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入宫门

更新时间:2019-07-03 21:28:50

入宫门 已完结

入宫门

来源:落初 作者:佐子 分类:言情 主角:凌霄姚千雪 人气:

《入宫门》为佐子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她本想过着种田般的生活,却阴差阳错的走上了宫斗之路。  上有爹爹疼,下有兄长护,却身处险境。  一个是恨,一个是爱,到头来却发现只是一场空。  这是她与他厮杀角逐的战场,她与他之死靡它的故事。  且看她如何在宫中沉浮,博得逍遥游历山水间,一生一世一双人。  —————————————————————————————————  zz开新坑了《正值春闺》,喜欢的亲们可以点下面的直通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千雪姚氏,将军之女,四德兼备,温良恭俭,深得朕心,特许侍朕两旁,封为梅妃,赐于景仁宫,钦此。”

她跪在地上,这是她第二次入宫门,没有任何思绪,也由不得她有任何思绪。她规矩的接下圣旨,正要起身,一块通亮的红玉晃了她的眼,如血般妖艳,细听脚步声近了。腕间突地一紧,抬眼,凌霄扶起她,眼神中,毫不掩饰的宠溺。

她明白,这只不过是再做戏罢了,不得不说他的演技没有一丝破绽,若是不明原因,恐怕就连她也会陷入那双深不见底的墨瞳中。

不久,众臣高呼:“皇上万岁万万岁,梅妃千岁千岁千千岁!”

凌霄的手不曾松过,径直的拉着她上了高位,她扫了一眼一旁的盈妃,很美,大粉色的罗裙,一根紫罗轻丝系于纤细的腰间,外披一件淡粉绣袍,姣好的面容,只是那眉宇之间多了一份怒气,不会掩饰,难登大雅之堂。

千雪并不在意她眼中流露出的恨意,反而是用深情的目光回看着凌霄,这应该也算是一种挑衅吧。

天正放晴,雪花也慢速飘落,望眼整个皇宫,竟只能用凄凉这个词来形容。

经过这一道道的规矩,千雪的脖子被凤冠压的生疼,皇帝成婚,礼数自然是一样都不能少,况且这次成婚还是有目的地,所以比以往要更隆重些。

礼仪完毕后,她被送进了皇上的寝宫,用民间的话说就是洞房花烛,她边卸头上的凤冠边喝茶,刚坐下,便听到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

“娘娘,这凤冠还没到卸的时候,一会皇上来了,奴婢可担当不起这罪名,奴婢这就给娘娘戴上。”

千雪闻声,示意一旁的香儿出去歇着,揉揉了脖颈,打量起眼前的人,看身子骨,也就是十,四的年华,瘦小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好似一根孤立于边缘的稻草,不堪一击,她看了良久才道:“起来回话,叫什么。”

“谢娘娘,奴婢芷兰。”

“芷兰,倒是个好名字,抬起头来。”

她看着芷兰微抬下鄂,眼前一亮,美目流光,肤若脂凝,浑身带着柔弱的气息,是个美人胚子,千雪暗自寻思,论长相,这个宫女也称的上绝色,怎会甘愿沦为一个小小的宫女,便又是仔细打量了一番,眼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敏锐,转瞬即逝,然起身拉过芷兰的双手,似有意,又似无意的说:

“瞧着小手,光滑白嫩,可一点也不像是个奴才的手。”

千雪手觉一松,只闻:“娘娘明察,奴婢刚入宫不久,姑姑见奴婢身子骨薄,便分配奴婢的活轻些,娘娘明察。”

和刚刚截然不同的两个语气,千雪心下明了,却不想因此打草惊蛇,况且她说的也句句在理,便轻扶起跪在地上的芷兰,浅笑着说:

“瞧,本宫就这么无意一说,起来吧,不过本宫可先要提醒你,本宫最讨厌被人欺骗,你明白么。”

