”被拍醒的陈镇守定了心神,觉得自己应该要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他个毛!再说,说不定这是个让自己实力再次提升的机会,到了他现在这个境界,实力想要有所增进十分困难,仅凭自身的修炼效果是微乎其微的,还要借助于外界的力量。陈镇守被中原正魔两派同时追杀,想要和其他世外高人一样在外仙游历练根本是无稽之谈,他这条小命还得留起报仇呢。如果不是这仇恨,他怎么会有今天的实力?如果不是这仇恨,他又怎会落到如此地步?罢了,这世间就是如此,即便没有那事,他也得面对这个浑浊的世界,始终要痛苦的活着。女禅师将他的痛苦表情收在眼底,等陈镇守回过神才带着他往清宫殿内殿走去。以黑色为主色调的内调分为四五个房间,每个房间的门上都画着不同的符号,十分复杂但奇异。“这间。”女禅师带着陈镇守进了一间门口画有特殊符号的房间,房间内布满了黑色的纱幔,层层叠叠,让人觉得有些头晕目眩。女禅师站在房间中心的桌子前,挥手致意陈镇守去往那里。陈镇守赶紧走了几步,发现桌子上也画满了奇特的符号,而在桌子的中心部分,安置着一个如人头大的水晶球。透明的水晶球安安静静的躺在桌子上,女禅师双手合十低头吟诵了几句咒语,水晶球内似乎是液体般缓缓流动。慢慢的,水晶球开始发出光芒,白色透明而纯净的光芒照射在整个房间里,陈镇守被这流光溢彩的景象给震撼到了,楞在一旁呆呆的看着水晶球。这个东西他在中原有听说过,被描绘的十分美丽。他没想到自己还真的能有一天可以见到实物,而且还比想象中更神奇。“来。把你的两只手放在水晶球上,我要看看你的实力达到怎样的地步了。”陈镇守听话的把两只手都放在水晶球上,吞了一口口水,感受手下的柔滑。突然,他感觉到水晶球似乎在从他的手中吸取元气,不敢大意的陈镇守赶紧调转体内的元气护住手腕,不要让自己的元气被水晶球吸走了。但是水晶球并没有陈镇守所想象的没有抵抗力,反而是陈镇守体内刚刚到达手腕的元气尽数被水晶球吸进去,吸入了陈镇守元气的水晶球开始变了颜色,先是球心一点点的红色,接着变成橙色,黄色,绿色。在水晶球从青色变成蓝色之前,陈镇守反应过来赶紧收回元气,这时他体内的元气也已经被吸取了三分之一了。女禅师看见停在青色的水晶球眼底似乎有些不怎么满意,但也松口道:“还不错,你可以留下来。”陈镇守抬头看着女禅师,有些疑惑但又不好开口问,既然对方都已经答应让他留下来,他也就不多嘴了。原来在内殿的深处还有一条通道,通往后殿,而后殿才是休息的地方。那里除了禅师的卧室之外,还有约摸六七个房间,里面设施都十分完备,很显然是用来接待来客的。禅师让陈镇守自己随便挑一个房间,反正也不用打扫,直接就可以住进去了。对于陈镇守拥有空间戒指这件事,女禅师似乎并不惊讶,没有极西之城里那些人的疑惑。看来,这女禅师在还未继承衣钵时在外生活过,自是知道这空间戒指为何物。陈镇守这一路漂泊了这么久,总算是能够好好的休息一下了,之前在极西之城的时候,阿里家里的床是石板做的,很硬,睡得陈镇守腰酸背痛。而且还有阿里和他一起睡,生怕自己会把阿里挤下床,只好浅眠,睡得一点都不尽兴。可现在在清宫殿,床又大又软不说,食物也充足,可以让他吃到吃不了再去睡,这样的日子真是惬意啊。陈镇守把自己裹在轻柔的被子里,顿时有不想离开了的感觉。他赶紧把这种想法从脑海中甩出,得了得了,他来这里可不是贪图享乐的,而是在三年之内养精蓄锐提升实力,他可是大仇未报的天涯亡命人呐。陈镇守浑浑噩噩的睡着了,在舒适的环境下陷入了深度睡眠。就在他的门口,揭掉面纱的女禅师注视着他,抿唇不语。这个人,就是师傅所说的有缘人么?他真的可以将极西之城的子民带离贫苦的生活么?极西之地本就是处于世界的尽头之一,世界的各个尽头的气候和土地都十分特殊。极北之地是一片森林,在森林内在都是严寒的天气。极东之地则是一片海洋,天气十分不稳定,时而风和日丽时而狂风暴雨。极南之地拥有的是雨林,高温多雨,而且野兽极多。极西之地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沙漠,干旱炎热,食物和水是最为缺少的。