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死亡战争

更新时间:2019-10-23 03:09:05

死亡战争 连载中

死亡战争

来源:微小宝 作者:公子银 分类:玄幻 主角:双锤黑甲 人气:

主角叫双锤黑甲的小说是《死亡战争》,它的作者是公子银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正当这时,红甲鬼魂扛锤来到阿彤面前,看了一眼阿彤后,冷哼一声说道:"猛鬼王麾下大将色鬼前来拜会将军,我王圣明。若将军愿意归顺我方,不光居鬼城可以保住,甚至连将军都有可能成为我王手下的第一大将!若是不愿意归顺,就别怪我不客气!"...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黄泉之路东南部有一座荒山,曾是北阴酆都大帝的行宫之一。由于万年前怨气四祸,地府所有的居民全部搬到血河以西的平原上居住,所以这座山便成了无人问津的荒山,名叫罗浮山。 罗浮山西挨地狱平原,南靠东南二地,北临黄泉之路的中央,是个极具战略意义的要地。也正是因此,镇抚司在此专门建立了一座要塞,也称大营,叫做罗浮营。 远远望去,罗浮营似一块向外突出的巨大岩石一般,仿佛与罗浮山融为一体,使人难辨真伪。只见数座小寨参差不齐的散落在山腰上,灰黄色的壁垒由最前的一座小寨向前延伸到山脚处,然后向着左右围成一个半圆,将数座小寨保护起来。一杆红底白面做成的做成的战旗高高飘扬在位于山腰中间的主寨上,用金线绣出的‘斛律’二字显得格外显眼。 罗浮营的主要职责有二,其一是监视坐落在地狱平原上的地狱城以及东南二地。其二是保护行走在黄泉之路的鬼差和游魂。地狱城是中府都统治的治所,同时也是不属于镇抚司管辖的重点防范的对象之一! 望着山下荒凉的黄泉之路与火红色的彼岸花丛,一个身穿战甲,腰辖一张乌月弯弓的中年将军静静的站在主寨的观望台前轻叹一声。只见此人皮肤白皙,长着一张长长的马脸,两撇八字胡须横卧在薄薄的嘴唇上,一对锐利的双眼半睁半闭着,似乎不愿意看的黄泉之路的凄凉!更奇特的是,此人的战甲上还用铭文小篆刻着一行小字‘落雕都督斛律公光明月之战甲’。若是阿彤看见了之后,定会大声呼叫到“斛律光,落雕都督斛律光!”。 正当这时,一个与斛律光长得有八分相像的青年慢步走到观望台上,与斛律光齐肩而站。此人便是罗浮营的副将,斛律光的亲弟弟斛律羡。 “丰乐,酆都城有没有消息传来?” “还没有大哥,不过冉大哥那边传来消息,让我们防范智鬼王的袭击!另外,有探子回报,智鬼王正向我们这边进发,人数大约在五万人左右!” “嗯,传令各寨打开城门,准备撤退!”斛律光轻叹一声,转身走下观望台,朝着幕帐走去。 斛律羡听到斛律光的话后,搔搔头皮,看了一眼山下的黄泉之路后,无奈的走下观望台。亦在这时,一匹战马飞一般的冲进罗浮营。 血河营中,冉闵静静的坐在幕帐之中,与月银,阿彤一起等待探子的回报。为了知道到智鬼王的动向,冉闵派出了三队斥候,朝着鬼门关,罗浮营,北地三个方向探查。 正当三人准备在派出三队斥候之时,一个青年将军走进幕帐,跪在地上,朝着冉闵禀报道:“将军,酆都城的使者到了!” 听到青年将军的禀报后,冉闵嗯的一声,从帅椅上站起来问道:“是何人来了,王泰。” “汉臣公” “汉臣公来了!好久没有见他了!”月银听到王泰的回答后,大呼一声,拽着阿彤朝着幕帐外走去。 冉闵听闻后也带着王泰朝着幕帐走去。 来到辕门处,只见一个身着便服的青年静静的站在石子路上,英俊的俏脸上一个青色的刺字显得格外刺眼。 “汉臣公,还记得月银吗?”一见到青年,月银立即拽着迎面走上。 “月银,你小子可是惹了大祸了!”看了一眼走在月银身后的冉闵之后,狄青从怀中掏出一张羊皮纸快步走到月银身旁,将羊皮纸交到月银手中说道:“现在你已经是三营主帅,北地的情况不容乐观啊!”说罢,狄青晃过月银走到冉闵面前,与他小声嘀咕了数句,然后一同朝着幕帐走去。 月银苦笑的摇摇头,看了一眼阿彤说道:“小子,或许你猜错了!”说着,拽起阿彤返回幕帐。而阿彤则是一副不知所以然的样子,根本不明白月银说的是什么! 走进幕帐,月银看了一眼冉闵与狄青之后问道:“逊宁公和明月公来了没有?” “已经率兵朝这边赶来了!大约一个时辰就能到这里!”狄青回答道。 这时,冉闵从书柜中拿出几块木板放在地上,然后按照木板后面的数字排列好。 一边看着冉闵放在地上的木板,月银一边冲着王泰说道:“准备一套白色的战甲和一柄长矛。”说着,月银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阿彤的身穿问道:“你穿几号的战甲?” “四号的就行,最好再给我准备一柄短剑,另外长矛我使不惯,最好是铁戟!”看月银询问自己战甲的尺寸,阿彤登时明白了怎么回事,立即朝着月银要求道。 “照他的要求准备!” “诺!”王泰轻喝一声,退出幕帐。 月银指了指摆在地上的木板问道:“你认识地图吗?” “知道一点,不过不怎么熟悉!”