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西游星途

更新时间:2019-10-09 18:51:37

西游星途 连载中

西游星途

来源:微小宝 作者:真东旭鹰 分类:玄幻 主角:李靖韦护 人气:

主角是李靖韦护的小说《西游星途》此文是真东旭鹰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傲来星系花果星超级英雄——悟空,率领猿族抵抗宇宙最强大势力——弥罗国(原宇宙联合军),在或战或和之后,终究归于失败。独身脱险的悟空,深感无论力量有多强大,也难以实现理想,一时陷入迷茫之中。 为寻求未来光明之路,他结识了言灵义士陈江流、混世浪子八戒、独立忍者悟净等一班各怀绝技、性格各异的好友。面对各处强敌明枪暗箭的欺骗与攻击,悟空渐渐成熟,看清了虚伪与狠毒,辨明了是非与善恶。 小小冒险团奔波于大千宇宙之中,不断肩负起与日俱增的各处期盼,为寻求开创辉煌的大道而苦苦寻索。 在千奇百怪的星际文明中,他们经历了种种惊心动魄的生死考验。各处冒险途中,他们与凌霄盟遗族、流亡碧游、执着玉虚、强盛八景等各路各族人物或联手、或苦战、或明争、或暗斗,渐渐接近了传说中无所不知的“天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知翻了多少个筋斗,筋疲力尽的悟空突破了大气层,勉强稳定身形,虽然安全落地,却一个踉跄摔倒。悟空不由苦笑,看起来又耗费了不少异能能量,好在只要环境允许,部分能量与所有力气在短期内是可以恢复的。可惜有一半异能能量不知需要多少年后"再见"了……   悟空强行挣扎着企图爬起,却听到一系列熟悉的声音,那是激光枪打开保险后准备射击的独有声响。悟空环顾四周,只见不少全副武装的赤甲士兵正围拢过来。   一名军官厉声喝问:"你是哪里派来的间谍?立即缴枪投降,否则格杀勿论。"   悟空挣扎起身,冷笑回应:"当今宇宙中,已经没有谁能派遣我了!虽然我现在很累,但是你们要杀我,也没那么容易!"   军官大怒,说了声"狂妄",便下令开枪,道道激光无情杀向悟空。悟空瞬间金箍棒在手,棍影翩翩,挥舞得滴水不漏,激光尽数被弹开,竟然将士兵们全部击倒。   由于悟空手下留情、角度恰到好处,士兵们只是伤手伤脚,并无大碍。有不识好歹、企图继续射击者,激光枪都转眼被悟空打得粉碎。那军官吓得魂不附体,有心逃走,却又见悟空气喘吁吁、背对自己,他心中一动,拔出手枪,悄悄瞄准。   忽然悟空身形一动,那从枪口射出的激光由于枪管被拨动而飞向半空,金箍棒顺势停在军官天灵盖上方,吓得军官手枪落地。   悟空:(冷冷)你是什么人?报上名字!   军官:(惊惧得结巴起来)我……我叫李彪,是贞元国首都"安天城"长林军少校。   悟空:为什么围攻我?   李彪:雷达……雷达兵发现有……有不明物体落下,并预测出落地地点。我……我只是奉命带人来看看。   悟空:奉命?奉谁的命令?你们贞元国领袖的命令吗?   李彪:不是……我们领袖"渊祖"年老多病,最近更是在危险期。现在负责行政事务的是……是我们的副行政长--隐息,我们长林军就是他的直属警卫军。   悟空:(皱眉)那你们首都的护卫军是什么军队,为什么发现有异常,他们不来?   李彪:首都护卫军是……是天策军,他们的指挥官宗太是另一位副行政长,雷达处有事……通常是先报告隐息行政长……   正说话间,突然汽车声响由远至今,悟空感受到杀气扑来,急忙一掌击晕李彪。军用卡车上迅速奔下数十名士兵,前方汽车上,下来两人,一人便装,一名为军官。   那军官看到遍地士兵,勃然大怒,正要领兵上前围攻,便衣者挡住军官,大吼一声:"定!"   随着这"定"声,悟空突然感觉浑身无法动弹,无论他如何想挣扎,但所有反抗只是在脑海中而已,根本无法付诸实行。   那便衣者说了一句:"隐息行政长要活的,带走,不准伤害!"   悟空不由暗自庆幸,如果众枪齐发,悟空不清楚自己快速愈合的能力是否来得及救自己的命。他很快被拷上手铐状的异能抑制器,又被抬上了卡车。而金箍棒却被定住悟空者拿到自己的车里。悟空很想用意念***纵金箍棒骤然变长,至少吓唬一下那个讨厌的家伙,可惜异能抑制器并不是摆设。   当那些伤兵勉强起身,乘上原来的汽车,远处又有一个小小车队奔驰而来。