也因此,居住在极西之城的人生活困苦。而这些居住在极西之城的人,多半是因为很久以前祖先被流放在这里,至此以后也就不愿再回去忍受屈辱了。于是他们的子子孙孙都留在极西之城生活下来,并且认为这里就是他们永远的家。极西之城人民生活的困苦是显而易见的,当年一位佛门禅师云游四方时来到这里,发现了极西之城的穷困并为他们而怜悯。为了帮助这些可怜的人们,那位禅师就上报佛祖,愿意这一辈子都留在极西之地救济他们。尽管如此,禅师的力量是有限的,他就实验了许久,终于研究出番薯与玉米这两种作物适合生长在极西之地。于是他把播种的技术教给极西之城的每一个人,让他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同时,每个月都会在他的宫殿里举办宴席请极西之城的所有人好好吃一顿。极西之城的人民被这位善良而伟大的禅师所感动,他们全都信仰佛教为自己的真理,他们越来越尊敬那位禅师。可是,禅师总有死去的一天,他在去世前,叮嘱自己的徒弟要将他的心血进行下去。就这样,每一位禅师和他们的徒弟都用尽一生守护这块贫瘠的土地和这一群困苦的人。也正是因为他们的不离不弃,极西之地的人们才会如此的尊敬和热爱他们的禅师。从第一任禅师开始,所有集成的禅师心中都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希望能够带离极西之地的人们脱离这种贫苦的境况。在禅师们的请求下,佛祖赐给了他们一座清宫殿,并在宫殿的四周布下结界。佛祖说,如果有一个人可以平安无事的进入清宫殿,那么他就是禅师们所希望的那个有缘人,他可以帮助极西之地的人们逃离现在这种贫苦的生活。这件事是每一任禅师都知道的,他们一边帮助极西之地的人们,一边注意这个人是否出现。如今,陈镇守的出现似乎就是应证了佛祖的话,他既不是极西之城的人民,也平安无事的走进了清宫殿,这无一不说明他就是那个有缘人。至于水晶球测试能力,是由现任禅师克娅自作主张做的,她想看看这个所谓的有缘人实力究竟有多强。只是可惜,比他想象中差了一点。但她不知道,她所看见的,只是陈镇守的一部分,而陈镇守的真正实力,比他所看见的强了不知道多少倍。自此以后,陈镇守也算是在清宫殿定居下来。但事实上,一切都没有他想象的那么轻松,他还得接受克娅对他的教学。陈镇守到达清宫殿的第二天,他才刚刚起床,就被克娅拉去劈柴。陈镇守一下子就傻眼了,在他所想的克娅对他的教学中,不就是先教一些什么心法咒语之类的让他记熟,然后再告诉他一些招数让他自己参透摸懂么?怎么让他干这种粗活?克娅禅师却是没有理会他的疑问,将他的内力封住,扔了一把斧头给陈镇守就走了。叮嘱了一句中午要是不够一百斤就不准吃午饭,继续劈柴,今天之内必须劈满两百斤,否则就不准休息也不可以吃东西。陈镇守被遗留在风中凌乱,他在心里默默流泪,就算当年还是猎户的时候也不至于要每天劈两百斤柴啊,这是要干嘛?陈镇守发现,虽然说自己的脉络都被克娅禅师封印住了,但是那封印很弱,他随随便便就可以冲开。陈镇守还以为这是克娅禅师故意放水呢,对她的好感又增加了不少,也就没有用内力,而是认认真真的拿起斧头劈柴。这种事他又不是没干过,一百斤就一百斤,他就不信他这么厉害一个高手还不能制服这小小……好吧,是大大一堆木柴!陈镇守说干就干,挥起斧头就开始劈柴,一下一下用尽全力。克娅禅师在暗处观察着陈镇守的表现,对于他十分听话的劈柴表示很满意,便点点头继续睡觉去了,她已经好久没有这么早起床了。不行,得赶紧补眠,免得出现黑眼圈了。才一个多时辰,陈镇守就累得满头大汗,他把上身的外衣都脱掉了,露出臂膀,一双看起来柔弱细嫩的手臂实际上拥有超强的力量。陈镇守差不多是一刀两块的劈,劈到现在才不过几十斤,眼看午时只有不到一个时辰了,陈镇守觉得自己得想个简单快速的方法把这一百斤柴给劈完。脑子里灵光一闪,陈镇守嘴角浮现出了笑容。只见他一腿踢起十来根木头,呈直线状散落在地上,手中斧头用力挥下,一道气流挥洒出来,所有的木头都被劈成四瓣。