说着,阿彤蹲在地上,仔细的观看木板上刻画着的地图,然后冲着月银和冉闵狄青问道:“罗浮营在哪里?” “在这里!”月银指着木板地图东南角的凹凸处说道。 “哦,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往罗浮营去。按照地图上刻画的,罗浮营应该是一处易守难攻的要塞!”阿彤试探性的问道。 “不可能了,斛律大哥正朝血河营赶来。”狄青皱皱眉头,朝着月银说道:“这小子是谁?你带来的参谋吗?” “算是吧?”月银无奈的笑道:“小子,你看完了没有?” “看完了,我们只有六成胜算。”阿彤的一句话顿时在幕帐中掀起一阵惊叹。最先发出惊呼的是冉闵,只见他用怀疑的目光看着阿彤,不可思议的问道:“你小子怎么知道的?” 紧接着狄青也抱着同意怀疑的目光望向阿彤。月银并没有两人这么大的反应,但也是不可置信的看着阿彤! “很简单”阿彤耸耸肩,指着木板地图说道:“失去了罗浮营,就等于失去了一处可以扼守的要塞。若我是智鬼王的话,一定会纠集所有的兵力防守罗浮营,吸引地府的兵力。然后在联系其他鬼王,进攻鬼门关和血河营!” 其实三人都已经看出胜负的关键在与罗浮营,但却都抱着一丝渺茫的希望,希望智鬼王可以犯一次错!可听到阿彤这么一说,顿时打消了这丝希望。 “可以了!你在说下去,我们连打都别打了!”月银敲了一下阿彤的脑袋,朝着冉闵和狄青说道:“现在的局势对我们很不利,智鬼王现在到底有多少兵力?” “二十万左右,北地的勇鬼王,忠鬼王,仁鬼王已经答应智鬼王派兵协助!”狄青不慌不忙的回答道。 “哎呦!”阿彤一边抚着受伤的脑袋,一边看着木板地图喃喃自语道:“此战若是兵马足够,我一定要派出一队兵马偷袭敌人的老巢!” 乍听到阿彤这句前不着南,后不着北的话绝对是狗屁不通,但细细琢磨却不失为一条很好的计谋! 月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朝着冉闵和狄青说道:“我看这样吧,我们不如兵分两路。一路由汉臣公和逊宁公率领奇袭北地,端了三鬼王的老窝。一路由永曾公和明月公率领,埋伏在不归谷外的彼岸花丛中。而我则设法将三鬼王的主力引诱到不归谷来!” “鬼门关怎么办?”没等冉闵和狄青说话,阿彤就抢先问道。 “放心吧,对付一个智鬼王,仅逍遥一人绰绰有余!”说罢,月银以三营主帅的身份开始下达命令,然后与阿彤一起率领一千士兵朝着不归谷前行。顺便散出消息,说月银将会在不归谷等待三鬼王。 北地智鬼王的领地上,二十多万身着不同颜色的铠甲的鬼兵整齐的摆列在一座高台前方,四面不同颜色的战旗随风飘扬在高台的四角半空。 四个身穿战甲的将军从容的站在高台上,看着台下的二十万鬼兵,同时发出一声长吁声。 站在左边的将军身材中等,样子长得颇像一个正常人。一对细小狭长的眼睛横在平平的额头下,微微隆起的猪胆鼻似一块异物一样凸在平整的脸上,发紫的嘴唇上架着一对窄小的獠牙,如果和猛鬼王的獠牙相比,决定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从左数的二个将军就没有第一个那么正常了,只见散落的长发下长着一张能吓走一城人的怪脸,一对红红的眼睛似两个铜铃一样悬挂在额角,一张长满尖牙的血盆大口几乎占据了整张脸庞,最可怕的是这个将军口中蠕动的小虫! 站在中间的右侧的是身穿黑甲的智鬼王,此时的智鬼王已经在黑色的战甲上镶嵌了一些闪烁着红光的宝石,显得异常诡异。 站在最右侧的是一个老年摸样的将军,比前面的三位要好一些。但一对垂暮的双眼中却散发着恶毒的目光,使人见了感到不寒而栗! 这时,一个斥候策马来到高台前,拱手朝着老年将军禀报道:“仁鬼王,月银的军队已经到达了不归谷。另外,斛律光已经完全撤出了罗浮营!” “知道了!”仁鬼王挥手示意斥候退下,然后冲着最左边的将军说道:“勇鬼王,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是先去截杀月银,还是先攻打鬼门关?”说着,轻蔑的看了智鬼王一眼,似乎很看不起智鬼王似的! “当然是去先截杀月银了,我忠鬼王一定要将月银这杂种剁成肉泥,做成丸子!”中间最左侧的将军狠狠的说道。 “好,既然忠鬼王发话,我们就去截杀月银!”勇鬼王大喝一声,立即冲着高台下的二十万鬼兵喊道:“兄弟们,去不归谷袭杀月银,将月银剁成肉泥!” “袭杀月银,剁成肉泥!” 参差不齐的呐喊声自高台下响起,一阵阵狂呼声亦随着呐喊声连连响起。 智鬼王看了一眼三个鬼王后,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强忍下去。 “出发!”勇鬼王看也没看智鬼王,高喝一声之后,带领着仁鬼王与忠鬼王走下高台,率领着二十万鬼兵朝着不归谷进发。 智鬼王见状,不但没有任何不悦,反而发出欣喜的笑声。其实以他的实力和智谋根本不需要三鬼王的支援,而这次四鬼王真正兵力应该是二十五万,不是二十万!只不过智鬼王却是分兵袭取鬼门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