“奴婢明白,奴婢明白。”芷兰暗自抹了把冷汗,稍稍缓和了一些。

芷兰的话刚落,又是一行宫女有规有矩的缓步走来,站成一排,倒是让千雪蒙了头。

为首的宫女霜飞上前一步,卑谦的说:“娘娘,奴婢给娘娘整理妆容。”

“行了,本宫自有主张,你们都去歇了吧,皇上那,有本宫担着。”

宫女们互相看看,不知如何作答,为首的霜飞沉了一会,说:“奴婢在门外候着,娘娘有事喊奴婢一声,奴婢告退。”

听着合门声,千雪才松了口气,然后四处看了一番,她知道,只有在大婚这一晚才可入宿皇上的正寝宫,往后若是再侍寝的话便是要去偏殿的龙床上,所以她自是要仔细的看看着皇上的寝宫到底好在哪里。

她往里走了几步,突然一幅画吸引了她的目光,她上前走去,借着昏暗的烛光,依稀可以看得出画上女子的模样。待她看清后,不可思议的往后退了几步。眉目中有些吃惊,正要仔细再看时,却听见了门外的声响,立马走向龙榻上方,装作若无其事的坐着,心中却满是疑问,这宫中到底还有多少个秘密等她来揭晓。

吱的一声,明黄色的身影从门前闪过,她也不起身,就那么坐着,看着凌霄先是拿起桌上早已放好的酒,喝了下去,随后又递给她一杯。

她有些不解的看着凌霄,却没说什么,仰头喝了那杯酒,有些辛辣,千雪抿了抿了嘴才听见一声高亢的声响,听语气似是有些高兴:

“今日,朕看见那老狐狸的表情,真是大快人心,哈哈。”

“那就借着皇上今个高兴,我向皇上讨个人。”因为有了皇上的允许,千雪在人后可不必拘礼,便没有自称臣妾。

“哦?你说,朕且听听。”凌霄轻挑着眉,细长的睫毛遮挡住了他的墨瞳,让人难以看透他到底想的是什么,白莹曾说看不透她的心,现在的千雪同她一样,也看不透他的心。

“至于名字,我倒是不大清楚,但她应该是殿外为首的宫女。”

“你倒是好眼光,霜飞那丫头自小入宫,规矩的很。”

听着这句没头没尾的话,千雪不知如何作答,她凝了凝神,试探着说:“那皇上的意思是?”

凌霄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仰头笑了几声,说:“你现在可是朕的爱妃,有何不可。”

千雪闻言,脸不禁有些发烫,但又一转眼,看向殿内的深处,那画中人在她的脑海中越来越清晰,她重整思绪,却也怎么也找不出个头。

“你,你干什么。”看着凌霄自顾自的解着外衣,她也忘了礼数,结结巴巴的道。

凌霄撇了她一眼,对她的话颇不在意,继续解着他的衣服,过了一会才说:“朕累了,要就寝。”

“你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朕说话算数,不会碰你,难不成你还要朕睡到地上?”

压抑感充斥着整个寝宫,千雪往里靠了靠,不再说话,或许凌霄今天是真的累着了,没多大的功夫就睡熟了。

屋内寂静的很,唯有那沉重的呼吸声一出一进,千雪躺在龙床上,尽管她的困意已经很浓了,可就是睡不着,怎么说这都是她第一次和一个陌生男子同床共枕,心中难免会有些不安。

她规规矩矩的躺着,生怕把凌霄吵了起来,侧过脸,看着已经睡熟的他,没有了刚刚的压抑感,反而像是一个婴儿一样没有防范。

现在她可以轻而易举的拿掉他的Xing命,但她不会,不过她不敢保证以后不会,因为如果是为了父亲,她会不惜一切代价。

而凌霄也许正是因为信任她,才会卸下心中的防御,看着这样的凌霄,她的心为之一动,却也只是那么一下,仅此而已。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