陈镇守并没有用元气,而是运用斧头快速挥下时带起的风压缩成了一道刀气劈在木头上,巨大的压力使得木头破裂开来。有了这个好办法,陈镇守劈柴的速度就快多了,终于是在吃饭之前劈完了。一到吃饭的点,陈镇守就像上辈子没有吃过东西的饿死鬼一样冲向正殿。正殿的空地上摆放着一张很大的桌子,上面摆满了好吃的,陈镇守眼冒绿光,冲着最肥的烤鸡和烤乳猪伸手,大口大口的啃食,丝毫都不顾忌自己的形象。而刚从内殿出来的克娅禅师看见这一幕,一向不为外物所影响的她也不免嘴角抽搐,身形微微停顿一下,她告诫自己,就当那里有一只可爱的小猪在吃饲料好了,无视他无视他……陈镇守见到克娅禅师来了,也不和她打招呼,忙着啃手里的食物,嘿嘿,先祭奠五脏庙再说,其他的都边儿去吧。克娅禅师也不说话,认定自己没有看见陈镇守这个超级大吃货,慢条斯理的享用着食物。克娅禅师和陈镇守一样,早已踏入了辟谷的境界,只是她已经习惯了天天按时吃午饭和晚饭,不管是只有她一个人还是在朝拜日与众多的极西之地的子民一起。每一天克娅禅师都会做饭,而且做的不少,吃不完的就用特殊的方法保存起。等到朝拜那天再重新烹制一番,拿出来给极西之地的子民们吃。好吧,她不的不承认,她就是懒得一次性做那么多食物,太累人了。所以积累下她一个月没有吃完的食物,再随便弄一番就可以让极西之地的子民帮她解决了……不得不说,陈镇守这一路以来,碰到了许多脱线的腹黑货。解决了午饭,陈镇守又要开始他痛苦的折磨之旅了,下午又是一百斤柴,陈镇守拿着斧头站在那一大堆木头面前,在心里默默流泪。何必呢?克娅禅师我上辈子是欠你多少钱?你何必要如此折磨我?这简直比和正派大战一场还痛苦啊!埋怨归埋怨,事情还是要做的,陈镇守认命的拿起斧头继续他的劈柴之路。藏在暗处看着陈镇守的克娅禅师的眼里略有玩味,这个陈镇守看起来不简单呐,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做到了运用刀气,想当年她可是练了好久才会呢,不过,她可不用劈柴这种粗活累活。让陈镇守劈柴只是她闲得无聊找点乐子罢了,但是这也可以增进陈镇守的双臂的力量。啊~算了吧,让他自己慢慢劈着,作为一个活了几百年都没有变老的女人,克娅可是花了不少精力在自己保持容颜的方法上,这个时候,她该去修炼那种可以美容的元气去了。哈哈。果然被陈镇守猜中了,克娅禅师居然每天都让他劈柴,不过不同的是数量。前四天,每天只要他劈两百斤柴,可是从第五天开始,就变成了一天三百斤,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陈镇守吓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卧槽,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当他是机器人嘛?一天三百斤!陈镇守真是恨不得当场就晕过去表示他的抗议,不过这是不可能的,就他那身板,虽然看起来弱不禁风,实际上藏着让人惊恐的力量。陈镇守每天都一边流泪一边劈柴,这要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不过,令陈镇守比较欣慰一点的是,他失去很久的肌肉正在一点点的回来,虽然皮肤还是白的和女人一样,但能补回来一点是一点,他也不敢做太多的要求。再说了,皮肤什么的无所谓啦,肌肉才是男人的表现!陈镇守每天都那么辛勤的劳动,所以嘴里嚷嚷着要加大饭量,每到这个时候,克娅禅师就会十分淡定的望天。开玩笑!这货超能吃,把克娅禅师每天做的食物都吃完了不说,还到处找水果野果之类的。克娅禅师都在忧伤的思考自己在朝拜的时候该拿什么给极西之地的子民们吃了,这货是要把他的存货全部吃完的节奏啊!克娅禅师有点后悔了,她这是犯了什么太岁,竟然把这么一个人带回来?好痛苦的感觉啊。陈镇守在这种磨练式的修炼下自身体质开始增强,他不会再因为元气不足而轻易倒下了。他的战斗力可谓是又提升了一个等级。“啊,我就说为什么感觉今天这么不舒服呢,原来明天就是朝拜日了。”