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权倾天下:农女要翻身

更新时间:2019-07-01 08:10:08

权倾天下:农女要翻身 已完结

权倾天下:农女要翻身

来源:落初 作者:朵寂 分类:言情 主角:王静瑶王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朵寂原创的言情小说《权倾天下:农女要翻身》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王静瑶王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推荐作者新文《俏汉宠农妻:这个娘子好辣》杀手百变媚妖一觉穿越到大越国的一户农家成为了农家女。老娘只知绣花老爹失踪,大伯酸儒伯母贪吃嘴碎,三叔憨厚婶婶却贪财又小气,爷爷固执奶奶暴躁软耳朵,还有一窝的萝卜头,虽然各人性格迥异坏毛病也不少但好在面对极品时能够一家子一致对外。本想着难得重来一世立志做个富贵闲人,却因大伯是个县丞涉及清河水患被一道流放的圣旨给全家弄到了岭南。流放之路其修远,死的死伤的伤,却只是因为权势更迭迷人眼。一朝归乡,誓不做人垫脚石替死鬼。夺家产,报家仇,欠我的该我的人,一个个都洗好了脖子且等着。待农女掌权之日就是你们命丧之时……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嫂,你怎么这样说?”话刚说完杨氏眼眶就红了一圈。若不是当家的至今不知死活,她何必忍着,几个孩子小小年纪就跟着下地干活从懂事起就没玩过一天。如今三妹不过是八岁的年纪就洗衣做饭打猪草捡柴火还带跟着下地。现在受伤了更是连休息一下都不能,这日子怎样才是个头?

可她又能怎样?三房里就她们二房没个男人撑腰,大房大伯是个秀才有个功名在身就是不能进一步,每年也能从朝廷里领些银米,也因如此即使大嫂一把年纪懒得连自己房里的衣服都扔给三妹洗,婆婆也只是装作不知道。而三房,家里的地农活都是指望三叔照应着,有三叔护着三弟妹的日子也不会差到哪去。

只有他们二房不管大人还是孩子都得没日没夜的干活。

就像现在,大嫂坐在廊下一边挑拨着婆婆一边磕着瓜子,却挑唆着婆婆让受伤的三妹去干活,偏她还不能反驳,一个是大嫂一个是婆婆都是长辈,一句话没说好婆婆一个不孝扣下来就能让他们一家子都不好过,万一再把他们这房分出去日子就更难过了。

而一旁磕着瓜子的卢氏见杨氏被她说红了眼眶,眼珠子转了转,嘴角冷笑了两声又继续道,“呦,二弟妹你这是做啥子,我不过就是说了几句实话,你哭啥,弄得跟我们老王家亏待了你似得。你看看谁家娃子不是上山砍柴就是下水摸鱼的?”

刚从屋里晕乎乎的走到门边的王静瑶一听到卢氏的话,心下道,“糟了!”

果然,袁氏就气冲冲的放下盆中的衣服就走到杨氏的面前,指着杨氏的鼻子骂道,“你个扫把星,克了老子娘又克死了丈夫的,我老王家少你吃还是短你喝了,说你两句就给老娘掉金豆子,你当你金豆子值千金啊。真是晦气,我看我老王家的福气都是被你这扫把星给哭没了。”

其实袁氏本来对这二儿媳也没多厌恶,而且相比其他两个儿媳可是能干太多,不管地里还是家务活都是一把好手,最主要的Xing子好不比老大家的好吃懒惰也不比老三家的小气。可谁知道自从老二失踪之后整天哭丧着个脸,动不动还就掉点金豆豆,谁家看见能喜欢。再说上了年纪的人尤其忌讳这些,再加上家里的日子越发不好过,又有卢氏在一旁的挑拨几次之后对杨氏是越发的不喜欢了。