便衣者脸色大变,嘴里嘀咕着:"雷达处里果然隐藏着叛徒,他们还是报告宗太了!如果让我查出来是谁,我一定会把他关进牛棚,再也别想出来!"   两辆军用卡车组成的车队停下,随着士兵们井然有序地下车,为首军官走来向便衣者敬礼说:"吉元副阁长,长林军的职责范围好像只限于安天城的某些政府部门以及北玄门,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跟随吉元的军官顿时不满回应:"知节将军,你不过是一个少将,怎么可以质问吉元副阁长?"   知节:(保持微笑,对那长林军官)翊卫大校,你身为校官,都可以训斥我这个少将,我又为什么不能请教副阁长隶属我职权范围内的问题?   吉元:知节,你确实够胆量,你的历史问题我还在调查,你的嚣张,应该适可而止!   知节:哟,这可奇怪了!渊祖都说我的问题不是问题,知节是凌烟社的忠诚弟子、好兄弟。你们不是一向对渊祖的话敬若圣旨吗?怎么现在又要质疑了呢?   吉元:(怒)什么叫"敬若圣旨"?你是在讽刺渊祖是封建帝王!你知道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吗?   知节:"凌烟社内都是同一信仰的兄弟姐妹,绝没有,也不允许存在任何封建关系。"渊祖的至理名言我一直记得,我也始终把渊祖当作我的兄弟。是谁违逆渊祖本意,故意把他当封建帝王对待,别有用心、居心不良?我想你心知肚明!别打着渊祖的旗号为自己争权夺利,我比你更了解渊祖。   吉元:(大怒)知节,你越来越过分了!(忽然低声)我们都知道渊祖的日子不久了,你应该认真考虑如何站队,站错了队,你知道下场!   知节:谢谢你的提醒,"不需要考虑站队问题,只需要忠诚于信仰",这也是渊祖教导我们的,不是吗?好了,还是请配合我的工作吧!长林军来干什么,你们又发现了什么?   吉元:(冷冷)我身为代阁长,发现安天城附近有异常情况,便亲自来视察一下,不可以吗?长林军有保护我的职责,于是随我前来了,不可以吗?我什么都没有发现,不可以吗?你一个小小的天策军少将,一个自己问题还没有查清的不可信分子,(咬牙切齿)还有什么问题,需要我向你交待吗?   知节:嗯……你的士兵们好像不少受了伤。   吉元:他们缺乏锻炼,出趟外勤,就一个个摔了跤,不是摔伤手,就是摔伤脚,我会命令翊卫大校,认真训练他们的部下。好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没有你那么悠闲。先走了!   看着吉元等人嚣张远去的车辆背影,知节自言自语说:"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他们都是被激光打伤的!我敢断言,这里一定会发生过战斗!看起来,这件事情,应该详细向宗太兄弟报告一下了!"   不久,长林军的车队通过了安天城的北玄门,这是唯一由长林军守卫的入城要道。虽然说是门,其实就是一座大桥,古代的城门早就被改造成随时能上升、能下沉的现代化高科技堡垒,可以确保发生战争时,迅速形成有力防线,阻止外敌入侵。   穿越了几条马路后,车队逐渐分散,吉元专车与悟空所在的卡车驶入某地下车库。他们并没有在车库中停车,而是来到一面墙壁前,随着墙壁打开,一处更为宽广的停车场呈现在眼前。   当吉元走下车,命令将悟空抬下来时,突然悟空自己跳了下来,士兵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悟空打倒一片。别看异能抑制器还在悟空手上,但那控制不了武功,一旦恢复了行动,训练有素的军人根本无法让悟空停下来。   吉元大惊,正要再度施展言灵族的"定身术",悟空早有防备地踹过来一个汽油桶,吉元慌忙躲避。悟空趁机冲到吉元面前,与吉元搏斗。言灵族的异能,必须配合全神贯注的特定语言才行,在与悟空较量中,吉元根本就无法故技重施。   悟空看准一个破绽,横扫吉元下盘,等吉元摔倒,他又跃起,狠狠地将自己全身砸在吉元身上,吉元顿时疼得呲牙咧嘴。从始至终,悟空的双手依然被紧紧拷着,他击倒敌人全凭身体与双脚。   当数名狙击手瞄准了悟空,一个首脑式的人物走来大声喊着:"都住手,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们的玉虚朋友,他可是反抗弥罗国的大英雄--悟空!