吃早饭的时候陈镇守猛然发现自己来清宫殿都将近一个月了,而刚好明天就是朝拜日。不过,既然是朝拜日的话,他是不是要避开呢?毕竟他不是极西之地的人,也不想与此有太深的羁绊。唉,不过好可惜,明天还不知道克娅禅师要给他们做什么好吃的呢,没办法解嘴馋了。但是,他更希望可以放一天假,不必劈那该死的柴。对于克娅禅师的厨艺,陈镇守只能竖起大拇指给她32个赞。陈镇守甚至怀疑克娅禅师在没有继承禅师的位置之前是不是一个厨师,不过这个想法很快就被他自己否决了,像克娅禅师那么冷艳的女子,怎么可能会是一个厨师,那简直是对她的侮辱啊。在一次的酒足饭饱后,陈镇守摸着圆滚滚的肚子对克娅禅师说:“唉,克娅禅师啊,如果你不是一个禅师,在人世间与我相遇的话,我说什么也要把你娶回家。啧啧,烧的一手好菜,武功又高强,心地也善良,长得又漂亮,根本就是人间极品啊!”克娅禅师默默的把桌子收拾了,看着陈镇守。陈镇守被她看的一身冷汗,卧槽,说你好话你还不乐意么?淡定的声音从克娅禅师的嘴里传出来:“如果,我不是禅师,我现在已经是一撮灰了。而且,可能我的曾孙都成家立业了。”言外之意就是:小子,你还太嫩了,老娘要不是禅师哪儿还轮得到你?陈镇守当时就囧了,再也没提过这件事,每天乖乖的吃自己的饭,劈自己的柴。他也算是知道了,这个克娅禅师,也不是个好惹的角色,他以后要当心点,万一做错了什么事说错了什么话就完了。回到这天,当陈镇守说出自己的疑问之后,依旧不紧不慢的用食。等她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后,才开口道:“没事,刚好那天我要向他们说关于你的事,你也就休息一天准备一下吧。”“我的事?我有什么事?”陈镇守顿时懵了,他与极西之地似乎一直都没有关联,克娅禅师要说他的什么事呢?“嗯,这件事你明天就知道了。现在不要想太多,先去收拾好自己,别又给我弄得一身汗流浃背,形象很重要!”陈镇守汗颜,好吧,他是一个男人,平时也不怎么注重自己的外在形象,要不是因为自从那次进阶他的胡子都消失了以后再也没长了,他肯定不会在乎那些胡子长成什么样子了。用陈镇守的话来说,他这辈子都不打算娶妻生子了,要收拾的那么干净打扮的那么好看干嘛?不过,这极有可能被某些花痴的人理解为成大事者不拘小节。陈镇守他可没想那么多。看到陈镇守点头后,克娅禅师继续教导:“还有啊,你要记得吃东西得时候斯文点,不要搞得像饿狼扑食,好几天没吃过饭了一样。我可没亏待过你。”克娅禅师觉得自己把忍受已久的话都说出来了十分舒畅,就心情好的拉着陈镇守叽里呱啦说了一堆怎么样可以像贵族一样用餐。陈镇守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心里翻着白眼等克娅禅师说完。克娅禅师扯了一大堆有的没的,刚准备喝口水继续的,却不料陈镇守趁着这个机会逃跑了。陈镇守终于逃脱了劈柴的折磨,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就躺床上闭目养神。到了他这个境界,不用打坐就可以直接进入修炼状态。陈镇守轻而易举的冲破了克娅禅师之前在他体内设置的结界,顿时,丹田内的元气都流入经脉之中,身上暖烘烘的。“啊~还是有元气的感觉好啊,不用担心晚上会把被子踢掉然后着凉了。”陈镇守继续没有形象的在床上滚来滚去,居然都没有发现克娅禅师已经进来了。克娅禅师满头黑线的看着这个已经二十多岁了却还像个孩子一样在床上滚来滚去的男人,她把给陈镇守准备的衣衫放在房间里的桌子上就悄悄离开了。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忍了这个男人这么久?克娅禅师虽然看起来并不是十分凶恶和暴躁,但实际上她的脾气也算得上是乖张了。平时不惹他他绝对不会对你怎么样,一旦让他发火了就谁也拦不住。所以说,陈镇守能在她眼皮子底下嘣踏这么久,连她自己都感到惊讶。算了,就这样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