王静瑶叹息一声,家中有老人最是忌讳哭泣,这是大不吉利,杨氏这是犯了袁氏的忌讳了。

可好歹是原主的娘,现在也是她的娘,总不能看着被大伯母欺负。再说她不是古人,对孝的理解又广泛了不少。

想到这里,王静瑶大力的拉开房门走了出来。眼睛扫过一旁坐着的卢氏,又看向一旁气哼哼还要继续骂着的袁氏。“大伯母原也知道咱都是泥腿子的命,瞧大伯母这一身福相我还以为是哪大户人家的太太。可我听说就是在大户人家也万没有媳妇坐着嗑瓜子,婆婆洗衣做饭的道理。”

“阿Nai,咱家的福气哪里是我娘给哭了没了,依我看全都让大伯母给占了,人都说圆润的人自带福气,您瞧瞧大伯母这圆润的全身都是福气。”

末了王静瑶又加上一句,“难怪这些年大伯总是不能再进一步。”

最后说完王静瑶眼角还又从卢氏的一身的肥肉上扫了一圈。惊讶于一向老实不吭声的孙女的转变的袁氏自然看到了孙女那眼神。袁氏嘴角抖了两下,心道,“这死丫头今个真是牙尖嘴利,明明讽刺老大家的一堆肥肉竟被她说成了一堆福气”。不过孙女说的没错,不管是大户人家还是庄户人家都没有婆婆干活媳妇坐着的道理,于是看着大媳妇的眼神也渐渐的不善了起来。

坐着的卢氏当然看到了婆婆眼中的不善,也看懂了王静瑶的那扫过她的眼神,那什么意思,分明就是不屑。这下卢氏也不愿意了,女子谁不爱美的,不管多老的女人都一样。卢氏自然也知道自己胖了点,可现在被一个小辈这样指着说,这还得了。当下收起手里的瓜子,也没顾得上一旁脸色不太好的婆婆就厉声道,

“三妹,你个死丫头怎么说话呢。你大伯不能再进一步,分明就是你娘整天苦着一张脸给好运都弄没了。都说我这是福气,能给你大伯带来福分的。”

卢氏说完又向杨氏道,“二弟妹,不是我说你,平日里都怎么教孩子的。还学会讽刺长辈了,干点子活就三拐四拐的。”

说完了杨氏,卢氏又想起了婆婆刚才的眼神,忙又到,“娘,我家当家的每月里总有银米领回来的。再说媳妇平日里又不是不下地,忙活了种玉米半个月好不容易就闲了一个早上就被一个小辈指攀着不干活了。娘哎,您也不管管,谁家小辈这样跟长辈说话的?对我这个大伯母都这样,以后还能孝顺您和爹?”

卢氏一通话下来,既给自己的懒惰找了解释,又说明了他家男人不仅有功名还有实质的银米补贴侧面还反映出二房没男人没贡献,同时更加挑起了婆婆对杨氏的不满,还举一反三连以后的不孝都给带出来了。子不教父母之过,在这古代,小辈不言长辈之过,卢氏就算再懒再不干活也不是王静瑶一个小辈能说的,可王静瑶却说了,这是谁的错,自然是其母杨氏的错。

王静瑶不得不对卢氏刮目相看,至少比她那闷不吭声的娘厉害多了,也不仅仅只是好吃懒做而已。

果然原本袁氏的怒气是对着懒惰的大儿媳的,这下子又重新对上了杨氏:“三妹也八岁了,你也不好好教教,小小年纪牙尖嘴利的,以后长大还得了。”

王静瑶撇撇嘴,感情她这NaiNai就是个软耳朵根。

“阿Nai,我哪里说错了,我不过就是说了几句实话罢了。大哥的夫子都说,做人就要诚实。大伯母哪里就看出了我以后会不孝了?我整天打猪草捡柴火做家务都是不孝顺的话,那大伯母让NaiNai洗衣服算什么?大伯每月里有银米,那大伯和大哥每年还要笔墨纸张的银子和束脩呢。大伯母连忙了半个月,那我娘还日日忙着呢,地里豆子玉米刚种完就拿起了针线,忙了地里还忙绣活的,平日里还要做大家的饭食呢。”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