快把他手铐打开!"   悟空一向吃软不吃硬,见对方说得如此客气,这才起身允许士兵们靠近为他解除抑制器。   那人又下达命令说:"快带吉元副阁长去医疗室,他需要紧急治疗!"   吉元:(强忍痛苦)不用,我可以用言灵族的力量治疗自己。   下令者:算了吧,我的兄弟,言灵族的力量在逐渐消失,否则我们的大英雄悟空中了"定身术",不会这么快复原!你还是暂时依靠一下我们贞元国的医疗科技吧!很快就好!   吉元:行,听您的!(怒视悟空)猴子,你下手真够狠!   悟空:(不屑一顾)切,你自作自受!(等吉元被抬走,对下令者)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   下令者:(彬彬有礼)你好,悟空先生。我叫隐息,他们都是我的兄弟,你突然大驾光临,他们还以为你是敌人派来的间谍,所以才会无礼,希望你能够体谅!你的身份,我也是刚刚通过情报网核实,没来得及告诉他们。   悟空:哼,问都不问清楚,就喊打喊杀,活该被我打!   隐息:没错,没错,悟空先生说得对!我会好好教导他们,不让他们重蹈覆辙的。对了,听说悟空先生中了弥罗国的诡计,被关入"炼妖空间",玉皇他们还假惺惺地搞了个缺席审判,以伪装公正。不知,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悟空:哼,逃出炼妖空间很难吗?我可是齐天大圣!   "如果齐天大圣真的所向无敌,又怎么会被关进炼妖空间?"   说话者是隐息身后的一名灰衣人,而他身边另一位黑衣人则反驳说:"弥罗国一向狡诈无耻,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被玉皇那些伪君子暗算都是难免的事情。所以玄成,你又何必否定大圣的话?"   那灰衣人不卑不亢地回应:"隆兴,你来我们这里不久,或许不知道,我一向喜欢实话实说,而不喜欢阿谀奉承。悟空先生刚刚脱险不久,现在首先需要认真反思自己失败的原因,而不是继续陶醉在过去的历史中。凌烟社也是玉虚一脉,所以我才会对这位玉虚英雄直言不讳,悟空先生,希望你能明白我的好意!"   悟空:(冷冷)那个叫玄成的,虽然你是好意,但你的话真不好听,我不喜欢。那个叫隆兴的,我们是不是见过?   隆兴:(恭敬)大圣说笑,您是大名鼎鼎的玉虚英雄,我不过是为了追寻玉虚之道而来到贞元国、加入凌烟社不到一年的流浪者,我怎么可能有幸认识您呢?   隐息:(笑)隆兴兄弟就是这么谦虚,而我们的玄成兄弟,也是耿直惯了。别看他们性格不同,但都是忠诚可靠的凌烟社成员。悟空先生,我们凌烟社的理想,是受到玉虚之道的影响,虽然玉虚已经解散很久,但我们对于敢和弥罗国对抗的玉虚英雄都是非常尊敬的。好了,别在车库里聊了,我们这里有忠于玉虚之道的义士,也有背叛我凌烟理想的叛徒,悟空先生,我先带你去休息一下,再让你看看企图和弥罗国勾结的叛徒是什么嘴脸!   悟空:(大怒)什么?你们这里还有这样的叛徒?不用休息了,我刚才这一路虽然不能动,但体力已经恢复了。我倒想看看,什么样的叛徒会跟玉皇那类人狼狈为奸?   隐息:既然这样……好,请跟我来!玄成,我知道你不忍心,你就不用去了!   玄成神色无奈地遵命离去,而隐息和隆兴则引导着悟空一路前行,他们通过电梯前往更深邃的地下,那里看起来像是监狱,却没有多少房间,更仿佛是一条通往不可知深处的甬道,。   悟空感觉这鬼地方有点阴森,更忍不住想知道里面究竟藏着什么?渐渐地,他听到有对话声传来,便凝聚精神默默倾听。   提问者:说说吧!静宇的关门弟子,你这首反诗究竟是什么意思?   回答者:你说我的诗是反诗?那请问你这位文学部部长能读一遍吗?又能说清这首诗反的是什么吗?   提问者:哼,你这破诗故意用大众看不懂的词语,谁能完整读下来?这首诗别说意思,从字面上就是侮辱我这位凌烟社干将的智慧!你看看你写都是的什么,前两句:"人哭妖鬼笑,怒目视狼巢。"先不说你是受了什么人的指使,故意辱骂忠于渊祖的我们是妖鬼,你真是胆大包天、善恶不分。还有,什么叫"视"狼巢?身为文学部部长,我要好好指点你,你在这里可以用"看",可以用"瞧",也可以用"瞅"啊……对,就应该是"瞅"狼巢!这多通顺!   