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神华之步步青云

更新时间:2020-09-16 05:20:31

神华之步步青云 连载中

神华之步步青云

来源:落初 作者:风中一人 分类:玄幻 主角:沈安照 人气:

经典小说《神华之步步青云》由风中一人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安照,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神华大陆,诸国并存,和亲少女归来,摇身一变身披战甲,帝国权谋,江湖风云,天下一统,异世传说,一场场腥风血雨里,她与谁将如何改写临近末日的大陆,当打开古老的传说之门,在那里将会看到什么样的真相。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丽城七先生的书厅里仍旧像往常一样挤满了人,只是当他再开口讲到安照公主的神迹时,底下的人听得都不再用心,细细一听,原来都在窃窃私语。

“听闻太子府一带昨夜突遭蜂袭,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那还有假,太子今日连朝都没去上,宫里的御医一个劲的往太子府里砖,连皇后娘娘一早都来了太子府,怕是伤得不轻。”一个看着有点身份的油脸男说道。

油脸男似还要接着说下去,对面的人突然朝他使了个眼色,歪着头说声道:“由兄,别说了,陈大胖子来了。”

油脸男立刻闭上了嘴巴,在他身后不远处传来一声大叫:“今日别怪我没跟各位书友说,若是有谁再敢议论太子府一事,一定严惩不殆,你们好自为之。”说完一脸激愤的便离开了七先生的书厅。

只是权势能让人闭上脸上那张口,却无法让人闭上心里那张嘴。

沈府一院之隔的静王府里,七皇子李去正拿着一个盒子出门,本来他去太子府探望实属多此一举,且不说自己没有能入得了太子门府的礼物,怕是去了又免不了那些人的奚落。

这样决定,不为别的,只为沈青云也要去太子府,太子府在皇宫不远处,这一路他们便能同行不短的时间。

沈府里,沈青云正被沈培派作代表看望太子,与她同行之人还有沈府大小姐,沈舒暖。

临走时沈培再三叮嘱要她们一定表现的亲近些,再亲近些,真不愧是这个爹的作风,怕自己被太子甩得一干二净,沈府里连备胎都准备好了。

好吧,这些虽然都被自己一眼看穿,但若是有机会自己很是愿意促成这对郎才女貌。

不过现在似乎还有一事,缓行的马车里,沈青云阴测测的看向一言不发的篱篱:“胆子真是越越大了,居然敢去找大平太子玩了。”沈青云的语气里沾满了训斥的意味。

篱篱想抬头看天,装作毫不知情,可是却看到了马车的房顶,于是他不得不把头低下来:“本来没见面之前,听说大平太子也是个青年才俊,想着能配得上你。

见面之后没想到是个肤浅之色,我不喜欢,所以我不再支持你嫁给他。”

沈青云刮了一眼篱篱:“才几岁的孩子,我的婚姻大事还用得着你来操心,真是闲的。诸君有变,朝堂必乱,幸得太子没被你玩死,不然这丽城的大门我一时半会怕是出不去了。”

篱篱不作声。

沈青云又道:“不过话说回来,那太子伤得怎么样。”她本想着区区几只蜜蜂受不得冬日之寒,也飞不多长时间日,太子之伤应该是宫里那帮人小题大作了。

篱篱又看了一眼车顶,然后再把头低了下来,一双灵动的眼睛显得无处安放:“大概也没什么,不过顺手从树上摘了个蜂窝,然后扔进了太子寝房里。”

沈青云看着篱篱一翻作为,知道在说谎,于是射出一个凌厉的眼神。

篱篱最是受不了沈青云这个眼神,哪怕他的武功比沈青云高上许多倍,他还是怕沈青云这个眼神,大概是幼年的阴影吧。

篱篱往车箱后挪了挪身子然后挺直:“其实也是怪不得我,本想让太子脸上弄出几个难看的脓胞来,,只是饱暖思**,太子与那小狐狸精衣服脱得太快,许是能蛰的地方都蛰了吧。”

沈青云没想道问出这么一翻话来,无话可说,便狠狠踹了篱篱一脚。

李去看着一路行行使平缓的马车突然显然晃荡了一下,微微促了一下眉头。

而这一暮恰好入了被踹出半截马车的篱篱的眼睛。

吸引篱篱不是李去那个微小的表情,而是恍惚之间他似乎从李去身上感觉到了一种别样的气息,那气息像是一个绝顶高手的内息,可是当他要细细探寻时却发现那种气息溜得一干二净,仿佛从来没存在过一样,难道他被沈青云一脚踹花了眼。

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太子府前,马车刚刚停下,篱篱便溜得没了影子。

大概是随车丫头好心,她速速提醒了篱篱一句:“小侍卫,可不要乱跑,若是不跟着主子你可进不了太子府的。”

沈青云勾了勾嘴角,觉得有些可笑,正当她起身出来时,一双纤细嫩白的手伸到了眼前,那双手千柔百嫩的手中拈着一个白色的绣花帕子。

“青云妹妹,若是觉得这里人多眼杂,敷上这帕子便会方便许多。”