回答者:哼,对于你们这种明明是追求私利、却处处用渊祖作掩护的真正叛徒,你们的巢穴,我只能怒目以视!   提问者:(怒)住嘴,狼巢?我们这里是圣殿,宗太那群叛徒的"勤政厅"才是狼巢!还有你后面这两句,"欲翔失什么宇……"   回答者:(不耐烦)是"欲翔失寰宇,扬剑聚英豪!"缪伦啊缪伦,亏你还是文学部部长,怎么连"寰"字都不认识?   缪伦(提问者):(怒)这种偏僻文字根本就是反渊祖、反人民的……   回答者:可是渊祖诗词中的"寰宇"也是用这个"寰"啊!   缪伦:(尴尬)那个……不是手环的"环"吗?算了,不跟你咬文嚼字。你这两句诗是什么意思??   回答者:(感慨哀伤)我想要飞翔却好像失去了整个宇宙,又往哪里飞翔?唯有仗剑聚英,才有希望斩妖除魔、重整乾坤!   缪伦:(怒)就是这两句话,足见你反动至极!谁能与整个宇宙相比,唯有我们的渊祖,渊祖虽然病危,但还活着!你说的"宇宙"又是谁?哼,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说的是静宇!静宇就算是国家的前阁长,也不能跟渊祖相比!你因为静宇死了,就要造反?你反的是谁?你反的是渊祖,反的是凌烟社!   回答者:(大怒)我比谁都要尊重渊祖,比谁都更忠诚于凌烟社的信仰,我反对的只有你们,我反对的就是祸国殃民又处处用渊祖为借口的你们"四枭"!是你缪伦、是张夫人、是吉元、是隐息!你们难道没有听到人民的呼声吗?"四枭不除,国家不宁!"   听到此处,隐息三人已经走到跟前,隐息冷冷问:"这口号是谁编的?是已经死掉的静宇?还是你背后的宗太?"   回答者:(冷笑)哼,我知道你们抓我,就是想找机会污蔑宗太大哥,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隐息:(冷笑,为悟空介绍)悟空先生,你看看,这叛徒是多么嚣张。这人叫陈江流,他的老师静宇就是我们贞元国的前阁长,他们两人受到国家的信任,可是居然暗通弥罗……   陈江流(回答者):(怒不可遏)隐息,你太过分了!你不但污蔑我,还污蔑我的老师,难道你连一位逝世的老人都不放过吗?   隐息:污蔑?极力推动我们贞元国与弥罗国建立外交的,不就是你的老师静宇吗?宣传所谓两国友好意义的,不就是你吗?   悟空:(大怒)你们两个还真是叛徒!难道你们不知道弥罗都是些什么东西吗?他们大搞两面派,说一套做一套,在战场上杀害我的战友,在傲来国分裂我的同胞,我多少兄弟姐妹死于侵略和内战,这都是弥罗国犯下的罪行!   陈江流依然据理力争:   "没错,我和老师静宇知道弥罗国是怎样的国度,我们甚至知道只有超越弥罗国,凌烟社的理想、玉虚的信仰才能实现。   但是,如果没有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宇宙环境,国家又怎么能得到充足发展?人民如何获得幸福安康的生活?弥罗国有缺点,也有优点,只有学会他们的优势、弥补我们的不足,才能最终创建出比弥罗国优秀百倍的社会体系,证明我们的信仰是最先进的,是最可以为人民谋利的!   悟空先生,你是傲来国的英雄,虽然我佩服你对抗强敌的勇气和斗争,可是你的失败恰恰是只重视意气之争,没有把人民与国家放在心中,不懂大局与策略。   你是"玉虚",但你所做的一切,真的符合玉虚之道吗?我凌烟社与玉虚理想一脉相承,我相信,我所了解的玉虚之道,绝不是把人民置于水深火热的战乱之中!"   悟空:(怒)你……你竟然敢批评我!   隐息:悟空先生不用发怒,这小子是被宗太和静宇洗脑了!他已经分不清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怒斥)陈江流,你居然还敢谈什么凌烟社的理想,谈什么玉虚之道!你懂的什么大局?只有铲除一切不可信分子,国家才有希望,你明白吗?还说什么学习弥罗国的优势,我们宁要凌烟社的草,不要弥罗国的苗!向他们学习什么?小赤佬,浓脑子瓦塔拉!   悟空:(不解)这话什么意思?   隐息:(转怒为笑)没什么?不过是我管理过的一个城市的方言,意思就是他的脑子坏掉了,没救了!   陈江流:隐息,我也有话要问你,你敢听吗?   隐息:(冷然)哼,我有什么不敢的?好,我洗耳恭听!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