她是沈府的大小姐沈舒暖,在为数为多的见面中她们是陌生的,陌生到哪怕是一步之摇都感觉像是有千万里之远,因为沈青云从未与自己的兄弟姐妹说过一句话,或是远远的望着她,或是静静的坐在她的对面,像是她从来都不属于沈家里。

沈青云看着沈舒暖默不作声,这种突然如来的亲近,让她感觉像是虚伪的。纵然她渴望有一份亲情,可是曾经的冷漠已经在她心底形成了一道鸿沟。

虽然表面看似嬉笑逢迎,但真正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她的内心筑了一道冷漠的高墙。

沈青云没有接过那条洁白的手帕,也不似金贵的小姐们那般踩着车梯一步一步走下。

只见她手中拿着一根棕黄色的细棍,她将那棍子在地上轻轻一点,便顺着跳了下来。

她的作派自然进了太子府门前不许进入的贵族人眼中,于是一波新的讽刺正小声崛起,各种讽刺在沈青云得以入府以后喧嚣更堪。

“瞧瞧,这回大家都亲眼瞧见了吧,那脸生得比东城的黑寡妇还黑,脸上那条僵虫似的疤,莫说英俊神武的太子殿下,就连我看了都能省下三天的饭。”说这话的正是常去七先生书厅里的油脸田,由子才。

“为啥能省下三天的饭。”问话的是常常与他厮混一起的小黑子,那小黑子看起来有些呆呆的。

不待由子才回答,众人齐口道:“恶心的呗。”话音一落,一片哄堂大笑。

埋没在笑意里的众人谁也没有注意到对面的房顶上坐着一个背剑的少年,少年脸色冷冷,似结了冰霜的模样。

少年看着由子才大笑时露出的满口大黄牙,伸手摸上了房角雕龙嘴中的一颗衔珠,不过几根手指松动间,那个镶嵌在龙嘴里的珠子便握在了少年手中。

“哎哟。”在由子才一声惊呼中,他的一颗门牙已并着血飞了出去,与此同时他只觉得一颗重石入腹,似乎正在顺着他的肠道慢慢下坠。

即然不想吃饭,那么此后的日子里便也别想吃了,篱篱望那个满脸油乎乎的公子目光冰凉。

“谁,是谁往我嘴里扔了东西。”由子才发出一阵乱叫。

大家四处寻望,而对面高高的房顶已经没了少年的踪影,更没有人注意到房顶上的雕龙口了少了一颗衔珠。

李去是在沈青云入太子府后紧跟着进去的,他来到太子府门前时,太子府门前正因为一颗门牙乱作一团,所以并未有几人理会道他。

在将要进入太了府大门时,他突然往对面的房顶看了一眼,那道目光恰好落在房上雕龙空空的口中。

能进入太子府的人是少数的,也是身份尊贵的,更是带着些许高傲的。

第一次出现在朝堂上众人目光是异样的,但那里毕竟都是些沉稳的大臣,他的各种唧歪都只能藏在心里。

出现在沈家时沈府里的眼光也是异样的,但那时她是家里的老大,所以沈府里的人也是闭嘴的。

所以出现在这里,这里人的眼光还是异样的,与前者不同的是这些人年龄与太子相仿佛,出身也是极其高贵,没人觉得沈青云的身份有多么的了不起,他们甚至感觉自己在沈青云面前似乎更加位高一等。

沈青云早已不再乎身边这些拙劣的眼光,于是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了下来。

太子正在看诊,里边时不时传出杀猪般的嚎叫,沈青云不禁抬头看了一眼院正中的参天大树,虽然枝节稠密,但寒冬叶已落尽,堂堂一个太子府,竟然没发现上面藏了个人。

不过也难怪,大平皇帝疑心深重,自己暗地里养了一批高手护卫,便开始驱逐江湖中人。

政治管理中更是重文轻武,所以导致如今的大平人个个都手无缚鸡之力。

想着自己早晚都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在李户的惨叫之中沈青云露出了一个迷之微笑。

在沈青云的不远处,一个看似极为尊贵的女人,正透过一束红梅观望着她,那女人目光变得越发莫测。

“怪不得户儿这样坚定的拒绝了她,顶着一张夜叉般的脸还想攀附上大平太子,便是户儿能忍得了,我这母后也断不能容。”说话的是皇后,她的身侧站着太子侧妃陈金瑶。

陈金瑶呼出一声温婉的轻叹:“可是母后,沈青云并不中单独的一个人啊,她代表的是大平一支最重要的军队,听说昨日姚家呈了求娶她的折子,殿下这个时候怎能弃她不顾。”

皇后脸上的笑有些阴冷,说得话更是阴阳怪气:“难得你是个识大体的孩子,从今刻起,你便只管好太子殿下,那个夜叉我自有法子收识。”说完她的眼睛落到远处一个高挑的男子身上,那男子披发,脚上仅裹了一个灰布鞋子。

“来人,本宫要宣见七皇子静王殿下。”

在皇后的一句话中,陈金遥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不能杀之,不能娶之,亦不能让别人得之,也许把她谋算给一个永远不能继位的人才是最好的选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